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警予 我黨第一女委員


  黃易宇

  壯哉巾幗雄 芳名垂韆鞦
  近代女中傑,
  警予獨稱秀。
  婦運為先驅,
  史冊英名留。
  憶昔詩聖柳亞子,亦曾賦讚向烈士:
  雄詞慷慨湘江向,
  情話纏綿浙水揚,
  長痛漢皋埋碧血,
  難從海國問紅粧。

  中共第一代黨員中,有一位傑出的女革命家向警予。她在1928年被國民黨殘酷殺害,但她身上體現出的婦女衝破封建枷鎖、走向社會的革命精神,卻永遠銘刻在史冊上。

  生平

  ■向警予當校長後要求女生放腳,親自為她們解開裹腳布,一個個陪其回家

  ■她英勇就義時只有33歲

  向警予,原名向俊賢,筆名振宇,土家族,1895年生於湖南湘西溆浦縣商會會長之家。她排行老九,有幾個兄長曾留學日本,自幼受其影響追求新知識。6歲入私塾,8歲進入長兄在縣城開創的新式小學。她在校品學兼優,幻想成為花木蘭式的英雄。後入湖南第三、第一女子師範和周南女校,因與蔡和森之妹蔡暢的同學關係而結識蔡和森、毛澤東。

  向警予于1916年畢業後回溆浦老家,打破當時"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在新式學堂任校長,試圖走教育救國之路。她在校內要求女生放腳,親自為她們解開裹腳布,並一個個地陪其回家向父母作動員。

  1919年夏,向警予為避開駐軍長官求婚糾纏,加上為尋求真理,赴長沙發起女子赴法勤工儉學行動,並加入毛澤東、蔡和森主持的"新民學會"。1919年冬天,向警予與蔡和森、蔡暢、蔡母葛健豪等一同乘船赴法國。她一邊在樹膠廠、紡織廠做工,一邊攻讀法文並學習馬列主義,參加了周恩來等組織的"工學世界社"。

  1921年年底,旅法的蔡和森等人因參加學生運動被當局遣送回國,已懷孕的向警予也隨之返回。翌年,她在上海入黨,隨後參加中共"二大",當選中央委員並擔任中央婦女部長。此後,她在黨的"三大"、"四大"上繼續當選為中央委員,並領導過上海十四家絲廠1.5萬名女工大罷工和南洋煙廠7000名工人罷工,還為黨代會和報刊寫過許多論述婦女解放運動的宣言和文章。

  1925年,蔡和森赴蘇聯參加國際會議,向警予同往,併入東方大學中國班學習。1927年4月,向警予回國參加中共"五大"後,留在武漢先後負責武漢總工會、漢口市宣傳部和湖北省委、武漢市委的領導工作,在白色恐怖極其嚴重的形勢下堅持地下鬥爭。1928年春,她在漢口法租界被捕,隨後英勇就義,時年33歲。

  背景

  ■思想解放釋放出的激情,衝破封建桎梏,譜寫了一曲曲革命加愛情的浪漫詩篇

  向警予身上閃爍著新女性對新社會的追求。革命和偉大的女性這兩個顯著的特點,交織出向警予短暫生命旅程的主旋律。

  作為革命者,她與黨的男性一樣英勇奮鬥併為理想獻身,特別受到同志們的懷念。1939年,在延安紀念"三八"節的大會上,毛澤東高度評價了向警予的一生。同年7月,周恩來在慶祝延安女子大學成立大會上指出:向警予是我黨第一個女中央委員,第一任婦女部長,英勇犧牲了,我們不要忘記她。

  向警予的愛情生活,産生於"五四"時期至大革命的特定時代。當時思想解放釋放出的激情衝破封建桎梏,譜寫出一曲曲革命加愛情的浪漫詩篇。向警予不僅敢於自由選擇戀愛,而且勇於接受分手的現實。

  回顧中國革命早期的法令宣言,其中向封建傳統衝擊的一項重要內容便是---"結婚與離婚完全自由!"後者意義又更為重要。因為封建社會便有人呼喊結婚自由,而只有革命者才能倡導離婚自由。生活在今天的穩定社會中,人們往往很難理解那一代婦女解放的精神追求。不過,馬克思主義的一項基本原理始終是適用的,那便是,婦女解放的尺度是衡量社會解放的重要標誌。

  故事

  ■不當"將軍夫人"而找"磨豆腐"的

  ■"向蔡同盟"的結婚照為兩人同讀一本打開的《資本論》

  ■臨刑前她拿出兩個孩子的照片在唇邊親吻,喃喃自語。

  向警予與蔡和森的愛情曾長期傳為佳話,其革命浪漫激情今天看起來仍能讓人動情。向警予在家鄉溆浦縣城任校長時,被湘西鎮守副使第五區司令周則范看中並想娶她為妻,向的繼母也想借此高攀。向警予卻隻身闖進周公館,表示"以身許國,終身不嫁"。當時的周則范還算是個新派軍官,但向警予鄙視軍閥的權勢,反對無愛情就與人結婚。

  1919年秋,向警予與蔡和森同船赴法勤工儉學,在漫長的旅途中,二人一起觀日出,一起討論學術和政治問題,憧憬美好的未來,由道合而志同,萌發情愫。不過他們二人反對舊式婚姻,要實行新式愛情和理想的"同盟"。1920年6月,二人在法國蒙達尼正式結合,其結婚照為二人同讀一本打開的《資本論》。二人還將戀愛過程中互贈的詩作收集出版,題為《向上同盟》,隨後人們把他們二人的結合稱為"向蔡同盟"。向的繼母得知此事,氣憤地説:"現成的將軍夫人不做,卻去找個磨豆腐的!"(蔡和森當時在法國的豆腐公司打工。)

  毛澤東聞知此訊卻極為高興,于1920年11月26日致信説:"以資本主義做基礎的婚姻制度,是一件絕對要不得的事,在理論上是以法律保護最不合理的強姦,而禁止最合理的自由戀愛……我聽得'向蔡同盟'的事,為之一喜,向蔡已經打破了'怕',實行不要婚姻,我們正好奉向蔡做首領,組成一個'拒婚同盟'。"這裡講的"拒婚",是反對舊式的婚姻,追求自由的愛情結合。

  由於生活習慣不合等原因,1926年,向警予與蔡和森在莫斯科分手。生活"同盟"雖已不再,革命理想同盟卻猶在。得知向警予犧牲,蔡和森悲痛不已,撰文悼念"我的妻"。

  向警予對家庭子女,一直深負責任。臨刑前在獄中,她拿出兩個孩子的照片放到唇邊親吻,喃喃自語著:"妮妮、博博,媽媽叫你們呢。"

  向警予作為一個女性,謀求自由的戀愛、結婚、生養,是與她追求理想、實踐革命道路同步完成的,這正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女性的可敬之處。

  ■白天打工,晚上學習法文,短短幾個月後就能讀法文版著作了

  ■在法庭審問中,向警予用流利的法語質問法租界領事:"你們把法國大革命的歷史都忘記了嗎?"

  ■"五一"就義的路上,她高唱《國際歌》,敵人慌忙向她嘴裏塞石頭,並用皮帶勒住她的雙頰

  向警予在法國勤工儉學時,白天打工,晚上學習法文,短短幾個月後就能讀法文版的《共産黨宣言》、《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等著作。由於學習刻苦,夜以繼日,以至於"煎傷太過",幾乎"不能支援",但她仍認為不如此不足以追趕形勢。她在給國內毛澤東的信中寫道:"此後駕飛艇以追之,猶恐不及;而精力有限,更不足以饜予之所欲,奈何?計惟努力求之耳!"向警予回國後,全身心投入工作,蔡和森曾開玩笑似的對朋友説:"警予呀,常常在深夜還研究問題,有時還要拉我討論,鬧得我睡眠不足,真苦!"

  1928年春,因省委交通員宋若林叛變,國民黨當局勾結法租界逮捕了向警予。在法庭審問中,向警予先用中文接著用流利的法語質問租界當局,這裡是中國的土地,你們有什麼權利來審問中國革命者?你們把法國大革命的歷史都忘記了嗎?你們法國人不是鼓吹自由、平等、博愛嗎?不是説信仰自由嗎?

  法國領事聽後,也對她産生了敬佩之情,認為作為政治犯不該引渡。然而,法國殖民當局與國民黨政府在政治上畢竟串通一氣,隨之撤換了領事並將向警予交給國民黨桂系軍閥。

  在獄中,向警予大義凜然,看守們都對她肅然起敬。武漢的許多工人因同她關係親密,謀劃劫獄營救。桂系軍閥在恨怕交加之中,選擇"五一"當天公開將其殺害。

  在去刑場的路上,向警予高唱《國際歌》並呼喊口號,敵人慌忙向她嘴裏塞石頭,並用皮帶勒住她的雙頰。這一壯烈情景,使聚集在路邊的許多群眾落淚。當夜,便有工人冒生命危險將她的遺體抬走安葬。此後,烈士長眠于龜山以西的"紅色戰士公墓"之中。


《北京青年報》 2001年4月2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