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認識中國>>高峰論壇字號:
羅哲文:大運河是歷史功臣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9-24  發表評論>>
國家文物局古建專家組組長、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羅哲文同志發言
國家文物局古建專家組組長、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羅哲文同志發言
(中國網 葉璞 攝影)


 

中國大運河的歷史興衰與輝煌再創

國家文物局古建專家組組長、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 羅哲文

長城與大運河,這兩項世界上修造持續時間最長、規模最為宏大的古代建築工程,在神州大地上一個東西、一個南北,畫上了一個大大的“人”字。它們承載著中華民族兩千多年的悠久歷史文化,裝點著我們多民族國家的錦繡河山。

長城與大運河這兩項古代最偉大的工程,他們都開始修築、開鑿于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是多民族國家統一與發展的必然結果,見證著中國古代歷史上這一階段發展興衰的歷程。有人説,長城是中國歷史的實物例證。其實,大運河同樣是歷史見證而且更為生動豐富。它的核心價值也就是漕運功能,至今仍在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在許多地區,大運河是生産資料的最主要運輸線,杭州等地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運輸量是由大運河承擔的。大運河不愧是我們人類歷史中的偉大功臣。

長城早已被國務院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並已列入了世界遺産名錄。而大運河的命運則為曲折。由於對它不同的認識和理解,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一直未能把大運河作為文物來看待,並且加以保護。這未免有失公允而且造成了許多對原真性狀態的改變和破壞。許多專家學者和社會各界有識之士皆引以為憾事。

可喜的是,隨著近年來對文化與自然遺産保護意識不斷加強,關心大運河、保護大運河,已經成為社會共識。在專家學者提議和全國政協委員提案的有力推動下,一個大運河保護與申遺的熱潮已經形成。2006年5月,國務院已公佈大運河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隨後,國家文物局也把它列入申報世界遺産的預備名單。半個多世紀以來,我作為一個從事長城保護與研究的工作者,一直也十分關心大運河的榮譽和命運。現在社會各界都為大運河貢獻才智,我很受鼓舞。大運河的興衰與歷史地位,大運河的輝煌未來,尤其是大運河申遺過程中所呈現的中國特色,這些都是我們應該逐步梳理並加以詳細研究的工作。

一、運河開鑿的歷史悠久

中國大運河是人工開鑿的溝渠,與天然的江河有別;但它與天然江河又有著

難解難分“千絲萬縷”的聯繫。特別是如大運河這樣長達數千里、連接五大水系的工程,許多河段是利用了天然江河湖泊而非人工開鑿。這恰恰是鮮明地印證了世界遺産所闡述的人與自然的共同創造。人工開鑿與天然存在二者還是有所區別。在古書字典上解釋説:渠,為人工開鑿的水道、壕溝。《説文•水部》:“渠,水所居。”王筠解讀:“河者,天生之;渠者,人鑿之。”《史記•河渠書》:“蜀守水,穿離碓,避沫水之窯,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皆可行舟,有餘則用溉濅。”可見人工河渠很早就在水利中廣泛應用了。人工河渠與天然河流的相互結合,歷史悠久。《晉書•晉語二》:“景霍以為城,而汾、河、涑、澮以為渠,戎、狄之民實環之。”即把四條天然的河流利用作為城防的工事。在西元前7世紀楚國修長城時,把漢水藉為城防,“方城以為城,漢水已以為池”,人工與天然相互交融,難以斷然劃分。

運河作為人工開鑿的溝渠、濠塹,其開始的時間應與長城的早期防禦工事一樣,可上溯到原始社會新石器時代的部落周圍所挖掘的濠溝。大禹治水的主要經驗為疏導,也就是挖開阻水的山石、岩壁,也是人工開鑿的活動。從大運河的水利和航運兩大功能來考察,大規模以航運為主要開鑿目的的可查史料,當以春秋戰國時期為始。僅僅從開鑿歷史上看,大運河和長城這兩大古代工程,幾乎伴隨著近三千年中國封建社會的進展而前進。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老北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