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劍英 坐鎮粉碎四人幫


  徐焰 餘利

  詩魂加劍器 才華冠三軍

  瀟灑説將風,葉帥獨稱雄。帷幄誇參座,外交騎士功。詩情伴烽火,談笑除四兇。欣逢八十誕,自賦述一生:

  八十毋勞論廢興,
  長征接力有來人。
  導師創業垂千古,
  儕輩追隨愧望塵。
  億萬愚公齊破立,
  五洲權霸共沉淪。
  老夫喜作黃昏頌,
  滿目青山夕照明。

  在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出現曲折的關鍵時刻,曾有一位起過力挽狂瀾作用的突出人物,那就是共和國十大元帥之一的葉劍英。作為一個文武全才的領導人,他大智大勇,在滄海橫流中顯出英雄本色。他之所以能如此,正出於一顆熱愛黨和祖國的赤子之心,以及畢生對真理的執著追求。

  生平

  ■出身僑鄉,闖過南洋,在國民黨軍中官至少將師長,卻毅然加入共産黨

  葉劍英,原名葉宜偉,1897年出生於廣東梅縣農村一個小商人之家。他5歲時入私塾,學習之餘還要做繁重的家務勞動。在入三堡學堂、東山中學時,除文史詩詞成績突出外,他又兼習軍事體育,尤精劍棍。日後他文武全才,正是在此時打下的基礎。

  中學畢業後,葉劍英當過小學教員,依僑鄉的習慣於19歲時到馬來西亞謀事。因受歧視和遭資本家欺壓,他憤然于1917年回國考入雲南講武堂,想走從軍強國之路,自改名劍英。

  兩年半後,葉劍英以全校最優異的成績畢業。他謝絕挽留,返鄉入粵軍任參謀、炮兵教官,並曾在1923年陳炯明叛變時,親自操炮向叛軍開火,以掩護孫中山脫險。後他任旅參謀長、黃埔軍校教授部副主任、團長、副師長,北伐戰爭中因立戰功升少將師長。1927年蔣介石發動反共政變時曾拉攏他,葉劍英卻拋棄每月可得上萬薪餉的地位,趕到武漢向中共提出入黨申請,並得到周恩來批准。

  1927年秋,葉劍英接受黨的指示返回廣州,在國民黨軍張發奎的第四軍任參謀長,暗中掩護由"C.P分子"(共産黨)和"C.Y分子"(共青團)為骨幹的教導團籌劃的起義。同年12月,廣州起義爆發,他任紅軍副總指揮。翌年,他赴蘇聯入勞動者共産主義大學(原中山大學),系統學習了馬列主義理論。1930年秋,葉劍英回到上海,與劉伯承等一同翻譯了蘇軍的條令。翌年春,他進入贛南根據地,在毛澤東、朱德領導下負責參謀部,後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軍委會的首任參謀部長。繼劉伯承之後,葉劍英成為人民軍隊的第二任總參謀長。

  ■在紅軍、八路軍、解放軍內長期任參謀長;是"中共外交三騎士"之一;北平解放後為第一任市長;廣州解放後任市長兼廣東軍區司令員;粉碎"四人幫"時發揮了關鍵作用

  1932年,葉劍英與劉伯承對調,任紅軍學校校長。長征中,他任軍委第一縱隊司令員、前敵指揮部參謀長。他曾因向中央報告張國燾分裂黨的企圖,後來受到毛澤東高度讚揚。到達陜北後,葉劍英任一方面軍參謀長。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他任八路軍參謀長。由於他長期在國民黨統治區工作,同周恩來、董必武並稱為"中共外交三騎士"。

  1941年,葉劍英從重慶回延安主管總參謀部工作。1945年,他在中共"七大"上當選中央委員,隨後再赴國民黨統治區,任美、國、共合組的軍事三人小組的中共代表。1947年,他率軍調部最後一批人返回延安,隨後去晉西北任中央後方委員會書記,負責對轉戰陜北的毛澤東、周恩來所率的中央機關實施保障。

  1949年北平解放後,葉劍英為中共中央派出的首任北平市長。同年秋,他又任中共華南分局第一書記,率幹部南下,廣州解放後,任市長兼廣東軍區司令員。1953年,他調回北京,主管軍訓等工作,並任軍事科學院首任院長。"文革"後期,老帥中間只有他在位主持軍隊工作。

  1976年10月,葉劍英坐鎮指揮,一舉粉碎了禍國殃民的"四人幫"。

  在新的歷史時期,德高望重的葉劍英曾任黨中央副主席、人大委員長,後來他因"身欲奮飛兮病在床",主動提出退出領導崗位。1986年逝世,享年89歲。

  背景

  ■他同毛澤東、陳毅一樣,都是詩人兼革命家、軍事家。這種人生道路也向人們昭示出:
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與革命、對外開放相結合,能夠培養出適合中國特色需要的傑出人才

  葉劍英與周恩來、劉少奇等許多中共早期領導人出生於同一時代,同樣成長于革命與救亡為國內主旋律的時代。他的獨特之處,又在於生長于廣東僑鄉。自明清以後,中國大地就出現了南北貧富傾斜,在居民遷移流向上,俗稱"寧向南翻三座山,不向北挪一塊磚",閩粵的人再窮便出海闖南洋。葉劍英本人也有過出洋經歷,然而他還是回到苦難的祖國,由到舊軍隊中從戎走向參加共産黨革命之路,並以特有的才華在黨內軍內成為智多星式的"參座"。這除了特定時代的革命風潮影響,還在於他有愛國愛民的赤子之心。

  在黨內軍內的高層領導中,毛澤東很稱讚葉劍英的文才,尤其説他"善七律"。從少年時代起,葉劍英便如癡如醉地鑽研名人詩詞,積下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再加上走出國門開拓眼界,更激發了救國情懷。葉劍英同毛澤東、陳毅一樣,都是詩人兼革命家、軍事家。這種人生道路,也向人們昭示出: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與革命、對外開放相結合,能夠培養出適合中國特色需要的傑出人才。

  故事

  ■與日本教官以真刀劈賽,最後對手按"武士道"規則交出佩刀認輸
  ■在廣州起義中手提駁殼槍,哪槍聲最激烈,就趕到哪指揮

  葉劍英在粵軍和中國革命軍隊中長期任參謀長,多年來有"儒將"之名。其實他的武功也遠超過常人,在捍衛民族尊嚴和革命戰爭中不惜捨身相拼。

  他在雲南講武堂就讀時,校內所聘劍術教官是一個出身武士之家的日本中尉。此人經常欺負中國教員和學生,甚至違反只能用竹劍劈刺的基本規律,揚言誰敢與他比試就要用真刀。葉劍英見狀積憤在胸,通過仔細研究此人特點,苦練半年,向他提出挑戰。那個日本教官大感意外,上場便大吼著狂劈,被葉劍英一一擋過,幾個回合過後,日本教官便亂了陣腳。葉劍英一招過去,使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只好按"武士道"規則鞠躬交出佩刀。

  廣州起義的第一天,身為副總指揮的葉劍英一面籌劃全局,一面到第一線直接指揮。因起義官兵不大會用炮,他便親自教他們如何瞄準目標和開火。戰鬥進入第二天形勢惡化,葉劍英手提駁殼槍,哪槍聲最激烈就趕到哪指揮,一天下來臉都被硝煙熏黑了。在此後的戰鬥中,葉劍英多次遇險,腿上還一直留著長征途中被炸傷後未能取出的彈片。

  葉劍英1986年去世後,骨灰安放在廣州紅花崗烈士陵園,與當年並肩戰鬥並犧牲在長堤的戰友們永遠廝守。

  ■長期身居國民黨統治的虎穴,卻談笑自若,以卓越的才識讓對手敬服
  ■"文革"初期,在京西賓館當面怒斥江青,因拍桌子過猛,竟造成掌骨折斷

  葉劍英曾長期與國民黨當局週旋,經常被特務跟蹤監視,一生中多次遭遇暗殺襲擊,他卻以大無畏的氣概,身居虎穴而談笑自若,並以卓越的才識讓對手敬服。抗戰初期,他應邀到國民黨辦的南嶽遊擊戰訓練班當副教育長。面對周圍的敵意,他以坦蕩的氣概相對,並用無可辯駁的事實向國民黨軍官們説明共産黨能夠以弱勝強,就在於能與人民打成一片。頑固反共的教育長湯恩伯聽了也不禁感慨萬分,當眾指著葉劍英對部下們説:"過去我們為什麼老打不過他們呢?因為他們同群眾是魚水關係。"

  葉劍英以公開身份駐國統區時,還主管一些秘密工作,如深入軍統電臺的張露萍小組即由他掌握。駐北平時,他曾想出一些巧妙的接頭辦法,如外出時為甩掉跟隨的特務汽車,把車開到東安市場前突然剎住,然後跳下來消失於人頭攢動中。特務們只好在他的汽車旁等候,誰知葉劍英已到另外一個門口,乘上地下黨準備好的汽車趕到秘密聯絡點。葉劍英任廣州市長時,明知國民黨特務頭子毛人鳳派人來暗殺,仍經常到群眾和各方人士中去。一次,他乘車回東山,發現一輛可疑的卡車在路邊,警衛讓他低頭時便飛來一串子彈。警衛還擊後卡車逃走,葉劍英下車時指著車上的彈洞笑著説:"就憑這槍法,用不著大驚小怪嘛。應該想法通知毛人鳳,再派特務來行刺,非帶來一門美式榴彈炮才行。"

  "文革"開始後,他于1967年2月在京西賓館當面怒斥江青,因拍桌子過猛,經醫院檢查發現右手第五掌骨折斷。1976年,他對付"四人幫"那幾個跳梁小丑時,精心運籌,不費一槍一彈,便完成了歷史使命。事後,他用毛澤東的詩句形容此事---"無限風光在險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09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