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永不消逝的羌族文化>>文學字號:
散文:背水的日子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05  發表評論>>

懷念背水的日子。

一路咕咚、咕咚背回來的水多甜啊。

水井為一林老樹掩映。水井岩上常年綠樹蔥蘢,初夏的時候,漫山的野百合,在風中搖曳飄香,秋天黃昏,那一樹一樹的黃連樹葉,宛如天邊的晚霞,紅得似火,燃碎一寨的寧靜,冬天下雪的時候,山崖上零零星星的積雪仿佛百合又開花。

背水,要清晨去,那時,井邊好熱鬧,木水桶一溜兒排放在哨臺上,背水的人們在井邊嬉鬧著。只有舀水的的人靜靜地蹲在井邊,埋下身子,用木瓢從井裏一瓢一瓢地舀水,身影在井裏晃晃悠悠,待舀滿一桶,輕輕地跳下井臺,脊背貼著木桶,將麥秸編的墊圈放在桶底和後腰接觸的部位,桶繩往肩上一挂,微直起身子,便一路咕咚、咕咚將井水背回去了。

父親總是去得最早,背回一桶的一桶的水倒進水缸,家裏便有了一天的清涼。

待井邊慢慢地靜了下來,寨子裏升起了嫋嫋炊煙,孩子們陸陸續續從家裏出來,背著各色小花布書包,唱著歌上學去了,學堂裏響起了朗朗的讀書聲。

這時,寨子裏開始鬧起來了,放牛的將牛群趕到水井岩邊,用木瓢將井裏的水沿著井沿邊的一個暗漕潑出去,井水從這水漕裏流到岩邊路下一個大水塘裏,牛群便滋滋地喝著這甜甜的井水,哈!有幾頭調皮的小豬也跑到這個水塘打起滾來了,弄得一塘的清水變得渾渾濁濁,自己也變成了泥豬,在主人的吆喝下,哼哼唧唧、滿不情願地搖擺著回去了。

可是,磨豆腐的時候,卻不用這井水。離寨子更遠的一個山崖下有一股細細的泉水,得到那裏去背水,沿著細細的山路盤旋而去,那有一個小小的山洞,我們叫“洼比咝”,水就從洞裏星星點點地浸出來,把木桶接到下面,一會兒,桶就滿了,背回去用來泡黃豆,磨出來的豆花特別甜、特別香。

很多年都過去了,井水總也舀不完。

記不清是從哪一年,我們那裏開始修盤山公路,整天都能聽到隆隆的土炮聲,那是在炸山開路,人們都盼望著那長長的、寬寬的路從自己門前經過,終於一條大路繞著我們這個山寨又蜿蜒著向更高的山寨盤去了,通車典禮那天,各個寨子的人都跑去山頂上的那個寨子,好鬧熱啊,大人們唱著歌,圍著火堆、咂酒跳起歡快的鍋莊。放電影的那天也放了好多部電影,大家坐在曬場上,看到大半夜,我記得那晚,天上的星星特別多,我們一大幫孩子,就在他們那個寨子瘋跑了一個通宵,第二天早晨,站在山頂看下去,一條大路象一條銀蛇,盤旋在山腰。過年的時候,更鬧熱了,隊裏買了一輛手扶式拖拉機,村裏的舞獅隊舞得更勤了,白天,在曬場上搭幾張桌子,那獅子居然也可以跳到上面去翻滾,然後,由拖拉機開路,笑頭和尚牽著獅子在後面隨著鑼鼓隊有節奏的舞擺,孫猴子一會兒跳到車上去搶了敲鼓人的帽子,一會兒跑到後面來抱起一個孩子,長長的隊伍沿著盤山公路舞著、鬧著、唱著、笑著。

那時,從正月初一到十五,曬場上總是擠滿了人,對山歌的、跳鍋莊的,大人小孩一起玩“丟核桃”的遊戲,在地上刨一小坑,大家都拿出核桃,然後輪流往那坑裏丟,進去了就算贏,核桃歸你了,再用小石塊去打坑外的,打到了也算你的,這是一個總也玩不膩的遊戲。

日子,好象就這麼熱熱鬧鬧地過著,有甜甜的井水潤著,有長長的盤山公路繞著,唱不完的山歌,喝不夠的咂酒。

當水井岩上的百合越來越多,黃連葉越來越紅的時候,大家突然發現,井裏的水不夠了。有一天早晨,我迷迷糊糊聽父親在對母親説:怪了,今天早晨誰比我去得早呢?我去背水的時候,發現井裏的水少了……

慢慢的,放牛的把牛趕到山梁深處那條小溪裏去飲水了,井邊那個大水塘也慢慢的幹了,長了一片野草起來,倒也茂盛。早晨起來排隊背水的人越來越多,輪到最後的,桶也裝不滿了,只得到“洼比咝”去接水,可那裏的水很少,再走一個來回,一個早上背回兩桶水,太陽就出來了,還得到地裏去幹活呀。

母親説,是不是楊家老嬸子埋在水井岩上,衝了脈氣,井水就跑了,可楊家老嬸子的墳離水井很遠啊。

父親説,也許是修公路的時候,放石炮驚了水路,水浸往其他地方去了。有一陣子,村裏吃水很緊張,早晨,一家人合用一盆水洗臉,姑娘們也不敢三天兩頭都洗頭了,小夥子臉上好象也沒那麼光彩了。

後來,鄉政府為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從山梁深處引出一股水,在村後修了一個大水塔,為每戶村民安上了自來水,日子好象又滋潤起來了。

從水籠頭裏放出來的水總有一股鐵味,沒了井水的甘甜。但是,不用起那麼早去排隊舀水、背水了。水井邊那林老樹終日靜悄悄的,只有不時跑過的拖拉機吵吵鬧鬧,井裏慢慢地生出一些蝌蚪和小水蟲。

日子也變得靜悄悄的了,往日那個大大的曬場上修起了兩座新房子,因為土地都承包到各家各戶了,它不再起作用了,舞獅的好象也累了,過年的時候,只能聽到一些零零星星的鞭炮聲了。

學堂裏,依然常響起瑯瑯的讀書聲。(作者:阿文)

文章來源: 西羌文化 責任編輯: 葉子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