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高峰論壇字號:
中國大運河:在熱情和理性助推下走向"世遺"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10-21  發表評論>>

在姍姍來遲的“運河熱”的帶動下,人們對大運河歷史和價值的認識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大運河申遺成為許多有識之士不能釋懷的夢想。

2008年9月24日,由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主辦的第四屆中國大運河文化節暨大運河保護與申遺高峰論壇在江蘇淮安舉行。次日,14個國家41座運河城市代表與專家學者匯聚揚州,出席第二屆中國揚州世界運河名城博覽會暨運河名城專家論壇。這樣的巧合正是近幾年持續升溫的“運河熱”的一個縮影。

綿延數千里、流淌千餘年的京杭大運河曾以它那瘦弱而溫柔的身軀支撐著封建王朝的大廈。作為中國大地上一度最繁忙的黃金水道,這裡演繹出無盡的繁華、榮光和輝煌,又在多重歷史因素的交互作用下無可奈何地走向斷裂、靜寂和沒落。在人類走出農業文明的步履中,大運河的功利價值大大下降了,以至於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淡出了人們的視野,關注它整體的歷史和文化價值只是近幾年才開始的。

2005年冬,著名學者鄭孝燮、羅哲文、朱炳仁以《關於加快京杭大運河遺産保護和申遺工作》為題,聯名致信18個運河城市的市長,呼籲加快京杭大運河申報世界文化遺産的工作。認為:“站在歷史的高度來看,京杭大運河的價值和風貌千萬不能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斷流。”

2006年3月, 58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向全國政協十屆四次會議提交《應高度重視京杭大運河的保護和啟動申遺工作》的提案,呼籲啟動對京杭大運河的搶救性保護工作,並在適當時候申報世界文化遺産。

2006年5月,全國政協組織委員和專家考察京杭大運河保護與申遺活動的情況,對運河全線進行調查研究,並通過《京杭大運河保護與申遺杭州宣言》。

2006年6月,京杭大運河被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06年10月,北京通州舉辦了京杭大運河文化遺産保護與可持續發展高峰論壇。

2006年12月,國家文物局公佈了重設的《中國世界文化遺産預備名單》,將原先榜上無名的京杭大運河列在首位。

2007年4月,國家文物局發出《關於做好大運河保護與申報世界文化遺産工作的通知》。6月,又在北京舉行大運河保護與申報世界文化遺産協調會議。

2007年9月,揚州成功舉辦了首屆世界運河名城博覽會,40多個中外運河名城的市長和有關國際組織的代表出席,通過了旨在保護和推動運河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揚州宣言》。同月,國家文物局正式宣佈,揚州成為中國大運河申遺牽頭城市,大運河申遺聯合辦公室揭牌。

2008年3月,國家文物局在揚州召開了“大運河保護與申遺工作會議暨大運河保護規劃編制研討會”。會議建立大運河申遺城市聯盟,達成“大運河保護與申遺揚州共識”。會議還根據有關專家的建議和論證,將通往河南洛陽的隋唐大運河整合進來,將“京杭大運河申遺”改稱為“中國大運河申遺”,涉及城市擴大到33個。

2008年6月,全國政協組織委員和專家分三路追蹤考察浙江、江蘇和山東的大運河沿線。

許多專家學者加入陸續到研究的行列,牽出了一大堆欲理還亂又必須理清的文化課題,運河城市更是熱情高漲,希望借助申遺這個平臺滿足多樣化的需求,他們不能容忍曾經聲名顯赫的大運河悄無聲息地走向湮滅。

相關的高峰論壇、學術研討在各地相繼召開,專家學者之間的研討、專家學者與運河城市的對話、運河城市之間的交流大大加強,國家有關職能部門則積極組織和協調,共同為“運河熱”加柴添薪。

掀開神秘的面紗,爬梳厚重的歷史,大運河的面貌和價值重新展現在世人的面前。京杭大運河起于北京通州,止于浙江杭州,溝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全長1794多公里,它和長城一起被視為中國古代的兩大工程奇跡,並以至高無上的文化價值和卓越的技術成就同為中華文明的傑作。鮮明的對比和反差中,遭受冷遇的大運河顯得太過尷尬了。長城于1961年3月被國務院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産名錄”,而大運河直到2006年6月才被列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世界文化遺産不斷拉長的名單中,至今仍沒有它的身影。還有一個説明問題的是,法國的米迪運河修建於1681年,全長僅240公里,卻早在1996年被列入世界遺産名錄。其實,大運河是利用天然江河湖泊和人工開鑿的産物,恰恰印證了世界遺産所闡述的人與自然的共同創造。國家文物局古建專家組組長、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羅哲文就認為,大運河具有文化與自然遺産水乳交融、密不可分的鮮明特色,天工、人巧交融在一起,難解難分,這也正是中國歷史、文化、遺産的獨特之處。可惜的是,也許是龐大的運河遮蔽了人們的視野,也許是它深深地融入當代中國人的現實生活中以至於人們熟視無睹,不若巍然屹立於山巔的長城那樣耀眼和矚目。

京杭大運河中最古老的一段是春秋末期吳王夫差為北上爭霸中原開鑿的邗溝,在今江蘇淮陰、高郵、揚州一線,它的功能是溝通淮河水系與長江水系,是一個諸侯國轄區內的地區運河工程。隋王朝開鑿了以洛陽為中心北至通州、南達杭州的南北大運河,又大規模整治江南運河水系。唐代進一步維修開鑿利用這條大運河。宋代對初步成型的大運河加以維修、增擴、利用。元建都大都後,政治格局的變化、政治中心的轉移改變了運河的走向。元世祖忽必烈利用一部分隋唐原有運河渠道和某些天然河道,裁彎取直,形成了保留至今的京杭大運河走勢。明清兩代500多年間成為最重要的南北水上交通大動脈。大運河經歷了兩千多年的滄桑風雨,它的價值在於歷史久遠、規模龐大、效益恢宏,顯示了我國古代水利航運工程技術領先於世界的卓越成就,孕育了一座座富有靈氣的名城古鎮,蘊藏了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諸多領域的龐大資訊。

運河文化,以其跨越時空之長、流經地域之廣、歷史遺存之豐富、文化底蘊之深厚、價值之珍貴而成為歷史文化中一朵亮麗的奇葩,是“活著的、流動著的文化遺産”,堪稱包含自然、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産的線形歷史文化遺産帶,需要我們去發現、認識、保護和傳承。現在,千年大運河的整體面貌和功能已發生了很大變化,有些地段已經廢棄甚至消失,更多的地段依然延續著水運、灌溉、泄洪的功能。隨著當前城市現代化、農村城鎮化的迅猛發展,歷史文化遺産保護與現代化建設的矛盾已經突出地表現出來。正因為如此,作為一項綜合性的系統工程,大運河保護和申遺的工作難度之大、涉及面之廣、頭緒之繁多、問題之複雜都是前所未有的。

坦率地講,大運河保護和申遺剛剛破題,僅有巨大的熱情顯然是不夠的,更需要理性的引導,否則會形成不可估量的後果。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葉子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