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博客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共卓越的領導者>>劉少奇>>著作選登字號:
論共産黨員的修養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10  發表評論>>

    五 共産主義事業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而艱難的事業

  現在來繼續講共産黨員在思想意識上的修養。

  我們在思想意識上的修養,是一回什麼事呢?我認為這在基本上就是每個黨員用無産階級的思想意識去同自己的各種非無産階級思想意識進行鬥爭;用共産主義的世界觀去同自己的各種非共産主義的世界觀進行鬥爭;用無産階級的、人民的、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原則去同自己的個人主義思想進行鬥爭。

  上述鬥爭是一種思想上的矛盾的鬥爭,它是社會階級鬥爭的反映。這種鬥爭的結局,對於我們黨員來説,應該是無産階級的意識克服以至肅清其他各種非無産階級的意識,是共産主義的世界觀克服以至肅清其他各種非共産主義的世界觀,是黨的、革命的、無産階級和人類解放的一般利益和目的的思想克服以至肅清個人主義的思想。如果結局不是這樣的話,就是後者壓倒前者,那末他就會落後,以至失去共産黨員的資格。這對於我們黨員來説,是一種可怕的危險的結局。

  我們共産黨人,在黨內黨外的各種鬥爭中鍛鍊著自己的思想,經常地總結和吸取革命實踐的經驗,檢討自己的思想是否完全適合於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否完全適合於無産階級解放鬥爭的利益。在這樣的學習、反省和自我檢討中,去肅清自己一切不正確的思想殘余以至某些不適合於共産主義利益的最微弱的萌芽。

  你們大家知道,人的言論行動,都是有人的思想意識來作指導的。而人的思想意識又常常和他的世界觀分不開的。我們共産黨員的世界觀,只能是共産主義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是無産階級的思想體系,也就是我們共産黨人的方法論。這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獻上,特別是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創始人的哲學著作上已經講得很多,你們也學習過,今天我就不講了。我在這裡只簡單地講一講我們的事業——共産主義事業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我們黨員到底要怎樣去進行我們的事業。

  我們共産黨員最基本的責任是什麼呢?就是要實現共産主義。對於各國共産黨來説,就是要經過各國共産黨和各國人民自己的手,去改造自己的國家,從而一步一步地把世界改造成為共産主義的世界。共産主義世界好不好呢?大家知道,那是很好的。在那種世界裏,沒有剝削者、壓迫者,沒有地主、資本家,沒有帝國主義和法西斯蒂等,也沒有受壓迫、受剝削的人,沒有剝削制度造成的黑暗、愚昧、落後等。在那種社會裏,物質生産和精神生産都有高度的蓬蓬勃勃的發展,能夠滿足所有社會成員的各方面的需要。那時,人類都成為有高等文化程度和技術水準的、大公無私的、聰明的共産主義勞動者,人類中彼此充滿了互相幫助、互相親愛,沒有爾虞我詐、互相損害、互相殘殺和戰爭等等不合理的事情。那種社會,當然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最美麗的、最進步的社會。誰個能夠説這樣的社會不好呢?那末,這樣好的共産主義社會是否能夠實現呢?我們説,是能夠實現的,是必然實現的。關於這一點,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已經作了無可懷疑的科學的説明。偉大的十月革命的勝利,蘇聯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功,也給了我們以事實上的證明。我們的責任,就是要遵循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推動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事業不斷前進,使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社會更快地實現。這就是我們的理想。

  但是,在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事業前面還站著強大的敵人,必須徹底地、最後地在各方面戰勝這些強敵,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社會才能實現。共産主義事業的勝利,必須經過一個長期的、艱苦的鬥爭過程。沒有這種鬥爭,就沒有共産主義事業的勝利。自然,這種鬥爭不是如某些人所説的,是什麼“偶然的”社會現象,是某些共産黨人所製造出來的事件。而是階級社會發展的必然現象,是不能避免的階級鬥爭。共産黨的産生,共産黨人的參加、組織和指導這種鬥爭,也是社會發展中必然的、合乎規律的現象。帝國主義,法西斯蒂,資本家和地主,總之,一切剝削者和壓迫者,把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剝削和壓迫到不能生存的境地,使得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群眾非聯合起來反抗這種剝削和壓迫,就不能生存,不能發展。因此,這種鬥爭乃是完全自然的,不可避免的。

  一方面,我們要了解:共産主義事業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的事業;共産主義要最後地消滅剝削、消滅階級,要解放全人類,要把人類社會推進到空前未有的、無限光明的、無限美妙的幸福境地。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了解:共産主義事業是人類歷史上空前艱難的事業,必須經過長期的艱苦的曲折的鬥爭,才能戰勝最強大的敵人,戰勝一切剝削階級;在取得勝利以後,還要長期地耐心地進行社會經濟的改造和思想文化的改造,才能肅清剝削階級在人民中的一切影響和傳統習慣等,並且建立新的社會經濟制度、新的共産主義的文化和社會道德。

  共産黨依靠無産階級,依靠廣大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大眾,用馬克思列寧主義指導廣大群眾進行革命鬥爭,去推動社會向著共産主義的偉大目標前進,是一定能夠獲得最後勝利的。因為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規律,是必然走向共産主義社會的;因為在世界無産階級和其他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大眾中,蘊藏著極偉大的革命的力量,這種力量的發動、團結和組織起來,是能夠戰勝一切剝削階級和帝國主義反動勢力的;因為共産黨和無産階級是正在産生著和正在發展著的新事物,而正在産生、正在發展的新事物,是不可戰勝的。中國共産黨的全部歷史,世界共産主義運動的全部歷史,已經充分地證明了這一點。就目前的情勢來説,社會主義已經在世界六分之一的地面上——蘇聯獲得了偉大的勝利,在許多國家中已經組織了有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武裝的戰鬥的共産黨,全世界的共産主義運動正處在迅速生長和發展的過程中,世界無産階級和其他被剝削被壓迫的人民大眾的力量,也正在不斷的鬥爭中迅速地發動和團結起來。現在,共産主義運動已經在全世界組織成為雄偉的不可戰勝的力量了。共産主義事業要繼續發展,繼續前進,以至獲得最後的完全的勝利,是毫無疑問的。然而,我們還必須了解:國際反動勢力和剝削階級的力量,今天還比我們強大,它們在許多方面暫時還佔著優勢,我們要戰勝它,還需要經過長期的、曲折的、艱難的鬥爭過程。

  在數千年來生産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中,由於剝削階級統治人類的結果,剝削階級給自己造成了各方面極大的權力,霸佔了世界上的一切。他們的長期統治,在人類社會中造成了長期存在著的各種落後、愚昧、自私自利、爾虞我詐、互相損害、互相殘殺等現象,給被剝削階級的群眾和社會中的人們帶來了極壞的影響。這是剝削階級為了維護它們的階級利益和階級統治所必然造成的結果。因為沒有被剝削階級群眾和殖民地民族的落後、散漫和分裂,剝削階級的統治地位就不能維持。因此,我們為了要獲得勝利,就不但要和剝削階級進行嚴重的鬥爭,而且要和剝削階級在群眾中長期造成的影響,要和群眾中的落後意識、落後現象進行鬥爭,才能提高群眾的覺悟,團結廣大的群眾去戰勝剝削階級。這就是我們在實現共産主義事業過程中的困難之所在。同志們!假若象某種人所設想的那樣,群眾都是覺悟的、團結的,在群眾中不存在剝削階級的影響和落後的現象,那末革命還有什麼困難呢?

  這種剝削階級的影響,不但在革命勝利以前存在,就是在革命勝利以後,在被剝削階級把剝削階級從統治地位上推翻以後的很長時期內,也是仍然存在的。你們可以想一想,要最後地戰勝剝削階級及其在人民中的影響,要解放和改造全人類,要改造千百萬的小商品生産者,要最終地消滅階級,要把數千年來生活在階級社會中受了各種舊習慣、舊傳統影響的人類逐漸地改造過來,提高成為有高等文化程度和技術水準的、聰明的、大公無私的、共産主義的人類,這中間要經過多少曲折的過程,多麼艱難的工作和鬥爭呵!

  列寧説:

  “消滅階級不僅意味著要驅逐地主和資本家,——這個我們已經比較容易地做到了,——而且意味著要消滅小商品生産者,可是對於這種人不能驅逐,不能鎮壓,必須同他們和睦相處;可以(而且必須)改造他們,重新教育他們,這只有通過很長期、很緩慢、很謹慎的組織工作才能做到。他們用小資産階級的自發勢力從各方面來包圍無産階級,浸染無産階級,腐蝕無産階級,經常使小資産階級的懦弱性、渙散性、個人主義以及由狂熱轉為灰心等舊病在無産階級內部復發起來。無産階級政黨的內部需要實行極嚴格的集中制和極嚴格的紀律,才能抵制這種惡劣影響,才能使無産階級正確地、有效地、勝利地發揮自己的組織作用(這是它的主要作用)。……千百萬人的習慣勢力是最可怕的勢力。……戰勝集中的大資産階級,要比‘戰勝’千百萬小業主容易千百倍;而這些小業主用他們日常的、瑣碎的、看不見摸不著的腐化活動製造著為資産階級所需要的,使資産階級得以復辟的惡果。”〔101〕

  列寧又説:

  “資産階級的反抗,因為自己被推翻(哪怕是在一個國家內)而兇猛十倍。它的強大不僅在於國際資本的力量,不僅在於它的各種國際聯繫牢固有力,而且還在於習慣的力量,小生産的力量。因為,可惜現在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小生産,而小生産是經常地、每日每時地、自發地和大批地産生著資本主義和資産階級的。由於這一切原因,無産階級專政是必要的〔102〕,不進行長期的、頑強的、拚命的、殊死的戰爭,不進行需要堅持不懈、紀律嚴明、堅韌不拔和意志統一的戰爭,便不能戰勝資産階級。”〔103〕

  由此看來,無産階級即使在革命勝利以後,也還有極困難的任務需要解決。無産階級革命,和過去歷史上的一切革命是不同的。比如資産階級的革命,通常是以獲取政權來完成的。而對於無産階級,則在政治上獲得解放,獲得勝利,還僅僅是革命的開始,極大的工作還在革命勝利以後,還在取得政權以後。

  共産主義事業,真如我們所説的是“百年大業”,是決不能“一蹴而就”的。它在各種不同的國家,需要經過各種不同的階段,戰勝各種不同的敵人,才能逐漸地最後達到共産主義社會。例如在我們中國,現在還是處在資産階級民主革命的階段,它的敵人是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義以及和帝國主義相勾結的封建買辦勢力。必須戰勝這些敵人,才能夠完成我國的資産階級民主革命。資産階級民主革命勝利以後,還要進行社會主義革命,還要長時期地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工作,才能逐漸地過渡到共産主義社會去。

  實現共産主義,既然是我們共産黨人奮鬥的最終目標,在實現共産主義事業的過程中克服各種困難,也就是我們共産黨人很自然的責任。

  正因為共産主義事業是這樣偉大而艱難的事業,所以至今還有些追求社會進步的人懷疑共産主義,對共産主義的實現還沒有信心。他們不相信人類在無産階級和它的政黨的領導下,是能夠發展和改造成為高度純潔的共産主義的人類,不相信革命和建設過程中一系列的困難是能夠克服的。他們或者沒有估計到這種困難,或者在實際上遇到困難的時候,就悲觀失望起來,甚至有的共産黨員因此而從共産主義隊伍中動搖出去。

  我們共産黨員,應該有最偉大的氣魄和革命的決心。每一個黨員都應該愉快而嚴肅地下定自己的決心,來擔負實現共産主義這種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而艱難的任務。我們清楚地看到共産主義事業實現過程中的困難,同時,我們又清楚地了解這種困難是一定能夠在千百萬群眾的革命發動中完全克服的,絕不為困難所嚇倒。我們有廣大的人民群眾作依靠,完全有信心在我們這一代完成共産主義事業中一段大工程,同時也完全相信我們的後代能夠完滿地完成這個偉大事業的全部工程。我們共産黨員這種偉大的胸懷和氣魄,是人類過去歷史上任何階級的英雄豪傑所不可能有的。在這一點上,我們是完全可以自豪的。

  我記得西歐有一個資産階級的傳記作家〔104〕去到了蘇聯,曾經和史達林同志談過歷史人物的比擬問題。史達林同志當時説:列寧好比是大海,而彼得大帝〔105〕不過是大海中的一滴。這就是無産階級共産主義事業中的領袖,和地主階級、新興商人階級事業中的領袖,在歷史地位上的比較。從這個比較中我們可以了解:為共産主義和人類解放事業的成功而奮鬥的領袖,是這樣的偉大;為剝削階級事業而奮鬥的領袖,是那樣的渺小。

  我們共産黨員,要有最偉大的理想、最偉大的奮鬥目標,同時,又要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和最切實的實際工作。這是我們共産黨員的特點。如果只有偉大而高尚的理想,而沒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和切實的實際工作,那就不是一個好共産黨員,那只能是空想家、空談家或學究。相反,如果只有實際工作,沒有偉大而高尚的共産主義理想,那也不是好共産黨員,而是庸庸碌碌的事務主義者。只有把偉大而高尚的共産主義理想和切實的實際工作、實事求是的精神統一起來,才能成為一個好的共産黨員。這就是我們黨的領袖毛澤東同志經常強調的做一個好的共産黨員的標準。

  共産主義的理想是美麗的,而今天資本主義世界的現實是醜惡的。正因為它醜惡,所以絕大多數的人們才要求改造它,不能不改造它。我們改造世界,不能離開現實,不能不顧現實,更不能逃避現實,也不能向醜惡的現實投降。我們正視現實,認識現實,在現實中求得生存和發展,向醜惡的現實鬥爭,改造現實,逐步地達到我們的理想。所以,共産黨員應該從眼前所處的環境,眼前所接觸的人們,眼前所能進行的工作,來開始和開闢我們改造世界的共産主義事業的偉大工作。在這裡,我們應該批評某些青年同志所常犯的一種毛病,就是他們總想逃避現實或者不顧現實的那種毛病。他們有高尚的理想,這是很好的;但是他們常覺得這裡不好,那裏也不好,這種工作不好,那種工作也不好。他們總想找到一個能夠合於他們“理想”的地方和工作,以便他們順利地去“改造世界”。然而,這種地方和這種工作是沒有的。這只是他們的空想。

  共産主義事業是我們的終身事業。我們終身的一切活動,都是為了這個事業,而不是為了別的。

文章來源: 人民網 責任編輯: 蘇向東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