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懷 正氣直言大將軍


  永懷彭大將軍

  平生百戰猶酣,心繫萬里河山。橫刀立馬處,百姓頌聲傳。共燃井岡烽火,更激鴨綠波瀾。臨終惟耿耿,強國富民瞻。上將張愛萍,悼詩讚英賢:

  橫刀立馬為民謀,
  晚景淒涼千古憂。
  剛正不阿恥權術,
  萬言上書譽神州。

  談起彭德懷這個名字,無數人會從心中升騰起敬佩和感嘆。戰爭年代,毛澤東曾為他賦詩---"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他的同鄉、早年同在湘軍一個班當兵、後又一起長期戰鬥的陳賡大將也曾評價説:"他可算是我黨我軍內頭號正直的人。"彭德懷對敵人的雷霆之威,對人民的赤子之愛和生活作風的冰雪之潔,在黨內軍內樹立起光輝的榜樣。

  生平

  ■他常説自己從小餓怕了,後來總是怕人民挨餓

  ■抗美援朝讓美方遭受到"美國陸軍史上最大的敗績"

  ■病危之際,他説:"我們國家建設,戰略防禦設施不完備,國防工業和科研跟不上需要,這是我最擔心的……"

  彭德懷,原名清宗,字懷歸,號得華,1898年出生湖南湘潭縣,與毛澤東是同鄉。據他自述,小時"家貧如洗",只讀過短期私塾。因母亡父病,和祖母及兩個弟弟討過飯,因不願受欺負經常不去而挨餓。

  幾十年後,彭德懷每憶至此便傷心落淚。為家人生計,他13歲便到煤窯做工,閒暇時又喜歡讀書,在苦難中形成倔強性格和反抗的志向。

  1916年,彭德懷參加湘軍,六年後因路見不平殺了惡霸,逃離部隊入湘軍講武堂。畢業後雖官階不斷升遷,他卻痛感社會黑暗。1926年,他結識了共産黨員段德昌,了解到革命道理,明確了解救窮人應走的道路。1928年,彭德懷秘密加入共産黨,7月間他以團長身份奉命到湖南平江鎮壓農民,卻乘機發動起義,將所部改為紅五軍,並擔任軍長。

  為了學習建軍經驗,他率紅五軍一部上了井岡山與朱毛會合。在敵人攻山、部隊突圍時,他裹著一條毯子從峻嶺上滾下來,兩日內粒米未進,仍率部突圍成功。1930年,他任紅三軍團總指揮,率部一度攻佔長沙。之後,他隨毛澤東進入中央蘇區,在反"圍剿"和長征中戰功卓著。到達陜北後,他任紅一方面軍司令員。

  抗戰時期,他率八路軍總部東進,任副總司令,直至全國解放,與朱德並列為全軍正副總司令。在抗日戰場上,彭德懷指揮過百團大戰,並擔任中共北方局代理書記,統一領導華北地區黨的各項工作。

  在1945年的中共"七大"上,他當選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解放戰爭期間,他負責西北戰場,指揮只有幾萬人的西北解放軍同國民黨數十萬大軍週旋,完成了戰略牽制任務並最後解放了西北。

  1950年10月,朝鮮戰局惡化。面對美國的囂張侵略氣焰,彭德懷堅決支援毛澤東出兵參戰的主張,並擔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在與世界上現代化水準最高的對手的較量中,我人民志願軍打出國威軍威,將美軍由鴨綠江邊趕回到三八線。

  彭德懷于1952年回國主持軍委工作,1954年任國防部長,翌年在授十大元帥軍銜時排名第二。1959年,他通過調查發現"大躍進"的嚴重問題,便在廬山會議上對"左"的錯誤提出尖銳批評,因此被錯誤打擊和撤職。此後,他住頤和園附近的挂甲屯六年,一面參加中央黨校的學習,一面決心"自食其力",主要吃自己種的糧和菜,並苦苦思考建設問題。

  1965年秋,毛澤東找他談話。説到廬山會議時,毛澤東表示"也許真理在你那邊",並要他到西南任三線建設副總指揮。"文革"開始後,他被造反派揪到北京,在關押審查期間患重病,于1974年11月去世。

  當癌擴散病勢垂危時,主持軍委工作的葉劍英派人問他有什麼話説。彭德懷雖已肢體癱瘓、説話不清,但記錄本上仍留下他斷斷續續掙扎著發出的言語---"我們國家建設,戰略防禦設施不完備,國防工業和科研跟不上需要,這是我最擔心的……"

  背景

  ■在黨內領導中,他是最晚由叫"老毛"改稱"主席"的人

  ■驅走貧困和饑餓的陰影,趕超世界先進水準,固然需要艱辛的工作,同時也需要直言

  在黨內和軍內,彭德懷都是一個在特定環境中成長起來的獨特人物。他從小生活極艱難,沒有多少讀書條件卻畢生願意研究思考;他戎馬一生,雖身負軍旅重任卻總在關心民間生活疾苦。這是因為他正處在中國新舊思想和新舊社會交替的歷史變革時代,最切身地感受到鄉村人民的艱苦,又長期目睹舊官場的腐朽黑暗。巨大的反差和小時就形成的倔強性格,使他在戰場上能捨身衝殺,面對黨內和社會上的不平事能拍案而起。

  彭德懷的傑出之處,還在於他始終在探索真理。上井岡山後,他視毛澤東為兄長、老師,從此系統學到了革命理論。但是他不盲從,在黨內領導中他是最晚由叫"老毛"而改稱"主席"的人。後人看來,他在廬山上與黨的最高領導的分歧,屬於他們對建設社會主義都缺乏經驗時的探討爭論。不過正由於有這種探討爭論,才能最後找到真理。1978年末,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為彭德懷平反昭雪,並宣佈了他去世的消息。許多幹部群眾聞訊後悲欣交加。

  回顧彭德懷個人及他所深愛的國家和軍隊的這一曲折歷程,人們不禁會發出感嘆:要想強國富民,永遠驅走讓彭德懷始終擔心的那種貧困和饑餓的陰影,趕超世界先進水準,固然需要艱辛的工作,同時也需要學習彭德懷這種探索真理時敢於直言的無畏精神。

  故事

  ■身為志願軍統帥,彭德懷乘坐吉普車,先志願軍一小時跨過了鴨綠江

  彭德懷在舊軍閥隊伍中參加了十年混戰,深感打來打去毫無意義。率部起義當紅軍後,他認定是為人民而戰,從此總是身先士卒。1930年,紅軍佔領岳州時繳獲了幾門野炮,戰士都不會用。美英日軍艦沿長江開來向城內打炮,彭德懷怒火填胸,不顧周圍人攔阻,和另一名同志共同推出一門炮到江邊,親自瞄準裝彈,連發數十彈,打得外國軍艦冒煙逃竄。

  在中國軍隊以志願軍名義正式跨過鴨綠江之前一個小時,即1950年10月19日傍晚,彭德懷率三人乘一輛吉普車,並僅由一輛電臺車跟隨,最先進入戰火紛飛的朝鮮。身為志願軍統帥冒如此風險,除想協調中朝兩軍行動,主要為的是親自了解戰場情況。

  面對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火力的美軍,彭德懷一直堅持指揮靠前。志願軍司令部在大榆洞時遭轟炸,毛岸英等不幸遇難。後來到下甘嶺、空寺洞等地又幾次遇險。彭德懷的行軍床都被敵機掃射打爛,第四次和第五次戰役中敵坦克已接近志願軍司令部,他卻始終不離前線。
事實證明,在科技水準日益提高的現代戰爭中,人的勇敢仍起著重要作用。美國軍方總結二戰後進行的三場大規模局部戰爭,認為海灣戰爭恰恰是交戰雙方技術裝備相差最小的一仗。看看海灣一邊倒的戰場,再回想朝鮮戰場,任何有識者都會對中國軍人及統帥表示由衷的敬意。

  ■沒有人敢擺宴招待,因為他不但不吃反而會罵

  ■已有老友提醒他"功高震主"、"言多必失",但他仍然直言進諫

  解放軍中的老一代都知道,彭老總的生活節儉是出了名的。他走到哪,沒有人敢擺宴招待,因為他不但不吃反而會罵。在西北戰場上,他身為野戰軍司令員,卻和戰士一樣吃大灶。警衛員給他買一隻雞,受到嚴厲批評後還被撤換。入朝初期,部隊幾個月吃不上菜,彭德懷自己也堅持不吃。當時官兵一年換一套棉衣,他以自己磨損少為理由兩年領一件。

  他無兒無女,工資大都用於接濟同志。被罷官到西南,他還看望當年為紅軍在大渡河擺渡的老船工,告別時把口袋中的錢都掏出相贈。"文革"中有人揭發這是"收買人心",彭德懷聽後拍案而起:"人家當年是拼命給紅軍幹的,我給什麼能把人家收買得了啊!"彭德懷身為國防部長時,卻總願去農村調查。

  1959年回到故鄉,他看到虛假的統計數字下,群眾卻是饑餓浮腫,難過得流下眼淚。儘管一些老友已提醒他"功高震主"、"言多必失",他卻仍全然不顧。彭德懷把一位老紅軍贈來的詩修改了一下,拿來對"大煉鋼鐵"提出尖銳批評---"谷撒地,薯葉枯,青壯煉鐵去,收禾童與姑。來年的日子怎麼過?我為人民鼓與呼!"儘管為此他個人受到批判,卻在億萬人民心目中樹立起豐碑。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0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