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2008兩會
代表委員建言:營造高層次人才創業創新氛圍
中國網 | 時間: 2008-03-18 | 文章來源: 解放日報

“人才是第一資源。”此次《政府工作報告》突出強調了實施人才強國戰略取得的成效,令很多代表委員倍感振奮:改革開放需要人才,建設創新型國家也必須依靠人才,要進一步創新體制機制,完善政策措施,營造高層次人才創業創新的良好氛圍。

要更加重視人才産出

【講述】張景安委員:我國擁有科技人力資源總量3500萬人,高校學生2500萬人,總量均位居世界第一;全時研發人員140萬人,位居世界第二。但在人才品質上,我們與發達國家仍存在較大差距,缺乏世界一流的科學大師和領軍人物。科技部戰略研究院報告顯示,在進行比較的61個國家和地區中,我國科技人才資源競爭力位居第35位。

【觀點】“中國巨大的市場優勢和人才優勢是創新的沃土和動力,把我國人力資源優勢轉變為創新和競爭的優勢,這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關鍵。”張景安委員認為,在科技工作的各個環節,要把培養、集聚和用好人才作為第一要務,在科技資源配置中,要改變見物不見人的落後觀念,把針對人的投入作為第一重點,在科技産出中,既要重視技術成果等直接産出,更要重視人才的産出、長遠創新能力的積累。

“1993年我開始帶博士生。10多年來,眼看著一茬茬優秀研究生走了:要麼急著工作,要麼出國留學。國內研究生的助研費算起來,也就1000元。而國外的研究環境和待遇要比國內高得多。” 邢定鈺委員表示,由於科研經費使用卡得比較緊,只有不超過15%部分能用於人員費,他建議擴大科研經費中人員費的比例,作為專項培養經費。

人才只有在磨礪中才能脫穎而出。黃強委員認為,在人才培養過程中一方面要避免拔苗助長行為,另一方面也要多交任務,多壓擔子,讓他們在工作中成長、成才。郭廣銀代表建議,完善有利於發揮科技人才創新活力的科研體制,以重大科技任務培養和凝聚人才;健全科技創新人才培育體系,充分發揮大學在人才培養中的基礎作用,推動實力雄厚的研究機構與著名大學合作培養高級科技人才,提高創新人才的培養品質。

營造氛圍讓人才“如魚得水”

【講述】張紅力委員:目前,很多跨國公司亞太地區收入的一半以上來自中國,但多將亞太區總部設在香港、新加坡,主要原因在於中國內地對高端人才設定的個稅稅率過高。如果一個年薪50萬元的中層管理人員在香港工作,其邊際稅率為7%,應納稅額為25000元;若在內地工作,邊際稅率高達25%,納稅額接近10萬元。兩地近在咫尺,納稅額相差3倍多,這非常不利於留住高級管理人才。

【觀點】要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就要為人才提供一個適宜工作、生活的良好環境。一些代表委員呼籲,要關注人才生活成本,營造讓人才“如魚得水”的氛圍。

萬鋼委員提到,近年來,海外留學人員回歸勢頭增強。要讓人才“紮下根來”,就必須切實解決海外人才回國後生活上的後顧之憂。可把綠卡制度作為吸引海外優秀人才的重要政策工具,使其享受有關國民待遇;對未入外籍或取得綠卡的回國人才,要妥善解決其家人和子女的醫保和社保。解決困擾歸國人員的子女上學問題,對歸國人員子女上中小學的,至少提供一次享受國民待遇的擇校機會。對歸國人員子女上大學的,要給予參加高考的同等權利,允許其優先納入高校自主招生的範疇。

要適當降低人才的準入門檻,戎光道代表認為,針對各類不同人才,應提供對應的政策和服務。張紅力委員建議,對於那些對我國經濟發展和人才培養有重要影響和貢獻的對象,可以考慮提供個稅優惠,並出臺一個優惠對象的審查標準。還可以設定一個稅收過渡期。比如,可以考慮設定一個5年左右的過渡期,在此期間內相關人員可以享受諸如個稅稅率減半的稅收優惠;5年過渡期滿後實現當地化,即給予相關人員與中國公民等同的國民待遇。

人才不是“評”出來的

【講述】張兆安、呂亞臣代表:現在我國以論文數尤其是SCI(科學引文索引)錄用論文數作為衡量學術工作的最主要指標,很多單位都把這一指標的高低和待遇、獎勵、經費分配、職稱評定掛鉤。脫離實踐做論文,盲目追求論文數量,忽視研究成果的真正價值,導致我國每年專利申請數量巨大,但真正能夠轉化為産品的卻是少之又少。

【觀點】長期以來,我國人才評價體系中存在著過分追求論文數量而忽視人才的實際能力和貢獻、“一刀切”地使用外語否決權、單純用文憑、學歷論水準高低等人才評價弊端。不少代表、委員指出,不合理的評價方式影響正常的研究、工作,導致弄虛作假之風盛行、學術腐敗難止。

人才是“幹”出來的,不是“評”出來的。舒興田委員認為,對於基礎性研究,要看人才是不是做了實實在在的工作,是不是發現新的真理或新的規律。對於應用性方面人才的評價,要看他研究成果的品質,技術創造的新方法、新成果在現實中有沒有用;看在國際上的承認程度,看以後在技術進步上起什麼作用。

科學評價是為了更好的“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對於做出成績的人才,也要及時給予肯定,怎麼肯定?田靜委員建議國家取消國家獎勵以外的各種政府獎勵,鼓勵學會、協會設立社會性冠名獎,對獎勵體系逐步走向“學術成就由同行認可,應用性成果由市場認可”,這樣也有助於割斷“成果鑒定—成果評獎—職稱評審”的利益鏈。杜衛委員強調,獎勵固然是一種激勵,但同時還要考慮建立評獎追究制度,比方説,某位專家參與的工程獲了獎,以後工程出了事故,就要追究他的責任。(記者 談燕 陸一波 欒吟之 王海燕)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網 友 留 言:
匿名昵 稱
請 注 意:
  •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