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 雲 新中國理財專家


  國有難事念陳雲

  憶昔艱辛治國,重整破碎河山。幾經劫難過,板蕩識英賢。百姓柴米心叩,萬家憂樂懷牽。有道是,知難行更難,遠足賴前瞻。唯實不唯上,警世留真言。凈宇若胸襟,雙袖清風展。後世論楷模,念及幾潸然。

  在新中國的史冊上,陳雲是經濟建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又是著名的理財專家。其實早在戰爭年代,他就是黨的主要領導人之一。他歷來堅持由實踐來驗證真理,反對盲從。"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這段廣為人知的話,即出自陳雲之口,也是他光輝一生的寫照。

  ■他化名"廉臣",撰寫了《隨軍西行見聞錄》,以一個醫生的口吻第一次向世界宣傳長征

  ■1959年夏,"大躍進"惡果顯現時,毛澤東感嘆"國亂思良將",提出仍讓陳雲管經濟

  陳雲,1905年出生於上海青浦縣練塘鎮。幼年便喪雙親,由舅父母撫養,因此又名廖陳雲、廖程雲。1919年,他小學畢業後,到上海商務印書館當學徒。1925年入黨並投身五卅運動。1927年"四一二"政變後,他回家鄉搞農運,曾任農民起義武裝的黨代表、青浦縣委書記和江蘇省委農委書記等職。

  1930年9月,在上海召開的中共六屆三中全會上,陳雲被補選為中央候補委員,六屆四中全會上當選中央委員。1931年9月,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成立,他是成員之一。1933年初,他隨臨時中央遷到江西瑞金,任白區工作部部長。

  長征初期,陳雲任紅五軍團中央代表,在遵義會議上積極支援毛澤東。會後,中央派他恢復白區工作。部隊過了大渡河後,陳雲曆盡艱難,化裝潛出四川。到了上海,他發現難以活動,便於1935年9月轉赴莫斯科,向共産國際報告了長征及遵義會議情況。

  隨後,陳雲化名"廉臣",撰寫了《隨軍西行見聞錄》一書。為便於公開發行,書中以一個立場中性的醫生口吻,介紹了紅軍長征的種種情況。1936年,此書先後在法國、蘇聯和中國出版發行,第一次向世界宣傳了中國工農紅軍的長征。

  1937年初,得知紅軍西路軍在甘肅西部失敗,陳雲以中央代表的身份回國到達迪化(今烏魯木齊),隨後接回進入新疆的西路軍余部。他從中挑選骨幹,又從延安調來人員,組織他們利用蘇援裝備學習航空、車輛駕駛等,為黨在後來建立機械化部隊奠定了重要基礎。

  抗戰開始後,陳雲到延安,長期擔任中央組織部長。在幹部工作中,他以正派公道著稱。黨的"七大"後,陳雲成為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在黨內領導人位置排序中,繼"五大書記"之後為第六位。

  抗戰勝利後,陳雲馬上搭乘蘇聯飛機赴東北。當時雖然中央曾提出過進軍東北的口號,但陳雲經過實地分析,認為蘇聯按照當時的國際條約不會將大城市交給中國共産黨,因此建議向兩側的農村和小城市發展。

  1947年初,他主管南滿工作時,面臨部隊被國民黨軍壓到長白山邊的嚴重局面。他在七道江會議上一錘定音,要求不再撤退而保衛臨江,終於扭轉了東北的戰局。解放瀋陽後,他又主抓接管工作,為全國完整接收大城市創造了一個典型範例。

  新中國成立後,陳雲任副總理兼財經委員會主任等職,"八大"後還成為中央五位副主席之一。在被稱為"共和國總管家"的周恩來身邊,陳雲是主要的理財家。1957年,他因反對急躁冒進受到錯誤批判。

  1959年夏,"大躍進"惡果顯現時,毛澤東感嘆地引用了"國亂思良將,家貧思賢妻"的古語,提出仍讓陳雲管經濟。在三年困難時期,陳雲想盡一切辦法,扭轉了局面。可惜,至60年代中期以後,他又遭到排斥。

  1978年,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陳雲重新當選為黨的副主席、中央紀委第一書記,後來又任中顧委主任。1995年4月病逝,享年90歲。

  ■只用半年多時間就使全國財政收支接近平衡,解決了舊中國多少年來無法解決的金融物價問題,一時被人嘆為奇跡

  陳雲作為黨內少有的工人、店員出身的領袖,在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幾個關鍵時期都做出過突出貢獻。這既出於他自身的優秀品質,同時也與他所處的成長和工作環境密不可分。中國近現代最大的工業金融中心上海,是陳雲人生軌跡起步的地方。西方資本主義在這裡建立了侵略據點,並以早期資本主義冷酷的敲骨吸髓式的壓榨,給神州古國帶來了重重災難。不過與此俱來的副産品,便是在這裡出現了體現近代科學管理的市場效益觀念,出現了一批精明的上海人。對於陳腐的"重義而不喻利"的封建傳統觀念來説,那種看似缺少溫情卻務實求真的作風,正是破舊立新的重要催化劑。

  陳雲受家境所限,只讀完了小學,靠辛勤自學成才。他通過工作實踐,了解了中國最近代化的城市;在長期農運鬥爭中,他又懂得了中國的鄉村;後來又與國外的學習考察相結合,終於使他在思想認識上出現一次又一次飛躍,成為解決難題的能手。

  新中國成立時,面對經濟崩潰的爛攤子,主持中央財經委的陳雲連出良策,只用半年多時間就使全國財政收支接近平衡,解決了舊中國多少年都無法解決的金融物價問題,一時被人嘆為奇跡。他在黨內較早發現"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問題,支援並提出實行包産到戶的建議。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他再度復出,又反對"洋冒進"。在共和國邁向現代化的漫長歷程中,陳雲的真知灼見將永遠銘刻在史冊上。

  ■解放戰爭時,他拒絕別人送來的好槍:"如果到了需要我用槍的時候,仗早打輸了"

  ■十一屆三中全會前,他率先提出為彭德懷、陶鑄平反等大家都不敢觸及的禁區性問題

  陳雲平生最愛竹---竹是虛心、正直、廉潔與堅韌等美好品質的象徵,也概括了陳雲性格的某些特點。"要講真理,不要講面子"是陳雲在延安任中央組織部長時所寫文章的題目。他強調,指導工作應採取"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的態度,就是一切從實際出發。

  解放戰爭時,他剛到南滿領導工作,當地的一些同志馬上張羅給他挑一支好手槍。陳雲微笑著回絕説:"好槍還是給前方打仗的人吧,如果到了需要我用槍的時候,仗早打輸了。"

  每到一個地方,他總是先問糧、油、煤等物資供應的實際問題,很少講空洞的教條。在國家經濟建設的問題上,陳雲有時跟中央的主要領導意見相左,卻能率真直言。1958年"大躍進"時,面對鋼、煤、糧、棉四大指標過高的數字,他指出這是難以完成的。三年困難時期,面對供應緊張、貨幣無法回籠的狀況,他提出打破過去總宣傳物價平穩這種講面子的做法,適當地實行高價政策,由此很快解決了財政難題。

  1978年末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前,有關對彭德懷和陶鑄等人的平反、康生的罪惡等問題還是大家都不敢觸及的禁區。陳雲卻在會上率先提出這些問題,起到了一石激起千層浪的作用。

  從普通學徒到共和國元勳,在戰爭廢墟撐起民族靈魂,陳雲付出了多少智慧和艱辛。從陳雲的故居翠竹,能讓人讀懂如何學做事,學做人。

  ■經手錢財以億兆計,生活卻十分簡樸自律

  新中國成立後,陳雲作為國家最主要的理財人,難免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其實,生活中的陳雲非常平易近人。他7歲時入本鎮小學讀書後不久因家貧失學,是校長杜衡伯讓他免費入學。對此,陳雲一直懷念不忘。1986年,當鎮上小學請他題寫校名時,陳雲欣然命筆。
陳雲還多才多藝,喜歡評彈,會吹簫、吹笛,也會拉二胡,在繁忙工作之餘以此自娛。據身邊的工作人員講,晚年的陳雲用牛皮紙包書、用繩子捆紮仍很利索,連年輕人都趕不上他。他的毛筆字很好,也得益於年輕時當店員的經歷,因為往外寄書,包要包得結實,地址也要用毛筆寫得端端正正。

  陳雲自己的生活一向簡樸,並始終嚴於律己。有一年,11月10日左右,北京的氣溫驟降。周恩來去陳雲那裏,發現陳雲正擁著棉被坐著辦公,仍抵禦不住寒氣。周總理看著於心不忍,馬上表示特許這裡提前幾天燒暖氣。陳雲卻堅辭道:11月15日供暖的時間是我定的,我不能破這個例。 (國防大學 馬祥林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5月0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