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高峰論壇字號:
劉慶柱:關於中國大運河保護的重點與難點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9-26  發表評論>>

——第四屆中國大運河文化節大運河保護與申遺高峰論壇論文

自2006年3月,在第十屆全國政協第四次大會上,以劉楓同志為代表的58位全國政協委員提出京杭大運河保護與申遺提案之後,同年5月全國政協文史與學習委員會組織了對京杭大運河沿線1700公里的考察,其參加人數之多、涉及地域之廣、社會反映之大是歷年來同類考察所少見的。

2007年,國家文物行政管理部門又把“京杭大運河”擴展為“中國大運河”,中國大運河包括了隋唐大運河與京杭大運河。現在中國大運河已經被國務院批准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並被國家文物局列為中國申報世界遺産預備名單,中國大運河的保護與申遺工作已經全面展開。中國大運河的沿線城市和地區,對中國大運河的保護與申遺表現出空前的積極性,尤其是在中國大運河的申報世界文化遺産方面,更為熱情高漲。

關於中國大運河的保護與申遺的關係,這個看來沒有“爭議”的問題,近年來談的很多,我認為之所以人們反反覆復討論,主要是因為説起來似乎沒有爭議,做起來確大相徑庭。中國大運河申遺是為了文化遺産的更好保護,從這點出發,申遺不是目的,申遺是更好保護文化遺産的手段。當然中國大運河要申遺,只有文化遺産本體──中國大運河得到很好保護才能順利進行。對於中國大運河而言,不論從申遺角度來説,還是就文化遺産自身而言,保護都是第一位的。

既然中國大運河的保護是第一位的,究明中國大運河的主要保護內涵是搞好保護的前提。作為文化遺産的中國大運河,不是文化“現産”,文化遺産屬於“歷史”,是“現實”中仍然存在的“歷史”,但是“歷史”絕不是“現實”,人們不能為了“現實”而“打造”歷史、“改造”歷史、“重造”歷史。

中國大運河的文化遺産保護內涵,可以分為幾個層次:

第一層次是文化遺産的運河“本體”保護。中國大運河“本體”是作為文化遺産的“歷史上”的運河,現在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哪些是隋唐大運河,哪些是京杭大運河,哪些是宋遼金元明清時代及近現代沿用並改造的隋唐大運河,哪些是近現代在京杭大運河故道附近重新開鑿的運河。對於現代仍在沿用並改造的古代運河,原來的運河“本體”是否存在?如果古代運河的“本體”被由於近現代運河大大加寬、加深而不復存在,那麼我們只能説古代運河的“地望”在這裡,而其運河的“本體”——“河身”已經永遠消失了。這就象我們的古代建築遺址之上,營建了新的建築,哪怕這些建築是在原來建築遺址之上,“倣照”或稱“復原”原來建築遺址的建築物,甚至其建築功能也相近,只要是已挖掉原建築遺址的基址而營建的“新建築”,我們就不能認為該建築是原來古建築的文化遺産延續,更不能將其視為原來的文化遺産。客觀講,現在我們對中國大運河的不同時代的許多地區運河河道還説不清楚、説不準確,還有許多基礎工作要做。

關於中國大運河的“本體”文化遺産——即歷史上不同時期的運河,其現狀基本屬於三種情況:第一種,古代運河“原真性”仍然存在,運河之中依然有“河水”。這部分運河大多分佈在中國大運河的南部,多已不是現在運河的“主要”河道,如分佈在江蘇的無錫、常州、蘇州與浙江的杭州、嘉興、湖州等地的部分古代運河河道就屬於這一類型。第二種,古代運河“本體”已被近現代運河河道的大規模擴寬、加深而不復存在,這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所謂中國大運河中的“活著的”運河。現在正在使用中的不少運河,多屬此類。第三種,由於環境的變化,部分中國大運河的河道由於水源缺少、河道乾枯,已經不再或不能使用,運河“本體”已經變成遺址。這部分大多分佈在中國大運河的北部,如河北、山東北部的古代運河故道。需要特別強調的是,現在正在使用的運河,有一部分與中國大運河並無關係,它們是近現代在原中國大運河附近重新開鑿的運河河道,我們不能將這部分運河當成歷史上的中國大運河,它們不屬於中國大運河的“文化遺産”範疇。

第二層次是由中國大運河直接派生出來與其密切相關的同時代橋梁、碼頭、水利及運輸工程設施等建築及其遺存,這方面的文化遺産內涵,其中不少建築載體成為遺址,埋于地下。這一層次的文化遺産,在第一層次的中國大運河現狀的第一種與第三種中多有保存,而在第二種中多已不復存在。如安徽淮北柳孜隋唐大運河及其水利運輸設施工程遺址

第三層次是中國大運河間接派生出來的商業建築、宗教性建築、文化性建築、民居建築及其遺存等。這一層次的文化遺産,在第一層次的中國大運河現狀的第一種中保存較多,在第二種中距原來運河本體較遠者也有保存;在第三種中,多已成為“遺址”。

第四個層次是中國大運河的國家行政管理機構建築、與運河相關的倉儲設施及其遺存,如江蘇淮安的運河漕運總督府遺址、洛陽的隋唐東都含嘉倉遺址等。

第五個層次是中國大運河的空間環境,任何文化遺産都有其特定的空間環境,文化遺産與其空間環境二者關係是密不可分的,不可想像中國大運河的兩岸被現代化的高樓林立所佈滿,不可思議中國大運河的岸邊現代城市公園一座連著一座,文化遺産——中國大運河離不開其文化遺産相應時代的空間環境,如果把中國大運河“打造”成“東方的塞納河”之類作法得以實施,中國大運河也就失去了作為文化遺産存在的意義。

當然,涉及中國大運河保護內涵的方方面面還有不少,但是我認為以上五個層次,基本涵蓋了中國大運河保護的主要內容。

中國大運河的保護涉及內容很多、範圍很大,象任何工作一樣,“沒有重點就沒有政策”,中國大運河的文化遺産保護工作也必須要有重點。任何工作的重點都是受特定時空制約的。就中國大運河保護的全局而言,當前中國大運河的保護重點工作應該是首先要把“家底”摸清,要盡可能多的取得並掌握保護對象的基礎資料。該保護的中國大運河本體不能缺失,一些近現代開鑿的、現在使用的運河,不屬於作為中國大運河的文化遺産,因為它們不是“遺産”,它們作為“近現代時”工程,與“文化遺産”無關。當然,隨著時間的發展,象現在産生並存在的人類工程,隨著歷史的發展,以後什麼時候有可能成為某種“文化遺産”,但是現在把那些在中國大運河附近,近現代開鑿的運河,説成中國大運河“文化遺産”是不可以的。

在中國大運河分佈地區,隨著當前城市現代化、農村城鎮化的迅猛發展,文化遺産保護與現代基本建設爭奪空間已成為主要矛盾,確保中國大運河及其派生文化遺産的保存空間,是當前中國大運河保護中的重中之重。不要因為房地産開發、不要因為城市改造而毀掉這些中國大運河及其派生文化遺産。有的中國大運河及其派生文化遺産,地面之上已經不存在任何載體,變成“遺址”,其視覺上雖然不如一些尚存的古建築“好看”、作為旅遊資源更吸引遊客,但是它們相對地面之上現存的有些“古建築”而言,作為文化遺産往往其時代更早、歷史及科學史意義更為重要,在中國大運河保護上更應引起重視。

中國大運河保護的重點與難點有著一致性,目前在中國大運河保護重點中,基礎工作難度最大的是不同時代中國大運河河道本體的確定,不同時期中國大運河派生文化遺産的定性與定量。由於中國大運河覆蓋面積大、跨越歷史時代長、相關文化遺産基礎資料掌握相當薄弱,這些都更極大的增加了這一重點保護工作的難度。當前需要組織以文物考古工作者為主的科研隊伍,開展多學科合作,聯合攻關,選好切入點,由“點”到“線”,再由“線”到“面”,真正摸清中國大運河的“家底”。

中國大運河保護的重點之中的另一個難點是在中國大運河沿線地區的城市現代化、農村城鎮化進程中,妥善處理文化遺産保護與社會發展、經濟建設的關係問題。對於中國大運河“本體”及其派生文化遺産,在基本建設中要絕對予以保護,其周邊環境的協調也不容忽視,制止房地産開發商對中國大運河及其附近地區的破壞性開發、掠奪性開發,防止過度的所謂“保護性”開發、“打造性”開發,要“好心辦好事”,不要“好心辦壞事”。我注意到,近年來中國大運河文化遺産沿線地區的各地政府,對於其保護工作十分重視,並且希望利用中國大運河申報世界文化遺産的機遇,打造本地城市形象,發展地方經濟,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需要強調的是,中國大運河保護的根本目的是保護文化遺産、保存人類記憶,開展旅遊、發展經濟、改善城市生活環境、提升城市“品味”等,只能是中國大運河保護的“副産品”。在中國大運河保護工作中,“主”與“副”關係不能顛倒,現在一些地方的“主”與“副”顛倒形象特別需要引起我們中國大運河沿線城市的極大關注。在科學發展觀統領我國社會發展的今天,中國大運河文化遺産保護必須尊重科學、尊重歷史、尊重科學發展觀!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