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永不消逝的羌族文化>>文學字號:
散文:蘿蔔寨祝酒歌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05  發表評論>>

二十多年過去了,今日我是第二次上蘿蔔寨進行採訪。起初,我是憂心忡忡的,因為年齡大了怕走路,怕走記憶中那條延伸在刺蘢蘢裏的羊腸小道。也許是職業之故吧,還是硬著頭皮跟隨同伴去了。

早上,秋陽杲杲,我們坐著文體局的桑塔納轎車到了雁門鄉政府,更換了一輛高底盤的車。駕駛員是蘿蔔寨的一位姑娘,活波而文雅,駕駛技術還不錯,車子行到“周倉背石塞雁門”的地方,向右邊的山坡路直奔而去。

想當年,這裡是一條刺蘢蘢夾著茅草的小路,彎彎曲曲的,像一條蚯蚓,隨時可見山雞飛叫。那時,老百姓進城去購買醬油醋油鹽布匹什麼的,都是馬幫馱運,早上下山,天黑上山,馬脖鈴兒在山路上奏著歡樂的曲子,叮噹叮噹……

這時,只聽見健談的姑娘説:“請各位老師坐好了,我們這裡才修新路,路基不大穩,等過些日子了才鋪柏油路。咋,您們運氣太好了,要是往天,夠您們爬的了。”

推開窗子,我探頭一看,果真,平整而寬闊的路面上,鋪著一層石籽兒,汽車輪子在上面發出沙沙的響聲。不知怎麼,我的心情一下暖和起來,突然想起卡夫卡説過的一句話“越苦寒的民族越會受到上帝的恩賜”。不是麼?彈指光陰二十載,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啊!

“苕西喚,幸運羅,美麗的吉祥鳥呀,請你唱支甜蜜的歌唉,唉呀,西馬拉呀嗨……”這時,從寨子裏飛出一串優美動聽的歌聲。那位姑娘説快聽啊,是我們寨裏人唱的,他們想唱就唱,有時見景生情,信手拈來。呵喲,還挺能幹呢!我想。我聽出了歌聲的含意,好像高適的一首詩“雪凈胡天牧馬還,月明羌笛戍樓間,借問梅花何處落,風吹一夜滿關山。”

車子嘎然停下。姑娘打開車門,説,請各位老師下車了,眼前就是蘿蔔寨。蘿蔔寨的地形,像一隻下山鳳凰。

村長早就在寨樓口等候了。他説鄉政府打電話,説幾位老師來蘿蔔寨採訪,我接你們來了。我們一行三人,也就沒有太多的客套活,跟著村長進了寨子。

村長可能喝了幾口燒酒,在他後面都能聞到一股股酒味。我們在寨子裏轉了好一陣,也不見有出口。寨樓均為黃泥巴建築,層層疊疊,原始古樸,如城堡,好像博爾筋斯筆下的迷宮,把我們轉得昏頭昏腦的。經過一家農家樂,看見屋裏面有幾個姑娘和幾個小夥子跟隨優美的音樂跳舞。這時,我們走到村長的家門口。村長伸出右手開門,門邊是一個四方洞兒,裏面橫一根木條鎖,木條中間一條槽子,用一根約八寸長的牛奶子鑰匙,套住木條鎖搖了搖,格啦一聲,門開了。平頂房子一樓一底,進門處是豬、牛、羊欄,從一根獨木梯爬上堂屋門前的小壩子,才算到了入住的家了。

村長端出一根長板凳,叫我們坐下就出去了。他夫人連忙泡茶,打開電視,熱情地説:你們休息吧,他(指她丈夫)給你們喊人去了。這之間,我看到屋樑上吊著數不清的寬寬長長的肥豬膘。據女主人介紹説,村裏家家戶戶的臘豬肉都在三千斤以上。我驚奇地説:天啦,你們吃得完麼?女主人説吃不完的賣了,變成錢唄!

我看這裡的村民還注重自己的圖騰呢。你看在神龕子右邊還挂著一個羊頭,彎彎的角兒,很漂亮呢!是啊,“羌本西戎牧羊人也,故‘羌’字從羊、人,因以為號。”這當兒,村長帶著幾個老人進屋來,説:幾位老師要了解蘿蔔寨的人文歷史和民風民俗,儘管問,這些老人會從頭道來。

老人手裏舉起一面羊皮鼓,瞇住眼睛邊敲邊唱“三壇經”。我們像木頭人一樣坐著,聽不懂老人用羌語唱出的經文。老人有時語氣加重,有時面目兇狠嚴竣,不時用手掌拍打板凳。過後,我們聽老人解釋説:“三壇經”分上、中、下三壇。上壇經為請神、敬神、許願、還願;中壇經為治病送魔除怪,掃房安神,化水消災,下壇經是與妖魔鬼怪拼搏、壓服他們。“三壇經”每壇12部,共36部,要唱三天三夜呢。其間,釋比(巫師)用一個雞蛋作法事,畫符念咒語後,將雞蛋煮熟,加果蛋白上呈現花紋,主人家持雞蛋在大門口呼叫七天七夜病者的姓名……

我趕緊拉住老人不説了,因為時間關係,等下次吧。我知道羌族人的歷史文化,多少年來,全靠釋比傳播。釋比唱經文為什麼用羊皮鼓?傳説古時候,羌人是有文宇的,只因牧童拿著經書放羊,暖和的太陽使牧童睡著了,讓羊子吃掉了經書。後來,羌人只好用羊皮繃成鼓,由釋比敲著羊皮鼓唱經文,流傳至今。這種説法有無考證,我也不得而知。

太陽偏西的時候,村長夫人做了一桌子酒菜:血腸、香腸、五花臘肉,臘肉排燒洋芋,豆花、山蔥、六耳韭……村長拉我坐上席,理由是我是客人又是老師,還把同伴陳老師與我同坐,楊老師與我對坐,右邊是説唱“三壇經’的老藝人,左邊是村長一代人了。村長説這是羌人坐席的規矩,桌上坐席不能亂坐,火膛裏烤火不能亂坐,説罷舉起了酒杯:今天,幾位老師為了蘿蔔寨的發展,很辛苦,我代表村委會和全體村民敬一杯酒。

我拿著酒杯立即站了起來,村長卻一手將我按住,説要罰我兩杯酒。我糊塗了,我分明是出於對主人敬酒的禮貌,才站立起來的,怎麼還受罰呀?我説我有病不能飲酒,請村長包涵。這時,坐在我左邊一位小夥子站了起來,説老師不能飲酒就免了,但我們的規矩不能不要,該罰的一定要罰,我替老師幹了,説罷兩杯酒一飲而盡。我説村長不公平,這位小夥子站起來了怎麼不罰呢?村長笑哈哈地説:沒有給小夥子敬酒,是我村長給你老師敬酒,如果老師站立起來等於回敬我了,那我給老師敬酒還有什麼意思呢?村長一席話,使我非常感動,別小看這個敬酒的過程,我認為羌人付出太多了,何止一杯酒啊!

席間,你一杯我一杯,喝得臉上紅霞飛。村長拿起酒壺從右至左將灑杯又斟滿了。他舉起酒杯説:各位老師,我給你們唱首祝酒歌:

把酒舉過頭呀啦喲,

情意在酒中流呀啦喲,

主人沒有好酒好菜款待哈呀啦喲,

請您喝下這杯桿桿酒呀啦喲,

——喜施坷!

作者:周輝枝

文章來源: 羌族文學 責任編輯: 葉子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