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共卓越的領導者>>劉少奇>>回憶懷念字號:
女兒心中的父親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24  發表評論>>

劉亭亭

我們小時候,就是誰最小誰陪伴爸爸。在7歲之後,我們就不準進他的辦公室了,因為保密,我們認識字了。在“文化大革命”中,出去在街上看見很多大字報,當時我們很小,我是14歲,所以有一些問題想問問他。頭一次他給我們解答一些比較深的問題,有一些我們不太懂,比如説路線方針等等。他常給我們講,最大的幸福就是得到人民的信任,得到人民的信任才能到達高的境界。但是有一次,因為“文化大革命”中的批判不斷地加深,他就説,今天要加一句話,如果人民誤解了你,人民覺得你做錯了事,這個誤解是讓人很痛苦的。當時我們感覺到他的心情很沉重,但是我們不了解政治上的鬥爭。

“文化大革命”以前,我們上小學三年級以後,爸爸就把我們都送到學校去住。當時在學校吃不飽,非常餓,回家的時候就在飯桌上搶吃的,爸爸媽媽看著都很心疼。但是他星期一還是堅持把我們送到學校去,説,人民吃什麼苦,你們也吃什麼苦,這樣你對人民生活也有所理解,將來才能夠更好地為人民服務。

“文化大革命”中,他説人民現在對我有所誤解,有過火的行動,希望你們能夠理解,中國人民還是最好的人民,你們只有真正到人民中才能生存,否則你們不可能生存。因為我們小時候比較幸福,沒有想過生活本身是一個奮鬥,在大一點以後,尤其“文化大革命”突如其來,就覺得非常美好的東西突然變得醜陋。他就講,只有到人民當中,才可能活下去,才能覺得活下去是一個鬥爭。也相信你們只有在人民當中才能真正地成長。我想,這是父親給我們最深的教育。我也相信,只有有這種信念和努力才能夠真正成才。

我們當時被趕出中南海的時候,很短的時間,兩個小時之內,每個人帶上自己的自行車,還有一個人一個小箱子,上了解放軍的卡車去各自的學校。我去師大女附中,劉源在四中樓底下放墩布的地方住下。平平回到師大一附中,但是她很快被抓進監獄,説是楊、余、傅要把我爸爸接到蘇聯去,説平平是聯絡員。我的外婆也是在第一監獄去世的。劉源很快被分到山西雁北,也是最苦的地方。當時我們很慘,不知道每個人將來的結果是什麼。送源源上車站的時候,他突然沒影了,到處找也找不著。最後等車開的時候,他突然冒出頭來説你多保重。

我報名插隊,有的人説你不用這麼進步,我説根本不是進步,是我怕在城裏受整太厲害,至少到農村去,好好勞動,農民的政治思想強調不太厲害。我妹妹當時只有7歲,所以就讓我留在北京,後來去了工廠,和我妹妹、趙阿姨生活在北京。我所有的哥哥和姐姐,全部在農村和農場。平平從第一監獄出來之後,就去了軍馬場,挖豬圈等比較苦的事全做過。劉源當時是全勞力,每天掙1毛錢,根本就吃不飽。我當時是做工人,每個月掙15元錢,給他寄5塊錢。當時他在山西雁北,非常苦,光著腳走幾十里地。我去看他時,我哥哥説,你下鄉怎麼能穿鞋?結果磨破了腳。他把他的雨鞋脫下來,我看見他的腳被磨得都是血。我説你怎麼穿這麼小的鞋?他説我沒有鞋,這是跟人借的。過河的時候,橋塌了,他走一步我走一步。

我到村的時候,看見老鄉對他不錯。第二天早晨我起來,看見老鄉在門口站滿了,説想看看源源的妹妹什麼樣。劉源為了回北京,三天三夜睡不著覺。我們各自都靠自己,兄弟姐妹雖然經歷不一樣,但是我們的心在一起,直到現在我們的關係都非常好。

我們知道父親去世,是彭真叔叔的孩子告訴我們的。然後我們給中辦寫信,我們寫:敬愛的毛主席,我們想見見我們的父親和母親。中辦回了一封信,説可以見母親。我們就説我們的父親呢?沒有人回答。第二天專案組來告訴我們,父親已經死了。那是1972年。實際上我父親1969年已經去世了。據説同時通知了母親,母親當時還在監獄裏。

1972年,我們第一次到秦城監獄去看母親。她已經給摧殘得不成人樣了,駝背非常厲害,長年不能説話,也見不到陽光。我們一看非常驚訝,和離開我們時完全不一樣了。我們不能哭,因為環境比較複雜。當時林彪已經出事了。我們講了講林彪的事情,她説她有所感覺。最後分手的時候,我們難捨難分,都哭了。我們知道,當時我們這種表現肯定會彙報上去,而且肯定會説有立場問題。

我們離開父母親的時候,是正在中南海鬥他們。他們分在前後院。分開的時候,媽媽要拉爸爸的手,當時有人就打他們。我當時14歲,看見父母親這樣的分開,心裏十分淒苦。我們知道,問小小他們的感情非常好。我們見到母親時,她問起父親的情況。我們也不清楚,不知道怎麼死的,骨灰在哪也不知道。我們想安慰她。她見到我們,説沒有想到你們都活著。她問小小在哪?因為她印象中的小小才6歲。媽媽住12年監獄,我們一共見她三次。她受的苦不少,為她和父親的案子,有上萬個人受到牽連。想起這些,我覺得今天有很多事情,有一些困難,有一些想不開的地方,都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了。

我們小時候,都是在實驗二小上小學。媽媽當年也在實驗二小上的小學。大概在一年級的時候,我從學校領了葵花子和蓖麻子。領回來之後,爸爸特別高興,説他願意教我怎樣種。我們家後面有一個院子,開始種蓖麻,後來種葵花,後來還種過菜和麥子,我們的鄰居是朱老總,他更愛種菜,種南瓜什麼的,都是朱老總自己種。

爸爸特別注意我們德智體全面發展。他很主張我們去游泳,非常注重我們從小鍛鍊。劉源13歲暑假去當兵,我姐姐15歲去農村突擊隊開石頭。當時媽媽在河北省農村做四清工作,爸爸寫了一封信,交給姐姐平平,説這封信你去送給你媽媽。當時爸爸説,你自己去火車站買票,自己去找媽媽,一定要把這封信交給你媽媽。姐姐把信送到媽媽手裏。原來父親在信中説是要把姐姐留在農村青年突擊隊開石頭,要留一個假期。姐姐不知道,以為給媽媽送了一封信,就可以回家了,後來告訴她,得留在山上開石頭。這都是爸爸教育我們的一些事情。

父親講的是湖南話,我不完全聽得懂。他強調年輕人要半工半讀,我記得他要我們上大學和上高中都上半工半讀。我當時挺小的,我説不行,我不半工半讀,我要上大學。爸爸講,不要光強調學習,應該是德智體全面發展。他很注重讓我們去做一些體育活動,參加勞動。

有一回,毛主席到我們家裏來。有一張我和毛主席握手的照片。當時我是中隊長。他就問我是什麼官,戴著兩道杠。我説是學習中隊長,爸爸説,要是勞動中隊長更好了。他不是強調單一地學習,我覺得這個對於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有一次,父親給我們講共産主義,有一半我聽不懂,理論比較高深,又是湖南話。我問他,我看得見共産主義嗎?他説,我是看不見共産主義了,你們也不一定能夠看見共産主義,但是你們要相信,這是讓全人類的人民得到幸福,一定要有共産主義的信念。有了這個信念,做一切事情,都是為了實現共産主義。這大概是在我七八歲的時候。我説,我看不見的東西,怎麼能為它而奮鬥呢?他就儘量給我們講比較淺的道理。我們只有在吃飯的時候才能見到他,他也很願意聽我們講大街上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一到過春節的時候,他很願意和我們上街,看北京市民如何過年。有一回,他戴著大口罩,和我們一起上街,但是基本上走不了多遠,就得被人認出來。

我們上學的時候,父母從來不給孩子錢,放學的時候,大家排隊回家。有的孩子有一點錢,買個冰棍或者糖葫蘆什麼的,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我們只有跟父親出門的時候,他才會給我們買一些。

文章來源: 人民網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