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 推薦朋友 ] [ 進入論壇 ]
您的位置: 首頁>>讀 書
兩件難忘的事
中國網 | 時間: 2006-12-21  | 文章來源: 中國網

好友告訴我季老的《病榻雜記》即將出版,他的弟子們紛紛撰文表示祝賀。她説,“你是季老的嫡系弟子,也該寫篇文章吧。”

説我是“嫡系”,大概是因為我畢業于北大東語系印地語專業,還聽過季老講授的印度史等課程,比起東語系其他專業的學生來説可能“嫡系”一點。但是説起“弟子”來,我就誠惶誠恐了。我自然為有這樣的老師感到自豪,然而我卻沒有作出什麼光輝的業績來使這位老師感到欣慰。所以實在不想混在他的那些“弟子”裏寫什麼祝賀文章。不過,季老曾經做過兩件影響我一生命運的事情倒是我時刻銘記在心的。

1957年黨號召大鳴大放幫助黨整風。我那時大學三年級,是一個尚不諳世事卻有些自負的19歲青年,自然也發表了一些諸如“外行不能領導內行”之類的言論,對於學校裏和社會上的一些“右派言論”也産生了不少共鳴。在後來的“反右鬥爭”裏,我還將自己的思想忠誠地向黨組織作了系統的交心。在後來劃右派的高潮中我僥倖地過了關。沒曾想一個權威的人士説:“全國右派的比例是百分之一二三,北大是右派的發源地,右派的比例應當是百分之四五六。”一句話把北大右派的比例增加了一倍。於是,1958年又展開了一次全方位的掃描,本人也被列入了這個“候選名單”。據説後來是一位黨支部書記、一位黨總支書記和當時擔任系主任的季老把我從這個可怕的名單中劃了出來(此事是在改革開放之後才由知情人告訴我的)。就這樣我雖然還是被劃為內控的“中右分子”,並且戴著這頂無形的帽子,在以後的各次政治運動中均成為批判的對象,直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才得到徹底的解放。但凡是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都會清楚“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之間這道杠杠就好比“陰間”和“陽間”之間的“鬼門關”,“戴帽”和“沒戴帽”所?完全不同的命運啊!人們也一定知道那時“袒護右派分子”的人所冒的政治風險,這樣 的人又需要具有多大的政治勇氣啊!

1958年,我畢業後被分配到了廣西壯族自治區。作為一個政治上內控的對象分到邊遠地區是理所當然的,我當時也積極地報名爭取到邊疆去努力改造自己。可是到了廣西後,掌管人事的同志劈頭就問我和另一位同去的同學:“你們學印地文的到這裡來幹什麼?”原來廣西的人事部門到北大東語系來招兩名“東語幹部”,其本意是要兩名越南語幹部,卻沒有説清楚,學校就從當年有畢業生的五個專業(日語、朝鮮語、阿拉伯語、印地語和烏爾都語)中挑選了地域上距離廣西最近的印度的印地語畢業生送了過去。好在那位人事幹部還頗有人情味,説我們所學非所用十分可惜,將我們派到了廣西壯族自治區商業廳駐廣州辦事處,看看能否有結合我們所學專業的工作。到了廣州,駐穗辦事處的人事幹部也問了我們同樣的問題。那裏同樣沒有適合我們的工作。於是,一方面出面和廣東的人事部門聯繫,為我尋找結合專業的工作,一方面讓我們自己設法尋找適合的工作。我和那位同學除了給中央的人事部門外也給季老寫了封信,信中講述了我們的處境,希望學校能幫助我們聯繫結合專業的工作。季老接到信後很快就復了信,告訴我們正在為我們聯繫有關單位,讓我們安心等待。事後我得知是他親自與當年外文出版社的領導聯繫,解決我的工作問題的。一年後我回到了北京,並且從那時起在對外宣傳的戰線上工作了一輩子。

對於我這樣一個遠遠算不上“得意”的學生,季老尚且能如此保護和珍愛,我怎能不刻骨銘心呢!

文:錢王駟,香港和平圖書有限公司前副總裁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