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共卓越的領導者>>劉少奇>>回憶懷念字號:
秘書的回憶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24  發表評論>>

姚力文

我根據多年和少奇同志在一起的經驗,有一個比較突出的印象,就是少奇同志言行一致,表裏如一,是一個真正的共産黨員。共産黨員裏有真誠的和不真誠的,他不是假的,而是真的。他有他自己的特色,不是很活潑,有一點內向,但是對人很真誠。

開始調我去少奇同志那裏,是喬木同志推薦的。是在1958年的5月。我那時在辦公廳工作,喬木是候補書記,分管意識形態,我跟他對口,為他服務。他跟我談話時,我當時有一點猶豫,説我能幫什麼忙,因為那時我們對領導人崇敬到有點迷信,主要是少奇同志地位那麼高,我能幫上什麼忙。我去第一天,少奇同志對我説:我很忙,很多文件看不過來,請你來,幫個忙,幫我看文件,了解一些情況,有一些事情可以幫我辦一下。他給我的感覺是出自內心的。

因為我進領導機關比較早,根據我多年的經驗,有的領導在表面上對你和氣,但是在精神上高你一等。我是1944年進入區黨委的機關報,1948年進入晉冀魯豫《人民日報》,以後變成華北《人民日報》,以後變成中央《人民日報》,就變成中央的黨報。我接觸領導人比較多,所以當我聽他説要我幫他的忙,我心裏就放心了,我只是當他的耳和手。

他不僅對身邊的人是這樣,對普通的老百姓也是這樣。

他給我印象深刻的還有一個,就是在1961年。有一次,我們到呼倫貝爾盟草原參觀,見到一個牧民,年紀比少奇同志要稍微大一點,還有一個老太太。進去一説,國家主席來了,他很緊張。少奇同志看到這個情況,非常自然地拿一支煙給了這個牧民,擦了一根火柴,給他點了煙。這樣一來,牧民一下子覺得親切了很多。這當然與他地下工作的經驗有關,為了跟自己的訪問對象縮短距離。我們在旁邊看見他的動作很自然。

另外,他的真誠還表現在和人民群眾同呼吸,共甘苦。印象最深的就是對待小孩,在患難中能夠看出人的本色來。他的孩子平平、源源都在寄宿學校,可能在外面吃不飽,回家的時候就狼吞虎咽。後來被鄧大姐和康大姐知道了,覺得小孩很可憐,那麼小,就説不要讓他們在外面住,在家裏吃。光美同志很了解少奇同志,她説這個事情要跟少奇同志商量商量。結果她跟少奇同志説了,當時少奇同志就説不行,一是因為這些小孩沒有吃過苦,大家都吃不飽,讓他們跟普通人一樣嘗嘗味道;第二要讓孩子知道,如果路線不對,會造成多大的損失,以後不能捅婁子。他做的都是很真誠的,不是表演給別人看的。

他的真誠還表現在他要求自己比較嚴,能夠自我批評。應該講,中國共産黨是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在以農民為主力的戰爭中,爭取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是一個很好的黨。但是在建設階段,搞得不怎麼好。儘管我們取得了很大的成績,整個來講,我們沒有在建設這一關很好地過關,“左”的錯誤接連不斷。季三齣表現在廬山會議,明明彭德懷的意見是對的,絕大部分出席會議的人,都是同意的,但捕風捉影,無中生有地説他是什麼反黨俱樂部,説他是要向黨挑戰,是代表資産階級的,而且這種鬥爭要搞幾十年,實質上是壓制批評。

少奇同志回家鄉調查時,有兩件事情給我很深的印象,都表現他真誠的自我批評。他在看了家鄉的情況之後,説,我40年沒有回家了,這一次回家看見這些情況,覺得很難過,很對不起大家。這個責任首先由中央來負責,我在中央是第一線,是具體執行中央的政策,我有很大的責任。當然我説這個話,不是説別人沒有責任,但首先我是有責任的。

另外就是關於退賠的問題。他在跟村幹部講話中,提到我們一定要堅決地退賠,房子問題,傢具問題,如果你們有勇氣的話,把這次刮“共産風”的都記上賬,然後列上一個本,讓後世的子孫都記住,再也不能這樣幹了。他説得很真誠。給我的印象就是言行一致,與人民同甘共苦。

1948年,少奇同志在接見華北記者團時説,你們下去之後,不僅要了解中央的政策執行得怎樣,有什麼新鮮的經驗,還要了解這些政策是不是符合實際,比如説,政策下去之後,該擁護的不擁護,該有意見的沒有意見是怎麼一回事,這些情況都要認真地去了解;我們坐在中央的崗位上,心裏覺得危險。他對報紙也是這個要求,認為黨聯繫群眾有千條萬條,最重要的是報紙,因為報紙天天跟群眾見面,而且量大,記者下去之後,不要光聽好的,也要聽做得不好的地方。

我離開他身邊是在1964年5月下旬搞“四清”的時候。“四清”回來之後,我就到“四清”辦公室了。

我覺得少奇同志很愛學習,這是他的一個特點。比如説,他在1961年去東北林區調查,對林業不太熟悉,就請了一個林業專家,是東北林學院的周重光教授。他先去小興安嶺,然後去大興安嶺,我是給他打前站。他了解情況很全面,各種意見都要充分聽取。我們當時的心情是,怎樣在短時間內使少奇同志了解更多的情況和更全面的情況。他開座談會的時候,還比較滿意,各種意見都有,大家都講了。

到了大興安嶺後,少奇同志對林業的知識都很熟悉了,什麼人工更新、天然更新,什麼採伐的方法,還有品種等等都很熟悉了。他向周教授學習,但是他又高於教授,還考慮了別的問題。過去我們認為林業就是砍木頭,而且是砍得越多貢獻越大。他提出,林業要滿足人民的生産、生活的要求,這是林業的方針。另外就是怎樣使林業持續發展,用了一個詞我記不太清了,就是使林業有發展。我們當時聽了之後,覺得林業不止是砍木頭的問題,而且還要考慮人民的需要,還要考慮發展的問題。當時還提出,一切有效的制度都要恢復,要健全制度。這是當時最大的弊病,當時“大躍進”之後,對科學衝擊得很厲害。

他在這次講話中,強調了很多,關於恢複製度的問題,還有照顧林業工人的需要,使他們有比較好的工作條件,他都提出來了。

他的學習精神表現在他不僅向群眾學習,而且向專家學習。

愛思考,這是少奇同志的另外一個特點。他很強調獨立思考,這是他的一個風格。他在給華北記者團講話的時候,特別強調了這一點。當時他是準備幹部,全國形勢勝利在望了,他通過調查研究,想從新聞抓起。他講話,就是強調要想當好一個新聞工作者,必須具備四條。第一個要熟悉黨的方針政策,要有一定的理論水準;第二要學習馬列主義;第三要能獨立思考問題;再就是根據黨的方針政策,能夠獨立地解決問題。獨立解決一個問題也是好的,不能人云亦云,不能照搬上級的指示。(姚力文,原劉少奇的秘書)

《話説劉少奇》

文章來源: 中青網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