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字號:
王紅旗對《和誰在陽臺看日落》的文本分析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3-06-13  發表評論>>

 
王紅旗 首都師範大學中國女性文化研究中心、基地主任
 
    王紅旗:其實,很難用“正面”“反面”來概括這部小説的形象塑造。這部小説的男性塑造,都是由三代女性牽引出來的。只能説有的守住了自己人性的善,有的在被物化中迷失,有的被物化成塞滿物質的“空心人”。先説小説裏的母女三代,她們不存在任何的關係,但是命運讓她們相遇在陸家的小紅樓裏組成了一個“家”,在超越血緣的親情溫暖與冷漠,愛情與傷痛的自我生命體驗中體驗不同人生,尋找自我靈魂的情歸何處。其實,人生在於體驗,人的生命品質也在於體驗,有體驗才有反思,有反思才會成長。三代人的靈魂自省的掙扎浮沉,表現出人類的內在靈魂,的確存在著追求崇高,善良人性的堅韌的意志和本我的生命力。

一個人的人性,一方面是有社會文化塑造,另外一方面是本我生命力。所以我覺得母女三人有不同的經歷,但是,實際上小説讓她們的心靈相互映照,體現她們靈魂裏那種渴望陽光和溫暖,渴望善良與崇高的共同的心靈底色。三代人的情感理想在小紅樓夕陽光耀下的陽臺真的相遇,而位置的“虛空”有隱喻更豐富的內涵。我相信人本性善,所以我才有這樣的解讀。

奶奶(叔婆)是中國傳統愛情觀念的“堅守者”。她能夠在現代與傳統之間絕不放棄自我,擇善而從,是很不易的。我們這個時代,現如今容納了太雜亂的生活、情感方式,從封建落後、腐敗原始的,一直到現代的、前衛的,甚至是極端先鋒的。靈魂能夠不放棄自我堅貞的愛情,對這樣的傳統信念如何認識。我們不要做一個很狹隘的民族主義者,那麼在全球化語境下,對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人類文化建構的整個大構架下,應該有一中擇善而從包容心態。我在思考這部小説的深度。寫奶奶(叔婆)相信真愛的寧靜心靈對孫女陸盈秋的影響,撕開被女性追求事業、喪失感受愛的能力所遮蔽的情感困惑真實心理,她由遭遇背叛而不相信愛情到相信愛情,對愛情的期盼,更深層的意義在於表達,其實傳統和現代的文化觀念是可以互相慰藉的,取其精華就會豐富自己。

母親鐘碧惠是生活、情感的“迷惘者”。她在偷渡香港之前,雖然經歷了跟陸天奇的一段情感,一夜真情。實際上只是對鐘碧惠而言,仿佛是一夜真情。對陸天奇而言,他只是發現了鐘碧惠還是一個處女才有了性愛的激情。其實陸天奇是用這位“處女”來療傷的,他之所以激情山水尋找刺激,因為朱詩菲對他的靈魂傷害太深。而且鐘碧惠還有著隱隱的私心,我可以通過這個香港畫家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是,如果説她與陸天奇的情感還有那麼一種天然的女性野性的真愛的話,當她成為香港都市人的時候,跟那幾個男人已經是沒有一點真愛了。都不是真情。她跟顧先生完全是相互抵禦都市的靈魂“寒冷”的,同是天涯淪落人相互的身體取暖,極端快速的都市生存節奏裏,用性去填補或者發泄壓抑和寂寞。她跟前面的湯東尼,更是絕對的功利主義,先騙她的玉然後賣高價只給她一小部分,而她想巴望著依靠他實現發財夢。他們兩互為功利的。跟攝影師馬克的同居,是她有了一定經濟基礎的時候,是對香港的那種富婆和闊小姐包養“姑爺仔”時尚的效倣。

一個迷惘者是找不到回“家”的路的,所以你就把她寫瘋了。因為,她在生存、金錢和慾望的驅趕下,不僅透支自己的生命,而且忘記自己靈魂真正的需要,已經失去分辨是非和善惡能力,在數次情感欺騙的極度焦慮中導致精神分裂。但是她的精神分裂,不完全是男權文化的性別歧視,更有自我深層意識的原因。是你的仁愛還沒有讓她完全發瘋,或者不忍心讓她完全發瘋。讓她最後若有所思的聽了叔婆和陸盈秋的對話之後,她走向了陽臺,好像她明白了自己要到陽臺去看日落,這是很感人的。但是,她的靈魂不可能找到原初的家了。

陸盈秋是一位當代年輕女性的“迷失者”。猶如暫時的迷失了前進的方向。“迷失”是可以找到回家的路的。因為,她的敏銳、自信,和她善於自省的意識,坦然接受前面兩次戀愛失敗的事實,尤其是對奶奶(叔婆)堅守愛情溫暖的一生有所感悟,她希望能夠找到真愛,永不放棄對真愛的尋找。所以,母女三代的情感理念和行為方式,本身就形成了一種傳統和現代不同愛情觀念的較量。其實,你以愛對於女性的靈魂的意義的不同的個體生命經驗,詮釋愛對當代人類不可或缺的價值。從內在自我的層面講,她們的愛雖然沒有終極答案,但是命運卻是自己靈魂播種的因果。這是小説裏非常了不起的發現。人類渴望得到異性情人的溫暖,是人性使然還是性別使然?是應該肯定還是批判?什麼才是理想的愛情?什麼是現代文明的真諦?我們應該深入思考。

説到蔡夫人這個形象,幾年前批評家張惠敏寫了一篇香港的調查報告《城市陰影》,香港富婆包養“男妓”成為一種現象。尤其小説裏談到的辜小姐、蔡夫人包養“姑爺仔”,一個是因為沒有找到愛情婚姻,一個是為了“以牙還牙”報復丈夫的“婚外情”。這裡提出另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女性經濟地位崛起,有了錢之後,應該如何建立健康的、崇高的性、愛情與婚姻的關係。

這其中男性形象陸天奇的懺悔意識,盧卓鏗的靈魂深處對愛的堅守,都是社會現實生活裏男性應該具有的優良品格。比如,小説開篇香港流浪畫家陸天奇遭遇地震生命意外死亡的最後一刻的靈魂懺悔,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從而揭示出一個男性自我人性救贖的可能性。又比如,遵照奶奶遺旨的“海葬”儀式舉行後,盧卓鏗得知此訊“第一次”流出了眼淚,問女兒巧巧“咱們這兒也能海葬嗎?”而堅信“海水是相通的”。顯然,盧叔公為女兒取名巧巧是為紀念與奶奶(叔婆)永不忘卻的愛情,“海葬”期盼著兩個愛的靈魂在另一個世界還能相遇。相信堅貞的愛情亙古不變。從某種精神意義上講,堅守住愛,就守住了家園,守住了靈魂的根。並從更高的哲學層面提出,人的肉體生命是有限的,靈魂深處真愛的能量是無限的,是可以超越時空、生死的存在。因此,奶奶(叔婆)堅守“有愛就有了一切”的愛的哲學,可以説是對偏執的現代性的一種反思與批判。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毅鷗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