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永不消逝的羌族文化>>文學字號:
散文:羌寨人家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05  發表評論>>

生活在高山裏的羌寨人家,被白雲繚繞,總給人一種散淡和漫不經心的感覺。

由於山深,到羌寨人家首先要感受的是一段長長的灣路。它隱藏在群山的起伏中,蛇一樣盤旋著,隨勢而走,如千年的等待,或過梁,或鑽溝,時而有山歌從風中飄來,樹是老樹,鳥放啼聲,漸漸地人已在白雲之上,到站在一處開闊的山背時,石頭上的羌寨,便錯落在了有樹有水有田地的山洼裏。

這時,羌寨就像從古詩裏現身的村莊,你在千百次的想像之後,才發現一戶戶的羌寨人家,竟是這樣的隨意,它們集中于一處,房屋與房屋緊緊相連,嚴謹地分佈在山坡上,石頭與黃泥組合的建築于陽光下泛著淡淡的黃,如黃稠一般波動於風中。因了房屋緊密相連的原故,家與家之間的路就成了彎彎的巷道,或長或短,有石梯石板臥在道中,兩邊是墻,走在其間,窄窄的,轉灣抹角,人也便婉如走在了古老的歷史中,有許多的思古之幽情伴了石縫中鑽出的草,茂盛在鳥語人聲裏。

羌寨人家則又是以用石墻隔開的獨立的房屋為單位,房屋很大,一般都為三層,下層關牲畜或堆放雜物,人只居住在上面兩層,周圍還有廁所、圍欄、菜園等配套設施,所以每家每戶都具備有相當的獨立生活能力,透出了自給自足的農耕經濟宿影。屋內的佈置古樸而隨便,從一樓沿梯而上,二樓的堂屋都為木板輔成,幾根柱頭支援著屋頂的重量,周圍用木板隔開,一間間成了臥室,堂屋的上方立著寫有“天地君親師位”字樣的神缸,那是全家人祭祀的地方,作為一支多神信仰和有著祖先崇拜傳統的民族,在家裏為需要拜祭的人造一個神居住的地方,以達到祭奠方便和得到吉祥的目的,確實能省去許多的麻煩。堂屋中最重要的地方是火塘,那是溫暖的居所,火塘由幾塊長條的石頭組合而成,裏面生著萬年火,火上架著鐵三角,旁邊放著幾隻鐵鍋銅壺,只要空閒,一家人就圍火而坐,三角上的鐵鍋吐著熱氣,火灰裏燒著青稞饃,壇裏是清香的咂酒,人們坐于木橙上,把酒話桑麻,其樂融融,真情厚愛就都在不言中了。如是節日或舉行婚禮祝壽等大的活動,則村人共聚,以火堂為中心,飲咂酒,唱山歌,一圈又一圈地跳著莎朗,其時,舞姿優雅,歌聲悠揚,歌舞伴酒香,火堂已是一片吉祥如意。

正因為火堂如此之重要,它隨之就有了許多神聖,所以,那同時又是禁忌最多的地方,比如燒柴的方向誰不能坐,上把位在什麼地方,那裏住著火神,不能向火塘丟不潔之物等等,都有嚴格的規定,如你不了解一方風俗,犯忌了,得罪了主人還不知道為什麼。堂屋的上邊則挂著陳年豬膘,有的多達幾十條,重數百斤,由於羌寨人家有以豬肉的多少和存放年代的長短來標誌富裕程度,故肉都很多,有的已吊放了好幾年,它們在萬年火的青煙中去除了水份,便成了有名的羌鄉臘肉。第三層一般是房背,靠山一邊修了樓子,它幾乎站據了房頂的一半,裏面是儲存糧食的地方,玉米、青稞堆挂在木倉裏或懸挂在架上,讓人心裏踏實了不少,有的則修出數間房間供客人居住,門外是房頂,如現在時興的花園平臺,四週都可盡收眼底,我在一次住宿時,因樓子未隔,輔是地輔,睡在上面,黑色的群山在遠處如呼吸起伏的胸膛,山的邊上是一天的星斗,燦爛地眨著不倦的眼睛,還真有些詩情畫意的感覺。樓頂上還修有石塔,塔尖上供奉著白石神,房頂四週也有小型塔尖,頂尖也立白石,象徵著不同神靈,一些人家還在墻洞裏放有不同的標誌,分別代表供奉的武昌菩薩、山神等諸神,因此置身房頂時又有置身眾神之中的感受。

羌寨人家的生産生活也就在人眾神的注目下平凡了起來,點點滴滴都能叫人看見一種堅韌和充滿希望的精神,由於歷史上一度平繁的戰爭,羌人都生活在大山之巔,贏得了雲朵上的民族的稱號卻讓生活有了許多的艱辛,一年四季花開雪落,一雙雙云云鞋踏在彎彎的山路上,一路都是飄逸的花瓣和汗水的浸潤,他們在山腰的土地上播種糧食,收穫馬鈴薯和玉米小麥青稞,在深山裏採集藥材與放牧牛羊,艱辛是現實的,日復一日,年年交替,但付出與回報不相稱的果實在維繫了羌寨人家一代代的承傳時,卻又因特有的地理與生存條件,延續了獨特的古羌文化。僅如飲食作為生存的第一要素,羌寨人家就因地制誼,根據生産的主要種類形成了以“酸”為主的飲食體系,酸菜、酸菜蕎面、酸菜糍粑、酸菜攪團等,無不酸得恰到好處,一聞一望都能使人滿口生津。據説,“酸”的利用還很好地彌補了大山裏一些人體所需的物質的缺乏,使大家都有了健康的體魄和靈魂。

而繡滿花朵的羌裝則説明瞭古羌人家是愛美的人家,作為崇尚白石和火的民族,愛美的天性便於日常生活中成了一種習慣,家裏的成員都穿著自己制做的衣服,上面繡著形態各異的花朵,即使男子,云云鞋上的雲朵與花草也是活靈活現,穿在腳上就有了飄起來的感覺,係在腰間的鼓肚子,上面更是百花齊放,美在腰間也就美在心間了。女子則從頭到腳無不花開其身,一針一線繡出的山花靈草都長在腳上、身上、頭頂上、仿佛能聞出五色的香味來,因了習俗中用針線編織美麗的原故,羌寨人家的女子就都顯得了秀外慧中,心靈手巧,那飛針走線的姿態,總使人能感到被描繪的美麗握在手中時,那種甜靜和心懷的嚮往。

引伸而去,羌寨人家也就有了一種裝飾的衝動,即使是很簡樸的房屋,也要點綴一番,帖幾幅畫,插幾根錦雞羽毛,我在一次到一井姓家裏時,那還未脫貧的屋內,竟然于瓶中插著牡丹,一下就讓人于沉寂中看到了生活的亮點。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和大山裏曠遠的寂寞又似發酵青稞酒的曲子,催生著表達情感的文化,讓承傳了歷史也在走向未來的羌寨人家,表示喜怒哀樂與夢想便有了自己的方式,所以他們人人都是能歌善舞的。歌是山歌,自由而悠長,是情感水到渠成的聲音,或悲或喜,都能找到最好的方式,有時,人在山中,唱歌的人云深不知處,只有歌聲越過樹梢傳入耳裏,不管是勞動唱的歌,還是愛情中的歌,都濃濃的,連傳遞的風都有了重量。而用音樂表達情感最徹底的卻是羌笛,兩根並排的竹管,就那麼嗚嗚咽咽地吹,也不知吹折過多少楊柳。舞是莎朗,俗稱鍋莊的那種,只要有一塊坪地和在房頂、火塘,興之所致就能跳起來,舞姿隨意,節奏或激烈或抒展,足以能泄放心中的苦悶。此外,還有一種羌寨人家必不可少的,就是咂酒,用青稞小麥煮成,放于壇中,飲用時插竹管于內,人圍坐一處,依次吸而飲之,儀式莊重,敬天敬地敬人,清涼且醇冽,醉入其中也就醉入了一種夢境,酒香歌濃,人總是位於了祝福之中。這樣,因為大山孕育了濃郁的羌族文化和提供了生存的物質,羌寨人家又有了一份感恩的情懷,並主要表現在“還願”的習俗中,如還牦牛願、祭山會、領歌節等活動。其時,眾人如過節一般,身著絢麗的民族服裝,聚于一處,由自己的巫師“許”主持隆重的祭祀,殺羊、焚香、念咒語,把最虔誠的心情獻給山神,感謝一年的豐收,也祈求來年風調雨順,直到歡快的歌舞將群山溶化在濃濃的祝福中。

山裏人雖然住在山裏,仍有許多的大凡小事,所以羌寨人家一生中要經歷的莫過於婚喪嫁娶了。婚是按傳統方式進行的,從相親到兩人生活在一起,過程莊重而繁雜,男女主角都走在民俗裏,開口酒、許口酒、訂婚酒、結婚酒,酒酒醉人,作為人一生的大事,禮節就像人的外衣,來來往往,直到用鎖吶將新人接進洞房同床共枕,儀式才會結束,山裏也就多出了一戶由兩個新人組建的羌寨人家。和婚俗相連的是孩子的出生,羌人古來征戰,人丁稀少,也就有了“重生”的習俗,孩子出生後要過的“看月母子”、做滿月酒、過周歲等儀式十分隆重,有的還會給孩子取個賤名或戴上護身的咒符。  與生相連的是死,所以“重死”是羌寨人家的一種文化情結。死是必然而悲傷的,在羌家,人死後會根據年齡和死亡原因的不同,葬禮也不一樣,或土葬、或火葬,儀式隆重而深遠,為死者跳起的舞蹈總會再現遠古征戰的悲壯,巫師的唱詞回腸蕩氣,一種超脫中又表現的無奈揪人心魄,人們簇擁而動,送死者上山,修築墳墓,又經過三九百日的祭祀,死者才真正復歸於了大自然之中。

這樣,羌寨人家便於雲朵之上,如從遠古走來的歷史,他們鑄精神為釘,牢牢地釘在大山的胸部,既有厚重又有飄逸的感覺,演譯的歷史只在彈指間,當山歌伴紅日升起,當莎朗踏動落日,羌寨人家的新生活也如嫋嫋炊煙,飄滿了岷江河谷的群山……(出自夢非散文選《相約羌寨》)

文章來源: 中國羌族文化資訊網 責任編輯: 葉子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