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博客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華飲茶文化字號:
過眼煙雲老上海的茶館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7-09-14  發表評論>>

老茶館搜尋

茶館,老上海風情舊景之一。清末,滬城內外,南市北市、沿河傍橋、十字街頭茶館遍佈,茶客如雲,茗香醉人。有人認為茶館這種稱呼多見於長江流域;南方兩廣之地多稱茶樓。各地更有茶肆、茶寮、茶屋、茶室、茶坊,叫法各異。舊上海茶館多以樓、館、園、閣、居、社之稱。茶館題名亦雅,如:秋月樓、碧玉春、鵬飛白雲樓,江南一枝春、品泉樓、香雪海等頗具詩情畫意。

據説,上海灘最老的茶館大概是咸豐元年(1951年)。清同治初年滬上茶館開始興盛,著名老茶館麗水臺建於洋涇浜三茅閣橋邊,高閣臨流,背靠東棋盤街,坐落于青樓環繞之中,當年茶座間有“繞樓四面花如海,倚遍欄杆任品題”之句,成為文人雅士、富紳闊少流連之地,有歌咏道:“茶館先推麗水臺,三層樓閣面河開,日逢兩點鐘聲後,男女紛紛雜坐來。”晚清廟園均設茶肆,舊時滬城有“城中廟園茶肆十居其五”之説。尤其在城隍廟附近茶館叢集,有鶴亭、船舫廳、樂圃閬、群玉樓等十余家。其中,西園湖心亭是南市茶館的代表,這西園原來是豫園故址,湖心亭築于清乾隆四十九年,由大布商祝韞輝等人集資建樓于老廟九曲橋旁荷花池中央,嘉道年間是青藍布商賈聚會之地,咸豐五年改為也是軒茶樓,樓內花梨木茶几、雲石臺面老紅木圓桌、蛋圓形紅木凳、名人字畫佈置甚雅,暑中坐飲,荷風徐來,清香拂面,飲者塵心頓濾,兩腋生風,龍井、碧螺芬芳欲醉,申江品茗消夏勝處也。

19世紀60到70年代,上海大馬路(今南京東路)、寶善街(今廣東路中段)、四馬路(今福州路)一帶茶館林立,有一壺春、桂芳閣、閬苑第一樓、昇平樓、菁華樓、一洞天等,當時滬人把去寶善街上松風閣茗飲列為滬北十景之一。而光緒初年,滬上三勝樓、開東樓、玉川品香社這類茶館內有二八妖姬、高髻盤雲陪人調笑,那是走了茶味的東洋茶館以色情招攬客人的場所。舊時南京路上,老茶館五雲日升樓位於浙江路口,西對面是易安居茶館,後來廣東商人把它買下後開先施公司;易安居南對面是陶陶居茶館,郭家盤下後改為永安公司。著名茶館青蓮閣的前身是華眾會茶園,舊址在現外文書店。當年樓上賣茶,樓下百戲雜呈,有西洋鏡、哈哈鏡、幻燈片、珍禽異獸等供人參觀。有人統計,清宣統元年(1909年)上海約有茶館64家,到民國8年(1919年)增加到164家。民國以後至抗戰時代的孤島時期,滬上茶館業逐漸走向衰落,一些晚清極負盛名的老字號茶館因門庭冷落紛紛關門,但數量增多的小茶館及“老虎灶”式的平民茶館仍能吸引不少社會底層的茶客。

老茶館場景

從前,茶館夥計叫茶房也稱茶博士。他們沖茶時手握銅壺,壺嘴離桌數尺,瞄準茶碗一舉一落可連注數盅不見一滴在外。舊時茶資視茶館檔次而定,從十多文錢至百餘文錢不等。有一種元寶茶在農曆大年初一供應,店家在蓋碗上加了兩隻青橄欖,美名“元寶茶”,討個吉利口彩。早年青浦朱家角放生橋兩側的橋樓茶館地處雅靜,茶客來此擇個靠窗座位沏上一壺上好香茗,啜茶、賞景、談天、看書或獨坐冥想,偷得浮生半日閒,悠然而樂。這是上海老話“孵茶館”的寫實,有此癮者一日不可或缺。據説從前老茶館客進入茶館坐定點茶不必開口,可用手勢表示:食指伸直是綠茶、食指彎曲是紅茶、五指齊伸微彎是菊花茶,伸手握拳是玳玳花茶,伸個小指是白開水,夥計一看心領神會。有老茶客告訴我,茶館業有行業術語,俗稱“切口”如:一、二、三、四、五,叫搖、柳、搜、埽、崴,茶葉叫“淋枝子”,好茶葉叫“尖淋”,次茶葉叫“念嘬淋”,客人叫“年子”,來客叫“入窯兒”等等,一般人是聽不懂的。

老上海各行各業以茶樓為場地洽談生意交流資訊。晚清營造廠商主要集中在青蓮閣舉行茶會,建築商多聚在福州路496號長樂茶園,一些小包工則在湖北路天香閣及附近的一樂天茶樓活動,花卉行業在老西門外萬生橋阿德茶館設臺交易,品芳樓是舊汽車及配件的交易場所,四美軒是珠寶玉器市場之一,浙江路蘿春閣是木業聚集地,一洞天茶館成了各報社的“新聞聚會”中心。舊時三教九流都涌向了茶館這聲“風水寶地”。巡捕、密探、包打聽混跡其中,娼妓時隱時現,吸毒的、詐騙的、算命的、傳教的、賭博的、拉皮條的、不務正業的都在此亮相、游動。舊時男女私奔大半是約定以茶樓為出發地點,新閘路大王廟、西安茶園、永嘉路康興園、老西門中華樓、徐家匯彩雲樓等低檔茶館內有窮苦工人在等待僱主招工,俗稱“孵豆芽”。流氓白相人為搶地盤、分贓不均而來茶館“吃講茶”,一言不合,板凳、茶壺、碗盅橫飛大打出手,茶樓傾刻變戰場。 不過這“吃講茶”的也有講文明的,那是20世紀初上海青年工人離婚談判多在茶館裏進行,雙方各請幾個朋友來“吃講茶”,雙方客客氣氣談好條件,男方付給女方一部分錢,離婚即告完成。

老茶館文化

有人説”戲曲是用茶葉澆灌起來的一門藝術”,清代上海最早的戲院“三雅院”吃茶帶看戲,實際上仍是茶館,每天下午才搭臺演昆劇等戲,茶館兼營戲曲是其功能延伸,老茶館常依靠評彈演出來吸引茶客。

任伯年入室弟子、畫家俞達夫從揚州老話“早上皮包水,午後水包皮”中得到啟發,在九江路“洗清池”浴室隔壁開了文明雅集茶館,當年一批文人、書畫家喜歡到此雅集,煮茶論藝事。著名燈謎社團“萍社”常借此地舉行活動,茶座間懸挂著燈謎,給尋常的茶館增添了濃厚的文化藝術色彩。棋盤街廣式茶館同芳居的粵式點心蝦餃、蛋撻和潮汕功夫茶小有名氣。這裡還有一種叫“摩爾登”的進口糖果形如圍棋子,色淡紅淡黃,據説西方“茶花女”最愛吃。南社奇才蘇曼殊十分景慕“茶花女”,自然也成了這裡的熟客,每次回家少不了帶上幾瓶“摩爾登”糖。蘇曼殊的許多詩文是在此品茶時抒發寫就的。

從前老茶館對聯頗多,上海八仙橋老虎灶老闆曾請人撰過一聯:“灶行原類虎,水勢宛噴龍”。滬上書家洪丕謨先生曾書錄過茶館妙聯兩對:“來不請,去不辭,無拘無束方便也;煙自抽,茶自酌,説長説短自由天。”另一聯:“四面皆空,坐片時間何分你我;兩頭是路,喝一盞各自西東”。(作者:楊忠明)

文章來源: 《河北茶文化》雜誌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