何叔衡 窮秀才可當大局


  湘水之畔出英傑 浩氣千古頌叔衡

  何翁叔衡,矍鑠英發;蒙館授教,三湘彌遐。南湖首義,視黨為家;閩西叢山,血沃繁花。有謝老覺哉,係烈士故舊,曾賦詩追悼,特錄此慰告:

  叔衡才調質且華,
  獨闢蹊徑無纖瑕,
  臨危一刻不返顧,
  衣冠何日葬梅花。

  1921年中國共産黨誕生時,53名黨員大都是信仰共産主義的革命青年。匯聚在上海樹德里的12名中共"一大"代表,有11名在30歲以下,卻也有一名45歲的舊秀才出身的代表,就是與毛澤東一起來自湖南的何叔衡。

  生平

  ■縣政府讓他去管錢糧 他卻甘願回鄉種地教書
  ■看到守舊婦人不解裹腳布,他説:"只動筆動嘴不行,還要動手動刀"
  ■毛澤東評價他:"叔翁辦事,可當大局。"

  何叔衡,字玉衡,號琥璜。1876年生於湖南省寧鄉縣一個農民家庭。他從小一面務農,一面斷斷續續讀了8年私塾。1902年何叔衡考中秀才,縣政府讓他去管錢糧,他卻憤于衙門黑暗腐朽,甘願回家種田、教私塾。雖被有人譏笑為"窮秀才",卻也因其正直和嫉惡如仇而頗受鄉里稱道。

  不久,因清廷行"新政"後辦新式學堂,1909年何叔衡受聘于雲山高等小學堂,在教文史的同時也開始閱讀外界新書,接觸到孫中山倡導的民主主義思想和近代科學知識。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他率先剪去頭上的辮子,又動員周圍的男人剪辮、女人放腳。暑假時何叔衡回到家中,看到守舊婦人仍不肯解開裹腳布,便説:"看來只動筆動嘴不行,還要動手動刀。"自己操起菜刀,將家中的裹腳布和尖腳鞋全部搜出後,當眾砍爛。

  1913年何叔衡進入長沙,雖已經37歲,卻報考第四師範學校(翌年合併入第一師範)當新生。校內主事頗為驚詫,他卻説:深居窮鄉僻壤,風氣不開,外事不知,急盼求新學。這位校內年紀最大的學生,一向積極參加青年人的活動,並與小自己17歲的毛澤東結為摯友。後來他到市內中學任教,又擔任了省通俗教育館館長,利用這一職務傳播新文化。1918年毛澤東等發起組織五四時期的著名青年團體"新民學會",何叔衡作為年齡最大的成員加入且處事老練,毛澤東的評價是"叔翁辦事,可當大局"。

  1921年初,新民學會內部就"改造中國與世界"應用什麼主義展開討論,何叔衡明確反對無政府主義,表示應信仰馬克思主義。同年6月,湖南軍閥以"宣傳過激主義"的罪名,撤銷其教育館館長之職。7月間,他與毛澤東在長沙同登一條輪船赴上海,參加中共建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年過五十,仍學通了俄語
  ■"窮秀才"成為中央檢查部長

  "一大"會後,毛、何二人回湘,建立中共湘區委員會。為掩護活動,二人又發起建立湖南自修大學,招收有志青年業餘前來學習。這一學校被軍閥封閉後,何叔衡又建立湘江學校並任校長,一度名滿三湘,並在校內引導不少人秘密參加了黨組織。北伐軍佔領湖南後他公開了身份,一面擔任《民報》館長宣傳革命,一面在懲治土豪劣紳特別法庭工作。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何叔衡化裝去上海,翌年被組織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學特別班。此時他年過五十,仍學通了俄語,以此研修革命理論。1930年他回國到上海,任秘密救助遇難同志的全國互濟會負責人。1931年又進入江西瑞金,在中華蘇維埃中央臨時政府中任檢查部部長、臨時法庭主席。因他不贊成過"左"的肅反政策,尤其反對過多地判死刑,被誣為右傾而被撤銷全部職務。

  1934年秋紅軍長征,未帶何叔衡這位中共建黨時的元老隨隊,留他在當地幫助鄉政府做動員工作。他心裏雖難過,仍每日扶一根柺棍,口無怨言地早出晚歸。1935年初中央蘇區陷落,組織上派便衣隊護送他向閩西突圍,不幸于2月14日在途中壯烈犧牲。

  背景

  ■一個舊式秀才能夠實現不斷的思想轉變關鍵又在於何叔衡願意與激進青年為伍

  何叔衡作為歷史先驅者之一,同毛澤東一樣出自三湘。這並非由於遠古時舜帝南下到此奏過"簫韶九成",而是時勢和特定的地理環境造成。如同兩塊燧石相撞能迸出炫目的火花,兩種文化的交匯和衝突點上往往會産生傑出的革命家和思想家。

  19世紀的中國廣東,曾是西方思想與中華古老文明激烈碰撞之地。進入20世紀之後,廣東、上海等處的殖民地化和西方文化弊端的影響日佔優勢,地處廣州、武漢之間的湖南則在新舊文化、東西思想的衝突中成為主要交匯點。近代湖南星河燦爛的一代英傑,恰好在此背景下放射出他們自身的光輝。

  一個舊式秀才能夠實現不斷的思想轉變,關鍵又在於何叔衡願意與激進青年為伍,投身於變革的實踐。人們在歷史上可以看到他在幾個方面創下了年紀最大的紀錄---師範學生、新民學會會員、"一大"代表……其實這恰恰説明他總身處於年輕人的行列中,有一顆不老心。因此,人們稱讚他是老年人的模範、中年人的模範,同時也是青年人的模範。

  故事

  ■審訊官得知剛放走的人竟是中共元老 其頭顱有上萬元的賞格 再派人去追,已不見蹤影。

  何叔衡當了幾十年的教書先生,愛穿長衫,參加共産黨後從外貌看仍是一副舊式學究模樣,有人還説他老而笨。深入了解他的人,卻知道他全然沒有舊學者的迂腐氣息,不僅精明而且辦事熱忱。毛澤東就説過:"何鬍子是一條牛,是一堆感情。"

  1927年秋何叔衡從湖南轉移到上海,被臨時中央有的領導人認為帶有舊式文人習氣,於是被派到街頭進行宣傳鼓動,作為參加第一線鬥爭的鍛鍊。當時街頭警察密探到處抓人,何叔衡不會上海話,也不熟悉當地情況,很快便在街頭宣傳中和其他幾個人一起被捕。

  被押到警察局審訊時,何叔衡的外貌和隨機應變卻救了他。當時參加共産黨的幾乎都是熱血青年,因此審訊官反覆端詳了何叔衡後,覺得此人不像是個革命者,而是抓錯了的"土學究"。於是便試探著問:"你知道什麼是共産黨,什麼是國民黨嗎?"

  何叔衡故意搖頭晃腦,以抑揚頓挫的聲調回答:"吾乃學者,豈能不知?共産黨三民主義是也,國民黨五權憲法是也!"

  接著,何叔衡又講起孔夫子的《論語》,話還沒説完,便聽上面驚堂木一拍而喝道:"快滾!"

何叔衡不緊不慢地走了出去。隨後,審訊官通過拷問別人,知道了剛放走的人竟是中共的元老之一,其頭顱有上萬元的賞格,再派人去追,卻已找不到任何蹤影。

  ■何叔衡為掩護戰友突圍跳崖 甦醒後與團丁搏鬥被連擊兩槍

  主力紅軍長征後,留在贛南的何叔衡年近六旬。1935年初國民黨軍殺聲從四面逼近,中央局書記項英派便衣隊送何叔衡和病弱的瞿秋白等去閩西。他們一行晝伏夜行,2月14日淩晨到達了上杭縣水口鎮附近。

  不太熟悉陌生環境的便衣隊一時大意,天亮後在小村做飯冒出炊煙,結果很快保安團二營便包圍上來。幾十個便衣隊員用駁殼槍且戰且走,衝到村南的大山上,匪兵緊追不捨。何叔衡氣喘吁吁奔跑困難,又不願拖累同志,面色蒼白地向帶隊的鄧子恢喊:"開槍打死我吧!"鄧子恢讓特務員(警衛員)架著他跑,到了一個懸崖邊,何叔衡突然掙脫警衛,縱身跳了下去。鄧子恢後來痛心地回憶,當時他們過了這座山,依託一條小河將追兵打退,何叔衡若能被架著再跑一段,也許可免於殉難。

  後人根據鄧子恢的回憶,長期認為何叔衡是墜崖而亡。60年代福建當地公安機關審訊一個當時的反動團丁時,才知道進一步的詳情。據兇手交待,他和另一團丁在戰後搜索時,在山崖下發現了一個躺著的老人,已頭破血流,從衣服裏發現了銀元和港幣。這兩個傢夥搜身時,老人突然甦醒,抱住兇手的腿欲搏鬥,結果被連擊兩槍打死。

  何叔衡在"新民學會"時就以性情剛毅著稱,臨難不茍正是他這種品格的表現。當年的知己、詩人蕭三後來的稱譽是---"做事不辭牛負重,感情一堆烈火燃。""鐵骨錚錚壯烈死,高風亮節萬年型。"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4月2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