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中國黑金部落——赫哲族字號:
中國黑金部落:赫哲族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3-10  發表評論>>

三江沃野(黑龍江、松花江、烏蘇裏江),赫哲漁鄉,這片土地豐饒而神奇。

在以無數星球為背景的蒼茫天穹之下,在白山黑水之間,生活著一個已有6000多年曆史的真正的“少數”民族。他們是傳説中的魚皮部落,亦是清朝時被官方文獻稱為黑金(斤)的部落。他們的祖先曾以若矢石鏃聞名於世。他們裂草以記事,役犬以供負載,專以漁獵為生……雖然他們只有語言沒有文字,然而伴隨《烏蘇裏江》的淺吟低唱,他們依然是文明中不被時間蒸餾的恒久傳奇。

由於赫哲族人過去穿魚皮衣,有犬陪伴,所以被人們稱為“魚皮部”和“使犬部”。

赫哲族是中國東北地區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主要分佈在黑龍江省同江縣、饒河縣、撫遠縣。少數人散居在樺川、依蘭、富饒三縣的一些村鎮和佳木斯市。因分佈地區不同,從而有不同的自稱。居富錦縣大屯沿松花江上游的稱“那貝”,居嗄爾當屯至津口村的稱“那乃”,居勒得利村沿黑龍江下游至烏蘇裏江的稱“那尼傲”。根據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赫哲族人口數為4640。使用赫哲語,屬阿爾泰語系滿一通古斯語族滿語支。無文字。早年削木、裂革、結革記事。因長期與漢族交錯雜居,通用漢語文。

“赫哲”一詞有“下游”或“東方”之意。赫哲人自稱‘用日貝”、“那尼臥”、“那乃”,即本地人的意思,又稱“赫真”(意為:“東方的人”)、“奇楞”(意為“住在江邊的人”)。屬於肅慎系統的挹婁、勿吉、黑水靺鞨、野人女真等古代民族,與赫哲族的祖先有淵源關係。至清初,始以“黑斤”、“黑真”、“赫真”、“奇楞”、“赫哲”等名稱見於官私文獻記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統一族名為赫哲。

赫哲族生活的地方,是我國黑龍江省松花江下游與黑龍江、烏蘇裏江構成的:,三江平原”和完達山一帶。三江沃野,山水縱橫,這裡有馳名中外的特産——蝗魚、蛙魚、三花五羅、貂皮、麝鼠……自古以來,就是富饒的天然漁場和逐獵之地。人們常用“棒打樟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鍋裏來”來描述這裡的富庶。勤勞的赫哲人世世代代生息

關於赫哲族何時形成的問題,學術界尚有不同的意見。一般認為赫哲族是以古老的赫哲族氏族為核心,吸收了鄂倫春族、鄂溫克族、滿族等民族成分和原屬黑龍江流域其他土著,以及來到赫哲族分佈區居住的蒙古人、漢人等成分,在清初形成了較穩定的族體,主要從事漁獵生産。在解放前其社會發展尚停留在原始社會末期父系氏族階段。新中國建立後,黨和政府十分關心赫哲族的生産生活,其社會生産在社會主義社會裏得到了超越發展,赫哲族的生活條件已大大改善。

社會經濟

順治元年(1644)清世祖入山海關前後,曾相繼將赫哲族編戶收貢,編旗披甲。直到19世紀初葉,從牡丹江至黑龍江下游烏扎拉村,所有赫哲族的22個氏族,都由清廷按其氏族與分佈地區行使有效的管轄。在清代,赫哲族與內地及當地各民族的産品交換關係日益發展,赫哲族漁獵的工具也逐漸有所改進,生産力逐漸提高,原始社會漸趨分解,至清末已從原始社會末期跨入階級社會。辛亥革命以後,三江平原開發的速度加快,赫哲族與漢族雜居,漁獵産品的商品化程度加深,在政治、經濟等方面形成與漢族及周圍其他各族不可分割的聯繫。日本帝國主義侵佔中國東北後,對赫哲、鄂倫春等人數較少的民族,實行野蠻統治,甚至公開推行種族滅絕政策,使赫哲族人口更加減少,抗日戰爭勝利以前,已瀕於被滅絕的境地。漁獵經濟為赫哲族人民生活的主要來源,“夏捕魚作粉,冬捕貂易貨以為生計”。17世紀末,由以物易物轉向獵産品大量商品化。20世紀初,獵業衰退,漁業産品大量商品化。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赫哲族地區解放。當時倖存的赫哲族居民僅有300余人。在人民政府實行民族發展政策積極幫助赫哲族發展生産,逐步改善生活,現有人口較1945年增加10倍多。

赫哲族人民原來幾乎都是文盲,解放後,人民政府不僅積極扶助他們發展漁獵生産和民族貿易,現在,已有部分赫哲族人民開始從事農業生産,還發展了鄉鎮企業。赫哲族人民的物質生活水準日益提高,而且興辦小學、中學,培養各種專業人材,現在赫哲族中擁有的大專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在本民族人口中所佔比例,居於全國各民族先進行列,赫哲族地區各村,都設有衛生所、廣播站,有的還設有文化站、俱樂部,擁有電視機的家庭不斷增加。從地方至中央各級黨代會和人民代表大會均有赫哲族代表,在赫哲族聚居地區的政府中,有赫哲族幹部擔任縣長、鄉長等職。赫哲族在中國雖是人口最少的民族,但和各兄弟民族一樣享有完全平等的民族權利。

文化藝術

赫哲族有豐富多彩的民間文學。流傳最普遍的“依瑪坎”是一種口頭相傳的民間説唱文學,其故事內容大多能説唱許多天,大部分是歌頌英雄與復仇事跡、民族的興衰,以及純真的愛情等,唱詞押韻合轍。説唱時,須按故事的基本內容和詞句背誦,不能隨意添加。在民間還流傳著“説胡力”,它是寓言、童話、神話、傳説與民間文學的通稱,內容豐富多彩,形式短小活潑,通常是老人對兒童講述,對兒童有啟發教育意義。赫哲族的音樂也很有特點,其特有樂器稱為“空康吉”和“口弦琴”,前者已失傳,後者至今仍有人能演奏。

赫哲族的圖案藝術非常發達,他們常常在用魚皮、獸皮製作的衣服、鞋、帽、被褥上,繡制各種雲紋、花草、蝴蝶及幾何形圖案等。在食具、樺皮製品上雕刻各種二方連續紋樣、雲紋、山水、花朵、鳥獸等,形象生動,造型美觀別致。婦女們在衣襟、披肩、腰搭、帽子、褲腿等處用彩線刺繡的花紋、圖案更為精美。尤其是日用品上的彩繡如“雄雞啣花”、“花籃與蓮藕”等圖案,構圖新穎別致,格外精彩。赫哲族在不同製品上刺繡、接拼的各種花紋圖案,以其獨特的形式,從不同角度反映了赫哲族人民的聰明才智和審美的群體意識。赫哲族的圖案藝術吸收了漢族圖案藝術的精華,並不斷創新,既富有本民族氣息,又能反映本民族生産、生活特點,極富民族特色,是中華民族刺繡、圖案藝術寶庫的重要組成部分。

赫哲族有語言,無文字。長期以來,只有民間文學。作家文學是解放後才發展起來的。烏.白辛是解放後成就卓著的第一位赫哲族戲劇家。他先後改編創作了20多部歌劇、話劇和電影文學劇本。影響較大的有話劇和電影文學劇本《冰山上的來客》、《赫哲人的婚禮》,歌劇《好班長》、《焦裕祿》、話劇《黃繼光》、《雷鋒》等。其中《赫哲人的婚禮》是赫哲族新文學的代表,也是當代文學史上由赫哲族戲劇家寫的第一個反映我國人口最少的民族的生活和歷史的劇本。他成功地將“伊瑪坎”演唱形式貫穿于全劇,運用於話劇創作,豐富了我國當代戲劇的題材內容,並用民族形式與傳統手法相結合,對話劇民族化作了有益探索。

風俗習慣

赫哲族人民的婚姻實行氏族外婚制,一般為一夫一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富有者間或有一夫多妻。成人去世,實行土葬;嬰兒夭折懸于樹間。

曾經赫哲族男女衣服皆用鹿皮和魚皮製作,足穿魚皮及狍、鹿腿皮做的靰鞡,內絮靰鞡草。在二三百年前,布匹、綢緞開始進入赫哲族上層人士的家中,但一般百姓是穿鹿皮、魚皮。過去婦女的衣裳多緣以色布,邊綴銅鈴,與鎧甲相似。赫哲族男女,都喜歡穿大襟長袍、短褂或坎肩。衣飾因質而異。20世紀初,大部分人以棉布為衣,輔之以魚、獸皮衣。赫哲族婦女的衣飾因受滿族影響,魚皮長衫與旗袍相似,有領窩,但沒有衣領。並裝飾各種圖案,生動雅致。赫哲族人民日常吃鮮魚、獸肉,加工各種魚、獸肉乾,備常年食用。其中“塔拉卡”——剎生魚,這是用來招待客人的上菜,是用鯉、鯇、鱘、鰉、鳙等魚加配菜調料製成的清香爽口的佳肴。

住宅為用樺皮、獸皮、茅草搭成的“撮羅”(尖頂)、“胡如布”(圓頂)及各種“昂庫’’(棚子)。夏季構木而居,冬則鑿地為“地窨子”,有穴居的遺風。較普遍地住泥墻草頂房屋。冬踏滑雪板或役犬挽雪橇以為交通,夏季以樺皮船、舢板從事運輸和捕魚。

赫哲族注重禮儀,有敬老尊長的良好社會風尚,晚輩出遠門回來,與長輩相見時,要向長輩行跪拜禮,依次向父母、兄嫂問安,以示敬重。長輩吻晚輩的額頭,以示親熱愛護。赫哲族人的重要節日與漢族大體相同,象春節、元霄節、二月二、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等,但春節特別隆重。

宗教信仰

赫哲族原信仰薩滿教,相信萬物有靈。其薩滿有河神、獨角龍、江神3派,各派約有6個品級。他們認為有多少種動物、爬蟲就有多少種神,其中最受尊敬的是人面形天神。宗教形式主要表現為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赫哲族先民認為,日月山川都有神靈主宰,因而崇拜。

(摘自《民族工作大全》千里原主編)國家民委網站

圖騰文化

考古資料表明,赫哲族的古代文明,可以追溯到6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黑龍江文物考古隊在密山縣新開流新石器時代遺址的出土文物中,發現了帶有濃厚漁業文化氣息的陶器、石器、骨器。陶器上飾有美麗的圖案:象徵著魚身上的魚鱗紋、千孔百洞的魚網紋、表現江河湖水盪漾的水波紋、變形誇張的魚網菱形紋。骨器主要有魚鉤、魚叉、魚標等捕魚工具。另外,在不少赫哲人中流傳著“赫哲人是魚的後代”的神話,魚的生殖能力給赫哲先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國早期的一些文獻中稱赫哲族為“魚皮部”或“魚皮韃子”,這一稱呼反映的是赫哲族人以魚皮為原料製作衣服(烏提庫)、靰鞡(溫塔)等,亦足見魚在赫哲人中的顯赫地位。

的確,魚作為一種文化滲透到了赫哲族生産活動、生活習俗、宗教信仰等各個方面,使很多人誤以為魚是赫哲族人的原始圖騰。事實上,赫哲族先人們因為相信“萬物有靈”,認為天地日月、星河山川、草木水火、風雷閃電等都由神來主宰,每種動物也都有神在主宰,因而崇拜威武兇猛的塔斯赫(虎)、瑪發克(熊)、雅日格(豹)等動物。據傳,尤姓崇拜的圖騰是瑪發克,傅姓崇拜的圖騰是塔斯赫。

赫哲族人對自己崇拜的圖騰,是不能隨意獵殺和食肉衣皮的。只有遇到危及生命卻又不能逃脫的險情時,才可將其殺死,然後跪拜祈禱,以求神能赦罪,並將其屍體掩埋。對於崇拜的圖騰,赫哲族人還會把其圖像繪製在樺樹皮上,卷好紮緊,放置在避雨和人不常去的北側屋檐下,代代相傳。

當然,也有人提出疑義,他們認為被食肉寢皮的魚也能同備受尊崇的圖騰聯繫到一起,因為對於殺食圖騰的例子很多,譬如鄂倫春族、鄂溫克族的獵熊,澳洲土著人食自己的圖騰物種等。但是,不要忘了,正如前所述,即使是那些殺食圖騰的民族,其先人們在這過程中也是要經過特定的、莊重的宗教儀式的——他們決不會隨意殺食圖騰。而赫哲人在捕魚、食魚的過程中卻沒有類似的儀式或言行。如果説在招待客人或婚喪嫁娶時食魚,不妨説是對客人、結婚者或死者的尊重。所以,赫哲人的魚是一種文化,但不是圖騰。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消息 責任編輯: 小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