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崇拜太陽的民族-基諾族字號:
基諾族歷史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2-12  發表評論>>

關於基諾族的來源,沒有文字記載。據傳説,基諾人先民由普洱、墨江甚至更遠的北方遷至基諾山東部邊緣一處名叫“司傑卓米”的地方。後來人口增多,分為烏優、阿哈、阿希三大支系。早期的基諾社會曾處於狩獵採集時代,生産力水準十分低下,傳説要填飽肚子需要走九架山九條箐。而當時祭祀活動頻繁,更加重了食物供給的困難。基諾族先民因此遷離“司傑卓米”向外發展,大部分人員遷到基諾山地區的傑卓山定居。與此同時還進行了兩項重大變革:一是廢除了“巴什”(血緣親屬之意)內婚制,出現了“基諾洛克”的名稱。“基諾”含有“舅舅的後代”的意思,“洛克”的含義是全體或整體。這顯示在傑卓山時代已經進入母系氏族社會,而“基諾洛克”是當時若干個氏族合在一起而形成的部落組織。二是發生了信仰習俗的變革,出現“人鬼分家”。“司傑卓米”從此在人們心目中成為祖先神靈居住的“鬼寨”。當時形成了用生薑及芋頭“驅鬼”等習俗。

在傑卓山時代的晚期,社會經濟出現繁榮景象,傳説當時已經有了過“特懋克”節,即“打鐵節”的風俗,表明基諾族先民已掌握了金屬工具而告別了石器時代;當時有了釀酒房,定期舉行集市貿易,附近的其他民族都來趕集。大約在西元13世紀中葉,傳説由於戰爭原因,基諾族先民遷離傑卓山分散到基諾山區各地建立村寨,這時發生了由母系氏族制度向父系氏族制度的過渡,隨後又發生了由氏族社會向農村公社時代的過渡,農村公社成為各個村寨基本的社會形態單位,而在農村公社內部存在父系氏族組織。每個村寨由若干個氏族組成,每個氏族中最年長的男子即成為村寨的頭人,由此組成農村公社的權力機構即“七老”組織。“七老”分別稱為卓巴、卓生、巴努、生努、達在、柯卜羅和乃厄。其中“卓巴”及“卓生”的含義分別是為眾人挑起擔子的人及為眾人開闢道路的人,這是村社的主要頭人。人口較少的村社只有卓巴及卓生兩個頭人。

在近代,巴朵寨原來由兩個氏族組成,分別産生卓巴及卓生兩個頭人,後來由於疾病流行,卓生氏族的男子全部死光,只剩下卓巴氏族。巴朵寨村民的婚姻原來遵守“巴什”外婚制即氏族外婚制的古規而進行,由卓巴氏族與卓生氏族互相聯姻;在失去了卓生氏族以後,村民們只得打破“巴什”外婚制的古規在血緣親屬中開親。卓生這一職務也在原來的卓巴氏族中産生(巴亞寨老人沙車及白臘者于1998年2月向筆者講述)。

在農村公社時代,任何基諾族男子都有希望擔任村社的首領,即使是殘疾人也不例外,惟一的條件是他的歲數要比本氏族的其他男子大一點兒。每個村社都有兩面木鼓,它是為紀念其始祖瑪紐瑪黑乘木鼓從洪水中逃生而製作的,若有人當選為卓巴或卓生,村民們就把木鼓送到他家的竹樓上挂起來,因為這木鼓是首領權威的象徵。通過這種保管木鼓的辦法,幾百年來基諾族社會一直避免了首領的世襲制,避免其首領使公共權力轉變為私人特權的可能。

在西元14世紀中葉,西雙版納的傣族召片領召坎動娶一位基諾族姑娘為妃,于傣歷713年(西元1351年)生下刀邏答(刀邏答于西元1391年繼任召片領,時年40歲)。這件事反映了當時基諾族與傣族之間的友好往來,並由此使基諾人的事跡開始有確切的年代可供考證。後來西雙版納召片領的勢力進入基諾山,通過上述親戚關係任命司土寨及巴普寨的長老為“金傘大帕雅”,並在基諾族各個村寨分別委任了帕雅、扎、先等大小頭人。至20世紀中葉,這種統治形式已經延續了200多年,但是並沒有改變當地社會的原始農村公社性質。

18世紀以前,基諾山已經開闢出大片茶園。據道光《雲南通志》第34卷、100卷記載,18世紀20年代,包括基諾山在內的六大茶山“每年約産茶六七千馱”。雍正七年(西元1729年)清政府“設普洱府,又設同知,分駐攸樂”,為了控制這盛産茶葉的“咽喉之地”,在司土老寨動工修建“攸樂城”,駐紮500名馬步兵丁。六年以後由於“煙瘴甚盛……兵丁多數傷損,其存活者亦皆疾病纏綿”,將攸樂同知及駐紮兵丁撤回。在20世紀60年代以前,司土老寨還殘存著當時的城門墻垣及磚窯、水井等古跡。西元1799年檀萃撰寫的《滇海虞衡志》談到:“普茶名重天下,出普洱。所謂六大茶山,一曰攸樂,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枝,五曰慢而,六曰曼撒,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數十萬人。茶客收買運于各處”。光緒《普洱府志》卷八説:“五方雜處,仰食茶山”。雍正年間六大茶山每年産六七千馱,平均每座茶山産茶1000余馱,這與基諾山歷史上“茶葉最高産量1500擔以上”(《版納文史資料》第四輯,第37頁)的估計是大致相符的。據調查,“攸樂山在1937年尚産茶1201擔”。(景洪市政協編:《景洪文史資料之三-基諾族》,成都科技大學出版社出版,第46、47頁;張肖梅主編的《雲南經濟》第12章説,民國年間西雙版納茶山“以攸樂為中心”)。從18世紀初葉到1940年以前這200多年時間裏,基諾山的茶産量經常保持在1000擔以上。這些茶通過普洱轉銷國內的許多地區乃至銷往國外,享有很高聲譽。這顯示基諾族與省內及國內其他地區在經濟上的聯繫,基諾人通過茶葉的生産為中國經濟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貢獻。漢族及其他民族的勞動者前來基諾山參與茶葉的生産經營活動,與基諾族結下深厚友誼。

1941年由於無法忍受當時政府的剝削及壓迫,以巴卡寨的搓約為首的基諾人發動武裝起義,他們“孔明仙下凡”的名義動員各村寨群眾參加起義隊伍,在三年時間內多次擊敗前來鎮壓的反動軍隊。最後迫使當時的雲南省政府將車裏縣長王字鵝撤職查辦。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勤勞的基諾族人民重建家園,迅速恢復經濟、發展生産。1956年被定為“直接過渡區”,即不經過民主改革而建立合作社,直接進入社會主義發展階段,並結束了原始農村公社制度。從1979年以來的20年時間裏,通過貫徹中國共産黨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及有關民族政策,基諾族社會經濟正在經歷跨時代的飛躍,進入更快的社會發展階段。

文章來源: 國家民委網站 責任編輯: 姜一平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