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上海書展遷回展覽中心8月13日開幕 ·盛大文學迎"八一"送書獐子島 慰問邊海前哨子弟兵 ·化學版《青花瓷》走紅網路 網友大呼很強很彪悍 ·央視否認李瑞英陞官 稱其職務是平調工作無變動 ·CBS電視傳奇沃爾特克榮凱特逝世 享年92歲 ·《快樂漢語》即將開播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期刊精粹>>《布達拉》重要文章 字號:
“小牧童”走上陽光路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8-01  發表評論>>

“小牧童”走上陽光路在拉薩某小區停車庫裏,歐珠次仁老人每天仔細擦拭自己價值20萬元的愛車,然後開上汽車找老夥伴們鍛鍊身體,這已經成為他的一大“愛好”。想想過去的日子,這個“小牧童”的人生的轉變還得從50年前説起。

兒時,一家人的艱難生活

歐珠回憶,他的祖父名叫果瓦多布傑,曾經是當地的小頭人。他們家裏勞動力多、生活富足,溫飽沒有問題。但是自從父親結婚分家後,家道中落,只有幾十隻牧畜和一頂破舊帳篷。當時,他父親是家裏的主要勞動力,主要工作是每年分三趟到北方草原、普蘭、印度邊境地區趕羊做鹽糧交換,解決全家人全年的口糧問題。在歐珠的印象中,父親往往是一去幾個月沒有音訊。幾個孩子還小,每天用手指頭計算日期,或用佛珠算卦,但總不見他的身影。“就在大家幾乎失去耐心的時候,有一天,在那座大家望眼欲穿的山坡上,出現一支稀稀落落的羊隊,人與馱羊都顯得那麼無精打采、疲憊不堪,不用説,是父親他們回來了”,歐珠説。團聚的歡樂是短暫的,父親千辛萬苦換來的那點糧食,只夠吃幾個月。家中老小還要做別的事情才能勉強度過一年的饑荒。

父母一般會讓家中年齡較大的哥哥、姐姐去給牧主打工,到高山牧場上放羊。他們出發時,只帶一頂小帳篷,一點吃的和簡單的灶具,獨自上山。家裏每隔一個月左右,派人去送點吃的。這也是家人最害怕的時候,因為當翻過山頭,如果看到牧場上的帳篷還在,還在冒著煙,就算萬事大吉,至少説明人還活著。如果帳篷倒塌、人煙全無,事情也許不妙了。

歐珠記得,家人給富牧打工的收入是隔一段時間得到幾斗青稞,或者在“冬宰”的時候由富牧接濟幾頭老弱病畜,在青黃不接的時候借點糌粑糊口,這就是家裏的全部所得。孩子們在半饑半飽中艱難長大。

在離他家不遠的叫做甲尼瑪的地方有個季節性的印度邊貿小市場。一次,父親趕著幾頭牛,帶著歐珠到市場上換東西。現在想起來,甲尼瑪市場只是空地上的幾頂帳篷,父親用幾塊大洋和幾十斤羊毛換了一點甘蔗糖和布料,給他買了一雙長筒皮靴,那時已經是了不得的奢侈品。甲尼瑪之行真的讓他大開眼界,見識了“花花世界”。

解放軍送歐珠當學童

他以為世界頂多就是這樣!奇跡不可能在自己身上發生。直到1952年解放軍進入阿裏駐防,歐珠的視野裏突然多了很多內容。

有一次,歐珠和幾個小夥伴正在河裏游泳,解放軍的一輛卡車從門口路過,解放軍分成兩列坐在車廂裏。歐珠他們聽到聲音,光著屁股去追汽車。見小孩子追汽車,他們可能怕小孩出事,揚手扔下一些幹饅頭、碎餅乾,幾個小孩就在土裏爭搶這些飛來的“禮物”,搶到了就往嘴裏塞,還覺得非常香甜……

幾年後,隨著西藏的平叛結束,一支武裝工作隊進入歐珠家鄉的甲布佐噶。這個地方離歐珠家很近,他於是每天到武工隊駐地東遊西看,對這裡的一切充滿好奇,經常跑到工作組的駐地。

聽説工作組要送一批牧民孩子到內地當書童——“益珠”,他每天纏著工作組的人非要到內地去上學。在馬上要出發的時候,母親卻捨不得他離開了。當時,為什麼送孩子上學,去學什麼,能不能回來,什麼時候回來?可以説一概不知。後來,聽説村裏的七八個小孩都報名了,又看歐珠態度堅決,母親的口氣才有點鬆動。“我終於上學了!”

“1961年夏天,我們村裏同時報名的8個人一起坐車到噶爾昆莎。噶爾昆莎是當時阿裏地區的治所,有一條很大的護城河。在那裏,我們的羊皮藏袍被打包寄回家裏,給我們換上一套漢裝,發給我們酥油和糌粑等”。

記得從噶爾出發兩天后到了多瑪兵站,第一次吃上嚮往已久的“漢餐”,桌上擺了很多花生米,“機靈”的歐珠還是偷偷把幾粒花生米裝進兜裏,像揀到寶貝一樣。

他記得,在新疆葉城縣他生平頭一次看見樹木,看見水果,看見田麥,看見騎著毛驢的異族人,腦子裏模糊以為是不是到了傳説中的“甲噶”(印度)。不對呀,老師不是説帶我們到“甲那”(內地)上學嗎?無論怎樣,同學們激動和興奮的心情是無以言表的。

教育改變命運

在咸陽的西藏民族學院,他們開始了為期8年的學習生活。教他們的漢族老師很多是中央民族學院畢業的,教學水準高,藏漢語兼通,且態度和藹、平易近人,相處起來像一家人一樣。記得剛到咸陽時,歐珠不適應氣候,經常生病,但在校辦醫院裏他得到醫護人員的精心照料,身體很快得到恢復。他們從1961年開始接受文化速成教育,1964年分專業,在師範、會計、郵電、農業等口分別接受訓練。正是在那樣一個特殊的年代,一批世世代代不識字的西藏邊遠地區農牧民子弟破天荒被送往北京、上海、西安等大中城市,得到上學讀書的機會,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臨畢業時,這些受到教育的“益珠”有的寫血書要求到最艱苦的地方工作,有的志願到基層經受鍛鍊。幾十年後,他們有的成了各行各業的專家學者,有的成了各自單位的業務骨幹,用自己的雙手改變了家鄉的面貌。

1990年,歐珠攜全家人調到拉薩工作,趕上西藏發展最好的時期,家庭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從大學和中專畢業後三個子女都找到工作,一個是公務員,一個是警察,一個在自治區第二人民醫院當醫生。大女兒和老人一起生活,兩個兒子都有自己的房子,一個七口人購置了三輛私家車,逢年過節全家人開著汽車浩浩蕩蕩到野外度假,老人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活著,健康地活著,好好享受這個來之不易的好日子”。

    文/索窮 供稿《布達拉》(2009年第七期)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雨悅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