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郭新強從家長裏短式的情感劇中突圍 ·蔣韻當選會長 女作家協會在晉成立 ·第18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4月26日在鄭州開幕 ·卓越亞馬遜發佈5大春季閱讀熱點 ·宋徽宗真跡在港拍出天價 以1.28億港元成交(圖) ·第18屆"書博會"門票全部免費發放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首頁>>讀 書>>資訊 字號:
《相思樹》製片人郭新強從家長裏短式的情感劇中突圍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23  發表評論>>

製片人郭新強

郭新強從家長裏短式的情感劇中突圍

一部沒有大牌明星的現代題材電視劇投資2200萬,輾轉上海、紐約等四個中美外景地,用了6個月的週期,全程電影鏡頭數字高清雙機攝製,超過普通電視劇四倍成本,電影導演孫周用電影化的敘事方法挑戰觀眾審美習慣,演員下生活提前進入規定情境……正在中央電視臺一套黃金時間熱播的電視連續劇《相思樹》如此作為,曾經讓業內人都認為製片人郭新強瘋了!了解郭新強的人都知道,這些年他一直在“種樹”,“樹”系列之《親情樹》、《香樟樹》都是高收視率,都獲得了飛天獎,這部《相思樹》是他的都市情感“樹”系列的最後一部,也是動靜最大的一部,中央電視臺給出的收購價是現代情感劇中最高的——

生活其實挺簡單的,

要的不多就簡單了許多

問:家長裏短的情感劇越來越多,很多都成了積壓産品。你怎麼這麼有信心做如此大的投入,來拍這類題材的作品?

郭新強:有一項數據證明,現代戲中都市情感劇佔了絕大部分。生活太像了,大家都過著一樣的日子,很多家庭遇到一樣的問題,這也是現代都市情感劇能夠引發作家的興趣引起觀眾共鳴的原因,有不少戲都能讓人對號入座,找到自己的影子。然而,情感戲越來越多,趨同化情況越來越嚴重,也造成了觀眾的審美疲勞,觀眾不能光停留在婆婆媳婦小姑之間的矛盾爭鬥中,不能停留在對生活表面的描摹上。觀眾需要精神層面的思考,需要超越生活本身甚至上升到哲理高度的感悟,更期待著從瑣碎的生活中透視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這些就是我種的“三棵樹”區別於其他都市情感劇的地方。《相思樹》仍是一個灰姑娘的故事,但它並沒拘泥于故事本身。我們希望故事演完了,大家坐在一起聊聊,然後説上一句:生活其實挺簡單的,要的不多就簡單了許多。

問:《相思樹》製作非常精美,有很多超現實的地方,背景是上海的大都市十幾年的變遷,但是我們注意到戲裏只用BB機、舊版人民幣等道具代替了整個氛圍的製造,戲裏的家都非常好,家居講究。鏡頭裏也特別乾淨,即使是那麼貧窮的小山村都顯得那麼美。這和現實生活不是有很大差距嗎?

郭新強:還是這樣的理念,我們是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的,不是一種寫實的創作。其實一個現代戲不在於還原所有的環境背景,把一個大氛圍渲染得如何像,而是人的一種精神狀態要像,時代變遷,生活變化、思想飛躍,人的變化當然是最大的。我們劇中的女主人公小牧從小保姆成為了女強人,男主人公從一個被生活、事業垂愛的人變成階下囚,又變得一無所有,回到起點,這其中他們的經歷是揪心的,這種命運感的東西會讓觀眾牽腸挂肚。

生活中不常見的東西,

也許正是我們所缺失的

問:你有沒有想過,電視劇觀眾只關注故事,有人説一個好故事加上一群明星就是收視率的保障,中央電視臺一套黃金時間播出的電視劇受眾更多的是農村觀眾,他們的電視機可能還沒有高清效果,他們文化水準也不會太高,這樣的大製作,用電影化的表達他們可能會接受困難,許多主創費盡心機、耗費金錢的想法也許會被忽視。你不覺得遺憾嗎?

郭新強:不會,進入多媒體時代,在改革開放的今天觀眾能夠看到許多先進的東西,他們接觸過日劇、韓劇也見識過歐美電視劇,他們在網路上了解了很多新鮮的事物。如果我們的製作還是講好故事就行,不管怎樣講,觀眾是看得出來的,你用心在做的事情,他們能夠體會到。我們戲裏所有主人公的服裝都是請做廣告的設計師專門設計的,很花錢,演員下生活、到美國拍攝都是要花大錢的,請電影導演來做,就是要做齣電影的質感。孫周導演要求很高,每個景都不湊合,他開玩笑説,這次他是拍了20部電影。我覺得,觀眾的審美是逐步提升的,從現代人的家居、服飾都能觀察到,他們對電視劇自然也會有審美要求!我希望能讓觀眾覺得都市情感劇也可以用這樣唯美的方式表達,在他們的身邊有著他們天天見卻沒有留意的美麗。

問:這部戲中的人物個個都是愛情的衛道士,男主人公康凱簡直是極品好男人,女主人公小牧更是一個奮鬥著的灰姑娘,堅守愛情的信念,最後麻雀變鳳凰,連有些虛榮心的陪襯人物康慧都為愛而嫁了。那個老闆叢原,簡直就是一個“活雷鋒”,成人之美,毫無所求。你認為這些人物真實嗎?

郭新強:北京大學的彭吉象教授看過這部片子總結的特別好,他説,西方的不少影片是從真到美,真到讓你感到質樸的美,《相思樹》是從善到美,主人公的善感天動地,讓我們忽略了一些不真的東西。從另外一個方面講,也是我反覆説的,我們的戲是拔高了生活,拔高了人物的,這些人可能生活中不常見,但是又是我們每個人都想遇到的人。生活中不常見、不可信的東西,也許正是我們所缺失的,是我們都夢想達到的境界。我希望在快餐愛情流行的當下,在不太講責任感的人們那裏,這部戲能夠敲擊一下他們的心靈,我願意歌頌這樣美好的愛情。

問:《相思樹》中反覆三次用了舒婷的那首詩《致橡樹》,這首詩對於你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

郭新強:我上學的時候也是一個詩歌愛好者,最喜歡的詩就是《致橡樹》,這不同於那些膩膩歪歪的情詩,它的境界是那麼高尚,不是相互依附,是相互守望,相互鼓勵,是心靈的默契,是韌性堅定,是祝福,這是現代愛情中多麼值得推崇的呀!為了能夠在我的劇中使用這首詩,我和舒婷聊了好幾次,她很支援我們,也希望她的詩能夠在我們的都市愛情中做一個特殊的情感“道具”。特別有意思的是,我們的演員拿到劇本也都對這首詩情有獨鍾,他們有的就是念著這首詩開始自己的愛情故事的。從這點看,這首詩也能勾起很多人對美好情感的回味。

“三棵樹”見證了人們生活的變化,

也耗費了我近十年時光

問:看你的戲有特別矛盾的感覺,一方面是主人公們奮鬥的艱辛,觀眾看到的是生活對他們的磨煉,他們的成長,另外一方面又有許多傳奇的東西附著在他們身上,比如女主人公農村女孩小牧最終有一個城裏爹,還能被善良的大款叢原看上,而從不向命運低頭的男主人公康凱居然能跑到美國避難,還中了“億萬”美金的頭彩,這些天上掉餡餅的事兒和超現實的唯美風格似乎並不統一,也特別破壞人物自身的感覺,雖然他們都沒有借助這些外來力量,但是這樣的筆墨有什麼意義呢?

郭新強:我一直在掙扎,一方面想做最完美的東西給觀眾,想藝術、想引領市場,但是我畢竟要對我的投資人們負責,像聯盟影業的郝總跟著投了我的“三棵樹”,很信任我。所以我也要為收視率迎合一些觀眾的心理,人為製造一些傳奇和巧合。孫周導演在修改劇本時加了康凱在國外中大獎的戲,在紐約的銀行,揭開紅幕,映入觀眾眼簾的都是美金,有點誇張,因為完全可以是支票和信用卡,但是導演是要視覺衝擊的,他希望讓男主人公得到然後非常輕鬆的全部捐獻,這樣更加體現人物的個性。而小牧的父親以及大款叢原對小牧後期的支援也是想讓人物稍稍喘息一下,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再堅忍也需要幫助。我其實是很矛盾,但是我知道,你再美的鏡頭再好的想法也先要讓觀眾看進去,覺得好看才能接受。

問:人們都怕重復,你卻種下了“三棵樹”,而且前兩棵都獲過獎。你自己怎麼評價這“三棵樹”?

郭新強:我的每一棵樹都不一樣,養分也不一樣,《親情樹》寫親情,一個女獄警收養了三個死囚的兒女,在她去世後,她的親生女兒為了撫養三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妹放棄了愛情和學業,這是一個揚善的故事;《香樟樹》是寫友情的,三個大學同窗在香樟樹下盟誓要一直堅守友誼,十年之後樹下相聚。歲月變遷,物是人非,他們儘管付出了很多,經歷了風雨,但是都用真情兌現了諾言;《相思樹》寫愛情,是堅忍的愛情,無論貧富貴賤,他們都用堅韌的信念守護著美麗的愛情。這三棵樹我都非常珍愛。它耗費了我近十年的時光,見證著生活的變化,社會的進步,我個人也在其間完成了結婚生子,逐漸成熟。

文章來源: 北京晚報 責任編輯: 雨悅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