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偉大轉變和重新學習

 

  隨著揭批林彪、"四人幫"鬥爭取得偉大的勝利,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全黨全國工作的著重點,應該從明年起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為了適應這個歷史性的轉變,我們必須重新學習。

  偉大的轉變

  把全黨全國工作的著重點轉移到現代化建設上來,這是華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根據毛澤東同志生前教導和新時期總任務所作出的重大決策,是實現毛澤東同志的宏偉遺願。

  當我國生産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之後,毛澤東同志就提出要有這樣一個轉變。一九五六年《論十大關係》,一九五七年《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九五八年《工作方法六十條》,還有毛澤東同志的其他許多講話,都講過這個問題。到現在二十多年了,我們沒有能夠實現這個轉變。其中原因很多:國際上,發生了一些沒有預料到的事情,如蘇聯變修,我們把很多注意力放到反修防修上面去了;在國內,有我們工作中的錯誤、缺點,特別是最近十幾年,林彪、"四人幫"進行了嚴重的搗亂破壞。粉碎"四人幫"的頭兩年,需要清查他們的幫派體系,需要撥亂反正,也不可能把主要精力轉到建設方面。經過兩年多緊張的工作,我們在政治上、組織上、思想上取得了揭批"四人幫"的決定性勝利,掃除了前進道路上的最大障礙。現在,我們可以向全世界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舉國上下,團結一致,同心同德,向四個現代化的偉大進軍開始了!

  這是我國革命道路上又一個歷史性的轉變。

  四十年代末,我們黨的工作重點曾經經歷過一次歷史性的轉變。那是從農村到城市的大轉變。那次轉變,全黨經歷了一次嚴峻的考驗。我們學會了管理城市,管理工商業,學會了同資産階級作鬥爭,從而恢復了國民經濟,鞏固了無産階級政權。當前,我們面臨的是一個更深刻的轉變。比起前一個轉變,它的意義更偉大,工作更艱巨。它將開拓出一條嶄新的途徑,推動我們去完成前人沒有做過的宏偉大業。

  四個現代化,是黨內黨外,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人人關心的頭等大事,是全黨全國必須全力解決的主要矛盾。共産黨人是頂天立地的英雄,是翻天覆地的好漢。我們幹了五十八年。天,我們是把它翻過來了。現在中國的天,已經是藍藍的天,革命的天。但是,中國的地,我們還沒有把它覆過來。我們還窮得很,落後得很。我們翻了一個天,我們還要覆它一個地。把著重點轉移到現代化建設,就要動員全黨全國的力量,全力以赴,向自然開戰,在本世紀內,把中國貧窮落後的面貌徹底改變過來。這就是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旗幟。誰不為建設現代化的社會主義強國而奮鬥,那就是講空話,説大話。達不到這個目的,我們就對不起毛主席、周總理、朱委員長,對不起千千萬萬先烈,對不起全國人民和子孫後代,我們還算什麼中國共産黨人!

  嶄新的課題

  四個現代化,是個嶄新的課題。要使自己的思想適應新的情況,就得重新學習。

  一九四九年,當我們黨的工作重點實行第一次大轉變的時候,毛澤東同志就號召我們,必須重新學習,必須克服困難,必須學會自己不懂的東西。

  四個現代化,是一場根本改變我國經濟和技術落後面貌的偉大革命。這場大革命,既要大幅度地改變目前落後的生産力,也就必然要多方面地改變生産關係,改變上層建築,改變社會結構,改變工農業企業的管理方式和國家的管理方式,改變人們的活動方式和思想方式。而這一切,對我們來説,完全是新東西,需要重新學習。正象毛澤東同志在一九五八年所説:"我們一定要鼓一把勁,一定要學習並且完成這個歷史所賦予我們的偉大的技術革命。這個問題要在幹部中議一議,開個幹部大會,議一議我們還有什麼本領。過去我們有本領,會打仗,會搞土改,現在僅僅有這些本領就不夠了,要學新本領,要真正懂得業務,懂得科學和技術,不然就不可能領導好。"還必須看到,二十多年來,我們雖然也搞了一些經濟建設,取得了一些經驗,學得了一些本領,但是,用這些經驗,這些本領,來從事高速度的世界先進水準的現代化建設,就顯得非常不夠了。

  重新學習,學什麼?毛澤東同志在《工作方法六十條》等著作中講了很多。總的來説,我們要好好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學習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並且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同四個現代化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在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同時,對我們更多的幹部來説,要抓三個方面的學習。一個是學習經濟理論,就是掌握現代化社會主義建設的經濟規律。一個是學習科學技術,就是掌握現代化建設的自然規律。還有一個是學習管理,就是在掌握經濟規律和自然規律的基礎上學會科學管理。不懂得這三樣學問,就不可能領導好高速度、高水準的現代化社會主義建設。每個共産黨員,都應當象過去戰爭時期學打仗那樣,學經濟,學技術,學管理。各行各業的同志,都應當根據四個現代化的要求,熟悉、精通自己的業務。要從實踐中學,從書本中學,還要從自己和人家的經驗教訓中學。任何人的有用的東西都要注意研究和吸收。列寧、史達林時代蘇聯經濟建設的經驗要研究,赫魯曉夫的反面經驗也要研究。還有南斯拉伕、羅馬尼亞以及其他一切國家的經驗,都應有選擇地拿來做分析比較,並且結合我國的實踐情況,得出自己的科學結論,把學習和獨創結合起來。能不能把現代化社會主義建設的本領真正學到手,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又一場嚴峻的考驗。

  重新學習,從根本上來説,是主觀世界的一場革命。應當看到,由於幾千年形成的小生産的狹隘眼界和習慣勢力,還從多方面束縛著我們的頭腦和手腳,封建觀念的殘余還滲透在我們生活的許多角落,由於我們還十分缺乏現代文化科學知識,由於林彪、"四人幫"的干擾破壞而造成的路線、方針、政策、思想的極度混亂,這就造成了我們幹部的主觀條件同四個現代化的要求之間,存在著各種各樣的不適應。如果不堅決改變這一切舊傳統、舊觀念、舊作風、舊習慣,不破除各種各樣的陳規陋俗,如果不努力學會最新的科學知識、生産技能和管理方法,我們就邁不開前進的步伐。一句話,為了加快四個現代化而改造人們的主觀世界,已經成為全黨全國在新時期的突出任務。只有努力學習新事物,研究新問題,才能逐步克服我們的保守落後,愚昧無知,逐步減少盲目性,提高自覺性,不斷地聰明起來,取得愈來愈多的自由。不肯學習,不肯拋棄頭腦裏的舊東西,靠吃老本混日子,就永遠沒有自由。

  重新學習,必須有一條正確的思想路線。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實現四個現代化的指導思想。我們要打倒保守主義和本本主義這兩個學習的敵人。凡是經過長期社會實踐,證明是符合客觀規律、符合大多數人利益的事,就堅決地辦,堅持到底,不允許任何人改變和取消。凡是不符合客觀規律,不符合大多數人利益的事,就堅決拋棄,堅決改正,不允許任何人袒護和包庇。

  社會主義是生氣勃勃的,是人民群眾的實踐。毛澤東同志説過,首先是向人民學習,跟人民走,然後人民跟我們;首先是理論來自實踐,然後理論來指導實踐。領導和群眾的統一,理論和實踐的統一,才是馬克思主義。關著門不可能造出什麼正確的理論、路線、政策、辦法來。脫離現代化的實踐,空談理論,是林彪、"四人幫"流毒的表現。要從實際出發,調查現狀,調查歷史,調查中國,調查外國,獨立思考,防止受騙。歷史上,我們的教訓太深刻了。老騙子,新騙子,大騙子,小騙子,儘管是一小撮,但是,沉痛的教訓不能忘記。千萬不能從本本出發,從小道消息出發,從迷信出發,從想當然出發。要靠馬列主義吃飯,靠真理吃飯,靠科學吃飯,靠實事求是吃飯,靠群眾路線吃飯。不要靠別的什麼吃飯。不然的話,終究是要上當吃虧的。

  為什麼有人不搞實事求是,不搞調查研究,不搞群眾路線,不搞民主?原因就是迷信自己,心中只裝著自己;只有上級,沒有群眾;為了謀取私利,甚至無視黨紀國法,手中有一點權,就為所欲為。今天的中國,社會主義民主的潮流是不可阻擋的。不管是什麼人,不管他地位多高,官有多大,如果高高在上,對群眾的呼聲充耳不聞,把自己的意志和權威看得高於一切,甚至稱王稱霸,騎在人民頭上拉屎拉尿,那是不行的。人民不允許,黨和國家不允許,社會主義制度不允許。只有堅持實事求是,堅持群眾路線,實行社會主義民主,才有正確的思想路線,那才是真正高舉毛主席的偉大旗幟,才能在新的征途上,經住考驗,無往不勝。

  善於建設一個新世界

  四個現代化,需要的是真心實意、腳踏實地的實干家,需要的是勤奮努力、虛懷若谷、老老實實的好作風。我們要的是扎紮實實的真知識、真本領,而不要那種説大話、説假話的吹牛家。林彪、"四人幫"造成的那種招搖撞騙,粉飾太平,指鹿為馬的惡劣風氣,必須堅決剷除。不懂裝懂,弄虛作假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

  戰國時候,有個南郭先生。此人不學無術。他聽説齊宣王愛聽竽樂合奏,就混在樂隊裏,裝模作樣,冒充內行,領取俸祿。後來,齊宣王死了,齊湣王偏偏喜歡聽獨奏,叫吹竽的人,一個一個地吹給他聽。南郭先生再也沒法混下去,只得溜走。這就是"濫竽充數"這個成語的由來。

  濫竽充數,這四個字概括得好。好就好在它點出了南郭先生的要害,在於一個"充"字。

  人沒有生來就會吹竽的。南郭先生不會吹竽,本來無可厚非。但是,他不該不會裝會,弄虛作假,冒充內行,而且一味裝下去,靠矇騙過日子,以致落得個逃之夭夭、貽笑天下的結 局。

  從這裡,我們的同志可以得到一點啟示。這就是,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有一個老老實實的態度。不懂就是不懂,不能裝。中國共産黨幹了五十八年的革命。五十八年裏,新情況,新任務層出不窮。打階級敵人,打民族敵人,搞土改,搞經濟,搞文化,哪一件不是從不會到會的?從一無所知,到知之不多,到知之甚多,這是一個不斷轉化的過程。當前,全黨全國工作的中心轉移到四個現代化,又出現了許多我們不懂的東西。我們很多同志坐井觀天,孤陋寡聞,不懂的東西太多了。不懂怎麼辦?承認就是了。正如列寧在十月革命後所説的:"要建成共産主義社會,就要坦率地承認,我們還非常不善於管理,不善於當組織者和管理者。"(《列寧全集》第30卷,第397頁)承認不懂,才能從不懂變懂;承認不會,才能從不會變會。裝,只能使自己永遠是外行,永遠不懂,永遠無知。

  當然,轉化是有條件的。這條件,就是靠幹和學,而不能靠混。南郭先生不是在齊宣王那裏很混了一陣子嗎?最後怎麼樣呢?混不下去了,只得灰溜溜地走掉。要在新的轉變中不掉隊,辦法只有一條:重新學習。要象毛澤東同志教導的那樣,拿出當年打日本帝國主義,打蔣介石的那股勁,那種拚命精神,鑽進去,勤勤懇懇地學,老老實實地學,努力使自己從門外漢變成有知識,懂技術,會管理的內行。沒有這一條,豈不有點南郭先生的嫌疑?長此下去,實踐會將你的軍,群眾會將你的軍,馬腳會越露越多,終將在新的征途上落下伍來。

  如果説,南郭先生的裝腔作勢,只是騙了一個齊宣王的話,那麼,在革命隊伍裏裝腔作勢,那就是騙黨,騙群眾。四個現代化是科學,科學是老老實實的學問,來不得半點虛誇。現代化的社會主義強國,靠裝,裝不出來;靠吹,吹不出來;只能靠實實在在的本領,才能幹出來。不懂偏要裝懂,勢必搞瞎指揮,亂彈琴。結果怎麼樣呢?必然違抗客觀規律,使國民經濟遭受損失,人民生活遭受災難。這個危害,可就大了。

  毛澤東同志教導我們,要説真話,老老實實,要"不偷,不裝,不吹"。不偷,就是不要把別人的當自己的,書是人家寫的,不要"抄襲"。不裝,就是老老實實,説老實話,辦老實事,做老實人,懂就懂,不懂就不懂,不要"豬鼻子插根蔥--裝象"。不吹,就是一是一,二是二,不誇大,不吹牛,要實實在在。毛澤東同志這番話,是總結了我們黨的歷史教訓而説的,語重心長,值得我們銘刻在心。

  共産黨人和南郭先生,當然不能相提並論。還是列寧説得好:"我們應該抱定這種信念:我們既然不內行,我們就要從頭學起。我們到底還是革命者"。(《列寧全集》第33卷,第242頁)只要不裝腔作勢,不懂裝懂,而又意識到自己肩負的歷史使命,我們一定能夠完成重新學習的偉大任務。幾百個中央委員和第一書記,幾千個中央和地方的高級幹部,應當首先帶頭鑽研現代化經濟建設,把學習風氣搞起來。歷史終將證明,"我們能夠學會我們原來不懂的東西。我們不但善於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於建設一個新世界。"(《毛澤東選集》第四卷,第1377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