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藏族女詩人《格桑花的心事》出版 ·《漢英大詞典》納入新生詞彙 收錄“八榮八恥” ·《如何嫁個千萬富翁》出版 眾大腕捧場 ·《東方之冠,鼎盛中華》出版 ·渡邊淳一新作《復樂園》引進 ·《漢英大詞典》推第三版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期刊精粹>>《北京週報》重要文章 字號:
中國外交與國際形象2009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0-01-15  發表評論>>

2009 年對於中國而言是個不平凡的年份。六十年前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向世界宣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一個甲子的時光,見證了這個國家艱難卓絕的歷程。它的前身是一個被人看不起的、亂如散沙的、積貧積弱的"東亞病夫";它的前半程(1949-1979 )奠定了中國作為一個政治上獨立自主、敢於抵禦任何強權的東方大國形象,但頭三十年的中國經濟乏善可陳,處於全球經濟相對邊緣的位置;它的後半程(1979-2009 )創造了世界經濟史的奇跡,連續三十年間如此巨大的經濟體保持了年均近百分之十的增長速度,成為位居全球前三甲的經濟大國、最大也最有衝勁的新興國家。如果説毛澤東是中國人獨立自主和敢於造反的代表,那麼鄧小平則是新時代中國改革開放的旗手和新航程的舵手,兩位偉人給當代中國做出了最大的貢獻,讓世界重新牢記和尊敬這個曾經輝煌又再度偉大的國家。2009 年國慶節的閱兵式在提升中華民族自豪感的同時,也向國際社會展示了一個日益進取和強大、同時願意與外部合作的歷史姿態。

縱觀這一年中國外交的主題,最重要之一當然是六十年經驗的回顧與總結。在各種文獻和活動裏,最有份量和意義的當屬胡錦濤在七月召開的駐外使節會議上的重要講話。其主要精神,是強調在新時期中國外交要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高舉和平、發展、合作旗幟,堅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不斷提高外交工作能力和水準,努力使中國在政治上更有影響力、經濟上更有競爭力、形象上更有親和力、道義上更有感召力,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營造良好國際環境和外部條件。筆者的解讀,它也是對改革開放以來基本路線和各項方針政策的堅持與發展,是六十週年建國大慶前夕對中國外交下步使命的大體定位;它在很大程度上延續了鄧小平路線,打消了外部世界關於中國崛起後激進民族主義膨脹、實行擴張性戰略和對抗態勢外交的某些擔憂(及曲解和誤判)。

除了建國大慶、並確定新航向的主題外,2009 年的中國外交還有如下值得提示的重要線索:其一是在全球經濟危機的特殊背景下,全力為中國國內經濟的平穩較快的發展做出保障。這方面,中國外交部門配合政治領導和國務活動,與央行、財政部、發改委等部門一道,在大國雙邊外交、國際金融峰會、多邊商務談判等重大外事中,為確立中國立場和維護髮展利益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

其二是適應中國綜合國力壯大和國內公眾需求的新形勢,在國際制度的改革與重建以及各種國際多邊場合,努力爭取更大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典型事例,是中國主要領導人在2009 年秋天對在美國召開的四次峰會的參加(聯大峰會、氣候峰會、金融峰會和反恐峰會)及各種主動倡議,它們表現出中國在國際上更加積極有為的方針(筆者個人特別欣賞胡錦濤在氣候峰會上的發言,它既有新意、有承諾,提升了中國在全球氣候變暖問題上的形象,又有原則、有底線,保持了"共同但有區分的責任"的定位)。

其三是妥善處理涉我各種國際難題,防止這些難題範圍擴大或者惡果增加。上半年最突出的事例是應對紛繁複雜的南海糾紛,下半年的典型事例之一是使近乎脫軌的朝核問題回到常軌。2009 年頭幾個月,由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相關機構要求各國把自己的海洋基線及各種權益核定後申報,引起國際範圍新一輪"海洋圈地"浪潮和爭奪。在南中國海一帶,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等國針對中國在這一區域的主權要求,單獨或聯手開展了強化各自海洋訴求的一系列行動。這些侵蝕中國海洋權益或破壞各國默契與現狀的行為,引起中國媒體和網民的反彈,也給中國外交部門和軍方造成壓力。對此,中國通過有理有利有節的方式給予回擊,既保持了基本權益,也維護了地區和平。朝核問題的處理,亦是中國外交的一張大牌。裏面的故事這裡就不展開敘説。筆者想指出的是,正是在中國領導人和外交家的大力斡旋下,北韓終於同意回到談判桌上,從而保持了半島的無核化進程的繼續;不論這一進程還有多少曲折,中國人的耐心與智慧是它維繫的最重要動力之一。

不能否認,這一年中國外交也面臨突尤其來的困難與挑戰。最突出的是新疆"7-5 事件"帶來的負面影響。與2008 年的"3-14 事件"類似,發生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這場騷亂出乎絕大多數人的意料之外,它有內部的原因,更有外部的背景,事件本身給這一地區的民族團結、經濟發展和邊疆安定帶來極大的損害;同"3-14 事件"帶來的中國與西方國家的某種緊張不同的是,"7-5 事件"一度給中國與某些伊斯蘭國家的關係造成麻煩(土耳其總理埃爾居安對中國的強烈指責顯示出這一事態的存在)。

從更廣闊的視野觀察,如何防止伊斯蘭世界的某些極端勢力及思潮朝著中國方向擴散(它在"911 事件"以來的這段時間已經給美國和西方國家造成巨大而可怕的麻煩),絕不只是中國國內民眾和政府部門的事情,同樣涉及中國的外交和國際戰略的調整應對。到目前為止,這場危機基本結束,但還存在一定的後遺症,未來肯定還會對中國外交工作和國際形象帶來負面衝擊。裏面的經驗教訓,值得我們認真思考和汲取。筆者近期的一個基本判斷是,在內外各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當下和未來一段時期,中國周邊面對的挑戰有一種"按下葫蘆起了瓢"的勢頭,即:隨著台獨勢力的式微,中國東部沿海地區的面臨的安全壓力和外交麻煩相對緩解,但中國西部和西南方向面對的"疆獨"、"藏獨"等勢力和它們的外部支援卻在逐漸上升。對此應有充分的思想準備。

總體上判斷,2009 年是國際關係的新情況、新問題、新趨勢層出不窮的一年,也是中國聲音和中國力量穩定提升的一年,是中國在地區和全球事務中參與程度不斷深化的一年,是中國乘甲子大慶的東風、繼續負責任大國義務和建設性作用、得到國內外更多積極評價的一年。(王逸舟,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

來源:《北京週報》(2009年第51期)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悠悠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