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紅墻大事>中英建交鮮為人知的內幕
中國網 | 時間: 2006-07-03  | 文章來源: 新聞午報

歷時22年建立大使級關係。

英國是較早承認新中國的國家之一,並願意與新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但是,直到1972年,雙方才正式建立大使級的外交關係。這一過程經歷了整整22個年頭。這是因為英國在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同時,在聯合國內又追隨美國,支援台灣國民黨當局。毛澤東、周恩來等新中國領導人堅持原則,與之進行了有理、有力、有節的鬥爭,終於使英國政府放棄了“兩個中國”、“台灣地位未定論”的錯誤立場,讓中英外交關係走上了正常健康的軌道。

一面承認新中國,一面與國民黨保持聯繫

1949年10月1日,當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後不久,即1950年1月6日,英國從自身在華的利益出發,就指派其前駐華領事高來含向中國外交部遞交了英國外交大臣貝文致周恩來外長的照會,通知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自本日起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為中國法律上之政府;願意在遵守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領土主權等項原則的基礎上建立外交關係,並準備與中國中央人民政府互派使節;在未任命大使前,指派其當時在南京的胡階森秘書作為過渡時期的臨時代辦。

同一天,英國外交部在記者招待會上向全世界宣佈了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聲明,但又聲稱不改變同美國一起“反對共産主義的長期目標”,並要繼續同台灣國民黨集團“保持實際上的聯繫”。

10月9日,周恩來外長復照英國外交大臣貝文,表示中國政府願意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領土主權等基礎上與英國政府建立外交關係,並接受胡階森為英國政府的代表來北京就建立外交關係問題進行談判。

然而,英國政府對於周恩來外長的復照只接受胡階森為英國政府代表來京談判建立外交關係問題不理解,認為兩國外長換文本身已構成外交關係的建立。

按照國際慣例,兩國政府互致承認電文,即是建交的開始。不過,英國仍然支援國民黨集團或企圖製造“兩個中國”,因此,中國政府主張經過談判,在明確對方對國民黨集團的態度後方可建交。在此種情況下,英國政府同意與中方先談判。

1950年3月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副部長章漢夫與英國過渡時期的臨時代辦胡階森進行了談判,就最重要的兩個問題中國政府要求英國政府給予澄清:其一,英國政府既然宣稱已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就不應同國民黨反動殘余集團保持任何外交方面的往來;其二,中國希望明確知道英國政府對國民黨現在在香港的各種機構及中國的一切國家財産持何種態度。

其實早在這年1月10日,當聯合國安理會討論蘇聯代表根據中國外交部長周恩來于1月8日致電聯合國聲明而提議不承認中國國民黨殘余集團代表出席安理會之資格並加以驅逐時,英國代表賈德韓竟附和美國的意見,即“中國代表權問題的提出為時過早”。更嚴重的是,1月13日,當蘇聯的提議在安理會進行表決時,英國代表竟投了棄權票。這實際上等於英國政府繼續承認國民黨集團在聯合國的所謂合法性,而拒絕中國人民的合法政府所派的代表。在以後的聯合國歷次討論新中國資格時,英國政府都投了棄權票。

3月17日,胡階森約見章漢夫,稱英國政府已在1950年1月6日撤銷對前中國國民黨政府之承認,並於同日通知中華人民共和國予以法律上之承認。由該日起,對前國民黨之政府已無外交關係存在。在倫敦前中國大使館已行封閉而前大使已不享受外交官之身份。

胡階森還説,上次英國政府在聯合國內對開除國民黨在安理會之代表問題上投棄權票,並非袒護前國民黨之表示,而是由於當時不可能達成多數通過。此理由同樣適用於聯合國其他機構。他表示,英國政府歡迎中國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出席聯合國及其所屬各機構,而且一旦確知能形成多數時,英國政府自將對該項議案投贊成票。

為此,中國外交部對這種辯解于5月7日作了書面駁斥,嚴正指出:

一、關於聯合國中的中國代表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所重視的不是同意票的多少,而是要從投票中看出已經正式宣佈與國民黨反動殘余集團斷絕外交關係和願意與中央人民政府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是否心口合一,他們對中國中央人民政府是否真正保持友好關係。因此,中央人民政府對英國政府關於在聯合國組織中對中國代表權問題投棄權票的解釋不能滿意,尤其對英國政府在聯合國所屬各機構中繼續投棄權票的行為更不滿意。

中央人民政府認為,英國政府應該以行動表示其確與國民黨反動殘余集團斷絕外交關係。

二、關於英國政府對於在香港的國民黨反動派集團的各種機構及中國的國有財産所持態度問題,根據胡階森代辦的口頭聲明,知英國政府已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現在香港的中國財産具有執行管理之全權。

1950年5月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介紹了中英雙方談判的全部過程及擱置的原因及責任。不過此時中國政府仍給留在北京的英國談判代表以外交人員的待遇,中英雙方聯繫的渠道並沒有斷絕。

周恩來與艾登會談,確認互換代辦

1954年,周恩來率代表團出席第一次日內瓦會議期間,即4月30日,周恩來同英國外交大臣艾登會面,就中英關係問題交換了意見。

艾登説:“英國是承認中國的,只是中國不承認我們。”周恩來説:“不是中國不承認英國,而是英國在聯合國不承認我們。”艾登説:“我這次把在華代辦杜維廉帶來為的是與中國代表團接觸。”周恩來説:“我也把歐非司司長宦鄉帶來了。”艾登説:“那麼我們想法相同了。”

5月3日,宦鄉與杜維廉進行了交談。30日,周恩來接見英國工黨領袖、國會議員詹姆斯哈羅德•威爾遜和羅布遜•布朗,就改進中英關係、發展中英貿易問題交換了意見。

6月1日,周恩來致電毛澤東、劉少奇並中共中央:威爾遜、布朗和艾登共同向中國代表團首席顧問雷任民表示,歡迎中國在倫敦建立常設商務機構。為推進中英關係,建議我們可向英國正式提出設立常設商務機構問題。此機構應享有完全的外交權利和地位,實際上是一個外交機構。

同日,艾登宴請周恩來,表示雙方應努力進一步改進中英關係。周恩來表示同意。雙方商定互設談判代表辦事處。4日,宦鄉會見杜維廉時告訴他,中方願派駐倫敦的官員為代辦身份,進行談判代表的工作及解決中英間一些未決問題。杜維廉表示“好”並將轉報艾登。

16日,英方答覆表示歡迎並願發表一聯合公報。聯合公報的中英文于17日同時發表。

中英互換代辦,兩國關係向前走了一步,但還是處在談判建交的階段,主要原因是英國不肯改變其在台灣問題上追隨美國的立場。英國一方面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代表中國的政府,另一方面又在聯合國投票支援國民黨集團,致使兩國關係停滯不前。

毛澤東會見蒙哥馬利

談中英關係

1960年5月27日,毛澤東與來訪的英國蒙哥馬利元帥進行了會談。毛澤東説:“你們為什麼不稍稍改善一點你們的態度呢?基本問題已經解決了,你們同台灣沒有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同意北京政府代表中國,基本事情你們已經做了。只剩下個別問題,這就是:一、在聯合國討論蔣介石代表權問題的時候,同美國站在一起;二、在台灣你們還有領事;三、你們的政府比較親台灣而對中國疏遠,有很多蔣介石的人從台灣到倫敦,受到你們外交部的接待。此外,在西藏問題上,你們也同美國站在一起。西藏的一名叛亂分子到倫敦,受到你們外交部的負責人接見。”

蒙哥馬利説:“這我不知道,西藏是在中國之內的。”

毛澤東説:“你們外交部做的很多事情,你是不知道的。所以我看來,我們不能輕易地把正式代表權給英國,不能同英國正式互換大使。”

1961年9月7日晚,陳毅副總理在人民大會堂為蒙哥馬利再次訪華舉行歡迎宴會。蒙哥馬利講話,提出緩和國際緊張局勢的“三大基本原則”,這就是:“第一,大家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第二,大家都承認有兩個德國——東德和西德;第三,一切地方的一切武裝部隊都撤退到他們自己的國土上去。”

9月21日,周恩來接見了蒙哥馬利,支援他提出的三項基本原則。周恩來説:“這三項基本原則互相關聯,可以分別實行,也可以同時實行。第一,只能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領土。這是公正的主張,是與中國人民和世界進步輿論的呼聲一致的。聯合國第16屆大會一開始就遇到這個問題,現在已經有兩個提案。紐西蘭提案代表美國的意見,主張根據聯合國憲章第18條把恢復中國代表權問題作為‘重要問題’,必須有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其目的是把這個問題挂起來,或者推遲一年,或者交給一個小組委員會去研究,結果仍是拖延。這是適合美國需要的。另一個是蘇聯的提案,主張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代表權,把蔣介石集團驅逐出聯合國。我認為蘇聯的提案與你的主張是一致的。恢復中國代表權問題是個程式問題。誰能代表中國六億五千萬人民?只有如你所説的北京的政府,而不是台灣的蔣介石。如果接受了美國和紐西蘭的主張,把恢復中國代表權問題當作‘重要問題’來討論,那就是討論中國的存在與否,就是干涉中國的內政,這是違反聯合國憲章的……”

毛澤東天安門城樓接見英國代辦

1970年5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了40個國家的駐華使節。在接見英國駐華代辦譚森時説:“祝英國發展,請問候女王陛下。”

從此,發展中英關係和互換大使問題又提上了議事日程。中國採取了若干緩和對英關係的措施,如對導致兩國關係瀕於破裂的火燒英國代辦處事件,作了合情合理的處理,釋放了英駐京記者格雷等,使兩國關係恢復到1967年以前的水準。

1971年1月15日,中國新派駐英臨時代辦裴堅章向英外交部駐議會次官羅伊爾進行到任拜會時,羅伊爾提出中英兩國是大國,應該有大使級外交關係才合適。英準備將其在北京的外交代表規格提高到大使級,望中國政府對此建議作出良好反應,儘快答覆。

同年3月2日,周恩來接見英國代辦譚森,提出了中國政府對解決中英全面建交互換大使的三點要求:一、撤銷英國在台灣淡水的領事館;二、在聯合國大會上,英國不能既投票支援恢復中國席位的議案,又投票支援把中國代表權問題作為所謂“重要問題”須經大會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的議案,必須完全支援贊同中國參加聯合國;三、澄清英國過去鼓吹的所謂“台灣法律地位未定”的論調以及為製造“兩個中國”和“一中一台”的任何謬論。

17日,裴堅章宴請英國外交部遠東司司長摩根,摩根按其外交大臣的指示表示:“從周總理同譚森的談話中,英外交大臣仍看不清中國對中英互換大使所持態度,即要英為此採取什麼步驟,等待中方答覆。如明確提出英必須採取的措施,英將認真研究,並已準備好隨時與中方就由代辦級升格為大使級的問題在倫敦進行商談。”裴堅章指出,中英關係進一步發展的主要障礙是英國在聯大投票中的兩面態度和英在臺設有領事館。如英國在這兩個原則問題上明確改變態度,兩國建立完全外交關係就沒有障礙了。

6月22日,羅伊爾約見裴堅章,表示英方願完全滿足中方條件。待中方作出良好反應後,英將撤回其在台灣的官方代表;英國不打算再支援關於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問題上須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的“重要問題”議案,並保證不支援旨在拖延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進入聯合國的程式。

英國的答覆雖表示接受了中方的兩個原則條件,但對台灣地位問題並未表態,其中還有文章。經研究決定由中方草擬一關於中英兩國建立完全外交關係的換文稿。文中有一條款就是要英國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的立場。

1971年7月10日,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約見英駐華代辦譚森。喬説:現在我們建議把兩國建立完全外交關係的原則用換文形式肯定下來。我們準備了一個換文稿,在徵求你們的同意後就可以正式換文,並建議全文發表。

正式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

7月19日,譚森約見喬冠華副部長。譚説,英國政府注意到中國的換文稿的條文,以前中方只提出兩個突出問題,現在換文稿之中又有新的突出問題,並建議公佈。雖然如此,英仍同意公佈換文,但有幾點評論。隨即交出英方對中方換文稿的修改稿。喬表示,中英兩國現在仍停留在代辦水準,原因就在於台灣問題。“台灣地位未定論”是英國政府首先提出的。英國與其他國家不同,英是《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簽字國,這兩個文件規定台灣應歸還中國。所以,台灣地位問題不是什麼法律的問題。

8月4日,喬副部長約見譚森,面交中方對換文稿的修改稿。28日,英駐華臨時代辦薩力查致喬副部長信附英方修改稿。9月25日,喬冠華副部長約見譚森,面交中方修改稿。

10月5日,譚森約見喬冠華副部長並表示:在上次9月25日會談中,你提出中方新的文稿,並要求英方對台灣地位問題作一口頭保證。英方仔細考慮了中方的草案和建議。未正式答覆前,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的政府將不會提倡“台灣地位未定論”。關於英方的口頭保證,喬冠華要譚用書面寫出給他。譚同意並於當日交來。

到此,中英關於互換大使的聯合公報達成協定,基本內容有三條: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聯合王國政府一致確認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干涉內政和平等互利的原則,決定自1972年3月13日起將本國派駐對方首都的外交代表由代辦升格為大使。

二、聯合王國政府承認中國政府關於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的立場,決定於1972年3月13日撤銷其在台灣的官方代表機構。

三、聯合王國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聯合王國政府的上述立場表示欣賞。

關於英國口頭保證問題,于1972年3月4日也取得一致措詞。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關於互換大使的聯合公報定於3月13日簽字,當日公佈。口頭保證採取候任駐華大使艾惕思致函喬冠華、喬冠華復信的換文形式。

中英升格大使級的談判,到1972年3月13日簽字生效,兩國終於建立了全面外交關係。

摘自《紅墻大事》(2)張樹德著 中央文獻出版社2006年6月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