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走向世遺的中國大運河字號:
楚州水域文化探源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9-18  發表評論>>

水,是生命之源,水,是創造人類文明之源,同樣,水也是孕育和潤澤五千年中華文明的源泉。滔滔黃河、莽莽長江,為中華民族的博大精深的文化注入了不竭生機,並構成了華夏民族高峰疊起,綿延不斷、風格卓異向全人類展現東方智慧無窮魅力的水域文化。具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楚州,同樣擁有令人嘆為觀止的水域文化,已經並正在成為楚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影響著楚州文明進步。源遠流長的京杭大運河悠悠東去的蘇北灌溉總渠波光粼粼、風光秀麗的勺湖、蕭湖、月湖,蜿蜒曲折貫穿全城的文渠,碧水盪漾、如詩如畫的桃花垠……無不顯示出楚州水域文化的獨特魅力,併為這座名聞遐邇的歷史文化名城增光添色。

開挖于隋代的京杭大運河,為楚州後來一度成為蘇北的政治中心、江淮的軍事重鎮、南北的交通樞紐、繁榮的經濟都市奠定了基礎。京杭大運河流經楚州,首先,應“感謝”春秋末期的吳王夫差。夫差為向北方擴充勢力範圍,爭奪中原霸主之位,便開挖了人工河——邗溝,以連接淮河、長江,楚州正處於邗溝的末端。後來,隋煬帝開挖大運河時,即以邗溝為基礎連接南北,南到余杭,北到通縣,楚州正好地處大運河的中段,從而奠定了楚州南北水上交通的中樞地位。

古往今來,交通一直都是維繫沿途都市經濟發展、文化興盛的重要因素。大運河成為南北交通要道之後,運河兩岸的都市也因河而盛,地處南北咽喉要道的楚州當然也不例外。她不僅成了“南必得而後進取有資,北必得而後糧餉無阻”的軍事要塞,也成了週轉糧米、流通商品的經濟重地。早在隋代這裡便設立了漕運專署,後歷代王朝無不在此設立漕運衙門,並以中央部級大臣來楚督辦漕事。宋代的范仲淹,明代的李三才、史可法,清代的鐵保、施世綸、琦善、穆阿張等,都曾在楚負責過漕運事務。因漕運機關為中央一級大衙門,大批督漕官吏,衛漕士兵常居楚州,加之各路漕船都經楚州等待盤查過關,船工、舵手、大小商賈匯集于楚,購買貨物、飲宴歇息都要在楚州,於是帶動了楚州的商業發展,一時“漕督居城,倉司屯工,星羅棋佈,儼然省會”,商店旅館、歌樓酒肆,遍佈城中。自東漢以後,楚州一直是州、路、郡、府的治所,加之歷代官員都注重城市建設,楚州便與揚州、杭州、蘇州齊名,成了運河線上四大都市,有了“壯麗東南第一州”的美譽。政治、軍事的特殊地位又促進了地方經濟文化的發展,商賈雲集、人文薈萃,又引來無數文人墨客流連期間。李白、白居易、劉禹錫、歐陽修、蘇東坡、楊萬里、文天祥、關漢卿、施耐奄、羅貫中都曾在這裡留有蹤跡,並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詩文。更有歷代地方名流,文苑才子著書作文,枚乘、枚皋、陳琳、臧吳、臧洪、吉中孚、趙嘏、張耒、衛樸、瞿佑、吳承恩、沉坤、邊壽民、阮葵生、邱心如、丁晏、劉鶚、羅振玉等歷代文士,不僅為家鄉的歷史文明增輝,也在中華文化的史冊上留有盛名。

楚州的文化更顯現于教育之中。早在北宋仁宗年間,便在城內建有儒學,至清光緒時,境內學堂多達112所。在歷代科舉考試中,楚州不乏魁首,僅所轄的山陽一縣就出過狀元2名,榜眼2名,探花3名,進士210名,楚州人歷代為官尚書以上的就有11人。據不完全統計,古代楚州共出過著作373部,計733卷。可謂文星泰斗、光耀江淮,華章巨帙、罕見其匹。這一切無不得益於運河文化的洗禮。如果説運河文化在宏偉浩大的華夏文化中佔有重要一席,則楚州在其中堪稱獨樹一幟。

楚州的水域文化更顯現于城內三湖一渠之中。

位於楚州西北隅的勺湖,瀕臨古運河, 因水面彎曲如勺而得名。勺湖“即所謂的放生池也,又曰郭家湖或曰王家湖”。勺湖是因構築修補楚州城取土而成湖泊,水面潔凈,菰蒲飄香。為歷代文人雅士辟為寄情懷、避塵囂的絕好去處,更被佛教界視為建立清凈之所的佳地。因此,“古跡多生此地”。自晉建楚州城以後,在勺湖園周圍的庵、觀、寺院有:法華禪院、文通寺、龍興寺、千佛寺、老君殿。清順治庚子年間,漕督蔡士英在湖中建大悲閣,設橋數丈以通往來。四週築堤,種柳數百株。只可惜歷史諸跡毀於戰火。

勺湖更是建書院學堂的佳地。清雍正進士阮學浩在此建勺湖草堂,“講課其中”,後清乾隆年間,建奎文書院現為淮安中學所在地 。勺湖又因其風光秀麗,一時成為蘇北名園,劉鶚《老殘遊記》中多有記敘。更有歷代文人或歌或賦,讚賞其美。其中“湖光天影涵玲瓏,扁舟載歌隨輕風,篙師送我入花去,蓮花蓮葉翻青紅,畫船來往不知數,笙歌吹遍湖西東,樓臺倒影浴金碧,長橋蟠曲如飛虹”,可見當年勺湖勝境。如今的勺湖,碧水、長橋、畫舫、亭閣、碑園、相映成輝,更有文通寶塔聳立湖畔,淮安中學座落其間,塔影、波光、書聲、鳥語給勺湖園平添了幾多文化的品位。

蕭湖又名珠湖、東湖,與勺湖隔堤相望,自“聯城東建,運堤西築,中間洼下之地,乃悉潴而為湖,以成一方之勝”。昔時蕭湖西岸運河堤旁,“韓侯釣臺屹然聳立”,釣台南有乾隆的“禦詩亭”,臺之北有漂母祠,北側“近古枚裏,為居民稠密之地”,湖中“石堤橫亙,以便行人”,俗名蓮花街。明清兩代,蕭湖周圍名園環築。如明代夏日湖的恢臺園,清代張新標、張鴻烈父子的曲江園、黃蘭岩的回園、程莼江的晚甘園、程鏡齋的荻莊、吳揖堂的帶柳園等。湖中遍長菰蒲,鴉鷺相逐、小壩茶樓、晚風酒韻、普光禪院、落日鐘聲、遊舫弦歌,遙相應和,一年四季,風景如畫,“或當暑雨初霽,或逢寒雪乍晴,或春風柳綠之時,或秋水葭蒼之候,茫茫洲渚,渺渺煙波”流連其間,怎麼不令人心曠神怡?

明清時期,多有文人雅士來此遊覽,並寫下了許多讚美蕭湖秀色的詩文。如清杜首昌的《東湖泛舟》中寫到:

  “晴船如鏡畫船開,琥珀香浮白玉杯。

  鷗引開檣尋勝去,山分眉黛隔城來。

  雲卿祠改空留碣,孺子亭高獨枕臺。

  不古情深絲管急,綠波不放酒人回。”

可見蕭湖當日的景象。後因滄桑變遷,蕭湖園亭臺樓閣逐漸消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政府出資恢復了韓信釣魚臺、漂母祠、禦詩碑、古枚裏亭,在湖內建了石經樓閣。然已難現昔日風景。但蕭湖水域文化底蘊尚存,如能得以開發,必能重現昔日風光,再展勃勃生機。 月湖,又名萬柳池,在楚州城西南隅,水準如鏡,茭荷楊柳,春生蒲菜,秋有甘藕鮮蓮,湖中魚翔碧水,鳥戲綠葦,更有古道院佛寺、“舊由西水關通于西湖現淮陰農校內 ,畫船來往為旅遊勝地。月湖昔日風景如畫,古人詩文多有描述,更兼湖中景點較多。比較著名的有靈慈宮天妃宮 、萬柳亭、環水亭、開元寺、文節書院、清溪館等。

天妃,舊奉守蒲田林願節六女,死後屢顯靈于海上,拯救溺海之人,元時海運漕糧,船人航海多敬禱以求其保祐。元至元年間封天妃神後,建廟沿海州縣。楚州約于明宣德年間改靈慈宮為天妃宮,天妃宮雖早無蹤跡,然天妃宮蒲菜卻名聞遐邇,因月湖中近天妃宮的水域,其淤泥較深,且土質鬆軟,所以蒲菜色白如玉,鮮嫩爽口,故天妃宮與淮菜文化又有割不捨的情緣。 開元寺也在月湖之畔,寺內有枸杞一株,“相傳千餘年物,根深入井,其水甘冽,飲之令人壽,因呼為甘泉”。唐白居易在此留有《和郭使君題枸杞井》詩,詩云“山陽的太守政嚴明,吏靜人安無犬驚,不知靈藥根成狗,怪得時聞吠夜聲”。明萬曆中李三才改為正德書院。1912年7月改建為“周實、阮式二烈士祠”。

清溪館位於月湖西南,為一座水亭花榭式的酒肆,構造精巧,雕刻玲瓏,巧奪天工。明清兩代,清溪館的座上客多為漕運官員。清末,漕運衰落,清溪館也一蹶不振,最終只剩一片蒲葭了。 昔日月湖古剎、書院、水榭、亭臺,早已蕩然無存,但水面仍是芰荷蒲葭,隨著楚州城市化進程的加速,月湖“其景無窮”仍有重現的一天。

文渠是貫通楚州三城舊城、夾城、新城 的一條市河,明淮安知府上陵、山陽知縣劉淳引運河水“疏通行舟”,“為民間食用所賴,文風所繫”,故民眾稱之為“文渠”。1960年,周總理接見淮安縣領導時曾問:“文渠呢,還有水嗎﹖”“小時候我常從勺湖坐小船過北水關,到河下去玩,河下那時候可熱鬧呢”可見給這位偉人留下了多麼深刻的印象。

文渠是楚州歷史文化的見證。沿文渠兩岸留下了許多文化遺址。文渠上有水關九處,水關即水門,可以控制文渠水的進出,作為防水患之用,也有利舟楫通行。文渠最具文化內涵的是歷代官員在渠上建造的橋梁,到清光緒時,文渠上有橋55座,經過41條街巷。文渠的橋確是楚城獨樹一幟的風景線,其橋名可窺楚州文化底蘊之深,如青雲橋、起鳳橋、青龍橋、白虎橋、新虹橋、紫竹橋、三思橋今鎮淮樓前橋 、八字橋、大聖橋今和平橋 、萬壽橋、清平橋、廣濟橋、文津橋、文府橋……且橋橋都有典故,步步皆蘊文風,渠稱文渠,可見稱楚城為人傑地靈,人文薈萃確不為過。

探源楚州的水域文化,不能不提及解放後開挖的蘇北灌溉總渠。1951年毛主席發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號召,周總理與其赴京的八嬸母聊天時説:“馬上要開一條大河,從洪澤湖一直到大海,那時北鄉的鄉親也能吃到大米了。”這條大河就是蘇北130萬水利大軍用83個晴天開挖的一條西起洪澤湖高良澗,東至射陽扁擔港,全長168公里的蘇北灌溉總渠。

總渠與大運河在楚州相交。她不僅為淮河打通一條入海水道,灌溉了數萬頃糧田,更為楚州的水域文化平添了無限風光。在大運河與蘇北灌溉總渠交匯處,相繼新建了運東分水閘、運南節制閘、淮安船閘、運東船閘、淮安抽水站……在不到兩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起30多座橋梁水閘,實屬罕見,堪稱世界之最。楚州運河總渠上的閘群,無疑成了楚州城又一道極具特色的水域文化風景線,更是  現代文明的見證。如將運南閘群與運河水上旅遊融會貫通,必能成為楚州風光旅遊的又一亮點。 楚州的水域文化無處不在。桃花垠曾是楚州城內十二景之一,如今,一代偉人周恩來的紀念館坐落其間,更為桃花垠增添了聖潔的色彩。河下吳承恩故居前的枚公河是為了紀念枚乘父子命名的,淮陰農校所在的管家湖亦名西湖 昔時襟河面湖,煙波浩渺,湖中建有唐代的湖心寺。“當日為淮郡第一名剎”。可見,楚州的水域文化多麼奇妙,多麼恢弘,多麼壯觀。

古今中外,城市的興盛大多與水相關。可謂因水而興,因河而盛。北京城內昆明湖留下多少悲情歡歌;南京城雖依揚子江而建,然城中秦淮河千古流彩;上海不僅有黃浦江為經,更有蘇州河為脈;武漢因長江穿城而過而成九省通衢。蘇州城因小橋流水而稱東方威尼斯……莽莽水域不僅為大自然增美,更為民族文化添彩。

楚州的水域文化內涵豐富多彩,底蘊深邃豐厚,若得以發揚光大,必能為文化名城增添無限魅力。(作者: 金志庚)

文章來源: 大運河申遺網 責任編輯: 葉子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