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永不消逝的羌族文化>>文學字號:
詩歌:行走在寓言似的西羌峽谷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05  發表評論>>

  作者:李康雲

就這樣行走吧,孩子們

我們的隊伍是身著羊皮褂子的音符

一管峽谷

這可是中國雪亮的刃口

一壑羌笛

雄鷹腿骨製成的羌笛

就這樣銳利地行走吧

從都江堰到汶川

再去茂縣、松潘

紐扣似的的村寨

仍是那件破舊的衣衫

撥開那些染雪的山巒吧

是的

五百里岷江的卵石

那些時間遺留下來的堅硬的心臟

只要你敢於採摘

她就是柔軟鮮亮的白色櫻桃

一路是水草豐茂的臺地

在那些最容易使我們顫動的部位

有果木和眼睛喧囂的村莊

留守家園的女人和孩子

坐在門檻上吃著煮熟的玉米

那些蹣跚的道路

不知是什麼樣的蜘蛛織就的蛛網

孩子呀

我想告訴你

熄滅那些容易熏黑你們鼻孔的油燈吧

我們生活在帶電時代

那些神奇的事物

比馬匹的奔跑要快

比月光下鋤尖燃燒的鋒芒還要光亮

聽見父親們的聲音了嗎

他們説:

女人們 愛你們漂亮的男人吧!

不要老是坐在路邊眺望那些去九寨溝旅遊的陌生人群

孩子們 吃完玉米就去上學吧

去山林或者江邊練習奔跑

在成都平原以西

岷山大堤上蹲著川西北高原龐壯的影子

孩子們

洗乾淨腳上沾染的三星堆、金沙遺址的塵埃吧

不要光著腳板穿越成都柏油馬路的街市

不要用外語

甚至不要用普通話和鄉親們打招呼

喚醒那些零碎的羌語吧

你就容易聽懂山羊圖騰的聲音了

我想告訴你

高原的影子

覆蓋不了岩石、灌木的沉默

岷山大堤,這道雲母和大理石壘起的門檻

一直是無法忽視的墻壁

山外的平原、丘陵

盛産糧食、茶葉、鹽的繁華之地

豐厚的漢唐詩酒

澆灌的是他們蔬菜清爽的日子

我們自釀的溪流、江河以及咂酒

才是隔墻品茗的好吃的東西

孩子,你聽到羊的叫聲了嗎

身處險境的羊啊

這是羌人的宿命

聽不懂我的話了嗎

那我告訴你

在從前瓦寺土司的轄地以北、以西

羌人曾經廣大而深遠

而現在

就像伸展到別人院落的核桃樹上風乾的核桃

眉頭緊皺 去向不明

那當然是從前

從前的從前

羌人在岷江上游壘造碉樓

像羊群摟定最後的草料

我們曾經是一股刮過的風

在青藏高原以東的

民族走廊

羌人的語言像岩石一樣剝落、風化

但血液

卻像眾多的溪流匯成如今的岷江那樣

向西南方向傾訴

羌人、戈基人

遠地來臨的吐蕃人

更南邊的彝人

以及漢人、後來的回人

我們是一種血液的兄弟

現在 孩子

就好像你們要找回書包才能回家一樣

用手捂住心愛的物件

我們真的很疼愛業已丟失的語言和習俗

在七百年的土司制度時間裏

我們在仇恨的刀劍聲中

卑賤而又兇狠地生長

我們無端殺戮和被殺戮

所有古老的歌謠

都像我們崇拜的羊的細聲鳴叫

孩子,我通俗地告訴你吧

那時的中國

是疲憊不堪的母親

傷心於家庭的糾紛

淒厲的歌謠也無法肅清迷亂的心事

行走在西羌峽谷茶馬古道的現代風景

孩子 你看見了嗎

舊時的銀子

像月光那樣懸挂在姐姐們的胸前

告訴你

你無法從她們中間找到你未來的媳婦

在苦難貧瘠中練就的歌聲

是懸挂在峭壁上的村寨和核桃樹梢的雲端

像被風撕裂的窗簾

身旁

那麼多的動物皮毛

進入都市的時裝櫥窗

那麼多的牦牛、山羊一路呼號

被卡車拉到平原上屠宰、出售

那是他們沒有可以記載推廣的語言的緣故

他們吃完草後無法召集集會

就像多年多年以前或者以來

我們砍掉森林、砍斷溪流

為挖出一棵貝母、蟲草或者天麻

我們掀掉無數的山頭

地球上有很多國家就像我們的牦牛、山羊

角力的頭角發出致命的囂叫

無端殺戮成為下酒唯一的陳菜

孩子

跟我走吧

我們即將穿越的是一個寓言

不要看見姐姐們的傻笑或者眼淚就做出悲慼的樣子

你的故鄉應該穿越故鄉後的遠方

你的老家是老柏樹下羌謠水波一樣泛起的地方

當寓言的風信子在你的發間播下蒲公英的種子

當你將西羌峽谷的寓言告訴給的孩子們聽的時候

才可以成為一個父親

或者母親

文章來源: 羌族文學 責任編輯: 葉子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