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中國黑金部落——赫哲族>>赫哲族概況字號:
民族歷史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03-07  發表評論>>

赫哲族歷史簡況

赫哲族,是我國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據2000年全國第五次人口普查統計,中國境內有赫哲族人口4675人(俄羅斯境內另有近兩萬人)。赫哲族人口雖少,卻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和創造了燦爛文化的民族。她世居黑龍江、松花江、烏蘇裏江沿岸,以漁獵為主要生計。追溯其歷史,赫哲族最直接的遠祖當屬隋唐時稱作“革末”。

“革曷”的“黑水部”之先民。至遼金元明時期,赫哲族的先祖又被稱為“女真”、“女直”。有清以後的1663年(即清康熙二年),繁衍在三江流域的土著居民才正式有了“赫哲”之稱謂。歷史上的赫哲族,因著魚皮服飾,擅使犬,故一度也被稱作“魚皮部”和“使犬部”。

赫哲族,勤勞勇敢,聰明質樸,素有“兩塊板兒能穿山跳澗,三塊板兒能騙江過海”的美譽。這個人口不多的民族,雖然在歷史上歷經磨難,又遭到沙俄、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和蹂躪,但他不甘屈辱和欺淩,憑著頑強的抗爭和勇於向上的民族精神,毅然從遠古走到今天!

曾是不斷遷徙流動的赫哲族,現今絕大多數聚居在黑龍江省同江市的街津口赫哲族鄉、八岔赫哲族鄉、饒河縣的四排赫哲族鄉、佳木斯郊區的敖其赫哲族村和撫遠縣的抓吉赫哲族村(其他散居在佳木斯、雙鴨山、長春、哈爾濱、北京等市和內蒙、山東、雲南、廣西等省份)。

    如今的赫哲族,在黨的陽光照耀下,正以他們的聰明才智,為著祖國的富強和民族的發展,繼續做著自己的貢獻。

    清朝及其以前時期(1911年以前)

赫哲族是具有悠久歷史的民族,其遠祖早在上古帝舜時是息慎的組成部分,亦稱肅慎、稷慎。到了漢魏時改稱“挹婁”,南北朝時謂之“勿吉”。

隋朝開皇中,稱勿吉為靺鞨,靺鞨分為七部,其中兩部最大,一部為粟末部、一部為黑水部。黑水靺鞨到唐初已形成龐大的聯合體,是黑龍江流域以東達東海濱地區的一大勢力,和中原王朝一直保持密切的聯繫。唐開元十年(西元722年)黑水靺鞨首領倪屬利稽到長安朝貢,唐玄宗封他為勃力洲刺史,洲治所在烏蘇裏江的伯力(今俄羅斯哈巴洛夫斯克)。這是中原王朝首次在黑龍江流域建立地方行政機構,實施對這一廣大邊疆地區的管轄。

在唐初乘唐朝北伐高麗之機,黑水靺鞨勢力迅速擴大到松花江中游、牡丹江、烏蘇裏江流域。唐朝很重視對這一地區的管轄,開元十二年(西元724年),在黑水靺鞨設置黑水軍;開元十四年(西元726年)置黑水府,各部落設洲、置刺史,由部酋任之;開元十八年(西元730年)倪屬利稽等十八人到長安進貢,授他為中郎將。

西元947年,遼朝北上推翻了勃海政權,將靺鞨置於其統治之下,稱為女真,後避遼興宗之諱,改稱女直。

契丹王朝對女直各部人民壓榨十分厲害,因而激起女直各部的反抗,西元1115年,女直各部在其首領完顏阿骨打率領下,推翻了契丹王朝,建立金國。金在五國部所屬區域置胡裏路,亦稱呼爾哈路(以牡丹江古稱呼爾哈河得名),建立了較完備的軍政合一的機構。在黑龍江下游設合裏濱千戶,斡可憐千戶。在頓頓河口(哈爾芬河)設哈洲,在亨滾河口附近設奴爾干城,在一些較大的部落設立“謀克”,這是基層軍政合一的準軍事組織。1982年在樺川縣境馬虎力山南側,出土了一枚銅印“惱溫必罕合扎謀克印”,印背一側刻文“上京行部造”,另側刻文“真佑三年四月口日”,是金(宣宗)完顏氏真佑三年(1215年)頒發的。正是這些自上而下的組織,有效地管轄黑龍江以北和烏蘇裏江以東廣大地區。胡裏改路所屬地區是金朝的大後方,被視為可靠的後院。赫哲族先世與金朝各氏族彼此相處融洽。

元朝很重視對東北地區的管轄,在黑龍江入海口處奴爾干城設征東元帥府,轄黑龍江、烏蘇裏江、東北廣大地區。元朝在松花江下游赫哲族較多的地區,即原胡裏改路,設水達達路(亦稱硯達勒達),又分設五個萬戶府,即桃溫(今湯旺河口附近)、胡裏改、亦稱呼爾哈(今依蘭縣境)、斡朵憐(今依蘭鎮對岸)、脫斡憐(在今梧桐河口處)、悖苦江(今富錦縣城附近)萬戶府,分領松花江下游、混同江兩岸廣大地區。元朝對黑龍江下游出海口地方極為重視,除派兵三千設置“女真水達達及乞列濱地合貪鎮守軍”管轄外,並在桃溫萬戶府(今湯旺河口處)大量造船,開通水運交通幹線,促進了這一地區經濟文化的發展。

水達達是指地區性或沿江而居的人們,居住在這裡的赫哲族,元稱之為“兀的哥”或“兀的改”,亦有的稱“吉烈迷”,這是外族對這一地區民族的稱呼。

明朝統治者,對北方諸民族採取懷柔以夷制夷和部人制其部人之策,很重視對東北邊疆的管轄。特別是對松花江、黑龍江、烏蘇裏江流域直達東海濱的治理。明永樂七年(西元1409年)在黑龍江入海口特林,設奴爾幹都司,置衛三百八十一、所二十四。為表示明朝對這一地區的關懷,永樂十一年(1413年),在奴爾幹地重建永寧寺碑。以記載明在此地行使主權並對各少數民族實行撫恤之業績。

明代是女真各部重新組合的民族。明初女真各部的分部是:建洲女真,多屬渤海遺民,分佈在長白山、綏芬河、牡丹江流域之間;海西女真,多是金代完顏氏後裔,分佈在松花江中游、阿什河(亦即阿拉楚克)流域;野人女真,分佈在松花江下游、黑龍江中下游、烏蘇裏江流域。在諸女真中,野人女真勢力發展迅猛,和建洲女真在牡丹江下游地區發生了民族戰爭,建洲女真敗北,被迫南遷,中經50多年輾轉到遼寧蘇克蘇護河定居,形成後來滿族人的核心。而野人女真在逐出建洲女真之後,各部落亦逐漸統一起來,在原五國部所屬地區,形成了後來人們所稱的“赫哲族”。

《依瑪堪》故事《土如高》把古代赫哲族分為三大部落:“一在薩哈林一帶,名佛爾什部落;一在烏蘇裏江一帶,名竹勒什部落;一在松阿裏一帶,名阿爾奇都部落。竹勒什部落為南部落,佛爾什部落為北部落,阿爾奇都部落為中心部落”(淩純聲1930年著:《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下冊)。這個古代歷史傳説故事,説的是古代赫哲有南、北、中三大群體,松花江下游作為中心部落這個説法是符合歷史實際的。和居住在富錦地區赫哲有來往的北部落,是指原居住在加因縣境加因河口處野人女真部族,這部分人後來演變為鄂倫春族;而南部落則是指居住在烏蘇裏江上游、錫霍特山南部、穆棱河至綏芬河一帶的野人女真,這些人的一部分演變為滿族人,而另一部分輾轉到松花江上游古肇州和嫩江流域。

清朝在立國之初,稱赫哲族居住的區域為“呼爾哈部”、“窩集部”、“瓦爾喀部”、“使犬部”和“薩哈林部”。

清太祖奴爾哈赤在實施南征中原,推翻明王朝之前,急欲鞏固後方,以解後顧之憂。所以,在統一扈倫四部之後,首先不惜用重兵,揮戈北下東進,兼併北方諸部。從1599年-1644的近半個世紀,對赫哲族地區用兵征伐達十七次之多。這時起時伏的反覆征伐,説明瞭赫哲諸部,針對清朝曾進行了頑強的不屈不撓的反抗和鬥爭。1608年呼爾哈路一千多赫哲人圍攻重鎮寧古塔,給清軍以有力的打擊。由於清王朝的數次征戰,給赫哲族人民的生命財産造成了重大損失。《吉林通志》卷七載:“1660年往徵呼爾哈路,攻克扎庫塔,斬千人俘二千人”;“1625年往徵呼爾哈路,俘獲一千五百人”;“崇德七年(1642年)九月,命沙爾虎達、珠瑪喇率將往徵松阿裏(松花江)之呼爾哈部,閏十一月沙爾虎達等遣人還奏:喀爾喀木、遮克特庫、塔圖庫、福提希、鄂爾渾、斡齊奇、庫巴察拉、額提齊、薩裏、尼葉爾泊十屯人民,俱與招降。于月之初自松阿裏旋師”。在此次征伐中“計獲男婦幼稚一千六百十九人,牲畜六百三十有奇”。針對赫哲人的多次反抗,康熙帝曾多次召見寧古塔將軍訓示“黑斤人性暴戾、姦詭,不可信任,爾等善防之,尤須廣布教化,多方訓迪”(《吉林通志》卷一)。於是在訴諸武力征服的同時,亦多方採取懷柔政策,對各部來降和納貢的首領設宴招待,賞賜蟒袍財物,封官賜爵,給予田産,無妻室的給以妻並房屋,對有功的賜以世襲官職,或招為附馬,實行聯姻。清王朝在征服赫哲諸部中採取這些措施,確也收到實效,于順治元年(1644)正月結束了對北方諸部近半個世紀的兼併戰爭。

清朝為加強對赫哲族地區的管轄和強化對東北的邊防,于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建立三姓城(依蘭哈拉)置協領衙門。三姓,原名“霍通噶珊”(赫哲語為城寨)是赫哲族葛依克勒、奴業勒、祜什哈哩亦稱付斯哈拉氏三大氏族的居住之地,因此而名城(漢釋為三姓)。清朝在三姓置治所之後,多是任用赫哲諸氏族首領充任要職,行使對其所轄區域的統治。在設治所之始,就將三姓赫哲及後遷來的舒穆魯氏共一千五百三十余丁編為鑲黃、正黃、正白、正紅四旗,挑選披甲二百名為甲兵,設世管佐領,世襲佐領四員。又從吉林移來八十名披甲,混合編組為駐防兵丁,設協領一員統轄(《吉林通志》卷五十一兵制)。

鑲黃旗,由奇納林(現為勤得利)赫哲部落首領奴業勒哈拉達堪戴任世管佐領;正黃旗由德新赫哲部落葛依克勒哈拉達扎哈拉任世管佐領;正白旗由錫祿林赫哲部落估什哈哩哈拉達(付斯哈拉)額普奇任世管佐領;正紅旗由奇納林赫哲部落舒木魯噶珊達崇吉喀任世管佐領。

三姓所轄區域極為遼闊,包羅了松花江下游、牡丹江、黑龍江中下游、烏蘇裏江流域直達東海濱這一廣大區域。因此,清朝很重視對這一地區的管轄和治理,設三姓副都統。自三姓副都統衙門設置後,駐防于三姓的赫哲甲兵,在佐領二員、防禦四員、領摧四員的帶領下,會同寧古塔、吉林派出的官兵,每年都分別“巡查、哨探南海”、“和羅河”、“畢歆河”與“烏蘇裏、德克登吉等”(《三姓副都統衙門檔案》乾隆23、25年卷滿文檔)。從三姓通往黑龍江下游的水路上,在宛裏河屯、黑河口(即同江市三江口處)和烏蘇裏江口(現撫遠縣烏蘇鎮、原俗稱交界牌)處設三處卡倫。在三姓通往烏蘇裏江以東地區的旱路上,在莫克圖、胡哈河、音達木等地設八處卡倫。按清政府的規定,官兵巡察和設置卡倫的主要任務是“監護參場、巡察邊界、盤拮姦邪及輯拿逃人”。同時,在三姓築城設防,屯田積糧,演武編練軍隊,使之成為不僅擁有強大軍事實力,而且擁有雄厚經濟實力的邊疆基地。

在三姓所轄廣大地區,除不斷加強都治、協領等治所的軍政機構,還完善了部落、村屯管理措施。據《大清會典》記載“三姓所屬赫哲、費雅喀、恰喀拉等五十六姓二千三百九十八戶”,“設姓長、鄉長、子弟以統之”;又據乾隆五十六年的貢貂清冊記載,這些居民分佈在二百五十五個噶珊中,設有“姓長二十名”、“鄉長一百八十五名,袍官一百零七名,下轄‘白人’(即代表一戶的男丁)二千零七十名”。“姓長、鄉長、袍官,清政府均發給他們“印信文書”,按等級賞給他們官服。由於清朝在三姓所屬地區實施了比較開明的民族區域自治政策性質的措施,在其統治的二百多年中,不僅鞏固了邊疆建設,而且促進了這一地區的民族團結,使中原文化廣泛傳播、生活得以逐步改善,就其統治而言,堪稱是行之有效的。

清朝在征服赫哲諸部之後,曾多次徵調赫哲兵丁,甚至整個部落調往內地,充實其武裝力量,參予了入主中原的戰爭。赫哲部隊在征服和駐防山東,征戰甘肅,挺進新疆,平定準噶爾叛亂,進駐寧古塔、拉林等地駐防,反擊沙俄入侵,為清朝統一全國,保衛邊疆作出了重要貢獻。這些數以萬計的赫哲兵丁,除駐防山東的返回家鄉一少部分,其餘的或戰死疆場,或同化于滿族中。清初,在烏蘇裏江流域,發生過一次傳染病—天花,死亡率很高,事情傳到北京驚動了朝廷,因而下令駐防山東的赫哲官兵,“凡未生過天花者,調回三姓就地駐防”,順治九年“清帝唸有呼爾哈部落,分別賞以騎都尉、半佐領、世管佐領……居三姓地方,封葛氏為總長,盧、胡二姓副之”(《依蘭縣誌》部族一節),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兵部復準三姓地方……編上三旗“是為在赫哲地方編旗設官之始,凡有戰功各氏族都分別賜以世襲封地。”儘管如此,但此時赫哲族人口已大量下降,由原來較有勢力的部落群體,變成為人口較少的民族。

自清康熙五十三年在三姓置治所之後,赫哲諸部仍維繫氏族組織,即“哈拉達”、“莫昆達”或“噶珊達”這一社會形態和“捕獵為生”的自然經濟。這一時期,其社會歷史進程“已從原始社會末期過渡到階級社會的門檻”。其上層,即“哈拉達”、“莫昆達”受朝廷冊封後,以三姓為中心,逐漸形成了一個大的封建貴族集團,出現了少數大土地佔有者,階級分化也越來越為明顯。清朝的統治,客觀上加速了赫哲族社會歷史進程的發展,但由於赫哲族其獨特的生産生活方式和深受統治階級的迫害及種族歧視,致使直到解放初,人們仍還能在赫哲族社會形態中看到一些原始社會末期的痕跡。

民國時期(1912-1931)

民國初年赫哲族主要居住在樺川(包括敖其、泡子沿、佳木斯、音達木、蒙古力)、富錦、綏濱、同江、饒河、虎林等縣境。居住在依蘭縣城內和附近各官莊的赫哲人絕大部分隨佛滿洲(佛滿洲即滿族)報為滿族。尤其是在各官莊從事務農的赫哲人經過雍正以來近二百年的演化,其生産生活方式亦有很大變化,特別是喪失民族語言較早,這部分人也就自然融合為滿族了。當時,所稱赫哲的混同江沿岸約1700人,烏蘇裏江流域約400人,總計2100人。

民國年間,赫哲族所居地區生活貧苦,無醫無藥,再加疫病匪患猖獗,致使赫哲族人口銳減。

1931年“九一八事變”,日本帝國主義侵佔東北,在偽滿洲國的統治下,赫哲族人民又經歷了反侵略、反奴役、反迫害、爭生存的鬥爭。

1932年,赫哲族所居地區繼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佔領之後的八月間,又暴發了松花江幹流特大洪水。赫哲族被洪水沖毀的村屯有泡子沿、竹板屯、音達木、蒙古力、哈庫瑪、尼爾固、莫日洪闊、齊齊喀、哈玉等屯。洪水退去,接踵而來的疫病,又病死不少人。

偽滿洲國時期(1931-1945)

日本侵略者,對赫哲族採取懷柔政策,所謂“照顧”、利用、奴役等措施。“照顧”就是給赫哲人發放吸煙證、吸食“福壽膏”,致使赫哲人鴉片煙中毒、上癮,産生依賴性,為其效力,使一些人喪失勞動和生育能力,實質是慢性屠殺。

在狩獵生産上,實行嚴格的聯保措施,防止其和抗日聯軍有聯繫。在最初的幾年裏,赫哲族人民面臨極大的困境,戰亂奪去了一部分青壯年的生命,水災和疫病又奪走了許多人的生命,一些富裕大戶又敗落下來,人們的生活相當困難。1941-1942年,日本侵略者在以所謂“治安肅正”、“強化治安”的口號下,在各地搞“歸村並屯”。山裏的散居戶和小屯,要遷到山外歸大村。把住在同江縣境沿江而居各村的遷往內地,叫作歸部落,以防止赫哲人通蘇,並以此切斷與抗聯的聯繫。

同江縣境,被強迫歸併的有所謂的一、二、三部落。其位置,一部落在勤得利東南方向的濃江河南岸(現鴨綠河農場正南四公里處);二部落在勤得利正南方向濃江河的北岸(現濃江農場二十五連正南二華里處),三部落在街津口正南方向青龍河東岸(現青龍山農場場部西南三公里處),各距江邊80至100華里不等。這裡自然環境極其惡劣,密林荒草、漂伐甸子、沒有道路,通行只能在冬季封凍後,居民都住在陰暗潮濕的大地窨子裏,每個地窨子住三四戶,生活極其艱苦,加上疫病流行,無醫無藥,在短短的時間就死亡很多人。歸部落的總人口是237人,死亡72人,佔30.4%。

建國前時期(1945-1948)

1945年9月3日,中國人民在蘇聯紅軍的配合下解放了東北全境,從此赫哲族人民在日偽反動勢力的統治下解放了出來。被趕到一、二、三部落的,紛紛返回家園。其時赫哲族人口總計為460人。

解放之初,日偽反動勢力和社會上的殘渣勾結起來,打家劫舍,社會秩序極其混亂。赫哲族各部落頭人和長輩們,進行了廣泛的接觸和協商,為謀求赫哲人的生存和發展,決定集中遷居於饒河縣永安村(即七里沁村)。1946年2月至5月,富錦大屯之全部(其中有10幾戶40余人遷返樺川蘇蘇屯)、街津口和一、二、三部落之絕大部分陸續遷到永安村。一時人口達八、九十戶300多人。

1948年1月,聚集七里沁村的赫哲族居民,又分別遷到饒河縣的西林子村、四排村;建國後又有一部分遷回同江縣的街津口村。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赫哲族的歷史掀開了新的篇章。

赫哲族歷史推薦書目:《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赫哲族簡史》、《赫哲族研究》、《三江赫哲族》等。

文章來源: 中國赫哲族網站 責任編輯: 小溪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