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共卓越的領導者>>劉少奇>>生平功績字號:
劉少奇是傑出的無産階級軍事家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10  發表評論>>

 1941年,任華中局書記、新四軍政委

  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偉大的中國革命,經歷了長達20多年威武雄壯、艱苦曲折的武裝鬥爭。史達林説:“在中國,是武裝的革命反對武裝的反革命。這是中國革命的特點之一,也是中國革命的優點之一。”(1)正如毛澤東高度概括的那樣:“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毋庸置疑,中國革命的勝利是用槍桿子打出來的。因此,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人,大都有參加和指揮革命戰爭的經歷。作為中共主要領導人之一的劉少奇,也是如此。

  評價一個人是不是軍事家,有三方面的標準:一、是否擔任過軍隊的高級領導職務;二、是否具有重要的軍事業績,即是否成功地指揮過戰役層次以上的戰爭,或對軍隊建設作出過重要貢獻;三、是否有重要軍事論著,或提出過重要軍事思想。一般地説,一個人只要具備其中的兩條,就可以是合格的軍事家。許多高級職業軍人,甚至公認的軍事家,也往往只對其中的某一方面作出過重要貢獻。同時具備這三方面標準的只有少數人。

  考察劉少奇的生平,我們可以看到,他足以同時具備這三方面的條件。因此,劉少奇是一位軍事家,而且是一位傑出的無産階級軍事家。

  劉少奇的軍隊職務

  擔任軍中要職,是作為軍事家的一個顯著標誌。在中國革命軍隊發展的每個歷史時期,劉少奇都擔任過重要領導職務。

  在紅軍時期,劉少奇從1934年10月起任中央紅軍第八軍團黨中央代表,12月改任第五軍團黨中央代表。1935年2月,劉少奇調任中央紅軍第三軍團政治部主任,7—9月,兼任紅軍學校政治部主任(未到職)。

  抗日戰爭時期,劉少奇從1940年11月起任華中新四軍八路軍總指揮部政委(總指揮葉挺,副總指揮陳毅)。總指揮部下轄:新四軍江北指揮部(指揮張雲逸),新四軍蘇北指揮部(指揮陳毅),新四軍豫鄂挺進縱隊(司令員李先念),八路軍第四縱隊(司令員彭雪楓),八路軍第五縱隊(司令員黃克誠)。1941年1月皖南事變後,劉少奇任新四軍政委(軍長葉挺,代軍長陳毅)。新四軍下轄7個師。1941年4月,劉少奇任中共中央軍委新四軍分會書記,5月改稱中央軍委華中分會書記。1943年3月,劉少奇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1945年7月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政治部主任。

  整個解放戰爭時期,劉少奇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政治部主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49年10月至1954年9月,劉少奇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1959年4月起,劉少奇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委員會主席,他擔任這個職務直到逝世。

  劉少奇的軍事業績

  劉少奇在數十年革命生涯中,軍事活動佔有重要地位,並作出了很大貢獻。20年代,劉少奇就十分重視發揮工人武裝的作用。30年代初,在江西瑞金中央蘇區,劉少奇參加組建紅軍工人師(後命名為中國工農紅軍中央警衛師),並領導蘇區的軍事工業生産。抗日戰爭開始後,劉少奇兼任中共北方局書記,在華北大力發展抗日武裝,領導開展敵後遊擊戰爭,特別是指導薄一波等創建了山西新軍,使之成為中共領導的一支重要抗日武裝。1938年中共六屆六中全會後,劉少奇先後兼任中共中原局書記、華中局書記、新四軍政委,在華中廣大地區領導了大規模的抗日武裝鬥爭和反磨擦鬥爭,皖南事變後主持重建新四軍軍部,鞏固和發展了華中根據地。1943年劉少奇進入中共中央領導核心後,參與了一系列全國性戰略決策,並曾直接領導跨戰區的軍事部署。在整個革命和建設時期,劉少奇對武裝鬥爭和軍隊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中國革命戰爭史上,有些軍事行動就是劉少奇直接領導或參與領導的。

  發動冀東武裝暴動。1938年7月在河北灤縣、遵化、豐潤、遷安等地發生的有20萬人參加的抗日武裝暴動,劉少奇作為中共北方局書記,從準備到發動,直接參與領導。暴動前,劉少奇向河北省委書記馬輝之和在這一地區活動的八路軍第四縱隊負責人宋時輪、鄧華作了佈置,並加派李運昌等赴冀東。7月6日起義提前發動,毛澤東、劉少奇聯名向中央晉察冀分局負責人聶榮臻、彭真下達三條指令:一、“冀東我軍更須用更敏捷行動向遷安、遵化、盧龍地區擴大活動”,二、“必須多派小部隊破壞北寧、平榆等交通及電話、電報的聯絡”,三、“六支隊要在長城口外建立根據地”。(2)武裝暴動隨後大規模爆發。8月初,根據劉少奇“速令宋時輪、鄧華部隊與冀東遊擊隊取得聯繫,幫助與配合他們作戰”等指示,八路軍第四縱隊東渡灤河,與起義部隊協同作戰,先後攻克平谷、薊縣、遷安、玉田、盧龍、樂亭等縣城。起義武裝一度發展到10萬人。

  指揮皖東新四軍反磨擦戰爭。1940年3月,國民黨軍委遊擊隊黨務主任李春初,率千余人兵力,企圖強行通過中原局、新四軍江北指揮部所在地定遠縣大橋鎮。國民黨皖東專員李本一部千余武裝人員和第五戰區第十二遊擊縱隊司令顏仁毅部約3000人兵力,也分南北兩路向大橋鎮逼來。當時駐在定遠的新四軍部隊只有第四支隊約4000人。作為中原局書記的劉少奇直接擔當軍事指揮。當時敵強我弱,形勢嚴峻。劉少奇急調原在津浦路東的新四軍第五支隊和蘇皖支隊,指令由第五支隊司令員羅炳輝率領,星夜趕到路西支援。3月13日,劉少奇電令參戰的新四軍各部隊:“應不顧一切的堅決徹底的消滅一切頑固武裝及偽政權”(3),並作了具體部署。第四、第五支隊主力根據劉少奇等的部署,聯合作戰,先將從南路進犯的李本一部擊潰,並攻佔定遠縣城。顏仁毅部不得不回兵救援。第四支隊早已等在高塘埔攔截,經過激戰,一舉消滅了顏部。兩次戰鬥共殲滅敵軍2500多人,粉碎了國民黨頑固派的進攻,鞏固了津浦路西根據地。

  津浦路西戰鬥打響後,盤踞蘇北的國民黨頑固派韓德勤,見新四軍第五支隊開往路西增援,乘機調集6個團1萬多人,于3月19日向第五支隊大本營半塔集發動圍攻。當時在半塔集僅有第五支隊留守部隊2000人,情勢危急。劉少奇等一面要留守部隊收縮兵力固守待援,一面令第五支隊主力急速回師路東。劉少奇又通過陳毅調蘇北新四軍挺進縱隊向西馳援。路東留守部隊在鄧子恢、郭述申率領下同敵人激戰8晝夜,堅守半塔集陣地。3月28日,羅炳輝率第五支隊主力、蘇皖支隊和第四支隊一部打回路東,奔襲半塔集。蘇北挺進縱隊葉飛部在西進途中,重創韓德勤主力獨立旅。至此,韓德勤部全線潰退,向淮河以北狼狽逃跑。半塔集保衛戰取得全面勝利。劉少奇指揮的皖東反磨擦戰爭,創造了在敵人優勢兵力圍攻下固守待援、後發制勝,軍事、政治雙贏的成功戰例。這一戰例後來在打開蘇北局面的郭村保衛戰、黃橋決戰中得到進一步運用。

  指揮蘇北新四軍反“掃蕩”戰役。1941年6月,日本侵略軍對蘇北根據地發動大規模“掃蕩”。6月中旬,日軍迅速攻佔興化、東臺、泰州水網地區,其勢洶洶向新四軍軍部、華中局所在地鹽城撲來。當時劉少奇任中央軍委新四軍分會書記、新四軍政委。他同新四軍代軍長陳毅一起,指揮這場反“掃蕩”戰役。作戰前,劉少奇、陳毅制訂了戰術原則:主力部隊分散,避免正面決戰,選擇敵之間隙,予敵以致命打擊;地方部隊採取小部隊動作,分散作戰,就地遊擊。戰爭打響後,為避敵強攻鋒芒,劉少奇、陳毅“決定將鹽城部隊疏散各村,軍部擬於最近移湖垛東北、上岡以西地區”(4)。7月20日,日軍出動17000人兵力分4路大舉進攻鹽城,尋殲新四軍主力。21日,劉少奇、陳毅等下達“保衛蘇北根據地,粉碎日軍進攻”的作戰命令,對有關師、旅的任務作了明確佈置。各部隊相繼展開後,劉少奇、陳毅又要求“採用河道伏擊戰及村落夜襲戰。河道伏擊應以連為單位,廣泛佈置層層阻攔,以擊沉敵之汽艇為主。村落夜襲以擾敵人,捕捉敵之步哨並殲滅敵之薄弱據點為主”(5)。同時,劉少奇、陳毅命令粟裕率領新四軍第一師跳出敵人包圍圈,南下蘇中,以靈活機動的遊擊戰襲擊敵人後方據點,迫使日軍回援。在新四軍南北兩路的打擊下,日軍于8月20日停止“掃蕩”,退回原地。這次反“掃蕩”戰役,新四軍總共戰鬥135次,打死打傷日偽軍1932人,擊沉敵汽艇13只,繳獲大量槍炮彈藥。新四軍傷亡百餘人。

  主持制定“向北發展、向南防禦”全國戰略,調動10萬大軍進軍東北。抗日戰爭結束後,國共兩黨誰能搶先控制原由日本軍佔領的東北地區,誰就能取得戰略主動權。1945年8月,毛澤東赴重慶同蔣介石談判,劉少奇在延安代理中共中央主席,指揮了這場先機東北的戰略爭奪。1945年9月7日,劉少奇指示中共華東局,立即抽調一批東北籍幹部派往東北。9月11日,劉少奇以中共中央名義,下令中共山東分局抽調4個師12個團,共2.5萬至3萬人,由山東軍區政治部主任肖華統一指揮,分散經海道進入東北。9月15日,劉少奇以中共中央名義向各中央局下達命令:華北、華中選調100個團架子的軍事幹部,其中華中20個、山東30個、晉察冀25個、晉冀魯豫25個,從班、排、連、營、團到事務、政治人員都配齊,迅速陸續前去東北。9月17日,劉少奇起草中共中央致重慶中共談判代表團的電報,提出:我們全國戰略必須確定向北推進、向南防禦的方針,否則我之主力分散,地區太大,處處陷於被動;提議新四軍江南主力立即轉移到江北,皖南、皖中新四軍第七師也向北撤退,從山東、華中抽調10萬至15萬人北上,控制冀東、熱河。以毛澤東、周恩來為首的中共談判代表團回電完全同意。9月19日,劉少奇起草了中共中央給全黨的指示,正式提出“全國戰略方針是向北發展,向南防禦”(6),同時命令:山東部隊主力迅速向冀東及東北出動,3萬兵力到冀東,3萬兵力進入東北;新四軍除第五師外,調8萬兵力到山東和冀東,浙東部隊撤向蘇南,蘇南、皖南主力撤返江北;成立冀熱遼中央局並以李富春為書記,擴大冀熱遼軍區並以林彪為司令員,羅榮桓從山東分局到東北工作,陳毅、饒漱石從華中局到山東工作並將山東分局改為華東局,華中局改為分局並受華東局指揮;晉冀魯豫軍區準備3萬兵力在11月調到冀東和進入東北。

  總的戰略部署確定後,劉少奇陸續向各部隊發出具體指示,逐一督促落實。9月20日,劉少奇以中央軍委名義正式向山東、華中的軍事指揮員下達命令:我軍必須堅決先機奪取冀東全部,確實控制山海關、古北口、張家口、南口之線,以控制東北門戶;命令山東軍區派3萬基幹兵團,限電到一星期內到樂亭、秦皇島一線登陸,協同冀熱遼軍區掃清冀東的偽頑軍;命令新四軍抽調3.5萬基幹兵團,限電到20天內在魯南蒙陰地區待命。10月6日,劉少奇又電令新四軍第三師師長黃克誠,要第三師部隊到山東後繼續兼程北進,開赴東北。這期間,劉少奇還發出了一系列具體指令,指揮部隊調動。

  劉少奇指揮的這次軍事部署,是中共歷史上空前規模的戰略移動。一個多月後,這些部署基本實現。陸續開進東北的八路軍新四軍部隊達11萬人。新四軍蘇浙軍區主力撤到蘇皖地區,組成華中軍區。新四軍軍部率第二、四、七師大部主力轉移到山東,由軍部兼山東軍區。這一重大戰略調動,打破了國民黨企圖搶佔東北以便南北夾擊關內解放區的圖謀,同時又及時將駐在南方國民黨心腹地帶的兵力集中到江北,避免了被各個擊破的危險。從全國看,中共軍隊已經從東北、華北到華中連成一片,擺脫了分散被動局面,處於有利的戰略態勢,為奪取全國解放戰爭的勝利奠定了基礎。

  指揮東北部隊實施“讓開大路、佔領兩廂”戰略。1945年10月11日,毛澤東從重慶回到延安,因勞累過度住院治療。劉少奇繼續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一項,便是指揮東北戰場。11月,開赴東北的八路軍新四軍10多萬人陸續抵達。然而,配備了美式裝備的機械化部隊國民黨第十三軍、第五十二軍共7萬人,也通過海運趕到秦皇島登陸,向裝備落後的中共軍隊大舉進攻。11月16日國民黨軍攻佔山海關。11月底,中共方面主動撤離錦州、瀋陽。東北形勢吃緊,中共軍隊獨佔東北已不可能。劉少奇根據情況變化,適時調整戰術。11月20日,劉少奇以中共中央名義指示東北局:“你們應迅速在東滿、北滿、西滿建立鞏固的基礎,並加強熱河、冀東的工作。應在洮南、赤峰建立後方,作長久打算。”(7)劉少 奇把這種策略叫做“讓開大路,佔領兩廂”。11月22日他向在重慶的周恩來通報説:已去電要彭真、林彪在蘇軍撤退後,速從城市及鐵路沿線退出,“讓開大路,佔領兩廂”。11月28日,劉少奇再次指示東北局,要他們把東滿、南滿、北滿、西滿的廣大鄉村及中小城市與次要鐵路的控製作為工作重心,建立根據地,作長期打算。12月7日,劉少奇指示東北地區軍事指揮員林彪:“目前不應以爭奪瀋陽、長春為目標來佈置一切工作,而應以控制長春路兩側地區,建立根據地,利用冬季整訓15萬野戰軍,建立20萬地方武裝,以準備明年春天的大決戰”(8)。12月24日,劉少奇又指示東北局書記彭真:“你們今天的中心任務,是建立可靠的根據地,站穩腳跟。然後依情況的允許去逐漸爭取在東北的優勢”,“現到東北的主力部隊和幹部,必須分散部署,應以大半分到東滿、北滿、西滿各戰略要地去建立根據地,只留一小半在三大城市附近發展”(9)。12月下旬,毛澤東病情稍有好轉,在仔細研究了東北局勢後,寫了《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的指示。這一指示同劉少奇一個多月來指揮東北“讓開大路、佔領兩廂”的部署完全一致。到12月底,軍隊擴編到22萬人,部隊向東、北、西滿各戰略要地展開,一步一步地建立起鞏固的東北根據地,為未來三大戰役首先從東北發動,準備了條件。

  劉少奇的軍事論著

  劉少奇是一位富於理論思維、理論修養的指揮員,擅長從戰略全局考慮問題,及時總結經驗並上升為理論。在從事軍事活動的實踐中,劉少奇多謀深思,寫下了不少軍事論著。這些軍事論著,反映了劉少奇的戰略戰術和建軍、用兵思想,在中國革命戰爭的勝利進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37年10月16日,劉少奇發表了《抗日遊擊戰爭中各種基本政策問題》。當時,抗日戰爭開始才3個月,中共領導的八路軍剛剛開進華北抗日前線。八路軍的前身是中國工農紅軍,到華北敵人後方這樣一個新的環境之後,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戰略戰術和作戰方式呢?毛澤東于1937年9月25日提出“整個華北工作,應以遊擊戰爭為唯一方向”,但對遊擊戰爭的各種基本問題未及研究和論述。劉少奇的《抗日遊擊戰爭中各種基本政策問題》這本著作,是第一部關於抗日遊擊戰爭的系統論著,在華北等地産生了很大影響,對開展抗日遊擊戰爭起了有力的指導作用。劉少奇在這本著作中,以信服的分析和嚴密的論證,闡明瞭這樣一些基本問題:遊擊戰爭是華北人民抗日的主要鬥爭方式,在華北發展遊擊戰爭的條件與取得勝利的可能,抗日武裝部隊的組織與改造,抗日遊擊戰爭根據地的建立與遊擊區域中抗日政府的組織,抗日根據地政府的基本政策。1938年5月,毛澤東發表《抗日遊擊戰爭的戰略問題》、《論持久戰》兩本著作,全面論述了抗日遊擊戰爭諸問題。毛澤東、劉少奇的觀點是一致的。

  1938年3月21日,劉少奇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發表題為《華北戰區工作的經驗》的演講,較早地從理論上闡述了在平原開展遊擊戰爭和建立抗日根據地的問題。7月1日,劉少奇在《解放》雜誌發表《堅持華北抗戰中的武裝部隊》一文,總結了抗日戰爭中正規軍隊、遊擊隊、人民自衛軍的發展情況及其經驗教訓,提出了鞏固這些抗日武裝的具體措施。1941年6月6、7日,劉少奇在中央軍委新四軍分會會議上發表長篇講話,系統總結了新四軍成立以來的建軍工作,提出了加強軍隊建設的各種措施。1942年2月15、16日,劉少奇在華中局擴大會議上作《目前形勢,我黨我軍在華中三年工作的基本總結及今後任務》的報告,全面總結了新四軍軍部及各師的戰績和作戰經驗,提出了新四軍今後的戰略任務。

  劉少奇1942年10月10日在中共北方局黨校發表《中國革命的戰略和策略問題》的演講,1943年3月寫了《六年敵後工作經驗的報告》。這兩篇數萬字的長文,從宏觀的角度總結歷史經驗,論述了政治和軍事的關係,戰略和策略的關係。他在論述新四軍的戰略戰術原則時説:“華中我軍是處在民族戰爭與內部的磨擦戰爭中。這兩種戰爭,須要兩套不同的戰法,須要兩種不同的戰略戰術原則。對日戰爭的指揮原則,是在戰略統一指揮下獨立自主地開展遊擊戰爭。反磨擦戰爭的指揮原則,是在戰略、戰役以至戰術上都要統一指揮,特別是在政策上,更須要統一。”(10)1945年秋,劉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指揮八路軍新四軍大規模戰略移動,其間起草了幾十份文件、電報、指示。他在這些文稿中,論述了必鬚根據戰爭全局及時調整總體謀略、先機佔領有利戰略地位、絕不能錯過千載一時之機、軍事行動貴在搶先、向敵人力量薄弱的地方發展等主張,發揮了毛澤東關於人民戰爭、集中力量打殲滅戰等思想。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劉少奇作為黨和國家的主要領導人之一,多次視察部隊,並就國防和軍隊建設發表指示、講話。

  綜上所述,劉少奇在擔任軍隊職務、指揮戰爭的實踐和所建立的功績、軍事思想軍事論著這三個方面,都相當突出。因此,劉少奇作為中國革命戰爭中涌現出來的傑出軍事家,是當之無愧的。 (黃崢)

  註釋:

  (1)史達林:《論中國革命的前途》,《史達林選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487頁。

  (2)毛澤東、劉少奇致聶榮臻、彭真電,1938年7月8日,《文獻和研究》1985年第3期。

  (3)劉少奇致鄧子恢、郭述申、戴季英、譚希林、羅炳輝並何偉等電,1940年3月13日。

  (4)劉少奇、陳毅、賴傳珠關於日軍向黃橋“掃蕩”,鹽城方面應調整部署致新四軍第三、第一師電,1941年6月19日。

  (5)陳毅、劉少奇致二旅、抗大電,1941年7月22日。

  (6)《劉少奇選集》上卷,第372頁。

  (7)《劉少奇選集》上卷,第373頁。

  (8)劉少奇起草的中共中央致東北局並林彪、程子華電,1945年12月7日。

  (9)劉少奇致彭真電,1945年12月24日。

  (10)《劉少奇選集》上卷,第286頁。  

《黨的文獻》2001年第3期

 

文章來源: 黨的文獻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