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中關村圖書大廈“綠色通道”打造便捷購書之路 ·披露半年報 出版傳媒:戰略投資 穩健擴張 ·內蒙古赤峰市舉辦首屆讀書節 ·姓氏圖騰作者討著作權起訴出版社 索賠損失8萬 ·四川65歲老人5年為31本漢語工具書糾錯2500余處 ·迎接殘奧會 王府井書店“無障礙”設施到位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第十五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 字號:
出版商務週報:2007BIBF 遺憾大於突破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12  發表評論>>

2007BIBF的冷清並不能沖淡中外出版人的激情,遺憾也不會阻礙向國際高水準書展靠攏的步伐。但從商業操作和政府推動的角度來看,BIBF應該有更好的表現。

主賓國展區兩位德國姑娘正在教授簡單的德語/攝影 吳小莉

創下展位面積、活動場次、服務水準等幾項紀錄的2007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以下簡稱BIBF),帶著幾分冷清降下帷幕。但主賓國的精彩表現,更多國外出版機構的參展,以及更多合作出版、代理印製項目的達成,都標誌著BIBF和我國出版業對外合作業務正在走向更高的境界。但公眾缺位、“走出去”誤區明顯,成為2007BIBF的兩大遺憾。

因主賓國而精彩

擁有法蘭克福書展這一頂尖級國際書展的主賓國——德國,在本屆BIBF的精彩表現,拉近了BIBF與國際大型書展的距離。

德國展區令業內外人士大開眼界。白和淺灰的色調,柔軟的地毯,齊腰的圖書展臺,大量的座椅,使參展者備感舒適。

參展圖書被分為德文圖書、中文圖書、在場作家等類別,不斷有作家在文學玻璃盒子裏朗誦自己的作品,童書作家們為小朋友講故事或者教畫畫,德語學習現場輕鬆有趣的課程,精妙地演繹著閱讀的樂趣。負載著人類的思想和文化、歷史和現實的圖書,在這種活躍的氛圍中,成為高貴的主角。書陳列的方式,作家與讀者的溝通,的確拉近了閱讀與人的距離。

德國出版商與讀者、出版界人士的交流活動也不能不提。在一場交流活動中,主講人為德國海爾德出版社的CEO,他介紹了出版社創立和發展的過程,以及從創始人到他自己所秉承的“幫助人們通過書本更好地認識生命和世界”的理想,也順帶介紹了公司開展的有關中國業務的故事。為了在中國尋找人才,海爾德出版社2006年在對外經貿大學舉辦了德語競賽,從而找到了中國的本土化人才。這樣的交流,不僅有助於參展者理解這個出版企業的理念和業務狀況,也能更好地理解出版本身。

德國主賓國的出眾表現,大大提升了BIBF的品質。難怪有出版人感慨,“德國正在教會我們如何做”。想來,這裡的“如何做”有很多含義。功利一點的,是學習如何做主賓國,因為2009年中國將成為法蘭克福國際書展的主賓國。長遠一點的,是學習如何促進讀者享受閱讀進而喜愛閱讀。根基一點的,是學習如何理解出版,尋找出版這一文化産業的商業邏輯。

外國出版商的中國憧憬

來自港澳臺的出版人明顯少於往年,這和港澳臺地區的出版商與內地出版社的合作早已日常化和緊密化有關。受內地巨大市場的吸引,越來越多的台灣地區出版人在選題策劃、行銷運作等層面與大陸出版社進行深入合作,由於往來頻繁,對BIBF的依賴程度大大降低。

像蘭登書屋、哈珀·珂林斯等大眾類國際出版機構精彩亮相,也使多年來以專業和教育類出版商為主打的國外展團更加多元化。在8號館,一些大型歐美出版機構的展臺變得更大更美。勵德·愛思唯爾集團下屬不同公司還設計了個性化的展臺。培生集團下屬各公司的版權經理人齊聚北京,交流一年來的資訊,探討共同的問題並提出新的目標。不能不説其對中國市場有新的期待。據悉,同樣的會議,以後每年都會在北京舉行。記者在哈珀·珂林斯的展臺前,看見其國際版權銷售經理西爾維亞·梅正在召開臨時工作會,討論當天或未來幾天的商務活動。世界出版巨頭對BIBF越來越重視已是不爭的事實。而越來越多的中小出版社也對中國市場有了更多的興趣,今年也來到了BIBF現場。  

義大利、西班牙的展區規模比以往要大,參展的出版機構的數量在增加。一方面,上兩屆主賓國——法國和俄羅斯今年的展團也保持了較大的規模。

還有更多的中小出版社雖然沒有參展,但或單個地、或三五成群地,或由一些研究機構和仲介機構帶領來到了BIBF。非常活躍的南韓信元版權代理公司,此次也租用了展臺,將代理的重點産品進行陳列,信元版權代理公司還開設了日本事業部和美國事業部,欲在代理中國圖書版權輸出方面大展宏圖。更多國外仲介機構開設展位或者在中國擴大業務的規模,亦是此屆BIBF發生的令人欣喜的變化之一。

媒體不力與公眾缺位

週六公眾場時,出現在會場的人不及開幕第一天多,下午閉館時車不難打了,這是書業人士對2007BIBF的共同記憶。國際性書展大多兼具行業交易平臺和文化盛會的雙重功能。不能不説公眾缺位是2007BIBF一大遺憾。有消息稱本屆BIBF開展千余項文化活動,迅速上量的活動與參與公眾無明顯增加形成強烈反差,因此大多數活動都成了業內人士的自娛自樂。

不能忘記,北京是我國第一大學術和文化中心,而BIBF公眾讀者數量卻連重慶書市都不及。看書的人肯定比開車的人多得多,而2006北京車展接待觀眾近60萬,平均每天接待5萬多人。記者無法找到官方公佈的2007BIBF參展人數,但從“來自53個參展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的2000多家海內外單位參展”的規模來估計,參展商人數最多也就2萬人左右,而到場的讀者人數恐怕遠遠不及這個數字。

此次書展期間參展的國內外出版物達15萬種。不知道有多少平時難以在北京的書架上出現的地方出版物能借這個機會走近北京的讀者,也不知道有多少北京愛書人在這個國際性書展上購得心儀的圖書。

少兒圖書向來是國際合作活躍的領域,今年單獨開闢少兒展區,大型教育出版集團和國內出版集團紛紛購買展位。但即使是週六週日,這個展區的人氣比極度冷清的期刊展區也好不到哪去。

探究公眾缺位的原因,媒體發動不力是第一要素。儘管中央電視臺、北京大大小小的媒體,都經常發佈一些關於BIBF的消息,但以領導人視察、介紹展會規模和特點等平鋪直敘的消息居多,真正向公眾傳達魅力産品、有趣活動和亮點人物的新聞並不多,而真正面向大眾的文化活動也並不多。

本屆BIBF既然提出了“促進閱讀”的主題,組委會及相關主管部門有必要也完全有能力整合媒體及其他相關資源,也有責任在發動公眾參與和配套宣傳推廣方面多做實事。與車展等其他國際性的展會相比,BIBF在公眾發動方面有著太大的差距。

“走出去”的誤區

本屆BIBF,有不少出版集團專門開設了“走出去”精品圖書展臺,國內出版機構的展臺大多對重點外向型産品進行強力推介,一批合作出版的英文版圖書和高品質的對外漢語教材亮相書展。較2006BIBF,外向型圖書的數量又增加了很多。

應該説,近兩年,我國出版“走出去”取得了可喜的成績。但是,“走出去”的非理性行為和非市場動力,也成為業內人士紛紛議論的話題。  

據了解,不少出版集團都對所屬出版社下達了“走出去”指標。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能“走出去”就是勝利。本報記者接待了多起能否找到“關係”“走出去”的詢問,説集團講了,只要能“走出去”,倒貼錢也幹。有的出版機構迫於指標壓力,採取高額獎金刺激、免收版權轉讓費、與國外出版機構達成其他附加交易等非市場手段實現版權輸出,而對輸出的版權圖書能否實現銷售和達到傳播文化的目的漠不關心,落入“為走出去而走出去”的怪圈。有的出版社因此類政策的出臺,在社內引起了極大的矛盾。有的版權機構或國外出版商,雖然出於某種原因簽下了某些版權合作意向,但並未打算真正實施這樣的版權貿易。

近兩年,出版機構快速將多年積累的産品輸出,外向型選題空白領域紛紛被開發,走出去資源的可持續性成了一個問題。走出去非理性行為導致的後果之一,就是資源的過度開發。另一方面,我們對國外市場的研究,對市場需求的了解,並沒有實質性的突破。單憑領導意志的指標,或一些不會兌現的意向,我們真的就“走出去”了嗎?有不少人這樣問記者。

相信隨著我國出版體制改革的推進和産業的進一步成熟,我國出版機構的“走出去”會走得更穩更清醒。不可否認,只有回歸市場理性,我國出版業才能更好地走出去,並實現“走開去”和“走進去”等更高層次的目標。據了解,不少出版集團都對所屬出版社下達了“走出去”指標。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能“走出去”就是勝利。本報記者接待了多起能否找到“關係”“走出去”的詢問,説集團講了,只要能“走出去”,倒貼錢也幹。有的出版機構迫於指標壓力,採取高額獎金刺激、免收版權轉讓費、與國外出版機構達成其他附加交易等非市場手段實現版權輸出,而對輸出的版權圖書能否實現銷售和達到傳播文化的目的漠不關心,落入“為走出去而走出去”的怪圈。有的出版社因此類政策的出臺,在社內引起了極大的矛盾。有的版權機構或國外出版商,雖然出於某種原因簽下了某些版權合作意向,但並未打算真正實施這樣的版權貿易。

近兩年,出版機構快速將多年積累的産品輸出,外向型選題空白領域紛紛被開發,“走出去”資源的可持續性成了一個問題。“走出去”非理性行為導致的後果之一,就是資源的過度開發。另一方面,我們對國外市場的研究,對市場需求的了解,並沒有實質性的突破。單憑領導意志的指標,或一些不會兌現的意向,我們真的就“走出去”了嗎?有不少人這樣問記者。

相信隨著我國出版體制改革的推進和産業的進一步成熟,我國出版機構的“走出去”會走得更穩更清醒。不可否認,只有回歸市場理性,我國出版業才能更好地“走出去”,並實現“走開去”和“走進去”等更高層次的目標。(作者:陳曠)

 

文章來源: 出版商務週報 責任編輯: 雨悅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