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字號:
天堂草原的"文化風暴"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4-14  發表評論>>

錫林郭勒,一片生機勃發的北疆熱土。逢改革開放的發展天時,應文化資源的獨特地利,得百姓願望的人和之氣,建設“文化大盟”的戰略思維橫空出世,一場前所未有的“文化風暴”席捲草原:每一個旗縣都在精心鑄造自己的文化品牌,每一個城鎮都在努力張揚自己的文化特性,每一個牧戶都在刻意追求自己的文化生活。從今天起,我們陸續將《天堂草原的“文化風暴”》、《黃金牧場的“文化靈性”》和《蔚藍故鄉的“文化暢想”》三篇系列報道奉獻給讀者,讓我們一道去感受新時代魅力四射的錫林郭勒大草原。

放眼眺望哈達般飄蕩在草原上的錫林河,仿佛聽到了一曲悠揚的蒙古長調,正在吟唱著錫林郭勒今天動人心魄的傳奇故事:牧人用揮舞羊鞭的雙手,打開了地下寶藏的大門,草原上的工業經濟邁開巨人夸父般的步履,正在追趕著自治區經濟增長“第四極”的太陽。

如果説錫林郭勒草原上的“工業浪潮”令世人矚目,那麼,與之相伴而來的“文化風暴”則更讓人驚奇:每一個旗縣都在精心鑄造自己的文化品牌,每一個城鎮都在努力張揚自己的文化特色,每一個牧戶都在刻意追求自己的文化生活。

在這片被譽為“天堂草原”的土地上,是什麼力量讓“工業浪潮”和“文化風暴”攜手同行?錫林郭勒盟精幹而幽默的文化局局長李詢,用詩人的語言道出了真諦:“草原的雄鷹展開雙翅才能翱翔天際,富裕的牧人崇尚文化才算幸福美滿。”

恰逢天時:全新思維順應了發展大勢,必然孕育出空前的文化繁榮

清晨,當第一縷燦爛的陽光灑在美麗的草原上,二連油田那一架架勤奮採油的“磕頭機”,便映入人們的眼簾,展示著這片古老草原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嶄新風采。在這片草原的地下資源寶庫裏,有遠景儲量10億噸的石油,探明煤炭儲量1448億噸,探明加預測儲量2500億噸,還有開發前景十分廣闊的32種金屬礦産資源。擁有令人羨慕的豐厚資源,錫盟人開始挺直腰桿培育自己的優勢特色産業,一條新型工業化的寬廣大道,開始從草原深處向繁榮富強的目標延伸。

有兩組數據表明瞭草原“工業浪潮”推動經濟龍騰虎躍般的發展氣勢:2003年至2008年,全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由139戶增加到342戶,産值超億元企業由3戶增加到70戶,工業增加值佔地區生産總值比重提高到53%;在工業經濟快速增長的拉動下,地區經濟實力顯著增強。2008年,全盟地區生産總值完成394.15億元,與2002年相比翻了兩番,年均增長20.1%。工業增加值完成212.63億元,與2002年相比翻了三番,年均增長27.8%。財政總收入51.03億元,與2002年相比翻了三番,年均增長42%。錫盟人自豪地宣告:大草原實現了由農牧業主導型經濟向工業主導型經濟的歷史性跨越。

走進坐落在錫林浩特市北郊的勝利煤田,壯觀的開採場面和先進的挖掘設備,讓人們感受到了現代化大型煤田的氣派。這座總儲量超過200億噸的煤田,是目前全國最大的褐煤煤田。整個礦區由5個大型露天礦田區和5個礦井井田區組成,神華北電勝利能源有限公司、大唐國際發電股份有限公司等7家大型企業正在這座寶庫裏“淘金”。除了豐厚的資源和廣闊的開發前景,是什麼力量吸引著企業巨頭們動輒拿出數以億計的資本,投入到這片地處北疆的偏僻草原上?

“開發資源需要資金與技術,招商引資是主要途徑。在吸引客商的諸多有利因素中,文化的魅力無可替代。”盟委宣傳部部長田學臣肯定地説。他講述了一個發生在鑲黃旗的真實故事,印證了草原文化的神奇:一位客商前來鑲黃旗洽談投資事宜,幾輪談判下來,客商還是下不了投資的決心。僵局在一次待客的酒席宴上被打破了,幾位身著民族服裝的烏蘭牧騎隊員不請自來,手捧哈達敬酒獻歌。醇香的馬奶酒和優美的歌聲一下子征服了客商,談判成功了。事後,負責談判的副旗長感慨地説,沒想到民族文化有這麼大的力量。

伴隨著工業經濟的迅猛崛起,文化建設在錫林郭勒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分量有多重◇分管文化建設的副盟長其其格,道出了錫林郭勒盟盟委和盟行署全新的戰略思維:“錫林郭勒不僅是經濟資源的寶庫,也是文化資源的寶庫。在這片古老的草原上,文化建設有條件也有必要超前發展,從而引領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前行。”正是有了這樣高瞻遠矚的新思維,催生了一系列促進文化繁榮的戰略決策。自2003年至今,全盟文化建設總投入7.8億元,佔財政總收入的4.7%。政策的引導加上資金的支援,讓文化自身發展的訴求、百姓對文化生活的渴望和經濟發展對文化的呼喚,共同孕育了席捲草原的“文化風暴”。

巧應地利:歷史積澱融進了時代潮流,必然煥發出嶄新的文化風采

踏著歷史長河溯源而上,就不難發現錫林郭勒草原深厚凝重的文化積澱。草原深處的岩畫群,生動記憶著多個遊牧民族繁衍生息的崢嶸歲月;遺跡尚存的元上都,悠然訴説著昔日蒙元王朝繁華帝都的無限榮耀;氣勢恢宏的貝子廟,赫然彰顯著歷經七世活佛精心修建的尊貴地位。説起錫林郭勒的文化底蘊,盟文化局局長李詢頗為自豪:“作為蒙元文化的發祥地,蒙古民族的生活習俗、生産方式、傳統禮儀、民間歌舞乃至不同區域的民族服飾,無不跳動著文化的脈搏。這些珍貴而豐富的文化資源,正是我們今天文化建設的堅實基礎。”

在擁有300處不可移動文物的錫林郭勒草原上,元上都遺址、匯宗寺、貝子廟和多倫清代古建築群成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山西會館、洪格爾岩畫群等29處文物成為自治區級文物保護單位。這幾年,全盟累計投入5000多萬元維護修繕重要物質文化遺産。2006年至今,先後有那達慕、祭敖包、火不思、烏珠穆沁婚禮和蒙古包營造技藝等13項非物質文化遺産,入選國家或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如今,盟裏的文化遺産普查領導小組還在卓有成效地工作著:普查登記92項非物質文化遺産,確認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31人。

逐一翻閱錫林郭勒盟各個旗縣依託傳統文化精心打造的“文化名片”,就會感受到這片草原獨有的文化激情:蘇尼特左旗的“烏蘭伊德文化”、“沙嘎文化”、“繩藝文化”和“印記文化”源遠流長;正藍旗的“元上都文化旅遊節”、“蘇魯錠祭祀儀式”和“察哈爾宮廷奶食節”名揚四海;西烏珠穆沁旗素有“摔跤健將的搖籃”、“蒙古族長調之鄉”、“民族服飾之都”和“遊牧文化之源”的諸多美譽;鑲黃旗頭頂“中國蒙古族阿爾斯音樂之鄉”和“中國蒙古族火不思傳承基地”的耀眼光環。

美麗富饒的西烏珠穆沁旗草原,一代又一代牧人傳承了最完整的原始地方搏克文化。在這裡有一個流行的説法:三個烏珠穆沁人當中,就有一個是摔跤手。2004年盛夏,就在這片神奇的草原上,舉辦了歷史上規模空前的搏克摔跤大賽,來自各地的2048名彪悍的搏克手共同創造了吉尼斯世界記錄。奇異的風俗和獨特的文化,一時間吸引了世界的目光。舉辦如此規模宏大的賽事用意何在?主辦者的話説得十分精闢:“我們用傳統的民族文化,展示了當代草原的風采,拉近了草原與世界的距離。”

文化建設需要豐富的特色文化資源,更需要傳承文化的群體支撐。2005年,作為中蒙兩國聯合申報蒙古族長調為世界“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産代表作”必要程式,蒙古國考察團來到錫林郭勒草原實地考察。起初,蒙古國客人對蒙古族長調在草原上的傳承和影響表示懷疑。然而,當他們走進草原、走進蒙古包時,他們才驚奇地發現,不僅老人、成年人會唱也愛唱蒙古族長調,就連孩子們也能用稚嫩的歌喉唱上幾段傳承了數百年的長調民歌,蒙古國的客人們服氣了。

喜得人和:政府決策契合了百姓願望,必然激發出無限的文化活力

走進位於錫林浩特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蒙元文化苑,猶如遨遊在蒙元文化的璀璨星空。這片造型奇特的建築群,由蒙元文化博物館、民俗館、民族歌舞劇院、蒙元文化研究中心、蒙元歷史名人雕塑群和科技文化長廊組成,生動形象地訴説著蒙元文化的歷史淵源、發展脈絡、深遠影響和神奇魅力。錫林浩特市旅遊局局長莊永興介紹説:“蒙元文化苑總投資3億元,其中建築面積2.1萬平方米的博物館是景區的核心建築,館內展示的7000件文物,絕大多數源於錫林郭勒草原。2008年,在建中的博物館就已經接待中外遊客3萬多人。”

2006年,像夏天的草原百花齊放一樣,西烏珠穆沁旗的93個嘎查一下子“冒出”了88支業餘烏蘭牧騎,其中的優秀人才又組成了6支蘇木級業餘烏蘭牧騎。為了讓這些基層“文化星火”形成燎原之勢,旗裏每年都拿出一筆資金為他們購買演出設備和組織演出活動。兩年多的時間裏,業餘烏蘭牧騎編演民歌、舞蹈、小品、馬頭琴演奏等文藝節目328個,參加演出人員800多人(次)。2007年夏天,各路業餘烏蘭牧騎開進旗政府所在地的文化廣場,為城裏的居民獻上了7場散發著草原花香的文藝晚會。旗文化局的負責人得意地説:“過去是旗裏送文化下鄉,現在是牧民送文化進城。”

東烏珠穆沁旗36歲的牧民布和特木爾的家,從外表上看與其他牧戶沒什麼兩樣:4間磚瓦結構的住宅坐落在略顯空曠的草原上,院內停放著牧業生産機械,院子的旁邊是整齊的牲畜棚圈。但是,這個貌似普通的牧民之家,卻有1000余冊藏書、5種期刊和兩種報紙。客廳一角擺放的電腦,更顯示出主人的與眾不同。布和特木爾自幼喜歡讀書,中學畢業後就産生了辦個圖書室為牧民服務的想法。2004年,他被旗裏確定為“文化牧戶”,義務為周圍牧民借閱圖書、發行報紙、傳播科技以及組織文化活動和提供計劃生育服務。在東烏珠穆沁旗,像布和特木爾這樣的“文化牧戶”就有100余戶。

在錫林郭勒,普通牧民追求和崇尚文化的故事,多得就像草原上爭奇鬥艷的野花。蘇尼特左旗1980年出生的青年牧民蘇和,立志保護民族文化遺産,先後收集民俗文物4000余件,被譽為“民間收藏大師”。在東烏珠穆沁旗圖書館,牧民自費出版的圖書和民歌專輯就有180多種,內容涉及民族風情、蒙醫蒙藥和長調民歌等多個領域。盟委宣傳部副部長鮑文東解釋説:“在今天的草原上,牧民自費出書和錄製民歌專輯已經不算什麼稀奇事兒,互贈自己的著作和專輯是牧民們禮尚往來的流行時尚。”

2008年8月,錫林郭勒盟“兩個文明建設經驗交流會”在蘇尼特右旗和鑲黃旗召開,“一會促兩地”的方略再顯奇效:蘇尼特右旗投資3200多萬元,建成了蘇尼特文化中心、烏蘭牧騎廣場,啟動了蘇尼特王府修繕工程,改造了體育活動中心;鑲黃旗投資3000多萬元建設了圖書館、烏蘭牧騎訓練中心、馬文化博物館、體育場和寶拉格文化園。會議期間,文化設施建設亮點頻現,民俗文化展示綻放奇葩,廣場文藝晚會高潮疊起,群眾文化活動多姿多彩。一次兩個文明建設經驗交流會,文化元素得到如此充分的參與,不僅凸顯了文化引領兩個文明的奇特作用,也印證了一個文化發展的硬道理:政府決策一旦契合了百姓願望,必定會激發出發展的無限活力。 (文/孫亞輝 牛志強 許曉嵐 寶力道)

文章來源: 內蒙古日報 責任編輯: 小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