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台灣歷史學家王明珂《羌在漢藏之間》在大陸出版 ·羅馬尼亞著名漢學家新書發行 ·袁行霈詩文選集《愈廬集》出版 ·龍永圖簽售“論道” 談教育問題批評中國家長 ·"小書包 傳愛心"首日募捐21萬 出版社積極參與 ·《錢學森“火箭技術概論”手稿及講義》在京首發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悅讀時光>>美文 字號:
那年,我們途經汶川……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24  發表評論>>

2008年5月12日,下班回到家打開電視,震驚世界的特大新聞從視覺與聽覺上強烈地衝擊著我整個心靈,就在這天下午2時28分,四川省汶川縣發生了芮氏8級的大地震。頓時,天崩地裂,還未等人們緩過神來,房屋已倒塌,山體大面積滑坡,剎時間無數鮮活的生命被埋于鋼筋水泥之中。我無法想像那一瞬間生命遭遇天災時的掙扎與苦楚,這突如其來的災難使多少無辜的人民轉眼間深陷困境,面臨死亡。尤其是想到那些與我們同一時間在課堂裏專注上課、認真聽講的師生們遭此慘遇,更是痛心疾首!

也聽父輩説起過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但畢竟當時年齡還小沒什麼記憶,只覺得不可思議也就不去想像,而這次汶川大地震卻刻骨銘心,那也源於我曾踏上過這片土地。

那是三年前,學校組織教師暑期去四川九寨溝旅遊。當時我們選擇了雙飛,那也意味著從成都市到九寨溝風景區這段路得乘巴士前往。我們在車上足足坐了十個小時,這段經歷至今難忘。山路兩車道,僅供來往的汽車行駛,它一面傍著山,一面挨著懸崖,而且拐彎抹角的。在我們看來是險象叢生,而當地的司機倒是駕輕就熟,載著我們一行二十多人在大山裏左右旋繞,似遊龍般穿梭于青山綠水之間。偶爾前方路段會出現山上滾落的大石塊,它們好似攔路虎阻擋了能唯一通行的道路。好不容易等道路維護工清除完障礙,汽車行駛了一段路程後又排起長長的隊伍,因為前方的大橋承載量不夠,只得一輛一輛地通過,這著實令我們這些未進過大山的城裏人為自己的生命安危拿捏起一把汗來。

就在道路變得寬暢時,我們發現路的兩旁多起了建築物,房屋、商店、飯館、學校……漸漸進入我們的視線,原來車子駛進了縣城———汶川。這裡的街市雖沒有市區繁華熱鬧,但也井然有序,充滿著淳樸祥和的生活氣息。中午時分,我們停下車,在路邊的一家簡陋的飯館裏就餐。飯菜稱不上好吃,但至少解除了我們旅途的饑餓。午餐後,我們稍作休息又上車趕路。夜幕降臨,我們就在茂縣停車留宿。那是個幾層樓的賓館,裏面有電梯,設備也較齊全。晚飯後,我與同事也饒有興致地逛了一下附近的夜市。這裡雖然沒有霓虹燈光閃爍,但也燈火明亮,攤主們有賣旅遊紀念品的、有賣水果的、有張羅著各種小吃的……種類還真不少。在好客的攤主的推薦下,我們品嘗了當地的時令水果,臨走時還捎上了當地的特産———花椒。

儘管這裡人民的生活並不富裕,但他們安居樂業、知足常樂、返樸歸真的生活本色多少也感染過我,特別是一個小男孩的舉動令我現在想來還歷歷在目。

第二天,我們收拾好行李,上了車繼續趕路。車行駛在陽光充足的公路上,我們的心情也格外歡暢,盡情領略著車窗外的風景。不經意間,一個背著書包、戴著鮮艷紅領巾的小男孩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隨著距離的推進,我們好幾位老師都目睹到了這樣感人的一幕:這個小男孩停住腳,站在路邊向著我們迎面而過的旅遊車恭敬地行了個隊禮。多麼自然的一個動作,多麼熟悉的一個隊禮,卻帶著山裏孩子的真誠與友愛傳遞給了每一個過往的遊客,也令我們這一車教育工作者接受到了一次莫大的教育。

得知汶川大地震消息的一剎那,聲如五雷轟頂之響,心如刀割一般疼痛,那裏的村莊、那裏的人民,尤其是那裏的孩子正遭受著巨大的折磨,而我們只能乾巴巴地感受呻吟卻無能為力。中斷的交通,阻隔了伸向你們的雙手,沉重的巨石扼殺了你們嬌嫩的命喉……

“地震啊,你這個惡魔,為何如此無情地摧殘那無辜的生命,不讓人過平靜正常的生活哪!”內心深處這一聲音無時無刻不在嘶喊著。

在此,願那些地震中消失的質樸的人們、善良可愛的孩子在天國永遠快樂……(許愛芳)

文章來源: 解放日報 責任編輯: 雨悅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