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 龍 兩把菜刀傳威名


  憶賀龍

  浪激洪湖水,
  威聳天子山。
  赤幟南昌舉,
  風雨湘鄂邊。
  追念賀帥事,
  錚錚鐵骨丹。
  奉安忠骨日,
  總理亦潸然。
  今遊桑植地,
  巨像立故園。
  後人爭競技,
  圖強再奮鞭。

  在黨的武裝鬥爭史冊上,賀龍是一個光輝的名字。在共和國十大元帥中,他是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早年以兩把菜刀舉事,組織農民武裝,在舊軍隊中官至軍長;隨後,他又在南昌起義中擔任總指揮,成為人民軍隊重要的創始人之一。新中國成立後他長期擔任國家體委主任,對新中國體育事業的騰飛,做出過不可磨滅的貢獻。

  ■賀龍率21名青年手持菜刀奪佔當地鹽局,拉起一支農民武裝,威震湘西

  ■南昌起義中,還未入黨的賀龍擔任了起義軍總指揮

  賀龍,原名賀文常,字雲卿。1896年出生於湖南桑植縣一農民家庭。他自幼隨中過武舉人的祖父練武識字,頗具豪爽俠義之氣。雖進過私塾,因不滿先生的嚴厲管教,並常與富家子弟發生衝突,不久便輟學。1916年,賀龍率21名青年手持菜刀奪佔當地鹽局,拉起一支農民武裝,威震湘西。他還接受孫中山派來的人員聯絡和指導,在討伐北洋軍閥的戰爭中先後擔任湘西護國軍、湖南靖國軍的營長、團長等職,後任旅長。1926年北伐開始,年僅31歲的賀龍出任國民革命軍第九軍第一師師長、獨立第十五師師長,在北伐戰爭中戰績卓著,成為威聲赫赫的名將。

  1924年底,毛澤東曾派湖南省委委員陳昌甫專門到常德拜會賀龍,向其宣傳革命道理。可以説,毛賀二人未曾謀面先相識。1927年7月,在大革命失敗的危急關頭,還未入黨的賀龍毅然決定率所部暫編入第二十軍參加南昌起義,並擔任起義軍總指揮。

  起義軍南下廣東失敗後,賀龍赤手空拳返回家鄉重新拉起隊伍,經過艱苦鬥爭創建了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和紅二軍團。1935年11月,紅二、六軍團由桑植縣出發開始長征,賀龍指揮部隊巧妙與敵週旋,最後勝利到達陜北。1937年,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後,他任第一二○師師長,率部挺進華北敵後。此後,賀龍又奉調回延安,任晉綏聯防軍司令員,擔負起保衛陜甘寧根據地的重要使命。1949年秋,賀龍率第18兵團從陜南入川,配合劉鄧大軍解放大西南。解放後,他擔任西南軍區司令員。

  ■賀龍是首任國家體委主任,也是新中國體育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

  1952年,中央決定由賀龍擔任新成立的全國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賀龍得知後爽快地説:毛主席叫我幹,我就幹!在他和國家體委的努力下,新中國的體育事業蓬勃開展、突飛猛進,不僅洗掉了"東亞病夫"的恥辱,而且為跨入體育強國奠定了堅實基礎,賀龍也因此成為新中國體育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

  在主持國家體委工作的同時,賀龍還于1960年任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1963年9月,在林彪患病時,毛澤東曾提議由賀龍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文革"開始後,賀龍受到誣陷和迫害。1967年1月,賀龍和夫人薛明被送到北京西山某處,1968年6月由中央"專案組"實行監護。在殘酷迫害下,賀龍病情日益惡化,于1969年6月9日含恨而逝。1974年,根據毛澤東的指示,中共中央正式為他平反。1975年6月舉行了骨灰安放儀式,周恩來帶著重病參加並代表中央致悼詞。

  ■皮鞋不穿穿草鞋,高樓不住鑽蘆葦。此種常人難以理解之事卻正是賀龍的偉大之處,這也是當年黨內一大批精英追求遠大理想時的共同特點

  中國近代史上,湖南是英才輩出的省份。賀龍的家鄉湘西雖然貧困落後,卻民性強悍,素有反抗官府黑暗統治的傳統。近代革命思想的傳入,又給這種反抗注入了新的活力。賀龍祖上是隨明末農民起義軍來到湘西的,其堂曾祖曾組織農民武裝與太平軍一起同清軍作戰,最後被清軍捕殺。賀龍深受此影響,自幼便痛恨貪官污吏、土豪劣紳。他在少年時代曾走南闖北趕馬幫,深知舊中國的黑暗和百姓生活的疾苦,立志為貧苦百姓謀利益。此種信念,成為他後來投奔共産黨的思想基礎。

  賀龍揭竿而起後,走過非凡的人生道路。在近代軍閥混戰、有軍則有權的社會環境中,他官至師長、軍長,意味著一生有享用不完的榮華富貴。1927年夏,在國共分裂、大革命失敗的歷史緊要關頭,各派勢力爭相拉攏他,蔣介石甚至以江西省主席之職相許。賀龍卻不為所動,決心跟共産黨走。南昌部隊南下廣東途中,形勢極為險惡,許多年輕的黃埔畢業生因割捨不下舊軍隊中的優越生活而悄然離開隊伍。賀龍恰恰在此時加入了中國共産黨。用他自己的話説,從此腦殼就是黨的了。有人後來形容賀龍是皮鞋不穿願當紅軍穿草鞋,高樓不住願當紅軍鑽蘆葦。此種常人難以理解之事卻正是賀龍的偉大之處,這也是當年黨內一大批精英追求遠大理想時的共同特點。

  在賀龍的影響下,他的大姐、二姐及妹妹等都參加革命,先後犧牲。抗日戰爭期間,賀龍曾同蔣介石會過一次面,蔣隨口問起賀龍家中可好,賀龍激動地回答:"我家的房子被燒了,全家80多口人全被殺光了,只剩下我一個拿槍的。"面對這樣一個堅強不屈的革命者,蔣介石頗為尷尬,一時竟無言以對。

  ■"兩把菜刀起家"的故事成為毛澤東進行"三灣改編"的生動教材

  ■毛澤東在陜北見到賀龍:"你們一萬人,走出來還是一萬人,沒有蝕本,是個了不起的奇跡"

  賀龍"兩把菜刀起家"的故事當年流傳甚廣,但卻有幾個不同的版本。一是説1916年1月,賀龍帶十余人趁當地趕集,衝入團防局繳獲了20支槍,舉事組建"湘西討袁獨立軍";二是説1916年3月,賀龍率領21名青年夜襲當地鹽局,打死頭目,繳獲12條槍,組織民軍。不過按這兩種説法,兩次奪槍參加人數都不少,使用的武器也非只是兩把菜刀。

  第三種説法即1917年12月,賀龍與另外一名青年手持兩把菜刀,襲擊了護送縣長的衛兵,奪得兩把漢陽造步槍,以後又重新組織起武裝。後來,賀龍在黨的"七大"前填寫履歷表時寫道:"1917年底曾用兩把菜刀,發展到百餘人的隊伍,任援鄂軍第一路總司令所屬之遊擊司令。"這恐怕是"兩把菜刀起家"的準確版本。

  1927年,毛澤東在井岡山下對秋收起義部隊進行三灣改編時,即興引用了賀龍以兩把菜刀舉事這個頗能鼓舞人的故事。毛澤東説:"賀龍同志兩把菜刀起家,現在當軍長,帶了一軍人。我們現在不只兩把菜刀,我們有兩營人,還怕幹不起來嗎?"

  其實賀龍不僅性格勇猛果敢,用兵打仗也非常講究巧妙靈活。長征途中,他率紅二、六軍團在烏蒙山中與敵週旋月余,乘敵人暈頭轉向之際,紅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插雲南,從兩股敵人的接合部突圍出去,擺脫了追兵。後來,毛澤東在陜北見到賀龍時稱讚説:"出貴州、過烏江,我們一方面軍付出了大代價;二、六軍團討了個巧,就沒有吃虧---你們一萬人,走出來還是一萬人,沒有蝕本,是個了不起的奇跡。"

  ■抗戰時,賀龍發現一名縣長參加過1936年奧運會,便想方設法把他調到一二○師,組建了籃球隊

  ■癌症已至晚期的周恩來情不自禁地向賀龍的遺像深深地連鞠七個躬

  賀龍性情開朗,平素喜抽煙斗、留短鬚,戰爭年代還喜歡騎馬,這多少與他少年時趕過馬幫有關。他體格健壯,槍林彈雨幾十年,卻從未負過傷。賀龍還特別愛好體育,重視開展體育運動。他帶過的部隊,體育活動歷來搞得紅紅火火。在冀中堅持抗戰時,賀龍偶然發現當地一名抗日政府的縣長是參加過1936年奧運會的籃球運動員,便想方設法把他調到一二○師,組織起了"戰鬥"籃球隊。這支球隊在戰爭年代頗具名氣,不但活躍了業餘生活,更提高了部隊士氣。

  1952年國家體委成立時,團中央建議請賀龍來擔任主任一職,毛澤東立即表示贊成。賀龍從此擔任國家體委主任長達14年。賀龍以軍事家的風度,到任後就調兵遣將,把部隊的一些體育骨幹調到體委工作,很快就打開了局面,特別是乒乓球、羽毛球等項目躍上了世界先進水準。然而,中國"三大球"的進步仍不盡如人意。賀龍對此很著急:"'三大球'搞不上去,我是死不瞑目的!"可惜他的願望最終也未能實現。

  1964年,全軍掀起大比武熱潮。賀龍親自抓了北京軍區的群眾性練兵,其成果引起了毛澤東的極大興趣。毛澤東在一份反映比武情況的簡報上批示道:"此等好事,能不能讓我也看看。"賀龍和羅瑞卿等隨即組織北京和濟南軍區訓練"尖子"分隊,為黨和國家領導人進行了彙報表演,成為大比武中的一段佳話。

  在"文革"的動亂年代裏,雖然周恩來曾想方設法保護賀龍一家,但最後賀龍還是被迫害致死。1975年即賀龍逝世6年後,舉行了骨灰安放儀式。當年南昌起義時的總前委書記周恩來前來向老戰友告別。在哀樂聲中,癌症已至晚期的周恩來,情不自禁地向賀龍的遺像深深地連鞠七個躬,其場面令人愴然淚下。 (國防大學 王志軍)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11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