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認識中國字號:
中國當前的婚姻態勢及其變化趨勢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01  發表評論>>

 

另外,不管是在農業戶口人口,還是在非農業戶口人口中,男性在各個年齡段的未婚比率都無一例外地大於女性。在農業戶口人口中,2005年的這一趨勢比2000年更嚴重———幾乎男性未婚人口在各個年齡段(除40~44歲組外)都比2000年有增長且大於女性在各個年齡段的比率。但在非農業戶口人口中,男性未婚人口比率大於女性的態勢卻相對要小一些———特別是在40歲以上較高年齡段。這就是説,非農業戶口人口中的男性,如果在城市找不到配偶,則退而求其次———可以從農村女性中找到結婚的機會。這直接導致了三個社會後果:①使較高年齡段農業戶口男性越來越難以婚配,也使農村未婚女性向城市婚姻流動; ②非農業戶口男性與非農業戶口女性的未婚比率,越來越趨於接近;③非農業戶口女性未婚比率大於農業戶口女性的未婚比率。

因此,在戶口制度存在很多附加福利的情況下,婚姻流動的結果,使農業戶口男性的未婚比率高於非農業戶口男性的未婚比率,而非農業戶口女性的未婚比率高於農業戶口女性的未婚比率,即男性與女性的表現正好相反。在農業戶口女性流動到城市之後,很顯然,對城市女性的婚姻市場造成了性別擠壓。在男性婚姻擇偶趨勢具有“下遷婚”特點的情況下,農村女性流動人口的進入,就將城市中那些學歷較高的“挑剔者” 逐漸剩餘了下來,造成其越來越難以婚配。

四 城市再婚比率高,農村女性老人喪偶問題嚴重

2005年1%人口抽樣調查中有關婚姻狀況的資訊。可以看出:男性“再婚有偶”的比率,在34歲之前,是農業戶口人口大於非農業戶口人口;但在35歲之後的各個年齡段,則是非農業戶口人口大於農業戶口人口。與此相對應的是:男性離婚人口占該年齡段人口的比重,在29歲之前,也是農業戶口人口大於非農業戶口人口。

造成這種態勢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農業戶口人口的平均初婚年齡小于非農業人口。也就是説,在34歲之後,農業戶口人口中的未婚女性,基本所剩無幾了,但在非農業戶口人口中,還有所剩餘。

較早的初婚率,是較低年齡段離婚人口和再婚人口所佔比重中農業戶口高於非農業戶口的另外一個主要原因。農業人口中的男性,在20~24歲年齡組,就有24.32%的人完成了“初婚”,但在非農業戶口人口中,這一數字僅僅是10.61%;在25~29歲年齡組,農業戶口人口的初婚人口所佔比重達到了72.28,但非農業戶口人口中初婚人口比重才60.61%。

但伴隨年齡的上升,35歲以後各組的再婚人口百分比和離婚人口百分比,則是非農業戶口人口大於農業戶口人口。這種趨勢所造成的累積效應,就是農業戶口人口中離婚人口百分比和再婚人口百分比小于非農業戶口人口。從“總計”可以看出,農業戶口男性“離婚”人口百分比為1%,比非農業戶口男性“離婚”人口百分比的1.78%要低。而農業戶口女性“離婚”人口百分比為0.37%,也低於非農業戶口女性“離婚”人口2%的百分比。

由於人口發展動因中,女性生存優勢的作用,使各個年齡段女性中喪偶人口所佔比重無一例外地高於男性,這是世界所有人口都存在的現象。需要分析的是,中國人口的喪偶率,卻在城市和鄉村中存在重大區別。比如:在農業戶口中,男性喪偶人口占4.04%,但非農業戶口男性的喪偶人口卻僅僅為2.19%。農業戶口中女性喪偶人口占7.95%,但非農業戶口女性喪偶人口卻為6.15%。這一區別主要表現在老年人口那裏。比如:農業戶口男性61歲以上喪偶者所佔百分比為20.23%,可非農業戶口中卻僅僅佔11.09%;同齡組農業戶口女性喪偶比例為41.87%,但非農業戶口中卻為33.34%。

在喪偶率的性別差異作用下,農村老人中女性所佔比例,就會遠遠高於城市。農村女性老人的高喪偶率,使她們的晚年更加孤獨,撫養難度加大。老年人口死亡率,除自身健康因素的影響外,還深受社會醫療保險制度的影響。現在,中國農村正在如火如荼地推廣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這個制度的實施,將會有助於提高中國農村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並進而增加整個中國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

五 20歲以下人口性別比失衡,未來可能面臨婚姻擠壓

中國的出生性別比,自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就伴隨著計劃生育政策的嚴格執行而迅速攀升。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得到的1981年出生嬰兒性別比是108.47;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計算的1989年出生嬰兒性別比是111.92;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公佈的嬰兒出生性別比為116;2007年,國家統計局第一次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中公佈了2006年中國人口的出生性別比為 119.25。

考察0~4歲人口性別比的變化狀況就會發現,近期以來,該年齡段人口性別比失衡狀況更嚴重。比如,1995年,0~4歲人口的平均性別比是118.38,1996年是119.98,1997年是120.14,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得到的0~4歲人口的平均性別比是120.17。2005年,0~4歲人口的性別比為122.66。這就是説,如果以107為最高警戒線的話,中國嬰幼兒人口的性別比已經比正常值高出了許多。

中國人口出生性別比的長期失衡,使20歲以下各年齡段人口的性別比出現了上升的態勢。從2005年1%人口抽樣調查得到的數據可以看出:5~9歲人口的性別比為119.30,10~14歲人口的性別比為114.20,15~19歲人口的性別比為107.88。在20~244歲年齡段,人口性別比才下降到93.13。可以預計,大約在2010年前後,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出生的人口大量進入婚戀時期,由婚齡年齡段人口性別失衡所引起的婚姻擠壓問題將越來越顯現。

更為嚴重的是,中國人口出生性別比的上升還與人口出生率的迅速下降密切結合在一起,這會大大加重較小年齡段男性的擇偶壓力,當然也強化了女性供給的短缺問題。15~19歲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是8.50%,10~14歲年齡段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是7.97%,5~9歲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是6.24%,0~4歲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僅僅是5.34%。由此可見,中國人口處於緊縮態勢———年齡段越小,其佔總人口的比重越低———0~4歲年齡段人口比15~19歲年齡段人口低了3.16個百分點———可以説是急劇下降。

正因為如此,年齡段越小會造成該年齡段未來的婚姻擠壓更嚴重,因為男性除在與自己年齡段相同的女性中選擇配偶外,更傾向於在比自己小3~4歲的女性人口中擇偶。再加上人口性別比越來越高的趨勢,使較低年齡段女性人口的供給更顯得緊張。所以,中國社會在未來會經受非常嚴重的女性短缺問題。中國人口基數如此之大,故不可能像南韓或中國台灣那樣走“進口新娘”之路,而只能依賴於內部調整。即使現在及時鼓勵女性胎兒的生産,未來的“婚荒”也會頗為嚴重。

有些人認為,婚姻擠壓的結果會抬高女性的社會地位。其實這是一廂情願的、未經證實的空想。在男權社會中,女性的婚配偏好會一直傾向於“上遷婚”。這就是説,婚姻市場,除男性與女性之間的博弈外,還表現著女性與女性的競爭。在女性供給短缺時,是最缺少競爭力的男性被淘汰出局,成為婚姻擠壓的犧牲品,但不是女性社會地位的相對提高。可以想見,如果農村女性流出後成為城市的新娘,那麼,那些農村的貧困男性,會大規模成為“光棍”。經濟的貧困與光棍的結合,將會對社會穩定造成威脅。

在青少年人口面臨女性短缺問題的同時,70歲以上老人會出現男性的短缺。受女性生存優勢法則的影響,老年男性的死亡率會大大高於女性,這使人口金字塔上端的女性人口多於男性人口。因此,伴隨老年人喪偶率的增加,喪偶老人的再婚問題會越來越嚴重。在中國社會老齡化———尤其是在由人口壽命延長所導致的老齡化現象越來越明顯時,喪偶的女性老人會更多。由於老年男性的短缺,其相對容易再婚(如果子女不反對的話),但女性喪偶老人卻難以再婚。

如果夫妻之間的互相依靠鏈條被打破,那麼,即使身心健康,獨居老年女性的孤獨問題也會越來越嚴重。如何利用社區的力量,將老年人組織起來,滿足他們集體活動的需要,滿足他們的情感需求,將是中國社會在未來的一個主要任務。在家庭小型化、人口流動加速、子女遠離父母就業的形勢下,老年人口會對社區産生越來越強烈的依賴感。

(作者:張翼,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嘉冬
   上一頁   1   2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