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認識中國>>國情報告>>2007中國人口與勞動問題報告字號:
開拓勞動力供給的制度潛力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8-03  發表評論>>

都陽

我們在前面的章節中已經分析了中國的人口形勢變化以及勞動力市場供求關係的轉變問題。在經濟發展進入劉易斯轉捩點後,供求關係的轉變會進一步引起勞動力和其他要素市場相對價格關係的變化。然而,由於中國的人口轉變迅速,經濟快速發展所産生的勞動力需求增長強勁。因此,必須在經濟結構實現根本轉變之前,進一步開拓勞動力供給的潛力,從而在一定時期內維持經濟發展的比較優勢,為經濟體制轉型和經濟結構的轉變贏得時間。本章將首先分析目前進一步挖掘勞動力供給潛力的必要性,然後具體分析挖掘勞動力供給潛力的主要來源。接下來,我們將重點觀察挖掘勞動力供給潛力的制度空間,並將結合本章的分析對相關問題提出政策建議。

一 已經需要進一步開拓勞動力供給

一般而言,在一個開放的市場經濟國家,要素市場的供求關係和價格信號的引導是導致經濟結構調整和産業升級的重要推動力。面臨産業升級的經濟體往往有著很多類似的特徵,主要表現在:人口老齡化加劇、較高的儲蓄率、投資規模大並推動經濟快速增長、貿易結構改變、消費結構升級、勞動生産率逐步提高,這些特徵會進一步導致産業結構升級、匯率升值和資産價格的大幅上漲。東亞的日本、四小龍等經濟體在産業結構快速變動的時期都或多或少地表現出上述特徵和發展軌跡,但各個經濟體的制度環境和發展路徑也存在著不同程度的差異。尤其是對於中國這樣一個幅員遼闊且地區發展很不平衡的國家,在借鑒一般性的國際經驗判斷現實問題時需要謹慎。這其中需要考察的一個關鍵問題是,完成經濟結構調整和升級所需要的時間與人口轉變的過程是否契合。

在這裡我們需要比較兩個階段的時間,其一,是隨著經濟發展,産業結構升級,經濟由勞動密集型向資本密集型過渡、資本和勞動比達到發達國家水準,所花費的時間;其二,是由於人口轉變,勞動年齡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從上升到下降的過程所花費的時間。我們把人口轉變過程中勞動供給相對充裕的階段稱為人口紅利期。一般來説,如果産業結構的升級與轉變在人口紅利期完成,那麼,勞動供給不足的壓力會比較順利地解決。相反,如果由於産業結構升級花費的時間長,或者人口紅利期短,使得人口紅利期結束的時候,産業結構轉變仍然沒有完成,那麼就可能産生勞動力短缺的局面,並對經濟發展造成不利的影響。實際上,對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人口轉變過程和經濟發展特點進行觀察,我們恰恰可以發現中國的人口紅利期短,但經濟結構轉型可能需要的時間較長。

我們首先看看人口轉變過程和中國的人口紅利期所具有的特點。圖7一1的上半部分反映的是出生率、死亡率和人均GDP(對數)隨時間變化的情況。我們可以看到,伴隨著經濟發展,中國的出生率快速下降。目前,總和生育率已經下降到1.8以下。同時,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中國的死亡率就一直維持在一個比較低的水準。正是由於快速的人口轉變過程,使得中國花費了較短的時間實現了由高生育率、高死亡率向低生育率、低死亡率的轉變。

由於迅速地實現了人口轉變,中國也迅速地進人人口紅利期,但同時,人口紅利維持的時間也相對較短。圖7一1下半部分的人口預測結果顯示,到2015年左右勞動年齡人口的總量將不再增加,而進人一個相對穩定的時期,到2020年左右開始下降。這就意味著,從人口統計學的角度看,中國經濟的結構性轉變大概需要在10年左右的時間內完成。

 
    我們再來觀察一下經濟結構的變化情況。伴隨著經濟發展,經濟結構有兩個大的轉變和調整。其一,就是農業部門的就業在就業總量中逐漸減少;其二,就是由於産業升級,勞動密集型(主要是製造業)行業逐漸出現資本替代,經濟結構中服務業的比重開始顯著上升。因循這一趨勢,日本和亞洲四小龍在經濟起飛以後的10-20年時間裏,就出現了製造業比重明顯下降的局面。

中國在改革開放以來雖然也取得了同樣驕人的經濟成長業績 ,但是主要非農産業部門的結構並未出現顯著的變動。甚至和一些發展中國家相比較,也表現出自己的獨特性。圖7-2是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繪製的製造業增加值佔GDP比例的變化情況,主要反映中國與其他人均GDP稍高的國家的對比情況。

圖7-2有兩個顯著的特徵。其一,中國的製造業增加值佔GDP比例,始終高於中高收人國家和中等收人國家。實際上,根據同一數據,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的製造業佔GDP的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之一。其二,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中高收人國家和中等收人國家的製造業比例處於單調下降的趨勢,而中國基本上維持在35%左右。

因此,至少從目前的情況看,並未觀察到中國製造業比例下降的趨勢。最近公佈的調查資料表明這一趨勢仍然在延續。根據國家統計局對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6.8萬戶農村住戶和7100多個行政村的抽樣調查資料,2005年外出勞動力所從事的行業中,製造業所佔的比重最大,佔全部外出就業勞動力的34.8%,較之2004年高出2.5個百分點,較之列第二位的建築業高出了14.6個百分點(國家統計局農村社會經濟調查司,2006)。

   另外,隨著人口紅利的逐漸消失和勞動力供給優勢的縮小,要保持經濟發展的比較優勢就必須通過提高單位勞動生産率的方式來彌補。然而,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單位勞動生産率和發達國家相比仍然有比較大的差距,在短期內很難實現趕超。
 
 
 
   如表7—1所示,中國以每小時增加值衡量的單位勞動生産率大約是日本的1/5、歐盟國家平均水準的1/6、美國的1/8。由於人口紅利的轉捩點即將來臨,提高勞動生産率的任務相當迫切。考慮到勞動力市場上供求關係的轉變有可能帶來勞動力成本的顯著上升,很難預料在人口紅利進人轉捩點以後,中國是否還能保持勞動方面的比較優勢。因此,在勞動生産率根本提高之前,人口紅利又有可能消失的情況下,需要進一步挖掘現有的勞動力供給的潛力。
 
   由此可見,在今後的一段時期內,中國應努力繼續保持勞動力供給方面的優勢。這就要求我們充分挖掘勞動力供給的潛力,既包括挖掘勞動力供給數量的潛力,也包括進一步提高勞動力素質,增加人力資本積累。只有如此,才能減輕人口紅利期所剩無幾、勞動力數量優勢逐漸下降所帶來的壓力,為中國經濟發展及其所帶來的結構調整贏得時間。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蘇向東
1   2   3   下一頁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