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全國青年慶“五四” 國圖百件珍貴歷史文獻展澳門 武漢性學博物館進退兩難 每月僅數十人參觀(圖) 蒲松齡短篇小説獎頒獎典禮山東淄博舉行 吳小莉現身濟南書博會 新書籤約新華文軒(圖) 江蘇人民出版社共和聯動出資1億元組公司 羅雪村作品展現身中國現代文學館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精彩書摘 字號:
名利場,男人事:漢武帝最昂貴的一次艷遇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5-06  發表評論>>

李夫人早逝後,漢武帝傷心欲絕,繼而把對她的思念轉化為對她兄弟的厚待。皇帝手裏最多的,同時也是最值錢的資産無疑是烏紗帽,漢武帝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産生了一道聖旨:任命李夫人的大哥李延年為協律都尉,二哥李廣利為將軍。封賞完畢,漢武帝搖了搖頭,都尉也好,將軍也罷,只是一頂烏紗帽,是有保質期的。自己活著的時候,這哥兒倆還能一直戴著,萬一自己死了,後面的皇帝全部收回,他們不得要飯去呀?所以,給個烏紗帽不夠,得給一個永遠不過時的賞賜——爵位,這樣他們老李家就能世世代代吃皇糧,祖祖輩輩享富貴。

不過想實現這一步,有個前提,那就是軍功,所謂無功不封侯。漢武帝封李廣利為將軍的用意就在這裡,希望他有朝一日馳騁沙場,立下赫赫戰功,到時封侯拜相也就順理成章了。但領兵打仗不是小事,碰上趙括那樣的笨蛋,吃起敗仗來手下數十萬將士連骨頭都找不著。李夫人的二哥李廣利大概就是這樣的笨蛋,一沒讀過兵書,二沒扛過紅纓槍,漢武帝還偏偏要讓他去打仗,而且是跨越千山萬水的遠征,可見這時的漢武大帝昏庸到了什麼地步。

當時西漢政府和匈奴打打停停,簡直就像是例行公事。漢武帝對此倒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另一塊地方——西域。這裡存在著大大小小的幾十個王國,無論是地理上還是兵源上,都是西漢和匈奴必須爭取的對象。因為張騫的外交才能,西域諸多王國大多表示臣服,唯有一個叫大宛的國家例外。大宛大概位於今天的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境內,遠離西漢帝國數千里,境內盛産赫赫有名的汗血寶馬。大宛國王毋寡是個典型的投機主義者,覺得自己和西漢相距很遠不説,中間還隔著一個大大的沙漠,漢軍就是插上翅膀也飛不過來,何況他們還不是鳥類。偏偏漢武帝是個超理想主義的現實主義者,他十分愛馬,就下了大本錢,派人帶著純金做的馬去換汗血寶馬。毋寡一口回絕,並半路截殺漢武帝的使團。漢武帝知道後氣得差點拆了未央宮,馬上任命李廣利為貳師將軍,于西元前一四年,率領六千騎兵和數萬步兵,踏上遠征大宛的道路。

如果是漢武帝的爺爺或者爸爸,他們是絕不會做這種事的。原因有兩條:一是路途遠,這次遠征前後一共兩年,如果士兵出發時老婆懷了孕,回來時孩子都會跑了,這是典型的勞民傷財;二是觸犯了兵家大忌——以勞待逸,漢軍士兵跑上數千里,仗還沒打先瘦一圈,大宛士兵則吃飽喝足,個個養得膘肥體壯,就是憑體重也能壓死漢軍。所以説漢武帝是有點超理想主義的。事實上,李廣利的出征比預想的還要難。西域對漢軍一點都不歡迎,各地都緊閉城門,不給給養。可憐的李廣利為了不餓死在路上,只能一個城接著一個城打,等到了大宛時,手下的數萬大軍已經成了幾千衣衫襤褸的乞丐了。此時非常不適合進攻,但是腦子裏一直想著封侯的李廣利不管三七二十一,下令馬上開始進攻,結果吃了敗仗。為了保命,他只好下令撤軍,回到敦煌時,兵力剩下的不到出發時的兩成。漢武帝本來希望他去給自己爭面子的,結果卻丟了面子,盛怒之下,讓他原地待命,不得進入玉門關。

過了幾年,估計漢武帝夢裏沒少夢見哭哭啼啼的李夫人,就暫且原諒了李廣利,派他再次遠征。這次漢武帝雄心勃勃,一次撥給他精兵六萬,牛十萬頭,馬三萬匹,驢和駱駝數萬頭。另外,還有十八萬大軍為後備軍,隨時準備去做他的墊背。在兵力、後勤、後備軍充足得不能再充足的情況下,李廣利順利打到大宛都城。就是這樣,蠢笨的他還是攻了四十天才攻下來,而且到達時已經減員近一半。毋寡被手下大臣殺死,大宛貴族獻出三千多匹汗血寶馬,上表臣服於漢朝。至此,遠征大宛結束,李廣利如願以償地被漢武帝封為海西侯。漢武帝對此説了句著名的話:“犯漢者,雖遠必誅!”事實真的如他所願,西域各國從此規規矩矩,再不敢摸老虎屁股。所以説漢武帝雖然有點理想主義,但終究還是現實主義者。話説回來,海西侯的前後兩次遠征的代價也是巨大的,各種損失之大是衛青和霍去病打了一輩子仗都沒遇到過的。更加可惡的是,李廣利人品極差,私吞士兵糧餉,動輒對下屬棍棒伺候,使得很多人不是豪邁地戰死,而是悽慘地餓死、冤死。

如果你以為漢武帝為這次艷遇所付出的代價就此打住,那就大錯特錯了,李廣利先生的破壞力還遠不止這些。徵和三年,匈奴發動大規模攻擊。漢武帝大概嫌李廣利上次的功勞還不夠大,便命他出擊匈奴。此前,李廣利已經和丞相劉屈髦結成兒女親家。悲劇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李廣利在前方殺得正歡,後方的長安卻發生了著名的巫蠱之禍。這件案子牽連很廣,連太子劉據一家都不能倖免。後來查來查去,查到了丞相劉屈髦的頭上。漢武帝下令把他和妻兒全部殺掉。這個時候的漢武帝不是愛屋及烏,而是恨屋及烏了,劉屈髦的親家李廣利的妻兒們也順帶一塊兒被抓了起來。身在前方的李廣利知道後,想以戰功換取漢武帝的寬恕。心急的他為求速勝,下令全線出擊,在郅居水附近與匈奴左賢王發生大戰,先勝後敗,七萬大軍全部送給了匈奴人做投降禮。加上前兩次遠征大宛,李廣利一人前後共葬送了不下十萬士兵的性命,即使是彪悍的匈奴人,與西漢對峙的上百年時間裏也沒有哪一個人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李廣利給大漢帝國造成的損害看上去是他本人的無能和惡劣的人品造成的,但真正的罪魁禍首其實是封建社會的遊戲規則。在這個遊戲規則裏,權力是皇帝手中的私有財産,他想清燉還是紅燒,完全憑他一人的意志和好惡來決定。所以為了討好一個女人,把十萬人的生命作為禮物也就不足為奇了。

摘自《名利場,男人事》新星出版社出版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雨悅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