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首都圖書市場為春節備足“年貨” ·國家圖書館春節照常開放 特色活動多 ·第七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啟動 ·《聊齋志異》誕生地周村“申遺”活動啟動 ·聆聽義大利:蕭敬騰的新書寫真(組圖) ·成都高三學生寫"羅馬帝國的興衰" 小説近日出版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 字號:
香港作家羅孚:梁羽生對金庸有點不服氣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1-26  發表評論>>

香港作家羅孚:梁羽生第一篇小説寫得很一般

《訪問歷史》一書作者雖是新聞工作者,卻迷戀歷史。他對海內外的30位中國學者、作家、藝術家進行了深入的採訪。作者通過這些訪談,重尋他們的傳奇人生和晚年心境,他們的思想境界和處世之道,也留下了中國文化人那一個世紀的心路歷程。本文為作者對香港作家羅孚的訪問。

與曹聚仁先吵架,後來成了朋友

1941年,羅孚在桂林讀完中學後參加《大公報》工作,抗戰歲月中輾轉到重慶《大公報》,1948年到香港《大公報》工作。40年代末,一批內地的作家、學者南下,曹聚仁、葉靈鳳、徐訐等人從此紮根香港,而共産黨員夏衍、聶紺弩在香港工作了幾年後又回到北京。

這些文化人都和羅孚有過深交。聶紺弩曾戲贈:“惜墨如金金似水,我行我素我羅孚。”羅孚為他編了《聶紺弩詩全編》。

李懷宇:40年代末那批從北方來香港的所謂“南來作家”,在國內已經成名,後半生都在香港度過。你是什麼時候和曹聚仁先生認識的?

羅孚:50年代,先是吵架,後來成了朋友。

李懷宇:曹先生那時候好像是左右兩邊都不太討好。

羅孚:對。那時吵架是因為我們過左,其實他在右邊也不討好。儘管他有很多意見,但他首先講他是從光明中來。不管怎樣,他首先肯定那裏是光明的。

李懷宇:關於曹先生“和平大使”身份的傳聞,到底怎麼回事?

羅孚:“和平大使”我有點懷疑。當時在這裡他要做對臺工作,這個問題就歸《大公報》老總費彝民管,但是沒有聽到費彝民提過,不過也不等於沒有,看樣子恐怕不太像。當時傳説蔣經國坐了一個軍艦到香港的外海等他會見,那是不大可能的,因為台灣一個軍艦到這裡來那當然是很轟動的,蔣經國晚年差不多都拒絕他的。

李懷宇:費彝民是你的上司,許多海外文化人都是經過他的努力由香港回內地的,當時他的主要工作是什麼?

羅孚:當時好像是總理講過:“香港要是多幾個費彝民和鄭鐵如,那我們就好辦多了。”鄭鐵如是中國銀行的經理,當時就是從他手上把中國銀行交給裏頭的。費彝民做了很多統戰工作,主要工作是領導《大公報》,很多事情都是我們去做,報館的事情他辦得不多,主要是對外統戰工作。總理説的“好辦多了”就是指他的統戰工作做得好。他的統戰工作包括對台灣的,曹聚仁是他聯繫的,還有章士釗幾次來,也是費彝民照顧。章士釗也沒有搞成什麼工作,住在這裡寫了很多關於台灣的詩,寄給台灣的上層,從於右任起到下面好多人都有。李懷宇:你當時覺得曹聚仁的文章怎麼樣?羅孚:曹聚仁的文章很博。葉靈鳳後來寫的散文也很好,主要寫讀書隨筆。

李懷宇:你怎麼認識葉靈鳳的?

羅孚:他替我們寫稿,《大公報》、《新晚報》都寫過稿。他一直在《星島日報》,我們找他寫,他就寫了。

李懷宇:魯迅罵過他。

羅孚:魯迅罵過他,他也罵過魯迅。我後來寫過一篇東西,主要是根據他留下來的日記寫的,提了他跟魯迅的關係。他日記裏寫魯迅的很少,基本上是自己也承認當年對魯迅的態度不夠好。他跟我們口頭上是這麼講,回去旅行去過魯迅的墓,而且表示了自己的歉意,但是文章他沒有寫。日記裏提到他怎樣替《星島日報》組織文章紀念魯迅。

胡喬木給聶紺弩詩集寫序,聶是滿意的

李懷宇:聶紺弩也在香港待過一段時間。

羅孚:曹聚仁來的時候聶紺弩也在香港,跟曹聚仁打筆戰還是聶紺弩領頭的。

李懷宇:黃永玉那篇寫聶紺弩的《往事和散宜生詩集》裏説,聶紺弩為了批曹聚仁,還讓黃永玉去找狄更斯的《雙城記》,要查那句有名的“這是一個光明的時代,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你跟聶紺弩交往比較多?

羅孚:還算多點,因為那時在香港是同一個黨小組的,他當時做《文匯報》的總主筆,剛開始替《大公報》寫文章。後來夏衍認為聶紺弩的雜文是魯迅之後最好的,夏衍在一篇文章裏面提到這點,這篇文章是我按夏衍的意思替他寫的。

李懷宇:聽説聶紺弩和梁羽生在一起下圍棋,梁羽生新婚到北京度蜜月,跟聶紺弩下圍棋下到把太太給忘了。

羅孚:他把太太給忘在旅館裏頭,這是真的。聶紺弩常到《大公報》找梁羽生下棋,下著下著下到晚上他就忘乎所以了,懶得回去上班了,他就打個電話回報館,今天就不寫稿子了。他還跟梁羽生説這件事不要讓我知道,因為我們是一個黨小組的。

李懷宇:後來你為他編了《聶紺弩詩全編》。

羅孚:他的“三草”(羅孚幫聶紺弩在香港出舊體詩集《北荒草》、《贈答草》、《南山草》,稱為“三草”)之後,我發現他沒有收進集子裏的詩有很多,就把它弄成全編。有一個叫侯井天的人,專門研究聶紺弩的,他也在搞,搞得更全面了,收集更多的東西,出了《聶紺弩舊體詩全編》,《聶紺弩詩全編》也有新體詩,他就沒有,完全是舊體,那裏面東西比較多了,而且註釋也很全。

李懷宇:你覺得聶紺弩的詩怎樣?羅孚:他的詩寫得很好,他的舊體詩就是舊體,完全符合格律的,不像有的人就亂寫一頓,根本不合格律。聶紺弩有他獨特的風格,有些俗語他都用進去,但是又符合格律。

李懷宇:胡喬木給他寫那個序是怎麼回事?

羅孚:胡喬木看到我們在香港出的“三草”,覺得非常好,主動要給聶紺弩的詩集寫序。聶紺弩就緊張了,又推不掉。後來那序來了之後,出乎意料,他還是比較滿意,沒有“我的詩好好地給他的序搞壞了”這麼罵他。但是他的書為了等那篇序推遲了出版,因為他事前有那種緊張情緒,所以傳説他否定那篇序,其實沒有。

文章來源: 新聞午報 責任編輯: 雨悅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