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劉蜀永香港史文集》近日由中華書局出版 ·《詩情禪趣》:歷代高僧詩選出版發行 ·書店明起零售中小學課本 ·江西出版集團打造完整産業鏈上市模式 ·八大評論家齊捧《猶大開花》 ·極地攝影家星野道夫遺作引進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期刊精粹>>《今日中國》重要文章 字號:
回眸農村改革30年——突破:始於1978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09  發表評論>>

《今日中國》2008年第四期封面

1978年,註定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年份。這一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全黨工作重點轉移;安徽小崗村民冒死搞起大包乾,農村改革大幕拉開。中國現代史上最為波瀾壯闊的篇章由此翻開了第一頁。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逐步進行改革。改革首先從農村開始。農村改革已經見效了,農村面貌發生明顯變化。”“農村改革的成功增加了我們的信心,我們把農村改革的經驗運用到城市,進行以城市為重點的全面經濟體制改革。”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對農村改革給予極高的評價!

到2008年,農村改革已經走過了30年。30年來,有許多的人和事,值得我們回味。30年後,會有更多的人和事,值得我們期待。

鄉村故事

1978年,18位安徽農民在大包乾契約書上摁下自己手印的舉動,把小崗村推到了中國農村改革的最前列。

小崗村的抉擇

文/本刊記者 張 樺

在嚴宏昌家,客廳桌子上擺放著一張大約16英寸的鄧小平照片。“他支援大包乾,讓農民過上了好日子,是我們農民的恩人。”嚴宏昌虔誠地説。

58歲的嚴宏昌,是30年前領頭搞“大包乾”的發起人之一。

勇敢的決定

“那天,就像今天這個時侯,太陽快要下山了。”嚴宏昌望著天空,燃起一支香煙,講起30年前那個改寫歷史的時刻。

小崗生産隊18個農民,由隊長嚴俊昌和副隊長嚴宏昌召集開會,決定分田單幹、包産到戶。嚴宏昌記得,他當時在一張毛紙上寫下:“我們分田到戶,每戶戶主簽字蓋章,如以後能幹,每戶保證完成每戶全年的上交公糧,不在(再)向國家伸手要錢要糧。如不成,我們幹部坐牢殺頭也甘心,大家社員也保證把我們的小孩養活到18歲。”嚴宏昌説,他們還訂了協定:“分田到戶,瞞上不瞞下,不許向任何外人講;每逢午秋兩季交糧油時,保證國家的,留足集體的,剩下都是自己的。”

當時,國家實行集體經濟的人民公社體制,分田單幹、包産到戶是政策所不允許的。小崗的農民們顯然意識到這樣做的危險,但18個不願再挨餓的農民還是在一張“生死狀”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並按照中國最傳統的方式摁下了鮮紅的手印。

不過,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正是他們悲壯的決定,拉開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

艱難的探尋

1980年5月31日,鄧小平為大包乾正名:“農村政策放寬以後,一些適宜搞包産到戶的地方搞了包産到戶,效果很好,變化很快。……‘鳳陽花鼓’中唱的那個鳳陽縣,絕大多數生産隊搞了大包乾,也是一年翻身,改變面貌。”

大包乾後的幾年,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小崗村糧食連年豐收,收入連年增加。嚴宏昌也跟村裏人一樣,搬出茅草房,住進了大瓦房。一時間,小崗成為當時農村改革的樣本,全國各地乃至國外來參觀的人熙熙攘攘。但隨著糧食的日漸增加,賣糧開始難了;生産資料價格日益增高,單純種地也無法富裕了。小崗怎麼走?嚴宏昌們陷入思考。

80年代中期,嚴宏昌為探尋一條致富的路子,自費到全國各地考察,發現農民辦企業可能是一個出路,並且找好一個加工塑膠袋的項目。但回到村裏一説,村民們並不認同他的想法。

嚴宏昌只好自己花1萬元,買了兩個塑膠再生機器自己幹,結果22天收回投資,6個月就賺了幾萬元。“這時有人找我談話,説我搞資本主義,愣把動力線給撤掉了。這不,那機器現在還扔在家裏。”嚴宏昌指著閒置在墻角灰濛濛的機器説。

到90年代,江浙一帶很一般的農村都超過了小崗,更不用説華西村、南街村、大邱莊這些不斷崛起的億元村了,嚴宏昌和小崗村的幹部村民每天都切身感到被甩在後面的落寞和致富的緊迫。

“看看別人的發展,心發慌啊。”嚴宏昌不情願看到小崗“一年跨出溫飽線,二十年沒過富裕坎”。他認準了無工不富的道理,於是在1993年成立了小崗村農業實業總公司,希望引進項目辦企業,壯大集體經濟。在公司運作下,十幾個帶有小崗村名字的公司先後成立,但最終都夭折了。

光環照耀下的小崗人,在發展道路上艱難地尋找未來的出路,他們清楚,1978年的輝煌不可複製,而嚴宏昌也顯出壯志未酬的無奈。

未來的出路

2006年的一天,嚴宏昌接到外省一個陌生人的電話,對方毫不留情地質問他:“你們當年搞大包乾是好事,給全國農民帶來了飯吃。這麼多年好日子,現在你們又重走集體道路,是不是吃飽飯撐的?”

原來,安徽省在2004年給小崗派來一個黨支部書記,叫沈浩。他為了小崗村再次起步,提出新的發展思路:成立鳳陽縣小崗村發展合作社,由小崗村、上海大龍畜禽養殖有限公司和滁州市糧食局持股,把以前一家一戶的單幹轉變為發展合作社——統一返租承包。按沈浩的設想,合作社以每畝500元的價格租用農民的土地,租期暫定5年;5年後,農民可以土地入股分紅,也可以重訂租金;集中起來的土地,用來種植高效飼料玉米、有機蔬菜和樹莓。

這事要擱在別的村可能並不稀罕,充其量不過是一次農民求發展的一種探索和嘗試,但發生在大包乾的起源地小崗,被稱為小崗的“第二次土改”,在村裏引起爭論。

挺“合”派認為,只要能增加效益,把土地再次歸攏起來也值。而以嚴宏昌為首的挺“分”派則反對走集體的路子,認為小崗是土裏求財,糧食夠吃,錢不富裕;農村沒有工業富不起來,沒有農業作為半壁江山也不行,擔心農民回到大集體時代沒有飯吃;在他看來,農業將來要搞規模化農業,生産也不一定要大家集中起來做。這場沸沸颺颺的爭論其實也沒什麼結果,倒是土地出租後至今還荒在那裏。

對於小崗這個交通偏僻,游離于市場經濟之外的窮村子,面對變幻莫測的市場經濟大潮,每一次艱辛的探索都體現著農民對富裕生活的嚮往和追求。年輕的吳廣德正在自家的葡萄園裏觀察著葡萄架上的小秧苗的生長情況。“原來我家的地都是種稻子、黑豆和花生,每畝收成也就是1000多元的毛利。改種葡萄後,收益高出農産品的3至4倍。”吳廣德不無得意地説,明年他準備再增加種植4畝葡萄,預計收入會達到3萬元。

站在一旁的沈浩書記説:“這是我們在進行農業結構調整的一次很好的嘗試,也是小崗村新農村建設三步走之一。第二步,我們將以大包乾紀念館紅色旅遊為依託,發展觀光生態農業遊和農家樂遊。前不久,安徽省給小崗工業園批了2平方公里土地,用於招商引資,這是小崗發展的第三步。”

嚴宏昌也像當年大包乾時一樣,追求務實並善於思考。最近,他和鳳陽縣一家公司洽談,想在村裏成立建築安裝公司,這樣村民們既能在公司工作,又不離家不離土,需要勞動生産時還可以下地勞動。“到工廠當工人,這是多少農民期盼的啊。”嚴宏昌説。這幾乎是他和小崗人30年的願望和追求。

無謂的爭論是沒用的,未來的出路只能在腳下。

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廠,90年代造城,21世紀騰飛,華西村經過四次跨越,實現了農村工業化、城鎮化和現代化。

華西村的傳承

文/本刊記者 張 樺

在華西村,老書記吳仁寶是靈魂人物,是讀懂華西村歷史巨變的鑰匙。

上午10點30分,只要不出差,80歲的吳仁寶都會到村禮堂,向遊客介紹村裏的發展歷程和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體會。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課,他思維敏捷,妙語連珠,引得陣陣掌聲和歡笑聲。30分鐘後,穿著用自己名字命名的“仁寶牌”西裝的他,熟練地從舞臺右側的幕布間徑直走向那個特意為他預留好的位置,與來自全國甚至世界各地的客人們合影留念。

探索股份制

華西村位於江蘇省江陰縣,不到1平方公里,2007年銷售收入卻達到450多億。村民每人平均收入連續7年超過1萬美元,享有村裏分配的400-600平方米的別墅、公寓和小轎車。按照吳仁寶的説法,華西人已經“中康”了。

在上世紀60年代,華西村在吳仁寶帶領下,完成了全村規劃改造,創辦了小五金廠。正是這個小五金廠,成為中國鄉鎮企業的胚胎。1978年,華西村有固定資産和銀行存款各100萬元,還存有3年余糧。

就在這年底,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全黨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一心想讓農民過上城裏“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幸福生活的吳仁寶異常興奮。此時的他正準備辦塑膠紡織廠,投資出現6萬多元缺口。吳仁寶到老百姓一家一家地籌措資金,並告訴他們,把你的錢當辦廠的股份,年底分紅。

“這是中國股份制新集體經濟的源頭,與人民公社時期大一統、産權不明晰的集體經濟相比,發生了質變。華西這個機制一直運作到現在,也就是今天的‘少分現金多入股’”,江蘇省黨校教授馮治對吳仁寶的做法給予高度評價。

1999年8月,華西村股份公司發行的3500萬A股在深交所掛牌上市,華西的資本經營進入新階段,成為全國第一家農村經濟綜合開發的上市公司。

在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後,華西村已形成鋼鐵、紡織、旅遊三大支柱産業,58家企業,擁有固定資産60多個億,號稱“天下第一村”。

精神文明産業化

“華西經濟繁榮發展的後面離不開精神力量的支撐。”精神文明開發公司總經理孫海燕説。公司在1988年建立,將精神文明産業化,這在國內堪稱首創。

“建立精神文明開發公司的目的是弘揚好的東西,防止或限制不好的東西。”孫海燕説,公司為此出臺了包括禁止賭博、不準打鳥在內的很多規定。

華西村尊重村民的信仰自由。在金塔飯店周圍的塔群的草坪裏,既有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中國老一代領導人的漢白玉坐像,同時又有財神、菩薩、壽星、天官、老子等雕像。村裏人有的信仰佛教,有的信仰基督教,有的信仰伊斯蘭教。吳仁寶説:“有信仰是好的,沒有信仰才是最可怕的。”

為了鼓勵子女孝敬老人,吳仁寶設立“忠孝獎”:百歲老人的直系親屬每人每年可獲“忠孝獎”1萬元。老人陳村妹在百歲時,全家五代同堂37人因此獲得37萬元大獎。

最近,吳仁寶又開始倡導新美食文化。村裏的營養配餐中心按照一年中的四個季節推出幾百種養生配餐。“飲食要講文化的,農民也要講究生活品質。”吳仁寶説。

在談及什麼是幸福的時候,吳仁寶笑瞇瞇地説:“人民幸福有3條標準:生活富裕、精神愉快、身體健康。而新農村則是美化、綠化、凈化,遠看像林園,近看像公園,細看是農民生活樂園。”

新的傳人

2003年7月,吳仁寶卸任,四子吳協恩成為華西村新的掌門人。

這位看上去靦腆的年輕人説,華西村在墨西哥錫那羅亞州投資的121平方公里的銅礦項目,已經全面啟動。因為對運作資本的熟悉,吳協恩已成立投資擔保公司和典當行,並參股銀行證券,這是華西融合産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的新嘗試。

對於未來,吳協恩有個龐大的目標。即2010年實現銷售500億元,富裕5萬人,5年內花5個億到外省市合作搞5個旅遊景點,建成一座50萬平方米的物流商貿城,接待國內外遊客500萬人,迎接建村50週年。

在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今天,華西村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大寨曾經是中國人心中的“聖地”。經過改革開放大潮的洗禮,大寨已經走出歷史,再次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消息 責任編輯: 雨悅
1   2   3   4   5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