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獨秀 五四運動總司令


  追念嘆息長相隨

  一代宗師,仲甫先生;科學民主,二旗高擎。南陳北李,建黨豐功;晚年頹唐,浩嘆由衷。昔毛澤東主席"七大"評價,功過分明。"五四運動總司令"、"創造了黨",兩語千鈞,可為墓銘。

  在中國共産黨的歷史上,陳獨秀曾是毀譽相參的人物。不過他確是近代新文化運動的旗幟,被毛澤東稱為"五四運動的總司令"。在建黨之初,他又是國內一代先驅的啟蒙者,追溯中共的建黨不能不提及陳獨秀。

  生平

  ■陳獨秀辦《新青年》名揚全國 蔡元培聘他任北大文科學長

  陳獨秀原名慶同,字仲甫,1879年生於安徽安慶。陳自幼喪父,隨人稱"白胡爹爹"的祖父修習四書五經,得到的評價是:"這孩子長大後,不成龍,便成蛇"。1914年他寫文章用"獨秀"筆名,有人譏諷為自大,其實此名來源於家鄉的獨秀山。

  陳獨秀一生用過的名字,據查考有38個之多。在報刊上曾用"三愛"、"仲甫"、"只眼"、"實庵"、"致中"等。簽發中共中央文件,常用"TSChen"。黨內同志談話常稱呼為"老先生"、"老頭子",或在黨內文件中乾脆簡稱一個"老"字。

  陳獨秀少年時便痛恨八股,為敷衍母親而去應考,卻高中第一名秀才。進入20世紀後,陳獨秀作為第一代赴日留學生,于1901年自費進入東京專門學校,即早稻田大學的前身,不久又進成城學校,即日本士官學校預備科。

  回國後,陳獨秀在上海、安徽等地參加反清革命運動,並創辦民俗報刊,在當地曾是叱吒風雲的人物,後辦《新青年》雜誌名揚全國。蔡元培聞其大名,特聘他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
陳獨秀上任以後並不開課,而是專心致力於文科改革,國內提倡新文化運動的知名人士,大多薈萃于北大文科,陳獨秀在箭桿衚同9號的寓所成立了新文化運動的指揮部。

  1919年五四運動中,陳獨秀大力鼓動,被師生視為領袖,曾一度被捕。出獄後他在思想上轉向共産主義,前往上海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會,成為共産黨發起組的前身。1921年中共召開"一大"時,正是由上海組織發起並通知各地代表到會。儘管陳獨秀因受聘廣東省教育廳長(後不到職)沒有出席大會,只派包惠僧代表他參加,在缺席情況下被推舉為中央書記。"一大"閉幕後,陳獨秀遂回上海主持中央工作。

  陳獨秀投身革命後,放棄了還算殷實的家産。在北大他月薪300塊大洋。專職任黨的領導後,就靠組織上每月三四十元的津貼和出版的《獨秀文存》的版費維持生活,有時只有一件汗衫,一天喝兩頓稀粥。

  ■陳獨秀出獄後曾説想去延安 毛澤東也懷念舊誼表示歡迎

  作為反對封建傳統的先鋒者陳獨秀,不幸在身上也烙印著舊遺風影響。他在總書記任上以家長自居,視其他同志為小輩,遇不同意見動輒拍桌子、砸茶碗。由於長期居於上海書齋而不到鬥爭第一線,思想也逐漸落伍。1927年在國民黨發動反共的"四一二"屠殺前後,陳獨秀面對危機領導無方,黨內同志群起反對其右傾錯誤,他便於7月中旬辭職隱居。

  大革命失敗後,中共中央新的負責人出於對陳獨秀的尊重,生活津貼和配給秘書等都保持不變,為他的安全還在上海找了秘密寓所。然而陳獨秀卻對中國革命日益悲觀,認為紅軍和土地革命均無前途,于1929年又聯合國際上的托洛斯基派,在黨內另建取消派組織。面對這種分裂黨的行動,中央開除了陳獨秀的黨籍。實踐的檢驗很快證明,陳獨秀的政治主張完全錯誤,他的組織也很快散夥,本人也被國民黨抓捕。

  1937年抗戰開始,陳獨秀出獄後曾説想去延安,毛澤東也懷念舊誼表示歡迎。不過黨畢竟要講政治原則,中共中央提出了恢復黨籍的兩項條件,即承認當年分裂黨和組織托派的錯誤,並擁護黨的路線。陳獨秀則帶著傲氣回答:"回黨工作,固我所願;承認錯誤,則礙難從命。"隨後又加上王明、康生等人阻撓,陳獨秀最終還是未能回黨。此後他蟄居四川,在貧病交迫中鑽研文字學,撰述《小學識字教本》,1942年病逝于江津。

  背景

  ■尊重歷史的人講起中國共産黨成立 確不能忘記這位"創造了黨"的人

  從1921年7月的中國共産黨"一大",直至"五大",陳獨秀都是最高領導人,先後有書記、委員長、總書記的職務之稱。過去有的書中説這是由於黨尚處於幼年的不成熟選擇,此種解釋之荒謬可笑,等於説二十年代的中國革命精英們都是幼稚到賢愚不辨的人。儘管陳獨秀後來有嚴重錯誤,當初卻是黨的第一代同志都敬仰的革命宗師,最高領導之職非他莫屬。

  陳獨秀到日本學習,對佔統治地位的軍國主義極為反感,接受的是西方傳來的民主思想。回國後他發動的新文化運動,恰恰是以民主、科學為大旗,向統治了中國千年的專制、迷信開戰,使一代青年從封建倫理的桎梏中解放出來。

  五四時期的陳獨秀是中國最先進思想的代表,與中共建黨時的其他領導人大都是師生關係。不過由此也滋長了一種負面結果,那就是造成黨內家長制,陳獨秀以自傲和自我封閉落後於革命潮流,最終陷入歧途未能自拔。這當然也不能完全歸咎於他個人,也是社會歷史的積澱使然。人在社會潮流中,不進則退,黨內歷史人物的命運也昭示了這一點。

  1945年在"七大"預備會上,毛澤東客觀地評價了陳獨秀,稱他"做了啟蒙工作,創造了黨"。1953年毛澤東乘軍艦沿長江東下經過安慶時,專門向當地負責人詢問起陳獨秀在故鄉的遺屬,並指示要給予生活照顧。尊重歷史的人講起中國共産黨成立,確不能忘記這位"創造了黨"的人!

  故事
  ■毛澤東回憶:《新青年》改變他的人生取向 在北京時受陳獨秀影響最大

  陳獨秀學識淵博,懂日、英、法三種文字,工宋詩,寫隸書,舊學有根底,新學造詣尤深。他和胡適等參考日文、英文的標點,為現代漢語確定了一整套標點符號(古漢語不用標點,斷句極難)。

  陳獨秀一生影響最大的活動,是1915年創辦《新青年》雜誌。這本每期編輯費和稿費總共不超過200塊大洋的雜誌,卻喻示著一個嶄新運動---五四新文化運動的興起。

  在創刊號上,第一篇文章是陳獨秀撰寫的《敬告青年》,成了新文化運動的宣言書。大文豪魯迅成為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人,曾得力於陳獨秀和《新青年》,魯迅的第一部白話文小説《狂人日記》便在此刊上登出。

  據毛澤東向斯諾回憶,是《新青年》改變了他的人生取向。毛澤東還認為,在北京時他受陳獨秀的影響最大。

  陳獨秀以他在新文化運動中的領袖地位,在當時受到全國進步青年的敬仰。1920年8月,《新青年》從第八卷開始成為中共上海發起組的機關刊物,翌年休刊。

  ■黨的第一代稱頌陳獨秀長子 陳獨秀兩子被捕後不屈就義

  陳獨秀與家鄉的髮妻高曉嵐共育三子,長子延年,次子喬年,三子松年。高曉嵐長陳獨秀3歲,目不識丁,陳獨秀為辦學想從家中拿錢,夫人堅決不肯,兩人爭吵乃至分居。後來,陳獨秀愛上了"思想新穎"且有文化的妻妹高君曼。

  延年、喬年稍長成,被陳獨秀接到上海,卻寄宿在《新青年》發行廳的地板上,白天在外做工謀生,面黃肌瘦。既是姨又是後媽的高君曼見此情景常落淚,想讓兩個孩子在家裏食宿。陳獨秀卻説:"婦人之仁,雖是善意,反生惡果。少年人生,叫他自創前途。"

  此後延年、喬年都進入震旦大學讀書,陳獨秀每月只支付每人5元的生活費。兄弟二人在父親的熏陶與嚴格管教下,很早便自立,又去法國勤工儉學,與周恩來等一起組織中共旅法組織。回國後兄弟二人都成為中央委員,陳延年曾任中共廣東區委書記,陳喬年曾任北方區委組織部長。在黨的會議上父子三人以"同志"相稱而不論父子情。

  黨的第一代普遍稱頌陳延年,他工作極刻苦,顧不上成家,一副工人打扮,吃住都能與人力車夫打成一片。在政治上他有敏銳的洞察力,認為"老頭子"右傾。1927年6月和翌年2月,延年、喬年先後在被捕後不屈就義,為父終生傷感。抗戰爆發後,國民黨想拉陳獨秀出來任職,得到的回答是:"蔣介石殺了我那麼多同志,還殺了我兩個兒子,我與他不共戴天。現在全國抗戰,我不反對他就是了!"( 國防大學教授 馬祥林 徐焰)


《北京青年報》 2001年4月2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