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共卓越的領導者>>劉少奇>>回憶懷念字號:
馮少白:歷史不容偽造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24  發表評論>>

我和少奇同志認識比較早。一九三七年,我剛到延安時,恰好和少奇同志一起住在中央軍委招待所。“皖南事變”以後,少奇同志擔任新四軍政委時,我又在軍司令部工作。一九四二年三月,少奇同志奉調回延安,到黨中央工作,我跟隨軍部領導同志一起送他到老黃河邊。

多少年來,我一直把少奇同志作為我工作、學習和生活上的楷模。初見面時,他就對我説:“要有一個馬列主義武裝起來的頭腦。”他的親切教導,一直鼓舞著我努力工作,鞭策我刻苦學習。他那兢兢業業的品格,克勤克儉的作風,更是時時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我就象學生反覆聆聽老師的教導那樣,常常回憶起這些往事。

但是,十多年前猛烈颳起的一場風暴,把歷史弄顛倒了。林彪、江青一夥在一九六八年向黨的八屆十二中全會提出的所謂“審查報告”以莫須有的罪名,誣衊劉少奇同志在新四軍工作期間,勾結汪偽,背叛祖國,從而達到打倒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的罪惡目的。

現在,林彪、“四人幫”已經不齒於人類。劉少奇同志作為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也恢復了他應有的崇高聲譽。我是一個倖存者和當事人,覺得更有責任澄清歷史事實,抹去林彪、“四人幫”潑在劉少奇同志身上的污泥濁水。

新四軍軍部派我到上海去做地下工作,是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間。“皖南事變”以後,新四軍在少奇同志和陳毅同志的領導下,堅持華中敵後抗戰,阻止反共軍的進攻,聲威大振。但是,由於敵偽在經濟上的嚴密封鎖,也由於新開闢的根據地尚未鞏固,我軍面臨著巨大的困難。當時的部隊給養,主要依靠徵收公糧。雖然採取了二五減租、交租交息、合理負擔、發展生産等政策措施,仍然保障不了部隊的供給。最缺乏的是醫療器材、藥品、布匹以及日用物資,因為這些物品必須到敵佔區的城市裏去採購。處於這種境況,加強敵佔區的工作,爭取廣大人民群眾,利用各方面的社會關係支援抗日民主根據地,成了當務之急。正是這個原因,組織上派我到上海去做地下工作。

有一天晚上,我已入睡了。突然,一個警衛員叫我起床去見陳毅軍長。陳毅同志見我進門,放下正在批閱的文件,開門見山地對我説:“組織上決定派你到上海去辛苦一趟,利用你的親戚朋友關係,籌募捐款,採購藥品,了解敵情,早去早回。你有什麼困難麼?”我自知責任重大,立刻回答説:“沒有什麼困難”。他説:“好!你去見少奇同志,聽他有什麼指示。”

從陳毅同志屋裏出來,我即刻趕到少奇同志那裏。

少奇同志一見我,就問:“陳軍長找你談話了嗎?”我回答説:“剛才去過,已經交代給我出去工作的任務。

”接著,少奇同志拖了把椅子,示意我坐下來仔細談談。少奇同志先是詢問了我在上海的一些社會關係情況,我一一作了回答。當時,我看他神色有點疲倦,就説:“今天太晚,首長身體不好,可以休息了,明天再安排時間談吧。”他搖搖手,喝了一杯濃茶,提起精神對我説:“還早哩!你看,我這裡一堆報告,部隊裏的吃飯、穿衣等許多問題,都要我們處理呀!”我見少奇同志執意要談,就問:“首長對我出去工作有什麼指示?”

他很嚴肅地説:“我們到敵佔區去工作,主要是依靠群眾支援我們的抗戰事業。為了爭娶分化、瓦解敵人,我們也要利用敵人的矛盾,開展對敵鬥爭。你可以利用社會關係進行工作。”為了在工作中更有把握些,我又問:“在敵偽方面,我有一些親戚朋友,是不是也可以去找他們呢?”少奇同志思索了一下,説;“對漢奸親日派,我們採取對其親日的方面加以打擊,對其動搖的方面加以爭取的政策”,接著,他特意加重語氣説:“但須注意,在目前抗戰的不利情勢下,不可與汪偽上層的漢奸頭子輕易接觸,要提高警惕,以防他們挑撥離間,造謠中傷,破壞我們與國民黨的團結合作。”

經少奇同志一説,我更加明白了這次出征上海的目的。我要告辭了,但少奇同志卻象母親送孩子出征那樣,左叮右囑。他先是説:“你這次出去,要走我們根據地的秘密交通線,可以派小部隊護送你到江邊,這樣行動比較安全。”接著,他又問我:“出去的便衣和旅費準備好了嗎?”我説:“這些問題請首長不必操心,我自己會處理。”少奇同志又説:“你的愛人程瑞蒙同志臨時調到農村去做新區開闢工作了,你又很快就要走,可能一時見不到她,組織上會通知她,你放心吧!”聽了這一席話,我的眼眶不禁濕潤了,少奇同志就是這樣無微不至地關心幹部。你想到的問題,他想得比你遠;你沒想到的問題,他卻替你想到了。當我站起來準備走時,他又叫住我説:“我們蘇南區黨委做供給工作的一位同志,在上海被敵人逮捕了;你出去打聽一下,找適當的關係營救他。好,祝你一路平安。”

在上海,我呆了一個月。一九四二年春節前,我就回到了根據地。在軍部的駐地蘇北阜寧單家港見到少奇、陳毅同志時,我把捐款和採購來的醫療藥品交給組織,並彙報了一些情況,他們都非常高興。

這就是所謂“劉少奇派投敵叛變分子馮少白作代表,與漢奸陳公博、周佛海勾結,向日寇乞降”的全部情況。華中局、新四軍軍部派我到上海去做地下工作,是為進行對敵鬥爭去籌募捐款,採購藥品的。林彪、“四人幫”誣衊是劉少奇同志派我作為他的個人代表去進行投降叛賣活動,完全是顛倒黑白。至於以後三次出征上海和南京,少奇同志已經離開新四軍,林彪、“四人幫”移花接木,羅織罪名,足見其手段之卑鄙!從少奇同志在我臨行前的一席談話中,能見到所謂“勾結”、“乞降”的影子嗎?絲毫沒有。這裡,充滿著一個無産階級革命家所特有的原則性和靈活性,充滿著一個共産黨人對漢奸和日寇的蔑視,充滿著一個黨的高級幹部對普通黨員的關懷和愛護!

事實勝於雄辯,歷史不容偽造。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作出為劉少奇同志平反昭雪的決定,充分説明瞭這一點。我為此專作這篇短文,一是為澄清歷史真相;二是告慰已經長眠于九泉之下的老領導——劉少奇同志。(原載五月十日《解放日報》)(人民日報19800520)

文章來源: 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