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共卓越的領導者>>劉少奇>>回憶懷念字號:
劉少奇最後的二十七天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24  發表評論>>

一九六九年十月,“史無前例”的運動進行到第四個年頭了,陰冷的霧靄越來越濃,壓得人幾乎喘不過氣來,林彪、“四人幫”篡黨奪權的緊鑼密鼓正在猛敲……十月十七日晚九時許,一架飛機降落在開封機常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這架飛機的乘客是誰。

接受“緊急任務”的幾位醫護人員爬上了舷梯,來到後艙。只見後艙裏放著一副擔架;擔架上躺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不知什麼原因,這位老人沒有穿衣服,只裹著一條粉紅色的緞被,被子上蒙一條白色的床單。

老人兩眼緊閉,鼻孔裏插著鼻飼管,瘦削的面龐蒼白失色。他那孱弱的身體靜靜地躺在坦架上,好象一點活動的氣力也沒有了。從他微弱的呼吸看,他沒有死,還有一息尚存。

他那熟悉的面孔,並沒有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這不就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同志嗎?醫護人員怔住了,禁不住一陣酸痛之情涌上心頭。

少奇同志被拖下了舷梯;救護車在漆黑的夜路上向市區駛去……

這是原開封市人委大院。院內有一座獨特的天井小院,國民黨時期的金城銀行就設在這個小院內。四座三層高樓對峙聳立,與其説雄偉,倒不如説森嚴。

這個小院前後左右都不臨街道。

救護車開進了市人委大院,少奇同志被抬進了這個獨特的小院內。從此,執行這項“緊急任務”的醫護人員,也就失去了自由。他們被指令,不準外出,不準給親友寫信,甚至連妻子、丈夫、兒女都不準有任何形式的往來,並且一個個都以黨性、生命作了保證。他們事實上被軟禁起來了。思想也被禁錮了。他們沒有笑臉,彼此沒有交談,默默地作著自己要作的一切。

天井院外被重兵把守著。那些人民的子弟兵,只知道自己在執行任務,天井院內的一切,他們全然不知道啊!

又一座特設的監獄出現在祖國大地上!裏邊監禁的,是我們的國家主席——彌留的少奇同志。

因為少奇同志是十月十七日到達開封的,故而被稱之為“十七號任務”。

少奇同志病躺在西樓一層南頭的裏間。

安頓好之後,少奇同志微微地睜開了眼睛,緩緩地看了看周圍。他似乎是在尋思,這是什麼地方?他一句話也沒有説,慢慢地又把眼睛閉了起來。

少奇同志不可能知道而今他身陷囹圄之地,就是他一九五八年曾經視察過的古城開封。

一九五八年九月十八日下午,少奇同志借鄭州會議的間隙,曾和王光美同志一起乘車到古城汴梁視察。他當時的身份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作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來到群眾之中的時候,他滿面紅光,臉上沒有一絲皺紋,面容和藹可親;他那風塵僕僕的身影,他那慈祥的笑容,無不給人們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無不使人們頓生敬愛之情!

少奇同志健步登上龍亭,眺望古都新貌;少奇同志仰望鐵塔,胸中雄風四起;少奇同志來到工人中間,握手交談,是那樣平易近人,使工人們倍感親切。

然而,少奇同志這次來開封,際遇竟然是這樣的不同啊!

少奇同志在《論共産黨員的修養》和《論黨內鬥爭》等許多論著中,主張解決黨內的矛盾,要實事求是,不應人為地硬去“搜索”鬥爭對象,把同志説成是這主義那主義,而後開展無情的“鬥爭”。可是,這些都被林彪、“四人幫”肆意踐踏了。實事求是的原則,被他們以謊言、欺騙、捏造和誣陷所代替。當年曾反對盲目“搜索”鬥爭對象的少奇同志,恰恰被“搜索”的箭矢所命中。

那些陰謀家、野心家卻平步青雲。他們利用已經篡位的權力,在黨的八屆十二中全會上,給少奇同志強加了許多莫須有的罪名,並且“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這是一個怎樣的奇冤啊!作為無産階級革命家的少奇同志,怎麼能忍受得了呢?然而,他已經無能為力了。無情地批判和鬥爭,精神上的折磨,加上病魔纏身,他倒下了,就在生命垂危的時刻,在林彪“一號通令”的威逼下,又被驅逐出首都北京。

韆鞦功罪,誰人曾與評説?

少奇同志閉上了雙眼,靜靜地躺在病榻上。他一句話也不説,在極度的困苦中,也沒有一聲呻吟。他在思索些什麼呢?

他患的是肺炎和糖尿病,早已不能從口腔進食了,全靠從鼻飼管中打進的流食,維持著奄奄一息的生命。

醫護人員只有定時做流食,定時幫他翻身,進行簡單的藥物治療。除此之外,別的有什麼辦法呢?

少奇同志的病情惡化了。

請求調撥藥物,答覆是:根據當地條件進行治療。

實際上是被拒絕了。

幾天前組織起來的一個醫療班子,不知什麼原因,一直沒能出現在少奇同志床前。

守護在少奇同志身邊的醫護人員,曾提出是否讓親屬來最後見上一面?結果是誰也不敢作主,直到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晨六時四十五分,少奇同志的心臟停止跳動,妻室兒女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沒能來到他的身邊。何止這樣,他們連少奇同志的去處,死在哪都不知道啊!

從少奇同志十月十七日到達開封,到十一月十二日溘然長逝,共二十七天。二十七天中,祖國上空又增添了幾多陰雲?!面對那翻滾的雲層,少奇同志在天之靈,又該思索些什麼呢?

一套普通的衣服,作為壽衣穿在少奇同志骨瘦如柴的身上。

遺體擱置在西樓一層的廊檐下進行拍照。

遺體在這座銀行金庫的地下室過道上停放。近半尺厚的鐵門鎖上了。誰也猜測不到,我們的國家元首在這個獨特的天井院內含恨而死;作為金庫地下室的過道上,卻囚禁著我們的國魂!

按時令,十一月中旬的天氣並不很冷,但是這一年卻處處給人以冷的感覺;淅淅瀝瀝的秋雨,更增添了這種寒意。

十五日零點剛過,一輛靈車向開封市東郊火化場駛去。

少奇同志的頭和面部全部用白布嚴嚴實實地裹了起來……少奇同志生前戴的罪惡帽子似乎還不夠多,不夠重,死了以後新戴的帽子是:“烈性傳染病患者”!

靈車是“六九”型吉普車代替的,車身容納不了少奇同志高大的身軀,他的兩隻腳露在車廂外……沒有一個花圈,沒有一朵白花,沒有一寸黑紗。有的是陰沉而漆黑的夜幕,如泣如訴的秋雨……靈車徐徐行進在古城的街道上,周圍的一切都在沉默。

因為是“烈性傳染病患者”,當靈車來到火化場時,有人正在那裏噴灑消毒劑。

不可能舉行任何形式的悼念儀式;少奇同志的遺體被匆忙地送進了火化爐。

與此同時,他生前在開封時的遺物也付之一炬,灰飛煙滅了。

少奇同志當年長期在白區從事革命活動,不知用了多少化名,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作為國家主席,去世後仍得把名字再次隱埋起來。

這是少奇同志的骨灰寄存證:

骨灰編號:一二三

申請寄存人姓名:劉原

現住址:××××部隊

與亡人關係:父子

死亡人姓名:劉衛黃

年齡:七十一

性別:男

作為一個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無産階級革命家、我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之一的劉少奇同志,就這樣從政治舞臺上頓然消失,而且經年累月地沉淪冤海!

歷史是無情的。韆鞦功罪,總有人評説!

十一屆五中全會為劉少奇同志徹底平反昭雪恢復名譽的決議,如春風送暖,使冰雪消融。億萬人民心頭的疑雲飄散了,壓抑的情懷舒展了,心中的花雜綻開了,怒放了!與此同時,追思懷念的浪濤無不在每個人的胸中翻捲。

人民不會忘記少奇同志的豐功偉績。

人民不會忘記少奇同志那高大的形象,那慈祥的眼睛,那和藹的面容,那平易近人的風度。

人民也不會忘記,在那嘲史無前例”的“大革命”中,少奇同志精神上、肉體上所遭受的種種磨難。

人民將永遠把少奇同志懷念!

值得告慰少奇同志英靈的是,我們的黨正在恢復她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正在改善她的領導,提高她的戰鬥力。一批久經考驗的同志參加了黨中央的領導機構,無産階級革命事業前程似錦。這些,為的是不讓歷史的悲劇重演,不讓野心家、陰謀家再把黨、國家、民族和人民投入到空前的浩劫之中。

當少奇同志在天之靈得知這些的時候,是會得到慰藉的,他一定會站立雲端,向黨,向祖國,向人民,發出朗朗的笑聲。

〔原載《羊城晚報》朱可先 卞卡〕(人民日報1980年5月20日)

文章來源: 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