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太雷 改造社會化巨雷


  張太雷的名字,是與中國共産黨的創建及廣州起義緊密相連的。他由英文翻譯出身,成為黨內最早的國際活動家,在武裝暴動中又擔任指揮。張太雷與那些被害於刑場、監獄的烈士們不同,他是第一個犧牲于戰鬥火線的中央政治局成員,其英勇精神長期受到人們稱頌。

  遙望紅花崗 把酒吊英靈

  太雷英魂何處尋,紅花崗上松柏森。而今人間盡春色,陵園常祭告捷音。一身拼熱血,開濟萬民心。華章譯文在,讀之淚沾襟。烈士故友羅章龍,當年賦詩以吊憑:
間氣鐘靈秀,太雷人海龍。軒昂渡嶺表,廣暴做先鋒。鎮海揚鐮斧,珠海帥工農。紅花崗上望,千載貫長虹。

  ■他改名"太雷",志在把自己化為改造社會的"巨雷"

  ■他是"共青團"第一任書記;是當時黨內奔走旅程最長的活動家

  張太雷,原名張椿年,參加革命後改名,立志把自己化為改造社會的"巨雷"。1898年,他生於江蘇常州一個沒落封建世家。童年靠寡母做針線活和借債上學,讀一年私塾後轉入新式小學。校長見其成績優秀,資助他考入常州府中學堂。辛亥革命時,他參加過街頭宣傳和軍訓。1915年,他考入北京大學法科,後因家境困難轉入天津北洋大學法政科,邊讀書邊搞翻譯。

  1919年五四運動期間,他作為天津學聯的代表赴北京結識了李大釗等人,隨後接受共産主義思想。1920年春天,共産國際代表魏金斯基來華找李大釗、陳獨秀商議建立共産黨的事宜,張太雷擔任翻譯。隨後,他參加了北京的共産黨小組,並於1921年初奉派赴蘇俄,擔任國際遠東局中國科的書記。

  1921年8月,張太雷回國,為剛剛參加完中共"一大"的共産國際代表馬林當翻譯。不久,張太雷陪馬林去會見孫中山,接著又去莫斯科,曾向列寧建議,在遠東召開共産黨人的大會應突出民族革命的性質,表現出政治遠見。翌年,他回國參加中共"二大"。1923年春,他受孫中山委派,與蔣介石等五人共同組團到蘇聯參觀。

  1925年1月,剛回國工作不久的張太雷主持了社會主義青年團的"三大",會上決定改團名為共産主義青年團,他還擔任了團中央書記。隨後,張太雷到廣州,擔任蘇聯派駐國民政府的顧問鮑羅庭的翻譯,同時兼中共廣東區委宣傳部長。

  1927年春,他在中共"五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在大革命失敗、陳獨秀離職的緊要關頭,張太雷又與周恩來等五人共組中央常務委員會領導全黨。9月間,他代表中央趕往廣東潮州,迎接南下的南昌起義部隊。起義部隊失敗後,張太雷佈置了疏散工作後才返回上海向中央彙報,馬上又奉派回廣州領導起義。

  縱觀他參加建黨後的七年間,在國際國內從來都是東奔西走,是當時黨內旅程最長的活動家。1927年11月末,張太雷經香港秘密潛入廣州,擔任領導起義的革命軍事委員會總指揮。

  在籌備暴動的十幾天,他不顧危險奔走于街巷和江汊,在船艙內、大橋下和小戲院內召開各種會議,親自向工人、教導團官兵和黨員積極分子做動員。12月11日淩晨起義爆發,他身穿軍裝,脖係紅領帶,在攻佔的公安局大樓上豎起廣州蘇維埃政府的大旗,這是中共在大城市內通過暴動建立的第一個紅色政權。

  廣州起義時,各方面工作都由張太雷主持,他連續兩三天不休不眠。12月12日,城外和部分街道上已是槍聲大作,張太雷仍毫無畏懼地召開蘇維埃政府成立大會,並向群眾發表演説。午後大會結束,他乘汽車途中遇敵犧牲。張太雷犧牲後,整個起義失去指揮,12月13日只有教導團撤出奔向海陸豐。

  廣州起義雖然失敗,卻為後來的革命勝利奠定了一塊重要基石。

  ■由信基督轉信馬列,從黃花崗到紅花崗---只有共産黨人才能代表大多數民眾,才能發動大多數民眾,這是中國革命勝利的根本原因

  張太雷與建黨時的許多精英如周恩來、劉少奇等都是同年出生,都是受五四運動的影響,由民主主義走向共産主義。

  張太雷成長的環境,是在受西方影響較深的蘇南。上中學時,他還信奉過基督教。但是,他從小同情勞動人民,看到耶穌並不能解決中國的社會問題,再目睹外國傳教士的行為,轉而採取激烈的反洋教態度,並投身革命。這位想把自己化為震驚社會的"太雷"的青年革命家,寫下的最光輝篇章就在廣州。論起近代的廣州起義,國民黨與共産黨各組織過一場。1911年同盟會為反清奮起拼殺,72名烈士的確可歌可泣,不過畢竟是脫離民眾的少數先覺者的孤軍拼殺。1927年在羊城掀起的驚天暴動,卻是工農兵三方面的上萬群眾自覺地為本階級利益去戰鬥,起義失敗後收殮了5700具烈士遺體。共産黨人能代表大多數民眾,能發動大多數民眾,這也是中國革命勝利的根本原因。張太雷的努力雖然沒有成功,卻為喚起工農千百萬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在廣州的黃花崗,國民黨前身同盟會的七十二烈士的遺骨和墓碑長存;而共産黨先驅張太雷的歸骨之所,迄今卻無人知曉。當時的犧牲者都未及安葬,國民黨軍後來大都將其草草投入紅花崗等荒地的坑中。如今的紅花崗烈士陵園,正是建在那些無名者的忠骸之上。

  ■張太雷雖然外事活動很多,但財産只有兩身西裝,還經常送進當鋪

  據熟悉張太雷的老一代人回憶,這位犧牲時也不過29歲的革命家,當初是一表人才---高高的個子,英俊的面龐上架著一副寬邊眼鏡。他在學校裏成績一直突出,長期當翻譯,英語非常流利,還會俄語。他在國內發表的文章也是文采飄逸,有典型的學者風範。搞起實際工作,張太雷卻沒有一點嬌嫩之氣。參加北京共産黨小組後,他便與鄧中夏一起到長辛店開展工人運動,與工人一同睡土炕、吃窩頭。當時他的生活費每月只有7塊錢,但他只留下3塊錢當伙食費,其他的錢用於招待工友,以至於自己經常吃不飽。張太雷在廣州給蘇聯顧問鮑羅庭當翻譯時,出於工作需要每天衣裝筆挺。然而此時他還擔負對工農的宣傳工作,常常要換上與群眾一樣的裝束,在滿是魚腥味的小船艙內和骯髒的陋室內召集會議,進行鼓動。據老同志回憶,他雖然是黨內參加外事活動最多的領導人,個人財産就只有為工作需要買的兩套西裝,出差剩餘的經費全部交給黨,連接濟他時時惦念的寡母,都要靠組織幫助一點錢。當時,黨在經濟上極其困難。張太雷看到身邊的同志需要接濟,便慷慨解囊,有時只好把西裝送進當鋪,外出前領到活動費再贖回來。

  在統戰工作中,張太雷經常與國民黨上層打交道。他特別告誡大家:"我們加入國民黨,一定要保持政治上、組織上的獨立性,不要給一些官僚政客腐蝕了、同化了。"

  ■一群穿便衣的工賊向張太雷射擊,他身中三彈倒在插著紅旗的敞篷汽車裏

  張太雷領導的廣州起義進入第二天,將近三個師的國民黨正規軍反撲過來,全城四面受敵。張太雷在中午召開的西瓜園群眾大會上進行了動員,會後聽到大北門附近槍聲激烈,便同共産國際代表---德國人紐曼以及警衛、司機共四人乘一輛插著紅旗的敞篷汽車向那裏駛去。

  汽車行駛至惠愛西路,前面突然出現了一群穿便衣拿槍的人,一時也看不清他們脖子上是否有紅領帶。缺乏經驗的警衛和司機還以為是赤衛隊員,沒有防備。這批人卻一聲呼嘯,散到路邊舉起槍射擊,原來他們是工賊組成的稱為"體育隊"的反動武裝。后座上的張太雷和前座上的衛士見狀馬上拔槍,對方的槍卻先打響。張太雷身中三彈,倒在車內犧牲,衛士和司機也當場身亡。紐曼有作戰經驗,槍響時縮在后座裏,槍聲過後便跳車飛跑脫險,事後是他報告了張太雷遇難的過程。

  廣州起義時在軍委工作的一位領導同志後來很惋惜地回憶説:"太雷同志雖然是我們黨內有威望的領導者,是一位好同志,但他是書生出身,缺乏軍事常識,缺乏領導武裝鬥爭的經驗。就以他在十二日中午出席西瓜園工農兵代表大會之後遇難這件事來説,對警衛工作沒有注意,結果卻給敵人的冷槍打死了。"身為書生出身的最高領導,在缺乏經驗時仍敢於拼殺,表現出戰士之勇並在火線犧牲,這種無畏的革命精神還是值得後人敬仰的。
(國防大學教授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4月29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