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走向世遺的中國大運河字號:
唐代的大運河茶葉貿易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9-17  發表評論>>

[內容提要]唐人貴茶有個南風北漸的過程。飲茶之風在北方的興起與佛教發展、文人宣揚及唐代江淮種茶業迅速發展有關,但這些都是外部原因。本文認為,由於隋唐大運河是唐代茶商的主要販運之路,是茶商通過大運河將茶葉貿易這一物質行為與飲茶風俗向北流傳這一文化現象有機地結合起來。因此,大運河可視為唐代飲茶之風的北漸之路。而這種現象的出現又與唐代南北文化的融合密切相關。

[關鍵詞]大運河;飲茶之風;北漸;南北文化融

隋唐大運河全線開通于隋煬帝大業年間,呈南北走向。它流經全國經濟發展、人口增長速度最快的江淮地區,對封建王朝的漕運事業以及改變南北經濟格局、促進國內外經濟文化的交流有著難以估量的貢獻。正所謂“功在當代,惠及長遠”。有唐一代能成為中國封建社會的一個繁榮時期,與其最早承運河之惠是有相當密切之關係的。大運河膏澤唐朝處頗多,如為中央漕運東南糧食和物資,促進南北經濟的發展以及沿岸商業城鎮的繁榮等等,可謂功不可沒。對此許多學者已進行過深入的研究,今筆者不揣淺陋,擬就大運河對唐代北方飲茶習俗的推動作用略抒一管之見,以求教于諸位方家。

唐人貴茶有個南風北漸的過程。茶自被神農氏發現後,因其有解百毒之效,在較長的時間裏多用作藥物或祭祀品,有時也被當作蔬菜一樣食用。從現存較早的茶葉文獻——西漢諫大夫王褒所作《僮約》來看,至遲到西漢,茶葉的生産已從其原産地雲南發展到了四川西北部,且産量不小;茶葉被當成飲料,並已形成市場,擁有一定的消費群體。不過,當時茶葉的消費尚未完全大眾化,茶在一定程度上仍被視為珍貴之物。魏晉、南北朝時期,産茶漸多,陜南、淮河流域、長江中下游地區茶園遍佈,飲茶之風也傳播日廣,有的地區還形成了較為完整的制茶、泡茶法。如《太平禦覽》卷867引《廣雅》雲:“荊巴間採葉作(茶)餅。成,以米膏出之。若飲,先炙令色赤,搗末置瓷瓶中,以湯澆覆之,用蔥、姜筆之。其飲醒酒,令人不眠。”在長江下游的廣陵,“晉元帝時,有老姥每旦獨提一器茗,往市鬻之,市人競買。””可見,不光是茶葉,現成的茶粥也已進人了市場。南人飲茶,已成風俗。

然而當時茶在北方卻不受歡迎,多數北人不慣飲茶,甚至有以之為恥者。北魏楊街之《洛陽伽藍記》卷3中説:(瑯琊人王肅)初入國,不食羊肉及酪漿等物,常飯鯽魚羹,渴飲茗汁,京師士子見肅一一斗,號為漏扈。……彭城王重謂(肅)曰:“卿明日顧我,為卿設邾莒之食,亦有酪奴。”因此復號茗飲為酪奴。時給事中劉縞慕肅之風,專習茗飲。彭城王謂縞曰:卿不慕王侯入珍,好蒼頭水厄,海上有逐臭之夫,裏內有學顰之婦,以卿言之,即是也。其時彭城王家有吳奴,以此言戲之。自是朝貴宴會,雖設茗飲,皆恥不復食。惟江表殘民遠來降者好之。

“漏扈”、“酪奴”、“水厄”皆為嗜茶者的渾名,均非雅稱,北人不好茶飲,從這段記錄中便可見一斑,這種狀況至中唐方始一變。唐中期前後,茶的飲用開始普及到北方。時“關西、山東閭閻、村落皆吃之,累日不食,猶得不得一日”,飲茶成為一件很家常的事;且飲茶之人多而廣,已成“比屋之飲”之勢”,“自梁、宋、幽、並間,人皆尚之,賦稅所人,商賈所赍,數千里不絕於道路”。鄒、齊、滄、棣等州乃至京邑城市,茶店茶肆遍佈,四方往來之人,“不問道俗,投錢取飲”,十分方便。用唐人封演的話説:“按此古人亦飲茶耳,但不如今人溺之甚,窮日盡夜,殆成風俗,始自中地,流於塞外。””可見,今日我國大江南北、長城內外,無一處不曉茶,無一人不飲茶,這種風氣肇始於中唐。

那麼,是什麼因素使得唐代飲茶之風北移呢?一般認為,有這麼幾個方面的原因:其一,佛教的發展。南北朝時期,佛教盛行,佛家弟子的重要修行之一,便是坐禪。由於飲茶有卻睡之效,一時間,茶在氣候適宜的南方各山各寺廣泛種植。飲茶風氣迅速流傳于各大小寺廟,至有“茶佛一味”説出現。至唐,仍是如此,尤其是重坐禪、斷食及苦思漸悟的北禪宗在北方興起後,茶葉成為與之相伴隨的特殊飲料,幾乎無一寺無茶。僧人飲茶既已成風,民間奉佛者自然轉相效倣。因此,借著佛教的力量,民間飲茶之風由南漸北,遍及全國。《封氏聞見記》卷《飲茶》中有段記載,也明確指出大興禪教對飲茶的影響:“茶……南人好飲之,北人初不多飲。開元中,泰山靈岩寺有降魔師大興禪教,學禪務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許其飲茶。人自懷挾,到處煮飲。從此轉相仿傚,遂成風俗。”所以,可以這麼説,佛教在唐代被推廣的同時,也帶動了北方的飲茶之風。

其二,文人的推崇與宣揚。正如詩僧皎然所言:“俗人多泛酒,誰解助茶香?””在文人心目中,茶是高潔、脫俗的代表,與大多數文人的審美情趣不謀而合。而且,茶還能激發文思,所謂“三碗搜枯腸,唯有文字五千卷”。一碗茶下肚,文思頓如泉涌,足可見茶助詩興、發文思之神力。唐代文人創作了大量與茶有關的詩文,如錢起的《與趙莒茶宴》、顧況的《茶賦》、劉禹錫的《西山蘭若試茶歌》”、元稹咏茶的《一字至七字詩》、皮日休與陸龜蒙的《茶中雜咏》唱和詩十首等等。作為先進文化的代表者和推動者,文人在創作這類詩文時,雖絕大多數為的是抒發一己之情愫,但就客觀效果而言,這些作品極有力地奠定了茶在唐人、尤其是北人心中的地位。文人嗜茶、讚茶、相互之間贈茶、謝茶,都可能為百姓所仿傚。從這個意義上説,茶能走進尋常百姓家,成為家常飲料,並進而發展成為社交活動中的媒介,其中文人的詩文無疑起有很大的宣傳作用。

其三,江淮種茶業的迅速發展。中唐以後,在長江中下游地區,單一的農業經濟格局被打破,農業、手工業、商業齊頭並進,呈現出良好的經濟發展態勢。江淮一帶,丘陵和山地被大量開發出來,用於種植各种經濟作物,茶樹即其中之一。時江淮種茶技術已有明顯突破,有些區茶葉産量相當之大,絕非南北朝時寺院茶園可比。如面積並不大的湖州顧渚山,每年貢焙就高達18400多斤*。常州義興縣所産的紫筍茶,也是當時名晶,與顧渚山紫筍茶一起被列為長慶年間的貢品。盧商《請增加鹽額奏》中曾提到:“常州自開成元年七月二十六日敕,以茶務委州縣,至年終所收,以溢額五千六百六十九貫,比類鹽鐵場院正額元數,加數倍已上。””所納稅額既高,説明常州紫筍茶的産量不小。宣歙地區亦為唐代重要的茶葉産地,所産茶葉首屈一指,尤其是歙州祁門縣,茶樹遍植,農民十之七八以茶為生,出産的祁門茶名噪一時,四方賈客摩肩接跡而至”。與歙州毗鄰的饒州,元和初僅浮梁一地,“每歲出茶七百萬馱”、“稅十五余萬貫”;附近的婺源、德興産茶量也不小,南唐人劉津《婺源諸縣都制置新城記》中稱:“太和中,以婺源浮梁祁門德興四縣,茶貨實多。”此外,婺州、睦州、壽州霍山、舒州天柱山、蘄州蘄門等,均有茶區分佈。

文章來源: 大運河申遺網 責任編輯: 葉子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