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字號:
包頭的地方戲曲劇種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4-13  發表評論>>

包頭地處邊塞,開發較遲,清嘉慶年間,方才建鎮。因此,包頭地區戲劇活動的開端,較之內地要晚得多。據現存資料,包頭地區最早的寺廟樂樓,是峻工於清乾隆三年----1794年----的薩拉齊觀音寺樂樓,而“包頭鎮”的龍王廟等寺廟的樂樓,則建成于清嘉慶十年----1805年。本地習俗:寺廟多建立“樂樓”,用以邀請戲班酬神演戲,這已成為定例。由此可見,包頭地區的戲劇演出當在200年前---1794年前後開始。

包頭地區,特別是它所轄的土默特右旗,從明代中葉起,便逐漸形成了一個蒙漢兩族人民的聚居區。從那時到當代,幾百年來蒙漢兩族人民長期友好共處,兩族的文化也長期相互交流、滲透與融會。這一特殊的因素,就決定了這一地區土生土長的戲劇具有獨特的個性,不但有別於內地戲劇,而且也有別於單一少數民族(例如蒙古族)聚居地區的戲劇。萌生於這一地區的戲劇----二人臺和漫瀚劇,深深地打著蒙漢兩族文化(特別是音樂文化)長期相互影響相互交流的烙印。

由於地域的鄰近,內蒙古西部地區包括包頭市地區的內地移民,大多來自晉陜二省(其次是河北等地)。所以這一地區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晉陜方言的覆蓋區,而戲曲的流入,也是從晉陜開始,山西的北路梆子、中路梆子、大秧歌和陜西的秦腔相繼流入包頭。尤其晉劇已成為本地群眾最熟悉和喜愛的劇種之一。以後,京劇、河北梆子、評劇等,也陸續傳入包頭。隨著包頭的日益繁榮,來包演出的劇種和劇團也就越來越多。京包鐵路通車後,包頭便成為內地(晉、陜、河北以至京津,劇團西行的主要演出地之一。

包頭建鎮後,大約有十幾座寺廟修建有樂樓,即敬神獻戲之明臺,這是戲劇演出最早的場所。至清末民初,隨著餐飲業的發展,又出現了將餐飲同戲劇結合在一起的飯館、茶肆。當時,如“信和元”、“義生泉”、“惠豐軒”、“昇平”、“三慶”等字號,茶飯間演戲助興,只收飯費茶資,實際上是把演戲當作招徠顧客的一種手段。至二十年代初,昇平茶園以戲曲演出為經營主項,兼賣茶點。1923年,“開明大戲院”、“同樂茶園”等專業大小劇場相繼出現,再後,又有“魁華舞臺”的落成。但這些“劇場”實際上都相當簡陋,設備齊全的現代化劇場的出現,則是建國以後的事了。

二人臺藝術

二人臺是包頭市乃至整個內蒙古西部地區蒙漢人民最熟悉、最喜愛的藝術品種,它約誕生於清光緒年間(1880年前後),至今已有百餘年的歷史。

包括包頭市區、郊區和土默特右旗在內的土默川,是二人臺藝術孕育和誕生的搖籃。這一地區古稱豐州灘,遠在阿拉擔汗和三娘子統治這一地區時期,就有數萬內地人民流入豐州灘,開墾農田,經營商業或手工業,可以説是這一地區蒙漢聚居的良好開端,至清代,據《綏遠通志稿》記載:“前明所創凜不可犯之漢民出塞禁令,已漸由寬緩而日近於廢馳,於是內地人民之經商懋遷者,務農而春出秋歸者,亦皆由流動而漸進為定居;由孤身而漸成為家室。洎乎雍正,乾隆之間,凡經屬近邊諸旗地,已蔚為農牧並營,蒙漢共居之鄉”。這一時期涌入內蒙古西部地區的內地移民就多達數十萬。幾百年來,蒙漢兩族人民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並肩勞動生産,攜手開發建設,和睦相處,友好往來,結下了甘苦與共,休戚相關的兄弟情誼。這也使得土默川的農牧業、手工業和商業日益興盛,而經濟的繁榮和內地文化的流入又必然促進這一地區文化藝術的發展。正是這樣的地域和歷史條件下,二人臺誕生了。二人臺從它一誕生,便是一種綜合藝術。

二人臺是內蒙古西部地區民間音樂、民間舞蹈和民間文學相融合的産物。它的音樂源於這一地區的民間音樂;它的舞蹈(以及它初期的整個“表演藝術”)源於這個地區的民間舞蹈;而它的“劇本”(唱詞和賓白),也是源於這一地區的民間文學,除民歌唱詞和民間故事傳説之外,本地很有特色的“串話”以及順口溜、繞密碼、歇後語等,無不為二人臺所吸收。

二人臺又是大量內地移民帶來的內地文化同塞外文化相融合的産物。二人臺的劇目和音樂,大多是本地的“土産”,如《種洋煙》、《栽柳樹》、《打後套》、《水刮西包頭》、《壓糕面》、《阿拉奔花》等等,但也有相當多的一部分劇目,確是源於內地民歌,如《畫扇面》、《賣餃子》、《小放牛》等,唱詞和曲調基本上是內地的。但二人臺把它發展成化粧演唱,而且經過土默川這一方水土的長期滋潤,經過同塞外文化的長期交融,經過土默川二人臺藝人的加工、潤色,它已經有了塞外藝術的韻味,有了土默川二人臺的共性。二人臺已經把它吸收的內地文化“化為自身血肉”。

二人臺更是蒙漢兩族文化藝術長期交流,特別是蒙漢兩族音樂長期交流融合的産物。兩個民族的藝術長期交流融匯,使得這一地區的文化藝術,使得這一地區産生的二人臺,具有極為獨特的藝術特色,這是二人臺特別值得珍視的藝術個性。

音樂是演唱藝術和戲曲劇種的靈魂,如果單從音樂方面,考察本地區民歌演唱,最初的階段是原始的自由演唱;第二階段是逢年過節“社火”活動中的“碼頭調”,“碼頭調”由秧歌或高蹺藝人集體演唱,在間歇中加以簡單的鑼鼓伴奏;第三個階段是“打坐腔”,也叫“絲弦坐唱”,即有絲弦伴奏的民歌坐唱;第四個階段就是改“坐”為“舞”,化粧演唱,這就是二人臺了。

化粧演唱的二人臺這種形式的創始人,老藝人公認是包頭市土默特右旗孤雁克力更村的雲雙羊(1857--1928)。區內有的專家則認為二人臺是蒙漢兩族民間藝人集體智慧的産物。在這方面,全無文字記載可資考證。根據現有調查材料來看,雲雙羊(老雙羊)同張根鎖(萬人迷)等人的“小班”,確是最早出現的二人臺班子。二人臺這種演唱形式是雲雙羊及其夥伴首創,當無疑義。

二人臺誕生的初期,僅是一種化粧演唱的説唱藝術。因演員只有二人,故稱二人臺。解放前的二人臺演員基本上都是男性,分別化為小丑和小旦。小旦稱“抹粉的”;小丑稱“滾鞭的”(小丑常持霸王鞭為道具)。稍後,旦角學習了戲曲“包大頭”化粧形式,又稱“包頭的”,丑角又稱為“耍醜的”。伴奏的樂器一般為“三大件”:枚(當地橫笛),四胡和楊琴或再加上三弦,稱“四大件”。以枚為主奏樂器,打擊樂則有梆子和二人臺特有的“四塊瓦”。二人臺的道具,一開始只有手絹、扇子以及霸王鞭。群眾稱二人臺為“玩藝兒”,演唱二人臺叫做“打玩藝兒”,二人臺小班被稱為“玩藝兒班子”。解放前,二人臺沒有專業劇團,開始時只是業餘演唱,後來産生了半職業性的演出組織,稱為“小班”,少則五六人,多則八九人,一般採取走鄉串巷打地攤演出的方式。後來,二人臺便逐漸向戲曲演變:(一)部分劇目由“第三人稱”的説唱故事轉變為“第一人稱”的表演故事,如《走西口》、《小寡婦上墳》、《下山》等。特別是《小寡婦上墳》,劇中人物已突破“二人”之限制共有七八個之多,但演員卻仍然只有二人。小旦扮演小寡婦,其他幾個人物--公公、婆婆、大伯子、小叔子等則由小丑一個演員輪流扮演,戴上帽子扮公公,摘了帽子演婆婆……叫作“抹帽戲”。這表明二人臺藝術的內容和形式産生了矛盾,內容的豐富和發展衝擊著舊有的形式,要求突破舊的形式了,二人臺需要變成“多人臺”了。而在解放後不久,它果然就合乎規律的發展成“多人臺”了。(二)大多數劇目的音樂逐漸向戲曲化發展,開始有了若干板式變化。二人臺音樂雖然還基本上局限于專曲專用,但大多數唱腔已經有了至少二三種甚至五六種的板式變化。而板式變化是中國戲曲音樂所特有的一種結構方法和曲調發展手段。二人臺傳統唱腔大部分運用板式變化這一客觀事實,充分表明二人臺産生後的客觀走向是向戲曲發展。許多名藝人還開始注意有個人特色的潤腔。(三)一些劇目有了簡單的故事情節,幾乎所有劇目都有了賓白,而且多是第一人稱的賓白。(四)在表演藝術方面,除從社火中吸收、提煉了一些東西之外,更多地從戲曲(晉劇、秦腔等)中吸取營養,力求更富表現力,而這兩部分(社火中的民間舞蹈和戲曲)又都是以虛擬手法為特徵的,這種走向也顯然是戲曲。但是,直至解放前夕,也仍有相當數量的二人臺節目,還保持著民歌演唱的樸素狀態,保持著以“三人稱”演唱的狀態,如《珍珠倒卷簾》、《三國題》以及許多“五更”、“十二月”的節目。這表明到解放前夕,二人臺還沒有完成從演唱到戲曲的演變。

傳統的二人臺藝術,是一筆豐富而珍貴的遺産,傳統的二人臺劇目(或曲目)約80余個。大體上分為載歌載舞的“火爆曲子”(又稱“帶鞭戲”)和以唱、做為主的“硬瑪戲”。前者如《打金錢》、《挂紅燈》、《打鞦韆》等;後者的代表劇目為《走西口》。二人臺傳統戲的文學部分,既是一筆寶貴的民間文學遺産,也有一定的民俗學價值。二人臺的唱詞大多為優美的民間詩歌,擅用“比”、“興”手法,格律豐富多變,二人臺的語言生動潑辣、形象、活潑,極富鄉土韻味和生活氣息。二人臺的賓白大量運用本地民間諺語、韻 語和歇後語,常常富有幽默、風趣的喜劇色彩。二人臺慣用的“串話”,大致上與二人轉的“説口”類似,是一種不同於“順口溜”的,地方色彩更為濃郁的,節奏較為自由多變的民間韻語。這種韻語極為本地群眾喜愛。二人臺當中還有罕見的“風攪雪”劇目,如《阿拉奔花》。“風攪雪”就是以蒙漢兩種語言演唱,這正是土默川地區蒙漢兩族人民長期友好共處在藝術上留下的不可磨滅的印跡。二人臺音樂中遺産尤為豐富,傳統唱腔有90余首(其中許多首又有幾種板式變化),略多於劇目。二人臺傳統劇目雖然基本上是一戲一曲,專曲專用,但也有少數劇目是一劇多曲(二三曲,三四曲者,皆有之),因此曲多於戲。二人臺還有豐富的牌子曲,而且其中吸收了不少蒙古族樂曲,如《四公主》、《三百六十隻黃羊》、《巴音杭蓋》等等。

建國後,在黨的文藝方針指引下,二人臺藝術有了很大的發展。二人臺進入了城市,登上了舞臺,逐步發展成了“多人臺”,突破了一醜一旦的兩小戲的限制,成為多人表演、多種行當的,藝術表現力遠遠超過解放前的二人臺的戲曲劇種了。從五十年代初期,包頭市便有了專業的二人臺劇團,除市屬民間歌劇團外,郊區、土默特右旗和固陽縣也陸續組建了以演出二人臺為主的烏蘭牧騎演出隊或民間 歌劇團,包頭市及所屬的區、旗、縣,更成為外地專業二人臺劇團的重要“演出基地”。1960年包頭開辦戲校,特別設了二人臺班,在以後的內蒙古藝校包頭分校,也同樣重視對二人臺的後繼人才的培養。包頭市對二人臺藝術的研究,也很有成績。

在“文化大革命”中,二人臺藝術受到林彪、江青一夥文化專制主義的嚴重摧殘,包頭市民間歌劇團一度被撤銷,大批二人臺名老藝人、藝術骨幹被迫轉業,二人臺元氣大傷,粉碎“四人幫”,特別是黨的十一屆三中之後,二人臺才又得以恢復生機。

經過解放後多年的改革、發展,二人臺已經成為一個獨立的、有影響的劇種了。但卻仍然不夠成熟,不夠完備。不成熟、不完備的主要標誌是作為一個地方戲曲劇種的聲腔體制沒有明確的規範,劇種的音樂工作帶有很大的隨意性,劇種的聲腔建設還未能完成,還有待於進一步地改革與發展。

1982年8月,根據自治區二人臺藝術改革經驗交流會和包頭市二人臺藝術改革座談會(“青山會議”)兩個會議的精神和包頭市文化局的報告,包頭市人民政府批准,將該劇團改建為包頭市地方戲實驗劇團,在二人臺藝術的基礎上創建新的地方戲曲劇種----漫瀚劇。

漫瀚劇

漫瀚劇是以二人臺藝術以及內蒙古西部地區(主要是土默川地區)的民間藝術為基礎創建的新劇種。

1980年,吉林省在二人轉基礎上創建的新劇種——吉劇來包頭演出,使包頭的藝術工作者受到了很大的激勵和啟發。同年6月,經過包頭日報社和文化局創評室的共同策劃,在《包頭日報》上發起了關於二人臺發展問題的討論,並首先發表了李野等同志的四篇文稿,包頭市的許多藝術工作者和二人臺愛好者參加了這次討論。正是在這次討論中,許多同志提出了在二人臺基礎上創建一個新劇種的主張。

1982年4月,自治區文化局召開了二人臺藝術改革經驗交流會。5月,包頭市也召開了二人臺藝術改革座談會(即:“青山會議”)。當時的包頭市委副書記劉啟煥在大會上作了重要講話,他明確指出:“二人臺在發展中,變成一個新劇種,這個劇種是戲曲”。還提出了搞試點。辦實驗劇團的主張。自治區會議的《紀要》歸納與會同志的共識:“:二人臺應當由目前不成熟、不完備的劇種發展成為一個具有內蒙古西部地區藝術特色的,成熟的、完備的地方戲曲劇種”。從而提出了“振興二人臺,創建新劇種”的口號,把創建新劇種和二人臺的改革發展分成了兩件事,並縣城建議包頭市承擔創建新劇種的任務。

1982年8月,包頭市人民政府根據市文化局的報告,批准將原來的包頭市民間歌劇團(二人臺劇團)改建為包頭市地方戲實驗劇團,新劇種的創建正式起步了。

劇團建立後,首先提出了新劇種建設的指導原則,這就是“博采眾家之長,化為自身血肉,保持發揚個怕,開拓自家道路”這樣四句話。實踐證明,這“二十四字”指導原則是正確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之後,他們又把創建新劇種的體會概括為另外四句話:“劇本是基礎,音樂是關鍵,唱腔是中心,演員是決定因素”,並提出創建新劇種要“過三關”即音樂關、劇本關和演員關。

創建新劇種的工作是從重點突破音樂關開始的,當時在劇團領導的親自參與下組織了音樂攻關級。一是對中國戲曲音樂共同的客觀規律和藝術規範進行了學習和研究;二是對解放後二人臺韻改革正反兩上方面的經驗教訓進行了探討;三是對解放後新創的劇種(主要是吉劇)的成功經驗和做法進行了學習和借鑒。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對二人臺90余首傳統唱腔進行科學的、細緻的好析,並一一造表登記。在此基礎上,初步選擇了“以板式變化為主導,兼用專曲”的音樂體制,並設計了“口調”和“樓調”聲腔以及五類十種板式的大致輪廊。並將這個既具有二人臺音樂特色又初具戲曲音樂規範的音樂體制應用到一批或大或小的實驗劇目,主要應用於漫瀚劇的奠基劇目《豐州灘傳奇》,獲得很好的評價。經過幾年的實踐,漫瀚劇的音樂體制發展為“以板式變化為主導,以曲調組合為基礎,兼用專曲”的綜合體制,初步規範了實施這一體制的“五板”(五種基本板式),“六腔”。

1986年早春,漫瀚劇《豐州灘傳奇》(編劇:李野、王寶順、姜言富、長岐,導演:果肇昌、張景亮,藝術指導:石磊,音樂設計;張春溪、陳懷智,舞美設計:丁裕民,主要演員:張鳳蓮、劉永勝、陳青、盧志慶等)應文化部特邀晉京彙報演出,獲得中央領導同志、文藝界、新聞界和首都觀眾的廣泛讚譽,從而正式宣告了漫瀚劇的誕生。

同年9月,在包頭成功的舉辦了首屆漫瀚劇學術討論會,吳祖光、李超、何為、王蘊明、張先程、馬栓柱等出席了會議,會議期間,自治區黨政領導劉雲山、趙志宏、張燦公及文化廳趙錫鈞廳長專程來包,代表自治區黨委、政府和文化廳,正式為漫瀚劇命名,包頭市地方戲實驗劇團更名為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漫瀚劇團。

新劇種誕生後,漫瀚劇團在市文化局的有力領導下,繼續不懈地進行劇種的藝術建設和藝術研究,確定漫瀚劇的美學追求為蒙漢兩族聚居區所特有的“塞上風韻”和“草原情趣”。

自《豐州灘傳奇》演出獲得成功,宣告漫瀚誕生後, 相繼創作排演的劇目有《北國情》、《三十三歲的女經理》、《魂係中國》、《契丹女》、《東瀛女》、《忠烈碑》等。其中在《北國情》基礎上修改加工定稿的《契丹女》于1992年赴泉州參加文化部舉辦的“天下第一團”優秀劇目展演並再次晉京彙報演出和參加第三屆中國戲劇節,應邀赴西安參加第四屆古文化藝術節演出,獲得成功。榮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和文華新劇目獎。《契丹女》的藝術成就標誌著漫瀚劇正在逐漸走向成熟。此後創作排演的《東瀛女》參加了全國現代戲交流演出,《忠烈碑》參加了在廣州舉辦的第五屆中國戲劇節。

 

文章來源: 包頭政府網 責任編輯: 小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