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讀 書>>書界廣角字號:
《説文解字考正》析許慎之誤揭字之真本義(圖)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8-28  發表評論>>
《説文解字考正》 董蓮池著 作家出版社
《説文解字考正》 董蓮池著 作家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近日出版發行的《説文解字考正》是我國著名古文字學者、説文學者董蓮池教授用了十年功夫撰成的一部力作。

這部著作以東北師範大學圖書館藏“羊城西湖街富文齋刊印”之清番禺陳昌治于清同治十二年據清孫星衍所刻大徐本而改刻之一篆一行本為底本,小篆據原書掃描,套紅印刷,精美絕倫,文本移錄過程中,仔細認真校對了十余次,做到一字無誤,刻本文字一律保持原貌排印,對説解文加了新式標點,依據反切給每個字頭注了音。在許慎説解文的下面用“今按”形式對文本的脫衍訛誤作了校勘,其中最有學術價值的是對許慎説解的錯誤所作的考正。

“考正”廣泛汲取“説文”學、古文字學的研究成果,融以自己的研究體會,詳論一些形體的來龍去脈,細密分析許説致誤之由,從中揭示字的真正本義。具有四個特點:

一是考正過程中于諸説抉擇精審。作者長期專業從事古文字研究和《説文》研究,訓練有素,對古文字研究成果和漢字形體發展演變脈絡清楚,這一學養確保了作者在考正過程中能把學界最優秀的研究成果引證到考正中來,如黃字,許慎釋其本義為“地之色也”,構形分析為“從田,從,亦聲”。並認為是古文光字。可是在商代甲骨文中,黃字寫作一正面交脛人形,到了西周金文仍基本是正面人形的獨體構形,根據這些材料看,許慎的形義分析顯然是錯誤的。人們在利用古文字材料研究黃字構形過程中曾提出不少新説,如郭沫若創有“璜字説”,曾被廣泛引用。後來唐蘭又提出“的本字説”,唐蘭的説法卻沒人注意。裘錫圭在研究過程中根據形體演變和使用上的特點,否定了郭沫若的説法,肯定了唐蘭説法的正確。“考正”作者仔細考察諸説,聯繫黃字形體發展演變的實際,確認唐、裘所説是正確的,遂取之以考正了許説,十分得當。

“考正”的另一特點是古文字材料取用準確。如《甲骨文編》老字頭下收了個像頭上帶了大帽子、軀體佝僂頗類老者的形體,以往學界將其釋為老字,並將其作為老字資料使用,其實從這個字在甲骨文中的使用以及構形來看,將其釋為老字十分可疑。“考正”在考正許慎對老字説解之誤時,沒有取用這個材料,今天的研究成果表明“考正”當日的抉擇是正確的,這個所謂的老字其實是瞽字。

第三個特點是很多字的研究,形體追索到初文。如“外”字,一般研究者梳理其形體的來龍去脈皆從金文材料講起,“考正”則從甲骨文講起,認為甲骨文中有一種“卜”字形者就是“外”字的初文,這個初文是借用“卜”字形體而令其表示兆枝的部分朝外(即背向龜甲中縫、卜骨脊椎)表示內外之“外”,甚是。

第四個特點是獨到的發明,每每可見。“考正”既能充分吸收學術界優秀的研究成果(這是此類著作所必須的),進行大量的補充論證,又不乏自己研究的真知卓見。如厚字考正,許慎訓為“山陵之厚”,構形分析為從,從廠,這個字見於西周金文,作者研究認為厚字其實是從石從省會意,本義應是表示郭垣的厚固。發人所未發,十分正確。限于篇幅,不一一舉例。

綜觀整部考正,可以説這部書不但科學系統地考正了許慎的誤説,還在這一過程中重新正確詮釋了相當一部分古漢字的形義。因此它取得的成就不單單是“説文”學的,也是文字學的。

由於上述的這樣一些亮點,使得這部書在《説文解字》文本研究方面上實現了重大突破,它的誕生,反映了“説文”學的時代水準,是當今“説文”學、文字學領域中最可喜的收穫。

來源:《光明日報》 李守奎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小溪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