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國清明文化字號:
清明這個詞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3-21  發表評論>>

古人常把寒食節的活動延續到清明。現在,清明節取代了寒食節,拜介子推的習俗,也變成清明掃墓的習俗了

清明是一個很特別的詞。寫下“清明”一詞,就覺有一枝花從煙雨深處斜逸出來,隱隱約約的還有牧童、酒樓、只可遙看近卻無的草色……

想想看,清和明是多麼吉祥與爽朗的字眼,冰雪消融,草木青青,天氣清澈明朗,萬物欣欣向榮。清明這兩個漢字並列在一起,原本就應該神奇地構成生動的畫面。這不,連古人在《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也説:“三月節,……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不然,怎麼會有“滿階楊柳綠絲煙,畫出清明二月天”、“佳節清明桃李笑”、“雨足郊原草木柔”等詩句。

這時節,剛剛從嚴冬酷寒走出的人們,在蛋黃般的嫩陽下,在吹面不寒的楊柳風中,可以如叢草般瘋長的心事一樣遐想:暖陽,晴空,輕風,春燕呢喃中,草木回青,萬物萌發,草們伸展柔弱的胳臂,樹們綻出嬰兒般的嫩葉,花們氤氳著青澀的面龐,河邊的柳已籠起濛濛煙霧,一派春色春水在天地間那麼輕盈明朗。大地萬物到了這時節,盡顯出骨子裏那點不甘寂寞的性情來,紛紛揚花拔節。即便有雨,春雨如煙,含珠的桃苞,挂露的垂柳,一齊和著那迷蒙的煙雨向您撲面湧來,令人心曠神怡。

畢竟是在美好而難得的春天了。

然而,不,這時節,卻讓那一場連綿不絕的雨蒙上了淒涼。這份淒涼潮濕了人的心情,使人雙眼盈滿一種叫作淚水的液體。

我説的是杜牧在江南杏雨天裏的那份詩意。確切地説,應該是濕意。“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每次閱讀杜牧的這首詩時,心一直介於生死之間痛苦地盪漾著,是生命的沉重。“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這一句人生普遍關注而又刻骨銘心的離愁別恨,讓人臨風回首,向逝者奉一炷感念的心香。

在農耕時代甚至現在,生者對死亡的緬懷、悼念,只能在一堆黃土處,凝目遠眺,似乎這樣可以望穿生死界限,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表達對逝者悠長的思念,才能從揮灑的清淚中找到些許安慰。逝者的肉體永遠被埋入泥土深處,埋入歲月,埋入歷史深處,個體生命已完全終結,而那由幾個符號組成的名字卻永遠地埋在生者的記憶中,刻在歲月風塵都打磨不去的石碑上。人生一世,草木三秋,幾十年只能匆忙消逝了。這難免讓人傷懷,生前的酸甜苦辣,使人刻骨銘心。

按舊俗,清明節的前一天是寒食節,是紀念那至孝而拒絕名利的介子推的。這一天,禁止生火,家家戶戶只能吃生冷的食物。古人常把寒食節的活動延續到清明,久而久之,人們便將寒食與清明合而為一。現在,清明節取代了寒食節,拜介子推的習俗,也變成清明掃墓的習俗了。

不緩不急的雨中,濃濃淡淡的煙,是祭掃者的寄託和希冀,升騰著,升騰著,直至與漫天的雨霧連在一起。明明滅滅的火,是祭掃者的夢幻和情思,跳動著,跳動著,火焰中幻化出一位位思念中親人的影子。

清明飄雨,像拋灑的眼淚,也許只有這樣才應了這種氣氛,才能給予逝去靈魂的慰藉。過了清明,冬閒的日子就戛然而止。按照農曆,清明的後面是穀雨。“清明前後,種瓜種豆。”緊張繁忙的一年就這樣開始。一個熱烈的季節就要來臨了。在這季節的遞嬗中,生生死死,湮滅與輝煌,一切自然而真實。

生命的意義就是這樣簡單而複雜。(任崇喜)

文章來源: 南方報業 責任編輯: 小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