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安徽合肥首評“書香門第”激發居民讀書熱情 ·《百家講壇》三主講聚津門簽售新作 ·賈平凹《高興》版權賣阿甘 大電影將演"高興"事 ·第十五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9月在天津舉辦 ·新聞出版總署稱暫不實行影視分級管理 ·人民大學國學院全球招募院長 希望是大師級人物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期刊精粹 字號:
“大部制”:開啟政改新幕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3-09  發表評論>>

黨的十七大在部署未來的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中特別指出,要“加大機構整合力度,探索實行職能有機統一的大部門體制”,這是一種有別於以往機構改革的新思路,為行政管理體制改革指明瞭方向。十七大報告提出“大部制”改革的思路,是我國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適應市場經濟發展的一個新舉措。成熟的市場經濟需要成熟的政府體制,在加大宏觀調控力度、轉變政府職能方面,大部制寄託了人們更多的希望。十七大以來的短短數月,有關大部制的討論日益熱烈,成為新年伊始人們最為關注的政治議題。

改——“2008年小範圍試點”

黨的十七大報告中,首次提出關於“大部門體制”的構想,政府機構改革成為熱門話題,《半月談》、《瞭望》、《第一財經日報》、《新快報》、《南方週末》等幾十家媒體都對此進行了相關報道,政治學、行政學、法學等相關領域專家學者也紛紛進行專門解讀,一時間,“大部制”成為最熱門的政治詞彙。

“大部門體制”的提法最開始是出現在黨的十七大報告中,但之後並沒有相關政府部門針對如何操作進行權威解釋。 2007年12月26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吹風會上,有記者問及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鄭新立關於大部門體制問題,鄭新立表示,“大部門體制”改革將成為2008年中國改革的重點。自此媒體和網路開始非常關注此問題,並傳言“金融領域將首先實行大部門體制”,政治學與行政學領域學者也發表了大量關於大部門體制改革的見解和預測。據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介紹,這個預測也並非沒有道理,改革肯定會在與市場經濟最相關的領域進行。 2008年1月15日,《第一財經日報》稱,國務院委託相關部門進行的“大部制”專題研究于2008年1月20日上交國務院。這份報告建議,改革分兩個階段進行,2008年小範圍試點大部制,在交通和農業等領域試點總結經驗教訓;然後在事業單位改革逐步推行的基礎上,推進公共服務領域的改革。2013年在鞏固以往改革成果基礎上,進一步進行政治、職能和組織層面的改革。時近兩會,眾專家指出,“大部門體制”方案將會在兩會上探討,並在今年3月的新一屆政府機構中體現出來。風聲四起,“大部門體制”似乎“箭在弦上”。

怎麼改?——精簡裁員不是目的

1982年至今,國務院進行過5次大的行政管理體制改革。1982年,國務院100個部門裁了39個;1988年,國務院組成部門、直屬機構由原有的67個減為60個,國務院人員編制比原來減少9700多人;1993年,國務院組成部門、直屬機構從原有的86個減少到59個,人員減少20%;1998年,國務院40個組成部門,僅保留29個;2003年,設立國務院國資委、銀監會,組建商務部、國家藥監局、安監總局等。

這5次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中,旨在精簡裁員的1998年改革讓很多人至今仍記憶猶新。不過這次“大部門制改革”與前五次改革均不同,並不是以精簡為目標。據汪玉凱教授介紹,過去的改革主要是通過精簡機構、裁減人員來提高效能,而這次的大部門體制改革主要是為了解決職能交叉的問題。整合以後必然會帶來人員變動,但這本身不是目的,而是要整合政府的部門,整合政府管理的組織機構,使之更好地發揮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職能,形成權責一致、決策科學、執行順暢、協作有力的行政管理體制。簡言之,此次改革重在體制機制的整合,而非直接針對人員。當然,人事變動必然會牽扯到利益分配的調整。專家分析,大部制主要削減的是部門利益而不是直接損害個人利益。部門之間的利益爭奪太厲害,部門的政策制定很困難,部門之間很難協調,是行政管理成本非常高昂。整合以後,將原來的部際協調變為部內協調,運轉會順暢得多。

不改—— “金融部門大部制純屬誤傳”

2008年1月24日,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鄭新立借《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報告》發佈之機,對流傳的金融領域正考慮建立“大部門制”的傳聞進行了駁斥。鄭新立解釋説,銀、證、保三會制度適合金融體制改革發展任務的要求,多年來為規避金融市場風險、維護金融安全和穩定起到了重要作用。而此前有關媒體關於金融領域正考慮建立“大部門制”、對銀監會、保監會和證監會進行整合的報道是一種誤傳。隨著此一消息的發佈,有聲音表示,“‘大部制’改革可能延緩,除原來熱傳的大金融已確定不會實行外,大能源、大文化等領域近期也不會有較大變動”。針對這一消息,本刊記者又進行了進一步的尋訪。國家行政學院專家汪玉凱教授指出,大部制改革必然從與市場經濟最相關的部門入手,也就是説能源和交通的可能性最大,文化部門不會先改。他説,“文化領域將來也一定會整合,廣播、電影、電視和新聞出版都是和文化分不開的,但改革是一步一步漸進的,一定從最緊迫的部門開始”。當然,汪教授還強調,“我一直談的是應該怎麼改,這是學者可以解釋的,具體什麼時間改、怎麼改,這是操作層面上的問題,應然和實然是兩個不同的問題。” 2月初,隨著中國南方3場暴雪肆虐,煤電運輸告急,如何更好地處理能源運輸的集中問題,更得到了中央領導層的極度關注。這就牽扯到“大交通”和“大能源”概念。據了解,國務院相關研究機構已擬定能源方面大部制的改革報告,將能源相關部門進行職能整合,對能源進行宏觀戰略管理。

當然正如汪教授所説,“什麼時間改?具體怎樣部門合併?”,仍須等待政府決策層定奪。

改革是為了更好的發展

在改與不改之間,我們又回到了黨的十七大報告。正如汪玉凱教授所指出的,“十七大已經明確提出了實行‘大部門體制’,‘改’肯定是大方向。” 中國搞了十幾年的市場經濟,已進入了比較成熟的市場經濟階段,需要更加成熟的宏觀調控政策。市場經濟國家大部分都是大部制管理,從市場經濟的組織架構來講必然要實行大部制管理。大部制管理,部門設置相對少,實行宏觀管理,不會過渡干預企業、社會等微觀領域,減少職能部門之間的交叉,減少政治多重管理導致的行政成本增高,大部制是中國選擇市場經濟的必然結果。我國現有28個部委,西方國家最多不超過19個,日本只有11個。從總量上來講,美國的經濟實力比我們強得多,也只有15個。我國部門設置多,很多部門和部門職能之間只能相互交叉重疊。汪教授評價,“不改就發展不好,改革是為了更好的發展”。學者建議,我們可以借鑒國外較成功的管理模式。但是在中國現有的體制下,究竟能不能十分有效,建立的過程中可能遇到哪些阻力,都是值得關注的。比如:大部委內部,決策、執行、監督機構如何合理設置,權力如何劃分?實行大部制管理後,一個部門的權力更大了,能不能建立起有效的權力約束機制?在大部制管理模式下,作為國家權力機關的人大應該在機構建設方面,如何加強對大部權力的監督和約束? …… 這些都是在大部制改革中需要關注和解決的一系列問題。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體制機制方面的變革勢必要求全面考慮,審時度勢,有條不紊。由此看來,“大部門體制”改革任重而道遠,需要結合我國具體國情,逐步探索,有效推進。(文/本刊記者 趙菲)

供稿《中國報道》(2008年第三期)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雨悅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