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永不消逝的羌族文化>>文學字號:
散文:過年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05  發表評論>>

我家鄉的人們把過春節叫過年,過年也就成了農家人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但現如今,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普遍提高,年是越過滋味越淡了。而都市人離年就更遠了,反而過洋節卻越來越流行,越來越火爆,什麼耶誕節、情人節,仿佛一夜之間中國人都成了洋鬼子,街上行走的人們手裏不是捧著情人節的紅玫瑰,就是肩上扛著一棵聖誕樹,給都市平添了一些異域風情。不過,年在我的記憶中卻永遠是那麼的美好。

記憶中,過年最快樂的就是有新衣穿,有好吃的。那時在我的家鄉流傳著這樣一名俗語“大人望攢錢,小孩望過年”,因此那時總覺得過年要等好久好久。所以過年不僅有了快樂,還有一份期盼。一到臘月也到了年關,家家戶戶也就開始了過年的準備工作。當臘月八的臘八粥擺上桌的時候,年也就到了,臘月二十三敬過灶神,全村人就開始為年三十的年夜飯忙起來,對於大人們來説,過年最重要的似乎就是那頓年夜飯了。説來也是,那時物資短缺,買什麼都要憑票排隊,所以一頓年夜飯的材料要準備好幾天,用大人們的話來説就是一年到頭就為了這頓飯,豈有不認真對待的道理,即使是再窮的家庭,也要準備一頓像樣的年夜飯,因而是一家比著一家,看誰家吃得更好,準備的食物更豐富,更有特色。所以,三十那天的中午,家家戶戶打雜的人就來到村中的小河邊,一邊洗菜一邊聊天,順便説説年夜飯吃些什麼。

其實,除夕前還有一件事是每家都要做的。那時農村沒有多少好吃的東西招待親朋,煮一鍋豆腐就顯得非常的必要,當時村中只有一戶人家有石磨,因而每到年前,村中五十多戶人家都要到那裏去磨豆漿,那幾天石磨總是不分白天黑夜地轉動,農家人一年的快樂和幸福似乎都在那吱吱呢呢的碾聲中得到了滿覺。不過,大人們磨著豆漿,小孩子圍著石磨玩的日子是一去不復返了,童年的小夥伴們已都做了父親母親,那石磨也不知了去向,農家餐桌上的食品也越來越豐富,過去要用票買的東西現在是隨時都有,所以年飯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玩卻成了主角。回過來再説三十晚上的年夜飯。那時村中大多數家庭三十晚上都有吃素而不吃肉的習慣,當地叫吃齋,至於為什麼我確實不清楚。菜全是些油炸的,豆腐、瓜果、蔬菜葉子都可入菜,菜是香酥可口,與其説是菜還不如説是小孩眼中最好的零食,我就常常用紙包一包拿到外面去吃。當然現代人吃素是為了健康和時尚,但那時村中的人家決不是。由於許多食品都要油炸,所以大人們都很忙,年飯大多吃得很晚,個別家庭還興吃守歲飯,因而不到半夜是不開飯的,家中小兒不是等不到吃飯就睡著了,就是手中還拿著食物,人已經爬在了桌子上。對於吃齋有兩種説法,一種是認為公婆捨不得把好吃的給兒媳吃,因為兒媳都要在初二回娘家,初一那天又是早上元霄,晚上掛麵,累了一年到頭的兒媳最後是連肉都吃不上一頓的,説來也真有些讓人無法理解。還有一種説法是家中老人信佛,吃素是對神的敬意,不過我更相信是前一種。我父親是入贅到我家的,所以常常與母親開玩笑,説幸好母親沒有做別人的兒媳,否則也吃不上肉。吃過年飯,家中堂屋的火壇就會升起大火,一家人都圍著火壇守歲,小孩子忙著吃糖,大人們則天南海北的閒談。那時過年的氣氛比現在濃多了,不管是走得多遠的孩子,在三十的這一天都要回到家中,回到父母的身邊,因為三十晚上是一家人團員的日子。

説了飯,該説穿了。説到穿,在我童年的記憶中似乎每年只有兩件新衣,白襯衣是為兒童節準備的,為的是配紅領巾,另一件就是新年的,用外婆的話説就是初一一天新全年都是新。那時我父親雖説是在外工作,可家中的日子也不好過,平時的油、鹽錢都是母親和外婆利用晚上的時間打草鞋賣了以後才能買,更不用説有餘錢了,但好強的母親每年過年都要給我們兄妹四人做新衣服,由於外婆不會針線,小姑還小,做衣服自然就成了母親的事。我總記得母親在燈下縫衣服的情景,往往是一覺醒來還看見母親正低著頭在穿針走線,但不管再忙,初一早上起來首先看見的就是母親為我們做的新衣已經放在了枕邊,那時我們還不能體會做父母的辛苦,初一早上兄妹四人鬧成一團,看誰的衣服漂亮卻忘了給母親説一聲“謝謝”。

過年,敬神是與吃飯同等重要的事。臘月二十三敬灶神,三十晚上敬祖先,直到正月初三把祖先送走,天天一日三餐都要燒香敬神,敬神是家中男主人的專利,喪偶的女性是萬萬不可的,除非她是家中最年長的,這使我想起了《祝福》中的祥林嫂。敬神時很有些講究,燒香前一定要洗乾淨手,先是擺上供品,然後才點上香和蠟,等一切準備好了,家中的主婦才將煮好的飯菜一樣樣端到供桌上敬神,放一挂鞭炮,敬神就完了,這時家人才能吃飯。在小孩的眼裏,祭神的程式確實有些繁鎖,好多時候都等不到敬神了就開始抓供品吃了,常常被大人罵。説到敬神不得不提起農家的神榜。堂屋是農家的主屋,神榜就貼在堂屋的上方,一進門就能看見,上書“天地君親師位”,旁邊是“某某門中歷代高祖之靈位。”父親在村中算得上是文化人,因而只要是他寫的神榜都會配上一幅對聯,內容大多是尊老愛幼之類,使得整個神榜看上去既氣派又很有文化味,不過我們家從來沒有寫過神榜,父親説敬神只要心到就行了。

過年對大人來説是很重要的事,而對孩子們來説當壓歲錢變成手中的食物或玩具時,年也就過完了。所以初一一過我們就又盼著下一個年,並在一年一年的盼望中長大,這使我想起那句詩來“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作者:王平方)

文章來源: 羌族線上 責任編輯: 葉子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