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認識中國字號:
中國當前的婚姻態勢及其變化趨勢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01  發表評論>>

摘要:中國每年的登記結婚對數在減少,離婚率在迅速上升。中國人口粗離婚率的升高,既受人們婚姻觀念的影響,也深受中國婚齡人口供給的影響。在地區分佈上,東北三省離婚和再婚問題較嚴重,但浙江、江蘇、廣東等省卻不明顯。人們的初婚年齡進一步推遲,未婚人口所佔百分比越來越高。農村老人的喪偶問題重於城市。青少年人口性別比失衡,未來男性“婚荒”問題會很嚴重。

關鍵詞:離婚 再婚 人口性別比 男性“婚荒”問題

近年來,有關婚姻問題的討論日漸熱烈。一方面,結了婚的人增加了離婚風險,另一方面,青年越來越不急於結婚。而城市女白領的“結婚難”現象,更是讓家庭和社會都為之焦慮。最近一段時間以來,老年人的再婚和同居問題又成為媒體關注的主要內容。種種跡象表明,社會結構轉型已經成為影響人們家庭生活的重要力量:在中國從傳統農業社會迅速轉變為工業社會和後工業社會的過程中,中國的家庭結構不但在小型化,而且越來越趨於不穩定。

對此,我們要問:到目前為止,中國人口的婚姻和家庭問題到底如何?中國人口的婚姻狀態發生了什麼重大的變化?離婚率的上升是否與人口結構的變化有關係?

2005年1%人口抽樣調查數據集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能夠對當前中國的婚姻狀態進行系統分析的可信資料。再結合《中國統計年鑒》對以往歷史數據的重新修訂,我們基本可以對中國當前的婚姻結構變化和“離婚”趨勢做出判斷。

一 登記結婚對數減少,離婚率逐年上升

在《中國統計年鑒(2006)》中,國家統計局修訂了以往的離婚率數據,改用世界各國通用的計算粗離婚率的指標,以當年每1000人中的離婚對數計算中國的離婚率。新的數據,雖然調低了粗離婚率的數字,但仍然表示出了離婚率逐年增加的趨勢。

在人口基數增加的情況下,中國每年登記結婚“對數”,在1992年之前,處於徘徊上升的態勢,但在1992年之後,則在波動中逐漸下降,所以,1992年是一個歷史性的拐點。伴隨中國人口轉型的加劇———從人口迅速增長期向人口靜止期的過渡,進入法定結婚年齡的人口開始減少———這使中國的結婚登記對數趨於降低。

在結婚對數1992年的957.5萬對降低到2005年的823.1萬對的同時,中國內地居民初婚登記結婚的人數也從1992年高峰拐點的1832.1萬人開始波動式下降———1996年下降到1781.7萬人,1997年下降到1726萬人,到1998年下降到1675.4萬人(比1992年凈減少約156.7萬人)。1999~2003年間“下跌” 趨勢更為明顯,內地居民登記結婚人數從1659.4萬人降低到了1483.9萬人(凈下降了175.5萬人)。雖然在2004年有個小反彈,但在2005年又下降到了1483萬人。內地居民結婚登記初婚人數1992~2005年間凈下降了約350萬人。

結婚登記對數的下降和初婚人數的減少都預示著這樣一個趨勢———中國未來的年度生育率會降低,這會給那些力促計劃生育政策繼續強化的人一個信號———人口轉型本身已經開始起作用了,不用人為太努力,生育率也會降低。

伴隨初婚人數的減少,中國的“離婚對數”卻在迅速增加。比如,1985年的“離婚對數”只有45.8萬對,到1990年就增加到了80萬對,差不多5年增加了一倍。在1995年超過100萬對,達到了105.5萬對;在2000年達到了121.3萬對;在2005年達到了178.5萬對。

中國婚姻狀況的剪刀差———“結婚對數的下降”與“離婚對數的上升”説明,中國人的婚姻觀念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人們的婚姻與家庭生活越來越不穩定了。當然,絕大多數離婚者都會選擇“再婚”,故中國社會的再婚率一直處於上升狀態。比如,在“離婚對數” 增加的同時,“再婚人數”也處於日漸攀升中:在1985年,再婚人數只有50.5萬人,但到1999年就增加到100.5萬人,到2005年增加到163.1萬人。這是中國社會自有數字記載以來最高的數字。

因此,粗離婚率的上升,一方面,表現著婚姻關係已不像原來那樣牢不可破,另外一方面,深受人口因素———婚齡人口供給和當年結婚對數減少的影響,使之趨於上升。

二 東北三省離婚問題顯化,經濟強省排位反倒靠後

雖然全國的離婚率在普遍上升,但離婚率變化在區域之間是不平衡分佈的。我們可以通過兩個指標來考察這一不均衡性。

(1)當年離婚對數佔當年結婚對數的比重。如果排除當年結婚當年又離婚事件(反之亦然)的影響,那麼,這個指標可被理解為當年發生了100個結婚事件的同時,發生了多少離婚事件。應該注意的是,絕不能將此理解為當年結婚的人中有多大比例的人會離婚。結婚事件和離婚事件都是歷時性累積的産物,而且深受適婚人口供給程度的影響,也即:進入婚齡期的人口增減,會導致結婚對數的增減。一旦結婚對數減少,則離婚對數稍有增加,其離婚對數與結婚對數之比會大幅上升(當然也會導致粗離婚率的上升)。

(2)再婚人次佔總結婚人次的比重。這個指標指的是在當年發生的結婚人次中,有多大比重的人屬於再婚。這個指標也具有歷時性累積的特點。如果過去幾年的離婚率高,則發生在當年的再婚人次就會相應比較高。當然,其前提是絕大多數離婚的人都傾向於再婚。

東北三省離婚對數與結婚對數之比都超過了40。吉林為43.45,遼寧為42.69,黑龍江為42.11。為什麼東北三省的離婚結婚比如此之高?可能的原因是:①東北三省每年登記結婚的人數在下降,其下降速度快於其他省市。②東北的年度離婚事件在上升,也即每年的離婚對數在增加。這就是説,這兩個因素在同時發生著作用。

學術界對中國婚姻趨勢所得到的基本結論是:城市化程度越高的地區,其“粗離婚率”也會越高。上海的再婚人次佔總結婚人次的比重,達到了20%,即再婚者佔1/5;天津為18.9%,北京為17.62%。值得關注的是,新疆的再婚人次佔總結婚人次的比重也高於其他省市,達到了 25.19%。重慶這個新型的直轄市,其城市化程度不如北京、上海、天津,但其再婚人次佔總結婚人次的比重卻達到了20.05%———比上海還高,這是很特殊的變化。與重慶緊密相關的是四川,其也高達15.06%。一個可資解釋的假設可能是:人口流動,尤其是已婚女性人口的流動,造成了夫妻之間關係的緊張,從而影響了離婚事件的高發。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特點是:雖然兩個測度離婚變化趨勢的指標所形成的省市級排位不完全等同,但卻具有很高的相關性。在“離婚對數與結婚對數之比”接近或高於100:30的各省市,其再婚人次佔總結婚人次的百分比也極其靠前。這就是説,東北三省、四個直轄市、新疆和四川這9個省、市、自治區是中國離婚率最高的地方。除這幾個地方人口金字塔底部的縮小導致了離婚事件的相對突出外,城市化、婚姻觀念的變化、人們對理想的婚姻狀態的追求、對不理想婚姻容忍度的降低等,也是另外一些重要的原因。

雖然經濟發展和每人平均收入水準的提高會影響社會的離婚率,但這個變化具有很強的滯後效應。浙江、江蘇、廣東等省過去幾十年的經濟增長非常迅猛,但離婚率卻並不是很嚴重(廣東甚至排在全國的最後幾位)。因此,有些社會仲介變數改變了人們對婚姻、家庭的評價,容忍了導致家庭解體的某些因素,使家庭生命期得以延長。另外,還需要檢視這幾個省人口結構的變化,才能最終得到可靠的解釋。

三 初婚年齡推遲,15歲以上人口未婚百分比增加

將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和2005年1%人口抽樣調查數據進行了對比。婚姻法規定,男22周歲、女20周歲即達到法定結婚年齡,因此,這裡主要看20歲以後各年齡段的“未婚百分比”。

在全國男性農業戶口人口中,2000年,20~24歲年齡段未婚人口占該年齡段人口的74.35%,2005年上升到了75.33%;25~29歲年齡段未婚人口占該年齡段人口的百分比,由2000年的21.81%上升到2005年的25.93%———5年時間裏大幅上漲了4.12個百分點;在30~34歲年齡段人口中,2000年的未婚人口所佔百分比是7.51%,2005年上升到了9.73%。與此同時,在女性農業戶口人口中,20~24歲年齡段的未婚人口所佔該年齡段的比重,在2000年是51.18%,在2005年稍有上升,達到51.42%;25~29歲年齡段的未婚人口占該年齡段的比重,由2000年的6.48%,上升為2005年的9.09%,有了較大幅度的增長。

在男性非農業人口中,20~24歲年齡段的未婚人口所佔比重,在2000年是87.85,在2005年是89.28%;25~29歲年齡段的未婚人口所佔比重,2000年是32.23%,2005年是38.25%,凈增加了6.02個百分點;30~34歲年齡段的未婚人口所佔比重,2000年是7.04%,在2005年是10.22%,也有長足的增加。在非農業戶口的女性人口中,20~24歲年齡段的未婚人口占該年齡段人口的比重,在2000年是71.67%,在2005年是75.21%;25~29歲年齡段的未婚人口所佔比重,2000年是14.09%,在2005年是20.58%,凈增了6.49個百分點。

由此可見,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是農業戶口人口還是非農業戶口人口,在整個20~39歲之間的婚配期,2005年未婚人口所佔百分比都大於2000年。這就是説,即使從最近5年的數據中,都非常顯著地表現著婚齡期未婚百分比的上升趨勢。無疑,人們的初婚周歲年齡大大地推遲了。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嘉冬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