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郵箱 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註冊
本站搜索
中國搜索
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工會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聯盟 供應商
首頁>>認識中國>>中國農村改革30年的政策演進>>中國農村改革30年字號:
解析小崗村30年改革路:從分田到重回集體合作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14  發表評論>>

重提30年前的舊事,嚴宏昌感慨良多。

一對新人正在大包乾紀念館的雕塑前拍攝婚禮外景。

一對新人正在大包乾紀念館的雕塑前拍攝婚禮外景。新郎説,大包乾不僅是小崗人的驕傲,也是鳳陽人、安徽人的驕傲。”

摁著18戶當家人紅手印的協議,如今已成文物。

摁著18戶當家人紅手印的協議,如今已成文物。

30年前,這裡的18位農民冒著坐牢的危險摁下手印,分田到戶,掀開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30年後,小崗村將農民的土地反租過來,統一平整,對外招租,重走集體合作之路——

從安徽省鳳陽縣城往東,過臨淮關,東南行至小溪河鎮,小崗村很快出現在眼前。

30年前,18位勇敢的貧苦農民正是在這裡摁下鮮紅的手印,掀開了中國農村歷史嶄新的一頁,中國千百萬個鄉村從此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30年後的今天,小崗人再次來到一個艱難抉擇的十字路口。合地、走集體之路,重新擺在他們的面前。

重提30年前的舊事,嚴宏昌感慨良多。

摁著18戶當家人紅手印的協議,如今已成文物。

一對新人正在大包乾紀念館的雕塑前拍攝婚禮外景。新郎説,“大包乾不僅是小崗人的驕傲,也是鳳陽人、安徽人的驕傲。”

小崗村處處是工地

2008年3月13日中午,50多歲的楊明吉走在小崗村中心地帶的“友誼大道”上。見到熟人,楊明吉遞上一支香煙,閒談了幾句。

此時,全長700米的“友誼大道”上四處堆積著成垛的紅磚、成堆的沙子和建築石子。“友誼大道”南北兩邊,好多家庭正在將老屋拆除修建新房,有的二層小樓已經初具雛形。

洋溢在春風當中的小崗村儼然成了一處大工地。“一百來戶人家差不多有五六十戶都在翻修或新建樓房。”小崗村村民委員會主任關友江告訴記者。

今年60周歲的關友江年輕時討過飯,是當年摁下紅手印的“十八戶”之一。如今,他不僅是小崗村村民委員會主任,同時也是小崗村大包乾紀念館的副董事長。關友江很忙,在接受了記者採訪後,又匆匆坐車到鎮裏開會。

“家家戶戶都打算蓋房子。”楊明吉告訴記者,國家正在建設新農村,我們這裡蓋一棟小樓補貼兩萬塊錢,不過錢還沒拿到手。

楊明吉的家在“友誼大道”的南側,那是一座平房,“上面再垛一層,就成了兩層小樓。”

這項工程大約花費三四萬元錢,楊明吉認為這是一件好事情,不過一下子拿出三四萬元絕非易事,“去年兒子才結婚,年底又添了一個孫子,都是喜事啊,花了好幾萬塊錢。”

條件好了,不住草房了,楊明吉頗生感嘆,房子蓋好了,腰包就癟了,農村人來錢難啊。

記者眼前的小崗村仿佛成了一個集鎮。不僅有社區醫療服務中心,有自來水,有垃圾填埋場,裝上路燈的水泥路上還三三兩兩停著小轎車。不過,村東頭滿目的葡萄架、村西頭黑壓壓的蘑菇大棚告訴記者,這裡依舊是江淮大地上一個普通的村莊。

單幹是搞到頭了

今年虛歲六十的嚴宏昌永遠忘不了30年前的那個冬天。

眼裏習慣地閃爍著精明的光芒,嚴宏昌在和記者聊天時非常健談,“那時候,想找18個人一起開會非常難,就像搞地下工作一樣,只能單線聯繫。”

“譬如説,我和你關係好,我就偷偷地動員你。然後你偷偷地動員和你關係好的人,無論如何不能將我暴露。”

就這樣,1978年12月,“十八戶”的當家人聚集在村民嚴立華家,摁下了生死手印,分田到戶。在摁滿手印的“秘密協議”上,歪歪扭扭地寫著一行字:萬一走漏風聲,隊幹部為此蹲班房,全隊社員共同負責把他們的小孩撫養到18周歲。

1979年,作為帶頭人之一的嚴宏昌突然處在了風口浪尖。“一開始就給我定了性,説我拉社會主義的倒車,挖社會主義的墻腳,走資本主義道路,是標準的現行反革命。”

嚴宏昌不服氣。他和幹部説:我一個農民,交售了糧食,對國家有貢獻,就是光榮的。難道年年吃回銷糧反而光榮?”

大包乾的第一年,小崗村大獲豐收,嚴宏昌交售的糧食“差不多完成了二三十年的總任務”。

三十年彈指一揮間,當時的青年如今年近花甲。5個子女也成家立業,大兒子開了公司,小兒子出國讀博士。”嚴宏昌感到很滿足,現在生活有保證,黨和國家政策又好,比30年前不知道幸福多少倍。”

不過,嚴宏昌也頗有遺憾,小崗村和過去相比,翻天覆地;和其他先進村相比,差距很大。過去這麼多年,小崗村錯失了好多發展致富的機會。”

和嚴宏昌一樣,當年一道摁下手印的“十八戶”們也不是很滿足,現在農資價格漲得快,單搞農業生産、靠種地很難致富。”

上個世紀80年代前期,是分田單幹的黃金時期,一家人起早貪黑地幹,一年就成了萬元戶,嚴宏昌説,“1989年我家花了10萬塊錢蓋了這個大瓦房。”後來就不行了,小崗走慢了。一開始各種稅費、提留統籌負擔好重,後來農資價格漲得厲害,一畝地賺不到幾個錢,頂多落點口糧。

單幹搞生産是搞到頭了,青年人開始外出打工。“全村100來戶人家,大約有七八成人家都外出打工了。”關友江説。

“分田到戶”還能一直沿襲下去嗎?多少年後,很多小崗人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思索當中。

重走集體合作之路

2008年3月12日,植樹節。在小崗村西頭的那片葡萄園裏,全村老老少少聚在一起,開了個會。

“除了外出打工的,村裏人差不多全都來了。”關友江告訴記者,人很多,沒地方坐,有的人只好站著。

這次村民會議只討論了一個話題:土地流轉。

村裏想得很清楚,個體式的農耕作業只能吃飽肚子,不可能走向富裕。要發展,必須走集體合地之路。

在這次村民會議上,村裏拿出一個方案:以每年每畝500元的價格,將農民的土地反租過來,統一平整,對外招租。引進資金和項目後辦廠子,村裏人還可以進廠打工,也可以獲得額外的收入。

“至少80 的人同意這個方案”,關友江告訴記者,即使退一步説,不把土地反租過來,大片土地集中在一起,進行平整,小田變大田,也可以順利實現大農機作業,土地的利用效率會高得多。

小崗村當前一個重要的任務是招商引資,將這些土地資源利用好。關友江告訴記者,目前小崗村有一個養豬場、一個鋼結構廠,還有一個麵粉廠今年也要投産。

這些工業顯然是遠遠不夠的。今天的小崗村讓周邊村莊很是羨慕,然而頭頂著“中國十大名村”光環的小崗村,和全國其他名村相比,不論是産值還是每人平均收入,都有不小差距。

種種跡象顯示,在“分田到戶”30年後,小崗村走向集體合作的脈絡越來越清晰。

文章來源: 齊魯晚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小崗村“大包乾”30年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